带着任务去修仙

带着任务去修仙 连载

带着任务去修仙

时间:2022-04-21 17:04:59 分类:言情小说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秋露成霜 主角:

吴瑧心血来潮,多买了点香就被拘到冥府,刷新了三观。酆都大帝:你可知所犯何错?白瑧:小女子不知!酆都大帝:做一任务可弥补。白瑧:……满满的套路,这是让她办事啊被套路的吴瑧成了白瑧,开始以为自己是个辅助,后来以为要做个棒打鸳鸯的恶毒女配就行,再后来,她发现她太年轻……暖光所及之处,陈设的俱是黑漆的条案桌椅,处处暗沉肃穆,透着庄严与冷意。。

细碎的风从堂中迤逦而过,携着香炉中升起的缕缕青烟同舞,白烛轻颤着,透过微黄的灯罩洒下暖光,稍稍驱散一室的幽暗。

暖光所及之处,陈设的俱是黑漆的条案桌椅,处处暗沉肃穆,透着庄严与冷意。

那冷意与暖光较着劲,相互角逐着地盘,引得室内忽明忽暗。

几团人影围在堂下说话,边上的空处,还窝着一团黑乎乎的人影,从那起伏的轮廓判断,应是个女子。

“怎的还没醒,这都睡了一路了!”

一道粗壮的人影探头过去查看,见地上的人没醒,转头与同伴絮叨,他虽尽量压低声音,粗犷的嗓门,还是那般响亮。

“噫,君上说的就是她?我一路看她也没甚特别之处,一直睡着呢!”

另一道魁梧身影只看了一眼,便抬头看向对面,那里站着一道清隽如竹的身影,从他那身打扮来看,应是一个风流文士。

“沧远上仙请一卦仙人卜的卦,哪里会错?”

只听那文士甩开手中折扇,摇了两下,不疾不徐地回道。

“竟请动了一卦仙人?”

后出声的魁梧人影惊呼一声,忍不住探头去问。

一卦仙人在三千界可是鼎鼎有名的上仙,便是他们这些低等小卒也听过他的故事。

就算他们不听,也有人在他们耳边叨叨,一卦仙人一卦难求,多少妹子都妄求一卦仙人给她们卜上一卦。

不过想想也就可以了,她们还没那个福分。

“不曾想这平平无奇的姑娘,竟然能和那般大人物扯上关系!”

文士摇着折扇,似是在回想那日的情景,昏暗的烛光摇曳开来,一时看不清先生面上的神情。

半晌,他不甚在意地回了一句,“骗你们作甚!”

见先生只说了一句便不再言语,魁梧人影有些急切,上前扯了扯先生的广袖,出言相求。

“好先生,快与我们说说!”

被称为先生的文士“唰”的一声收起折扇,以折扇荡开他的手,他是个极好相处的人,倒也没生气。

微微挑眉,笑道:“罢了,我便与你们说上一说!

前段时间沧远上仙来咱们冥府,你们知道吧?”

两个大汉连连点头,只听那先生又道:“那日他匆匆而来,怒气冲冲的,君上一见他,便劝他想开些,说什么‘小辈们自有小辈们的福缘’,不料沧远上仙听了,火气越发大了,险些把君上最爱的杯盏给砸了。

后来君上就与他出了个主意,便是请一卦仙人卜上一卦,找一个命格奇特的女子,去做那棒打鸳鸯之事,以免那徒弟引诱了他的后人。”

说完前言,先生自己先点了点头,他边摇着扇子,边想着,君上这个主意出得甚为不错,这下界估计又要多出一桩乐事!

听到“棒打鸳鸯”四字,两个大汉眼睛一亮,历来跟鸳鸯扯上关系的事,都是大大的趣事,就是两个小仙也能扯得上仙下场,更何况是棒打鸳鸯,是老鬼们最爱看的戏码!

不,或许是,三千界最爱看的戏码!

魁梧人影眼冒幽光,凑得更近了些,差点贴到那先生的脸上去。

不过他们哪是那等肤浅之人?关心的自然是正事。

“这又是徒弟,又是后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先生快与我们说说。”

凑近的大方脸被先生拿折扇支开,魁梧大汉毫不介意,又往前凑了凑,只是他这次稍稍保持了点距离。

“好先生,快说说!

