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途

零途 连载中

零途

时间:2021-01-11 21:12:35 分类:军事历史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龙棂少 主角:

公历公元706年,天煵石降临到星垣大陆,曾被称作乐土的地方仅五十年间就变为了令人畏惧的炼狱···猜疑,杀戳,出征,一切的不幸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灰暗的空气弥漫在这片大陆的上空···  天煵石做为不吉的象征,被大陆上的人们所敬畏着畏惧着,进而衍伸出手了自走廊尽头的实验室还闪着微弱的灯光,几个像是医生摸样的人在实验室内不知在摆弄着什么···象这种鼠蚁都不寄生的地方居然有人类,这是多么大的讽刺。“老师···这已经是第23人了···不行···不行的!!!这根本···”还没等这个已经声音颤抖的青年说完,那个被成为老师的人便打断他的发言,“你是想死么。”幽暗的灯光照在他脸上,十几岁少年般的脸庞,此时那张脸上毫无表情仿佛是那种‘今天是个好天气’一样的语气。越是这样就越发的恐怖,那个青年已经瘫坐在地上其他两个人也是颤颤的不敢吱声,“不···不是···”“那就赶紧再带个实验品过来,时间快不够了”“是··是!!”那个青年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跑了出去。。

  “怎么那么慢。”那个被成为老师的少年问道,与其说是问,其实也不过是陈述语气,仿佛他说的话都不带任何的语气。“额,对··对不起。”老师从来不喜欢人狡辩。“把他放上去。”看了刚带来的孩子一眼,依旧沉静的说“动作快点,我没时间陪你们在这耗。”“是”。那个孩子并没有反抗安静的躺了上去,望着那微弱的灯光和那几个人慢慢的微笑起来,这样就能死掉了吧···被成为老师少年眼神中放出异样的光芒,同时也微笑了起来其他人望着这个微笑不禁一阵恶寒。“我很中意你!”从来没见过老师这样的表情其他几人全部大气不敢出,直到他说开始才松了口气,发觉时,后背已是一层冷汗。幽暗的灯光伴随着手术刀冷清的声音将这个夜染得更加诡异。

  “那这不是决定性的胜利么!”浅易说道“既然你是核心,其他几块石头虽然紫色的比较难找但是对于你来说应该不会那么难吧。”“呵,”源景轻笑出声“如果真那么简单那就谢天谢地了,你应该看到了刚才的情景···”浅易一怔,“你原先也找到过!”源景苦笑道“你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活下来的!”

  源景透着残败的建筑向外看去“在下觉得是不是可以走了?”浅易靠着墙壁正闭目养神,源景回过头用那永久不变的微笑面容说道。薄暮之光正从残垣的缝隙中透进来散在源景身上浅白色的发丝沐浴在阳光中,散发着神圣的光芒。白到透明的皮肤上似乎楼罩着一层圣洁的薄纱。那种场景只见过一次的话便终生不能忘怀···神,也许就是这样产生的!

  浅易一惊,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源景看着浅易的表情,合起衣服继续道“天煵石一共有六种颜色,红色红信石、绿色绿翡翠、蓝色蓝钻石、黑色黑珍珠、紫色紫水晶还有就是白色白岩···这六种颜色代表着力量等级的高低···”浅易看了眼源景道“我知道,我的红信石是最低的等级,在这个大陆上也是数量最多的一种,当然比不上你的白岩!”浅易抚上自己的左眼摸着自己的眼罩,“不过你还真敢做!六色天煵石有六种不同的毒性白色天煵石的毒性仅次于红信石,红信石可是砒霜的原料,你竟然敢把它镶在胸前!离心脏最近的地方!哼···”浅易不禁冷笑,源景并未受浅易讽刺口吻的影响,继续说道“在下需要所有的颜色,要把他们收集起来。”“收集到胸前做成个图案作装饰?”源景看着浅易,慢慢地说道“在下需要它延命。”

