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有些事

有的人有些事 连载

有的人有些事

时间:2022-05-10 20:44:19 分类:短篇美文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青相思 主角: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初识不过是六岁的事情,以至于后来我和她说起时,她竟然说不记得了,但我觉得这是缘分,为后来的友谊做了无形中的牵绊。小的时候我很胆小,又懦弱,我们那个村去上学放学是没有校车的,全凭双腿,读豆豆班的时候是爷爷背我上学,每次送我到校门口,上了一年级就得自己去学校了。丢人的是我一如既往的胆小,每次上学还可以蹭一蹭邻居家的伙伴,一起去上学,放学就得自己滚回家了,毕竟和邻居伙伴不是一个班的,我们那会放学时间可不一样,这得感谢我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关于张老师,我后面会专门写一篇的。)。

写完小黑板的练习,张老师会一个一个的改,一题一题的讲,讲完还要一个一个的检查,一个都不放过,如果你有一题不明白千万别想回家。我只记得我们那时候的题都是很简单的多音字,拼音,词语。可是就是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基础知识,让我上了初中之后居然脱颖而出。因为我初中的老师年纪大,不会拼音更不会区分所谓的平舌与翘舌。他觉得我语文基础巨扎实,但其实这一切都要感谢我的张老师。

这个人是我反复提到的一个人,她是我的张老师,是我们的张老师。如果下次你们要写老师,请一定要写影响你一辈子的老师,不要只当成一篇老师布置的作文,完成任务,就像上课时我说的,你看到的每一篇文章,都不是因为作者的老师布置他写而出现在你眼前的。

眼见有熟悉的身影,好像是我的侠女,欣喜若狂,但是却不敢上前认亲,毕竟三年的时光很长,六年的时光更长,也许侠女已经忘了小时候的那件事。我只能在门口各种打量,看看自己的位置能不能找个缝挤进去,遗憾的是除了最后一排,并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后拖桌子了。好容易拖到了第二排,已经无力再走。“啪,你们后面的,全部往后拖,空位子出来。”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我侠女发号施令,后面的桌子齐刷刷往后挪了,麻溜的给我空出来了第二排,我顺利的坐在了我侠女的前面。班级里的黄金座位,视野好,环境好,还能听清老师讲话。就这样,我又见到了我的侠女,并且她又照亮了我,绝对是我生命里的光。

你肯定要说就因为裙子就对张老师那么印象深刻吗?当然不是,她影响我一辈子的事情可不是裙子。甚至我之前不知道她影响我一辈子,直到遇到了你们。我们见面的方式比较特别,每周只有一次,只有周六或者周日你们才过来一次,有时候周五晚上你们会过来写作业,常常被留到很晚,甚至有时候周六晚上也要留你们,还有的同学周天早上还得过来继续留堂。你们一定很讨厌我留堂,心里肯定骂了我千万遍,但是这是张老师教会我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跟你们说张老师。

按照心里回想了无数遍的路线,一路小跑,生怕路上剩下不多的行人都变成了妖怪要吃了我,一路跑一路奔,眼见着就要到家了,一条长满绿苔的石阶小路拦住了我,这就是我觉得回去最困难的一段,比西游记里蜘蛛精的洞府还要阴森和恐怖。看着那绿绿的青苔和密密的竹林,我更加发憷,肚子又咕噜噜叫起来,心底突然崩溃,想着这么多天给恶霸我爱吃的零食,还有我心爱的橡皮擦,委屈更酸楚了,果然除了胆小还没脑子,受制于人和以物交换是买不到真友谊的,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愚蠢和懦弱。眼泪巴啦啦的留下来,然后就是断断续续的哭泣,最后直接嚎啕大哭。

本来以为日子就要这样过下去了,我继续胆小害怕,再也没有光照进我的生活,但生活往往又那么出其不意,拐个弯又回到了原点。我要转学,而且是马上立刻的那种,听到这个消息我欣喜若狂,根本想都不想就奔出了教室,一刻也不曾回头,也不想回头,因为终于逃脱了这五厘米的生活。去到新的学校,一切都是崭新的,没有那么多的束缚,更没有五厘米的生活。更像是一团毛茸茸的线,想扯多远扯多远,想拉多长拉多长,自由自在。

侠女--我生命中的光3

“你怎么哭啦?”有个声音传过来,她看着我哭泣的样子有点可怜我,又有点想笑我,旁边还站着一个小男生,“我害怕,不敢回家。”我没出息的呜咽道,“你别哭了,你家在哪里?”她又问道,我顺手指着石阶路的尽头,说:“就在那个林子后面,一直走就到了。”“我们送你回去吧。”她转头对着那个男生说:“我们送她回去好吧。”既坚定,又带着商量的语气。没错,我的侠女出现了,在我们害怕了二十多集电视剧的长度后她出现了。你们肯定以为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对我而言万分重要。他们两个一路没有和我说什么,只跟在我身后,一步步爬着阶梯,走向我回家的方向。有两个一前一后的脚步声,我心里踏实了许多,步子也加快了。眼看就要到家门口了,欣喜若狂。