您是知道的,我朱三向来最是嘴紧,牛大更是个锯了嘴的葫芦!

我们保证,绝不泄露您今日所言,是吧,牛大?”

自称朱三的大汉拉了身旁之人,牛大闻言连忙点头。

牛大平日多亏朱三的照拂,日子才好过些,他虽憨实却也不笨,自是不会拆朱三的台。

听了他的保证,朱三看向先生的眼睛亮得绿油油的,两手如苍蝇一般来回搓着,那心急难耐的模样,生生把一个威武雄壮的大汉,变成贼眉鼠眼的猥琐人,恐一眨眼就要“饿虎扑食”去。

这位先生最爱讲些三界故事,每每讲故事时,都要别人催着,大汉的好话自是一筐接着一筐往外倒,直说得口干舌燥,那先生才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

只听他轻笑一声,就近坐下,背靠着黑漆椅背,翘起了二郎腿,手中还不忘摇着他的折扇。

“话说沧远上仙也很是了得,飞升不过一万四千多年,就已经跻身上仙之列,一身仙力更是深厚非常。”

两人闻言连连点头,沧远上仙近些年是幽都城的常客,他们自然也有所耳闻,听说性情颇为豪迈,为仙不拘小节。

可他们想知道的不是沧远上仙,而是这桩差事有什么好处!

见先生又住口不言,只斜眼看着桌上的茶壶,朱三会意,立时上前添茶倒水。

先生饮了几口茶,垂眸看着地上的人影,似是在思忖着如何开口。

他这般作态,若是放在凡人界,定是要惹人拳脚相加的,哪有讲故事的讲个开头,就开始卖关子的。

可这不是在凡人界,面前两人也没那个胆子!

朱三又上前奉承了一箩筐好话,诸如先生消息最是灵通、先生最是体恤等等,这先生才缓缓开口。

“你们急什么,这事也得有个前因后果,我不从头讲起,你等能听明白?”

名叫朱三的多话大汉顿时住嘴,一双大眼期盼的看向那先生。

只是不知,这从头开始讲,是讲给两个大汉听,还是讲给地上的人影听。

“那便先从两千三百年前,君上和上仙相交说起!

话说,当时沧远上仙在仙湖界游历,恰逢咱们君上历劫受伤,以上仙的性情,自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君上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回来后,不仅没怪罪上仙坏了他的事,还折节邀了上仙一同饮酒,两位本就性情相投,自然是结为知交好友,当时也是一段佳话。”

两人点头,这事当时在城里都传遍了,还演绎出许多不同版本,只是不需要赘述。

“现在来说说这事的起因,这也是先生我费劲打听到的呢!

话说,前段时日,沧远上仙修炼之时,突然心血来潮。

修为到了我们这等境界,冥冥中自有感应,这便是有事关己声的大事要发生。

当时上仙自己推算了一番,的确是跟他有点牵扯,却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后人。”

两人被吊足了胃口,朱三搓了搓手,忍不住开口询问,“这便是那后辈了,那后辈怎么了?”

见先生半眯着眼摇起折扇,又给先生添了一次茶。

其实杯中茶未饮多少,先生享受了这番殷勤,满意地点点头,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才继续道:“急个什么,自然要从头开始讲。”

朱三手上的茶壶险些没拎住,这又要重头开始?

连一向老实的牛二面上都苦了苦,两人到底没有多言。

先生看着两张囧脸,心下满意,继续道:“上仙在仙界也没成家,哪来的后辈?

他这一想,自然是要往下界找了,这一找,倒是发现了个问题,他竟联系不上他那个下界了!”

朱三瞪大了眼,忍不住出声问道:“怎么会?听说飞升仙人是可以降仙的!”

先生颇为意外的挑眉,没想到这冥府小卒还知道“降仙”之事,“按理却该如此,不过他还真联系不上那下界了。

这种大事他当然着急!你说他,飞升了上万年,竟一次都没有联系下界。

这不,花了大价钱,找司命君借了昔未镜一用。”

两人齐齐惊叹,这事竟牵扯了四个大佬,不,加上司命君是五个了。

昔未镜啊,那可是仙界鼎鼎有名的宝贝,能看过去、现在、未来,神异非常,一般人是请不动的,这沧远上仙可真真舍得!