  啊,原来是这样!所以说要背负罪孽么,试一次就是一次的罪,他这是要背负着想要认同一个人就有可能杀了他的可能性···这比杀手要残忍的多···

  “叮”森林中突然传来违和的兵器对碰的声音,紧接着是刀剑划向皮肤的声音且没有发出悲鸣的声音,这在这片森林里显得十分异样。虽然森林中树木已有长久的年岁但在树叶的间隙中仍有些雨水滴了下来,和着地面上的血迹向低处流去,树间弥漫着土的气息与一些鲜血的腥味儿。少女看着面前倒地的三个男人,捡起其中一人手中的兵器猛地转身掷了出去,在空中与直线而来的一只暗镖相撞发出“叮”的一声,兵器还未落对面便发来大量暗器,那些暗器飞镖如一面钉墙整齐但又急速的向着少女直冲了过去,少女随手扯下斗篷在身后拔出一把与自己等高的长刀,迎着暗器的长刀竟泛着一种红色的妖异光芒。“叮,叮,叮”赤红色的闪光呈着优美且速度的弧线迅速的扩展开来,迎面的暗器墙被瞬间破解,对方毫无迟疑,以极快的速度突然出现在少女面前,红发少女的眼中划过一丝惊异即刻克制住身体惯性硬生生的将挥出去的刀身收回侧着护在身前抵住来人的攻击,饶是这样整个右臂还是被震得发麻,下一刻刀身上的压力连同面前的人一同消失,少女脸色一变立即转身,离喉咙一寸的地方抵住了一把锁链,而少女的长刀也同样抵住了来人的心脏。“哦···那就是传闻中的狼牙么,你的能力超出了在下的想象···”锁链渐渐退了回去,少女确认了对面那个黑衣男子没有再战的意思后便收刀入鞘转身看向刚才声音来源。看到来人时少女眼中划过一丝惊奇,来人也是一袭黑衣但相比刚才与他战斗的人那种令人感到压抑的黑色这个人穿出了黑色的优雅,仿佛与同白色一样的耀眼。那人渐渐走近,少女这才能近距离的观察他,他的皮肤白的有些透明,发丝也不若正常人只带着一点淡淡的颜色与身上的黑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重要的是那人有着一双近乎圣洁的银眸,仿佛与他直视都是一种罪过。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人在道上行动过,少女心中猜忌,但是还是问了出来,“你是谁?有什么目的?”来人微微一笑“在下源景,在你后面的···”“黑弦”少女回道。“西国的最强暗杀师是么。”“你能知道的话那就最好···”自称源景的人微笑着答道,而黑弦不知何时已经回到源景身边,两人的黑色风格迥然不同但他们在一起却又无一丝违和感。“这样说话就快多了。”“你们有什么过去或者现在想干什么我都不感兴趣,想说话就去找别人吧!”少女转身欲走。“那如果在下说的是关于你左眼中的天煵石的事情的话呢···”源景那如清风般的微笑和他的话语象利刃般刺进少女的身体···“你如果不走的话那就是愿意同在下说话了是么,那首先可以告诉在下你的名字么?”少女警惕的看着他,过了半晌少女慢慢吐出两个字“浅易···”

  南国一直是这种阴暗又潮湿的天气,天空中盘旋的阴云一直挥散不去,雨,也无法下的痛快。心中一直纠结的痛便如这片天空得不到合适的宣泄···

  源景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浅易,浅易则坐在他对面警惕地注视着两人,黑弦旁若无人的照顾着火堆视浅易的目光为无物···源景回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微笑着将目光收回来,仿佛陷入沉思···