我仍旧不敢跨出校门一步,肚子咕咕叫,大约是饿了吧,但是此刻更多的是恐惧和害怕,哪里顾得上饥饿,我只想着什么时候人少一点,我试试自己滚回家。可是平常两三个小时的集,这会子像要赶到天荒地老,怎么也舍不得散。现在看卖白面发糕的老奶奶都有点讨厌了,虽然我平时最喜欢吃发糕。打铁的那个老酒鬼此刻也不喝酒了,只卖力打铁,生意都比平时要好很多,今天买菜刀的人可真多,看着那日头反射出来的荧光闪在老酒鬼的脸上,我心里更发毛了,也不知道啥时候可以回家。

哎,一生长叹仰天,也是回不去,终于街上的人开始少了起来,卖瓜子的小贩收起了自己的秤砣,嘴也笑了个歪,发糕老奶奶收起簸箕也准备回家,脸上似乎也没有那么开心,也许有心事吧。卖肉的屠户还不急着收摊,毕竟摊上的肉不卖完回家也会坏掉,那时候可不是家家都有冰箱,猪肉都是半夜起来杀,天亮了就拿出来卖,实心的新鲜。鬼使神差,我还是挡不住肚子的抗议,只能试着往校门外挪出去。

好不容易听完前面一大串的名字,“杨水仙、吴明、王国庆、、、、”,你肯定觉得奇怪,为什么同学的名字都那么有年代感,其实间接暴露了我们那个村当时的文化程度真的不高,所以到今日我还是很感激我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关于张老师,后面会有文章介绍)终于我的侠女旁边都站满了人,她不是一个人站那里了,这样也能避免一些尴尬,毕竟我们两个都是单独上台会有一阵笑声的人,原因不多说,想也应该明白,所以我们的缘分真的很奇妙。听到了我的名字,我还是屁颠的上台去了,而且站在我侠女的旁边,我又紧张的不敢看她,只敢用余光去瞟人家一眼,但心里永远感激她,那束光陪伴了我六年。随着老师说看前面,笑一笑,我和侠女唯一的同框也只能在学校的宣传栏的大合照里了,但我依旧很开心。

转眼到了小学毕业,漫长的暑假来了,通常暑假我们都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既不要上补习班,也不用去学兴趣班。那时候唯一的爱好就是溜去河边看水,为什么是看水呢?这里又有一个小故事了,在河边长大的我们,无一不通水性,但是除了我。所有的小伙伴最期待的夏天,却不是我快乐的源泉,他们可以戏水,我只能看水,或者说我只能看他们戏水,因为我不被允许下河。直到三年后我才知道,干鸭子不止我一个,还有我的侠女,我们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连成为干鸭子的理由都一模一样,我们都不被允许下水。

初识不过是六岁的事情,以至于后来我和她说起时,她竟然说不记得了,但我觉得这是缘分,为后来的友谊做了无形中的牵绊。小的时候我很胆小,又懦弱,我们那个村去上学放学是没有校车的,全凭双腿,读豆豆班的时候是爷爷背我上学,每次送我到校门口,上了一年级就得自己去学校了。丢人的是我一如既往的胆小,每次上学还可以蹭一蹭邻居家的伙伴,一起去上学,放学就得自己滚回家了,毕竟和邻居伙伴不是一个班的,我们那会放学时间可不一样,这得感谢我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关于张老师,我后面会专门写一篇的。)

小学毕业了,我和侠女没有什么机会见面了,但是我依旧会想她。

侠女--我生命中的光2

一到放学可是要了我的命,虽然我清晰的记得回家的路,却依旧胆小,不敢回家,总觉得路上有九九八十一难,妖魔鬼怪都在路上等着我,青天白日也是万万不敢回家的,好在老天还是给我留了一个窗户,我们班的一个恶霸跟我竟然是一个村的,我们同路,要死不死他还是我同桌,于是我每天靠着给恶霸上贡,得以跟在他屁股后面回家,有时候是橡皮擦,有时候是果丹皮,反正那段时间好吃的好玩的都进了他的肚子,谁让我胆子小呢。本以为可以靠着这样小心翼翼的妥协顺利回家,但总有意外要来临。

但当我发现影响我最深的还不是基础知识这个东西,是上了高中以后的语文课。高中的语文有几道选择题,都是很基础的题,而且分数很重,5分一题,基本上全班很多人都要全军覆没。但有我耐心,成语题我一个一个查字典,因为张老师说过,如果你不懂的时候你跳过了,那你永远不懂,而且由于小时候拼音扎实,我查字典比别快很多。还有很多病句的题,虽然看起来句式复杂,但是类型有点像小时候张老师教的几类,反正小时候那些张老师讲的竟然都派上了用场。就连晚读这习惯都一直保留,甚至不知不觉预感好了几十倍,每次早读的文言文虽然不解其意,但读上两遍也就记下来了,上课老师再讲就容易很多,这就是后来我渐渐发现张老师对我影响那么深。