“昔未镜到底是三界排得上号的神器,沧远上仙用它一查,就发现了些端倪。

虽然不知为什么找不到那下界了,可那后辈却被他找到了。

那血脉后辈颇为优秀,根骨悟性皆是上上之选,实乃良才美质,是个难得的飞升仙苗。

他一看,便心有所感,知道这便是他要寻的人。

这后辈资质如此好,许是日后有什么劫难,或许还关乎门派,沧远上仙自然不敢轻忽。”

先生似是亲眼所见一般,便是上仙的想法,也能讲得清清楚楚。

两人听得入迷,朱三忍不住出言附和,“是这个道理,既然都请动了昔未镜,只要知晓那劫数何时发生,以沧远上仙之能,定能护住那后辈渡过劫难。”

他心中羡慕极了,那后辈真是投了个好胎,竟能引得先祖耗费巨资助他渡劫。

先生见他两人一个劲的附和,便住口不言,呷了口茶茶,斜睨着两人,看他们自顾自说得起兴。

这些都是他们平日摸不着够不到的人物,两人能说的也只那么几句,说道后面也没甚可说的,俱都住了嘴,场面上一时安静下来。

朱三心思细腻,脑子灵活,回想一番先生说过的话,就察觉出不妥来,这其中定是又生了变故,否则还有他们什么事?

上仙想插手还不容易,整这一普通凡人来做什么,一个凡人女子还能比上仙们厉害?

怎么说,这次都是他们违规操作了,还是弄清楚得好。

便舔着脸央求先生继续说,先生目视不远处的人影,这次倒是没再卖关子,痛快地接着讲起来。

“只是这昔未镜,不知什么缘由,后面竟是看不出了,上仙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司命君说这是天机不可泄露。

沧远上仙毕竟是新晋飞升的上仙,资历尚浅,有些事不知道也正常。

查不出缘由,他便心生烦闷,前来寻君上吃酒。

席上他与君上说了几句,咱们君上就帮他推算了一二!”

“咱们君上还能比那昔未镜厉害?”

先生话音刚落,牛大便接上一句,朱三闻言心中一跳,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前不见他插嘴,这是后嘴皮倒是利索了。

哪有这么说自家君上的?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说出来,怨不得这老鬼至今还没排上投胎的队。

谁都不怪,都怪他这张嘴,该说的时候不说,不该说的时候嘴巴比谁都快。

先生随和,这棒槌就当先生是自己人了?

又听他还在那嘀咕什么,朱三抬腿便给了他一脚,牛大被踹了一个踉跄,扭头看向朱三,一脸不解。见朱三神色极其不善,立时缩头闭嘴。

“先生别理这夯货,咱们继续说,咱们君上可是算出了什么?”

朱三教训过牛大,给先生倒了一次茶,先生笑笑,没跟他们计较,再说,他们也只是附带的罢了。

“算是算出来了,不过这结果嘛,一言难尽!

原来是这后辈和徒弟,纠缠出了一段孽缘,本是大好的前程,却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般结果是沧远上仙没料到的,他得知后,便不打算插手,也和该他们都教训。

可奇就奇在,据君上推算,那后辈竟是连一丝魂源都没落下,彻底灰飞烟灭了。”

两人闻言一惊,他们常年跟魂魄打交道,自是知道魂源的,修士坐化时,就算命魂被毁,天地魂也都在的,这徒弟是死于非命啊……

先生没管两人惊疑不定的神情,继续说着。

“便是你们也知道,这其中是有些蹊跷的。

上仙得知,又觉不能不管,这才请一卦仙人卜了一挂,找了这姑娘来。”

说罢,先生努努嘴,折扇点了点不远处躺着的黑影。

两人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便不再关注,恕他们眼拙,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因着他们不上心,也就没发现,地上那人已翻了个身。

吴瑧本来睡得正好,忽听有人在耳边说话,还说个不停,叨叨叨,让她莫名的烦躁。

想拉薄被捂住耳朵,可划拉了半天,入手是一片光滑,连一片被角都无,倒是有些不同寻常的冷。

她心里碎碎念,什么孽缘,当是热播的某某骨么?现在师徒恋好像挺流行的!