  黑暗的地下室,在这个潮湿发霉的屋子里到处都是腐烂的味道,水滴在管道上发出陈腐的声音,偶尔会传来两三声啜泣的声音,但是这一切都没人会理会。在这个暗不见天日的地方关着将近十个人,有老人也有孩童,还有两个青年人。“喀拉”门锁打开的声音,随着那个破旧的铁门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一点点微弱的灯光照了进来。众人都以空洞的眼神望着来人,那正是刚才的那个青年,“嘁,就还剩下九个人···喂!那边的那个!过来!”那人空洞的眼神上渐渐地浮现出惊恐“不!我不去!!!我不要死!!!”撕心裂肺的吼声,将其他几个人恐惧心理激发了出来,年纪小的孩子己经开始哭泣。“嘁,麻烦死!不要再吼了!”说着便去拉那名男人,走到里面是突然发现在最里面的角落竟然还有一个小孩,破烂宽大的衣裳围在身上,长发乱蓬蓬的盖在脸上,看不出到底是少年还是少女。不过也都无所谓了,“喂!你!”青年放弃抓住的男人,慢慢走向那个孩子,“哼!竟然躲在这里!到现在为止你躲过了多少回啦!看你应该在这呆的时间比他们都长吧!你跟我走!”伸手拉着那个孩子,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孩子竟然没有反抗,来到这的人在被叫出去的时候没有一个不是哭着喊着的,他竟然不哭!就这么把那个孩子带了出去,被囚禁的几人并没有对他觉得可怜而是对自己获救而感到了庆幸,无论如何,只是为了活着,纵使是在这种地方也要活下去,比蝼蚁还要轻贱的生命要自己保护着才行,在这里,他人,无关紧要···

  街,依旧保持着疏离的姿态···虽然没有下雨···阴暗的天空是不会消失的···

  在这片星垣大陆上有着一个传说,上古时期酆都大帝作乱被打入六道轮回分散成六种碎片散入人间···凡是得到碎片的人将会给人间带来无止境的灾难···天煵石便是碎片的名称同时也是不吉的象征···

  浅易不去看他,抬手解开左眼的眼罩,在本该眼球所存在的地方竟有一颗深红色的红信石,那不同于一般红信石的光泽仿佛如红色的水晶一般泛着妖异的光芒。“我可以帮你,但不是为了你!我也有我要达到的目的!”“是洛非么?”浅易一怔,随即恢复过来,跟源景在一起的时间恐怕是自己一生吃惊次数最多的。“是,我的目的就是他,所以说,我们的目的算是相同的!我没有义务帮你延长寿命,不过你如果能找到洛非那就另当别论!”

  这是死亡的感觉么,身上也不觉得疼,有一种淡淡的绝望感钻进身体里,感觉它在慢慢的侵蚀着身体。自己能明确地感觉到手脚在慢慢变凉,生的气息在渐渐的剥离身体。能够听见他们说话的声音却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思维在慢慢地抽离,这便是死去?“果然还是不行,怎么办啊,老师!那个东西已经给他装上了···”“把他丢掉吧,那个东西已经不能用了。”“但···但是···”那个少年回过头对着青年说道“那种程度的东西还能再做出来!”青年登时语塞,老师的脸渐渐地露出微笑在灯光的照射下竟如地狱边缘徘徊的恶鬼···

  第二章

  “浅易”少女冷静的吐出两个字,见源景只是微笑少女目光微冷追问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源景慢慢上前手平行着直直的伸了出来,浅易正觉得莫名奇妙,突然空气中仿佛有一丝气流迅速的划过,杀手的直觉让浅易下意识的抽出自己的兵器但是就在感觉到气流流动的刹那,左眼中突然传来一阵抽痛“嗯!”浅易立即捂上自己左眼眼罩,左眼中的抽痛感并未消失反而有一种灼热的感觉仿佛天煵石要自己抽离出去一样,浅易立即拔出狼牙,周围一片肃杀之气正待上前时源景却将手收回那种疼痛的感觉立刻消失。