“嗯,我们送你到这里吧,还有几步路你应该不怕了吧,可以自己走的吧。”我的侠女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头看着她,一双眼睛果然很大,而且她还跟我一样矮,也许她是共情吧。“嗯,我可以回去了。”我努力点点头,竟然忘了说谢谢,使劲踩着石板往前走。快要走过竹林的时候,我又生出一丝惧意,回头望了一眼,他们两个没有走,只站在那里看我,“我们看着你到家了再走,别怕。”侠女见我回头,安慰着我说道,瞬间觉得她是世界上最懂我的人。我紧忙跑回了家,看着奶奶坐门口等我吃饭,心里焦急。而我,只觉得有束光照进了心里,她就是我的侠女。

那天是全镇赶集的日子,街上人来人往,人头攒动,也是我最害怕的日子,因为我有密集恐惧症,看到乌泱泱的人头总觉得有刁民要害朕。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死死盯着回家的向导同桌恶霸了,就怕他突然消失在人群中,只等着放学铃声响起,我好跟在他屁股后面回家。果然预感是那么灵验,一打铃他就跑没影子了,我这双小短腿只能站在校门口呆住了。乌泱泱的人把校门口那条又破又窄的小路挤爆了,我更心慌了。听着那些小贩的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还有妇女互相推攘声,我更恐惧了。眼看着全校同学都要跑光了,我只能呆呆站着。此刻你们一定以为我的侠女要出现了,不,剧情如果这么狗血那我就犯不着讲出来了。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无限诗情点评:

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009 你是想上个热搜吗 009 你是想上个热搜吗

    都说人越躺越废。江挽栎本来是不相信的。但休假在家的这几天,她连下楼吃饭都要在座椅上坐半天才能缓过来,要不是为了走走这为数不多的几个楼梯来充当锻炼,她早就坐电梯了。除去偶尔爸妈在耳边的碎碎念,这种日子再来几百年她都不嫌多。于是她漫无目的的又在江挽栎本来是不相信的。。...

    作者:格格微耽美同人连载

  • 第五十五章 慈安堂 第五十五章 慈安堂

    清辞睁开眼,意识一点一点归体。她慢慢回忆起昨晚,拢拢月色下她喝了点酒,然后人越来越飘……她下意识的摸了下唇。坐起来,晃了晃脑袋。外头天已大亮。那么问题来了,她是怎么回到屋子里来的?“醒了?”清辞闻声转了下脖子。秀月抱着剑,站在她床头,立马就她慢慢回忆起昨晚,拢拢月色下她喝了点酒,然后人越来越飘……。...

    作者:桥烟雨耽美同人连载

  •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总捕头夫人阴阳眼

    再次穿越 1V1阴阳眼杀手vs捕快总捕快在现代的戚羽静,晚上下班途中,雷雨电响不小心被劈中,一觉醒之后过来,竟然再次穿越到了一个叫温沅沅的姑娘身上。通过深入了解,明白姑娘真实的身份竟然还也不是普普通通大小姐温沅沅,竟然是代替者,真实的身份是第一杀手,步入潇府后,自己不但被潇楚辞产生怀疑,还得服从原身主子的话,如此一来一回,活阎王这边卖萌的装傻充愣,面具男那边还得服从命令。哪明白,自己不但再次穿越了,竟然还觉醒之后了阴阳眼这个技能,胆子粗也大,能看鬼魂也也没太大情绪波动。但是世人皆传“捕快总捕快是个绝义的冷面阎王”,却不知道私下里的总捕快有个定了娃娃亲的。两人只见黑衣群中一点红,银色面具遮挡住了半张脸,长发束起英姿飒爽的红袍女子,轻松踮起脚尖,随后朝着受惊的马背狠狠一踩,直接将马整个腿压进了淤泥里,无法动弹。。...

    作者:九尾白狐狸科幻幻想连载

  • 团宠千金她嫁了病娇大佬 团宠千金她嫁了病娇大佬

    ...

    作者:璐酱发财耽美同人连载

  • 第二十四章当归途中伏险象4 第二十四章当归途中伏险象4

    子言眉毛一拧:“印度舞蛇?!!舞的还是假蛇?!!”那吹笛人只款款放送了一个轻轻单音,紫色烟雾就像灌注了生命一样开始四窜!“大家小心!”莫川杉提醒道。却见那些烟雾分成数条小蛇,以子言为目标齐齐汇聚而去!“这里那么多大人,你欺负一个小孩好意思吗却见那些烟雾分成数条小蛇,以子言为目标齐齐汇聚而去!。...

    作者:彧可人重生穿越连载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