可是只怪人家徒弟算什么事?那师父怕是也不干净!

若是师父真的无意,那徒弟还能强迫师父不成?

若说错,那也是两个人都错了!

她心下嗤笑一声,她估计是被洗脑了,连梦里都是这种剧情。

可这关她什么事,她一直都不爱看这种女配无脑找事的剧情。

啧,今天晚上竟然有点冷,盖上被子一觉能睡到天亮,明天还要上班,翻了个身,伸出胳膊去摸了摸,被子可能掉地上了。

继续翻了个身,再摸一摸,还是没到床边,她继续滚……

滚着滚着吴瑧便觉不对,她的床可没这么大。

而且现在是三伏天,睡前热得很,怎么会冷?她可舍不得用空调,她这怕不是,又沉浸在梦里了?

她总是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

想着是在梦里,她便摊在那不动了,梦里都是假的,等醒了就什么都记不清了。

正与两人说着话的先生见状,抽了抽唇角,随着他折扇轻摇,一道清光划出。

围着他的两人对此毫无所觉,闭了一会嘴的牛大又问:“这姑娘的阳寿未尽,我们这么将她带来,可会违反律法?”

他在冥府一直兢兢业业,从不敢行差踏错一步,今日若不是朱三拉着他,还说能排上队,他是不敢干的,如今听了密事,心里更是直打鼓。

他们跑这一趟,也没个文书,若是日后清算,被当成炮灰……

听说大人物们就爱让他们这些小人物背锅。

朱三先是瞪了牛大一眼,可经牛大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起另一桩事来,既然要这姑娘去棒打鸳鸯,自然是要带着记忆去的,这投胎不经过忘川……

朱三是个经年老鬼差,在冥府已经呆了1800年,他已经排上队,如今更关心的自然是投胎的事。

若是可以不经过忘川就去投胎,这其中的好处……

后辈徒弟什么的,该去哪去哪!

他一双虎目闪了闪,眼前就有个知道内情的,且这位先生是难得的好脾气,也不怕他怪罪,不过毕竟这不合规矩,也不能直接问不是?

“先生,那这姑娘岂不是要偷渡?直接给那后辈的师门长辈示警,不是更便宜些?”

先生一眼便看穿了两人的小心思,却也不会为难他们。

谁人能没个念想,便是他们这些上仙也不能无欲无求,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事!

沧远上仙不知那一界隐匿的原因,他却是有点猜测的,这或许也是君上会插手的原因。

否则单单一个下界晚辈,如何能惊动他,就算是至交好友的后辈也一样。

万年都过去了,就算是嫡亲的后辈,又能亲近到哪去,更何况还不是嫡亲的!

“何为‘偷渡’?那是违规入界者,窃取一界气运的好听说法罢了!先生我是那样的人吗?

这姑娘,自带气运,不会窃取异界气运,又能和界气运共生,自是不能算偷渡。

你们还不知道一卦仙人的功力吗?

他能在这茫茫三千界中,捞出这么个人来,自然是没问题的。

至于示警,如今不是联系不上嘛!

再说了,就算联系上,也不能轻易插手,据推算那徒弟受一界气运偏爱,仙人插手亦会被反噬。

下界之人就别更提了,被那徒弟的气运压得死死的,插手必会被气运反噬,若与她交好些还好,作对的,那就真是十难存一了。”

先生以扇敲手,随即摇了摇头,口中啧啧出声。

细细想来,最近这些年,这种‘偷渡者’好似越来越多了,也是让仙费解。

不过好戏也是一出接着一出,倒是热闹得很!

光是仙界就出了几起说不明的事件,这背后啊,说不得有什么秘密!

听到受气运偏爱,牛大心下又开始雀跃,这个他知道。

“我知道,那徒弟就是柳妹子说的天命之人,气运之子、主角光环什么的?”

作为一个勤勤恳恳的鬼差,当然牛大经常出任务,与忘川河边的人自然也相熟,常听柳妹子念叨这些。

柳妹子便是近些年忘川河边新入职的渡魂使,她的八卦消息也最多。

朱三嗤了一声,“嘁,柳妹子说的那种可不是天命之人!”