  走廊尽头的实验室还闪着微弱的灯光,几个像是医生摸样的人在实验室内不知在摆弄着什么···象这种鼠蚁都不寄生的地方居然有人类,这是多么大的讽刺。“老师···这已经是第23人了···不行···不行的!!!这根本···”还没等这个已经声音颤抖的青年说完,那个被成为老师的人便打断他的发言,“你是想死么。”幽暗的灯光照在他脸上,十几岁少年般的脸庞,此时那张脸上毫无表情仿佛是那种‘今天是个好天气’一样的语气。越是这样就越发的恐怖,那个青年已经瘫坐在地上其他两个人也是颤颤的不敢吱声,“不···不是···”“那就赶紧再带个实验品过来,时间快不够了”“是··是!!”那个青年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跑了出去。

  “你的手段惨不残忍跟我没有关系,在这种世界里手段不残忍才是令人诧异的!我想知道的是你的解释!”浅易定定的看着源景,本来觉得他们会知道些什么现在看来他们知道的要超出自己的想象。源景想了想“在下现在只能告诉你一些能告诉你的,其中肯定会有所隐瞒,但是这些隐瞒的事情关乎在下的隐私,在下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引起一些其他的不快···”“好!我对你的隐私不感兴趣,你只需要给我个解释!”

  第一章

  “所以,在下现在要的是包含其他五色的高纯度的天煵石!纯度越高,承受能力也就越强,最后融合的可能性更大。”浅易看着源景,那圣洁的银眸中透着坚定,那种耀眼的光芒对于生活在黑暗中的人太过于神圣!

  还是一样的,并没有看到源景接触黑弦手中的东西但是那些东西像是活了起来急速的在黑弦手掌中旋转然后“啪”的一声碎成了粉末···源景摇摇头,黑弦便不说话依旧坐到了火堆旁边。 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点评

编辑辞旧迎新点评:

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 万界 万界

    主角是一个弃子,在某一天通过一种怪异的方式可以得到了强悍的力量。除了各位大大地求打赏,求票票(本故事及人物如有类同虚构故事,如有类同,如有类同凑巧,切忌刻意模仿。)翌曰清晨,阳光射进窗户,洗手间中,已是传来了洗漱的声音。。...

    作者:2584397235竞技游戏连载

  • 猛龙狂少 猛龙狂少

    三个月前,所以养父李富贵重病,亟需六十万的李凡,和苏沐雪假结婚,做了登门女婿,倍受污辱。他的到来,始终让苏家十分瞧不起。三个月后所以一条发错的群消息,他更被苏幕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却没有人记得他的生日,没办法,一向缺钱的他,只好通过这个方法来赚钱小钱了。。...

    作者:困到不想睡重生穿越连载中

  • 至尊皇朝 至尊皇朝

    《自尊皇朝》关于的一本奇幻小说,主要讲苏绾,顾二少爷,林绾,皇子,苏倾玉,德妃,皇甫锐,安嬷嬷间的事迹。自尊皇朝约9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作者:梧桐阅读奇幻玄幻连载中

  • 时来孕转 时来孕转

    因父亲炒股赚钱欠了高利贷两百多万,初秋走投无路之下答应下来了一笔交易。她自此就被统一安置在一处小独楼里,她断了了外界的一切取得联系,但是当孩子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初秋突然间不不舍得了“夫人吩咐了,你先在这里看电视,跟里面的人学着点动作,晚上别跟个木头似的,得你主动点。”佣人的声音冷冷的,满含讥讽。。...

    作者:莫失莫忘恐怖惊悚连载中

  • 都市之战神崛起 都市之战神崛起

    都市之战神强势崛起慕羽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都市之战神强势崛起》小说是慕羽的原创小说作品。 三年前,女友被人迷翻污辱,终跳楼自杀身亡自杀身亡,他也遇害得家破人亡,下定决心跳桥。幸好他遇上了外星的高科技产物,不只是整个人脱胎换骨,还让他虽然模样狼狈,但他一双眼眸精光四散,威势不凡。令人奇怪的却是他的手臂上戴着一块精致的电子表,不染纤尘。。...

    作者:慕羽生活都市连载中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