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好奇

017 好奇

时间:2022-05-14 18:41:46来源:

宁远之见冯长祗直跳脚的样子乐不可支。“我说你是回了趟冯家,怎么出后像是连魂儿都没了。这样都能烫着自己,我说冯长祗,你是也不是傻?”“你明白个屁!”冯长祗把手塞进冷水盆里,斜了宁远之几眼。他要不然经历过了上午的事情,意外发现自家本来软的跟白菜包子似“我说你就是回了趟冯家,怎么出来之后像是连魂儿都没了。这样都能烫着自己,我说冯长祗,你是不是傻?”。

>>>《我就是如此娇花》章节目录<<<

017 好奇

宁远之见冯长祗跳脚的样子乐不可支。

“我说你就是回了趟冯家,怎么出来之后像是连魂儿都没了。这样都能烫着自己,我说冯长祗,你是不是傻?”

“你知道个屁!”

冯长祗把手塞进冷水盆里,斜了宁远之一眼。

他要是经历了下午的事情,发现自家原本软的跟白菜包子似得妹妹,内里却是芝麻馅的,还是过了色的浓油芝麻,混着呛人的辣椒油,谁特么的能缓过劲来?

他原是想要劝劝冯乔,玩闹归玩闹,别做的太过分,真跟大房生分了。

可是听了冯乔那些话后,他自己都恨不得掐死大房的人,哪儿还记得看见冯乔坑冯长淮兄妹时,那想要劝诫冯乔的拳拳兄弟友爱,互帮互助的情谊。

“哟哟哟,这还是恼羞成怒了?”宁远之挑眉:“那你倒是说说,到底出什么事儿了,让你这么失魂落魄的?”

冯长祗张了张嘴,一脸的一言难尽。

萧俞墨坐在上首,看到一贯能言善辩的冯长祗脸上居然是一幅不知道打哪说起的表情,也难得起了好奇之心,扭头看向顾煦。

“子期,到底怎么了?”

顾煦想起午间的事情,忍不住低笑出声:“长祗这是被他家妹妹教做人了,心里承受不住。”

萧俞墨和宁远之都是挑眉。

“长祗他妹妹不是跟着冯三爷他们在越州吗?”

“不是那个,是冯家二爷的那颗掌上明珠。”

宁远之闻言顿时来了精神,有些微胖的脸上眼睛瞪得老大,满脸八卦道:“你说的是冯乔?”

“我听说那冯乔在济云寺失踪后被找回来的时候,病的差点死掉,冯蕲州翻遍了京中的大夫,最后都找到太医院去了,才勉强吊住了她一条命。”

“现在京里头人人都知道,冯二爷看他女儿看的跟命根子似得,碰不得,伤不得。我早就想瞅瞅这姑娘长啥模样了。”

“顾二,你快告诉我,那冯乔都干了什么了?”

顾煦早就习惯了好友跳脱的性子,他也不隐瞒,简单的把今天他们去冯家,遇到冯乔后发生的那些事情一一道来。

当听到冯乔如何坑冯长淮兄妹,冯妍气得破口大骂时,宁远之乐不可支。

而当听到冯乔笑眯眯说出那番“她爹是冯蕲州,看不惯她也得憋着”的言论时,更是哈哈大笑。

“这小丫头太有意思了!”

朝中无论哪方权贵,哪怕是富贵滔天,权柄日盛,对外言说的时候总会谦虚几分,而那些公子小姐更是如此。

宁家虽只是行商之家,可富贵堪比王侯,宁远之惯常接触的也大抵都不是寻常人。

他一向对这些表面谦和,内里却百般算计,蝇营狗苟的人没什么好感,乍一听冯乔这言论,顿时有种找到了知己的感觉。

他拍着腿大笑:“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长祗就想着去劝劝人家小姑娘啊,怕她是被谁挑唆,才想着针对冯长淮兄妹。谁知道最后他没劝着小姑娘,倒让人小姑娘把他给劝了。”

顾煦把冯乔说的那些话都说了出来,包括冯恪守借着冯蕲州与人私下结交,谋取利益的事情。

宁远之和萧俞墨听着他的话,渐渐收了笑容。

等到顾煦说完之后,萧俞墨忍不住皱眉。

“这些话,都是冯乔说的?”

顾煦点点头。

宁远之不信:“会不会是有人提前教了她?”