他的消息灵通些,打听到的也有些不同。

天命之人是应劫而生的,自古便有,而柳妹子说的那种,也只是近千年才流行的。

倒是和先生说的那种有些相像,难不成他们就是窃运者?

听下面的兄弟说,那些人戾气颇重,少有结局圆满的,死后大多都得到下面滚一圈,有的直接就成了飞灰。

两人齐齐看向先生,想让先生给他们评判一二,先生似是没听到他们的争执,不知是赞同还是不赞同,他只继续说着那后辈的事。

“在不伤及一界本源的情况下,本界之人与那徒弟相斗,受伤的定是出手之人。

这姑娘就不同了,就算与那徒弟对立,也不至于没个还手的机会!”

“先生,那您说那徒弟的气运为何如此深厚?”

气运之事玄奥非常,听先生对气运之事没有回避,朱三哪有不动心的,这不是他们平日能接触到的。

带着记忆投胎是不成了,但若是能知道如何增加气运,也是大有好处的!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翩若惊鸿点评:

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009 你是想上个热搜吗 009 你是想上个热搜吗

    都说人越躺越废。江挽栎本来是不相信的。但休假在家的这几天,她连下楼吃饭都要在座椅上坐半天才能缓过来,要不是为了走走这为数不多的几个楼梯来充当锻炼,她早就坐电梯了。除去偶尔爸妈在耳边的碎碎念,这种日子再来几百年她都不嫌多。于是她漫无目的的又在江挽栎本来是不相信的。。...

    作者:格格微耽美同人连载

  • 第五十五章 慈安堂 第五十五章 慈安堂

    清辞睁开眼,意识一点一点归体。她慢慢回忆起昨晚,拢拢月色下她喝了点酒,然后人越来越飘……她下意识的摸了下唇。坐起来,晃了晃脑袋。外头天已大亮。那么问题来了,她是怎么回到屋子里来的?“醒了?”清辞闻声转了下脖子。秀月抱着剑,站在她床头,立马就她慢慢回忆起昨晚,拢拢月色下她喝了点酒,然后人越来越飘……。...

    作者:桥烟雨耽美同人连载

  •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再次穿越 1V1阴阳眼杀手vs捕快总捕快在现代的戚羽静,晚上下班途中,雷雨电响不小心被劈中,一觉醒之后过来,竟然再次穿越到了一个叫温沅沅的姑娘身上。通过深入了解,明白姑娘真实的身份竟然还也不是普普通通大小姐温沅沅,竟然是代替者,真实的身份是第一杀手,步入潇府后,自己不但被潇楚辞产生怀疑,还得服从原身主子的话,如此一来一回,活阎王这边卖萌的装傻充愣,面具男那边还得服从命令。哪明白,自己不但再次穿越了,竟然还觉醒之后了阴阳眼这个技能,胆子粗也大,能看鬼魂也也没太大情绪波动。但是世人皆传“捕快总捕快是个绝义的冷面阎王”,却不知道私下里的总捕快有个定了娃娃亲的。两人只见黑衣群中一点红,银色面具遮挡住了半张脸,长发束起英姿飒爽的红袍女子,轻松踮起脚尖,随后朝着受惊的马背狠狠一踩,直接将马整个腿压进了淤泥里,无法动弹。。...

    作者:九尾白狐狸科幻幻想连载

  • 团宠千金她嫁了病娇大佬 团宠千金她嫁了病娇大佬

    ...

    作者:璐酱发财耽美同人连载

  • 第二十四章当归途中伏险象4 第二十四章当归途中伏险象4

    子言眉毛一拧:“印度舞蛇?!!舞的还是假蛇?!!”那吹笛人只款款放送了一个轻轻单音,紫色烟雾就像灌注了生命一样开始四窜!“大家小心!”莫川杉提醒道。却见那些烟雾分成数条小蛇,以子言为目标齐齐汇聚而去!“这里那么多大人,你欺负一个小孩好意思吗却见那些烟雾分成数条小蛇,以子言为目标齐齐汇聚而去!。...

    作者:彧可人重生穿越连载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