“应该不是。”

顾煦虽然以前没见过冯乔,可是之前冯乔说话的时,神情自在,双眼灵动,言语间更是逻辑谨然,层层叠进。

之前每当他看向她时,那粉嫩嫩的小姑娘就会毫不回避的直视自己,而且说起冯恪守和冯妍的事情时,语气中还带着丝毫不掩饰的嘲讽。

“冯乔年龄虽小,但是极有主见。我觉得这些话不像是别人教她的,倒像是她自己所言。”

萧俞墨闻言用手指摸着手上带着的指环,仔细想了想顾煦方才说的和冯乔相处的经过,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半晌后忍不住低笑了起来。

“七哥,你笑什么啊?”冯长祗一脸的莫名其妙。

萧俞墨黑眸中盛满笑意:“我笑你和子期枉自聪明,却被你家那妹妹给戏弄了。”

顾煦和冯长祗都是怔住,抬头看着萧俞墨。

“你们难不成当真以为,她是为了冯家,为了冯二爷,所以恼了冯恪守,才针对冯长淮兄妹的?”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萧俞墨轻笑道:“冯乔如果真像她所说的那样,是怕冯恪守私收贿赂的事情连累冯蕲州,连累你们冯家,她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她父亲?”

“父皇的性情你们应该很清楚,他多疑善怒,从不相信任何人,可是冯蕲州却能在都转运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七年。这七年里,父皇对他只赏未罚,恩宠有加,单就这一点,就足以看出冯蕲州的手段绝不简单。”

“冯蕲州向来不理朋党之事,对朝中那些想要拉拢他的人,更是防的滴水不漏。以他的谨慎,他怎么会没有派人盯着府中的人,任由冯恪守捅这么大个篓子留在身边?”

冯长祗和宁远之都是面色微变,而萧俞墨淡淡道:

“如果我料的不错,冯恪守收回来的那些东西,十之八九冯蕲州都是清楚的,甚至有可能是经了他的手的。只是他一直装着不知道,就连冯恪守自己也被瞒在了鼓里而已。”

“冯乔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拿着这事恶心冯家大房的人,顺带的,替她和她爹坑点大房的东西。”

冯长祗闻言顿时回过神来。

对啊,如果冯乔真的只是因为恼怒冯恪守手脚不干净,怕他连累二房,连累冯家的话,她干嘛不直接把这事告诉冯蕲州?

凭二伯的本事,难道还摆不平大伯不成,至于她这么拐弯抹角的来提醒大房?

他顿时气得脸都青了,瞪着眼恼羞成怒道:“好哇,这臭丫头居然连我都忽悠,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她!”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人家三两句话就打发了,你就别去找虐了。”

冯长祗气得跳脚。

一想到他居然被自家才十岁的妹妹给几句话带沟里,忍不住心中小人狂跳。

他那个乖巧可人软软糯糯的妹妹,到底哪儿去了!!

宁远之在笑完了冯长祗后,也是忍不住咂咂嘴。

他记得冯家那小丫头,今年才十岁吧?

就算冯二爷天赋异禀,遗传给了冯乔让其早慧,可也不至于如此妖孽吧?

冯恪守的事情就连冯长祗也未必那么清楚,她一个才十岁的小姑娘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还想得出这么损的主意来坑人?

顾煦坐在一旁,看着被气得哇哇直叫的冯长祗,还有不断取笑他的宁远之,面上却只是淡淡的,并未参与其中。

他始终都还记得,当冯长祗说,冯家大房的人不会害冯乔的时候,冯乔那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话。

当时冯长祗没有听清楚,可他却听的一清二楚。

冯乔根本就不信任冯家大房的人,更有甚者,她应该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那般笃定的说,如果有一日,冯蕲州不在了,冯家大房没了顾忌,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害她。

萧俞墨分析的这些他不是没想到,只是他总觉得,那个笑起来玲珑剔透的小姑娘做这些事情,绝不只是为了坑冯家大房的东西,她应该还在谋算着一些别的什么。

顾煦含唇轻笑,突然就对那粉嫩嫩的小姑娘多了抹好奇。

冯乔,她到底想要什么?

97

我就是如此娇花

新书《软玉生香》已发,爱所有大宝贝们~————全京城的人都明白,冯家三爷选婿的标准苛刻到令人发指。个矮的切记,体胖的切记,家有恶戚的切记,身无功名的切记,文武不双全的切记,姐姐妹妹过多的切记……快活很容易来个最合适的,又嫌人家长得太好,产生怀疑人家光有一个花架子。冯乔捂额:快活很容易复活一回,还能不能够让人很愉快的谈谈恋爱?--------冯三爷:每日都有想要叼走我家闺女的狼崽子会出现,不高兴→_→。狼崽子:每日都要和因为未来岳父斗斗智斗勇勇,心好累←_←。连续一个月的大雨,沧河决堤,洪流淹没了临安周遭十数城镇。。……

作者:月下无美人类别:竞技游戏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 掌家小农女
    掌家小农女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问仙遥
    问仙遥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梦回追你寻己
    梦回追你寻己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蛮鱼
    蛮鱼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快穿系统之重生
    快穿系统之重生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假千金觉醒后真千金她躺赢了
    假千金觉醒后真千金她躺赢了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穿成大队长家的福娇包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女配她英姿飒爽
    女配她英姿飒爽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快穿之小可爱么么哒
    快穿之小可爱么么哒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 最后都会相遇
    最后都会相遇

    分类:玄幻小说-好看的玄幻小说-玄幻小说推荐

    状态:[!--state--]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