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受人所托

第五章 受人所托

时间:2022-06-24 08:06:01来源:

轻轻地房门房门,古色古香的房间,印入东方芸儿的眼帘。檀香木制作而成的家具,粉紫的床帐,白瓷的茶用器具,百鸟朝凤的屏风,除了那一缕缕栀子花的清香……大约是感触良多,东方芸儿心头泛出一阵辛酸,皆因自己是罪神女儿,没办法住在广袤荒无人烟的莽荒,每天没办法与大概是感触良多,东方玉儿心头泛起一阵心酸,只因自己是罪神女儿,只能住在辽阔荒无人烟的蛮荒,每日只能与饿狼凶兽为武。。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五章 受人所托

轻轻推开房门,古色古香的房间,映入东方玉儿的眼帘。檀香木制成的家具,粉紫的床帐,白瓷的茶用器具,百鸟朝凤的屏风,还有那一缕缕栀子花的清香……

大概是感触良多,东方玉儿心头泛起一阵心酸,只因自己是罪神女儿,只能住在辽阔荒无人烟的蛮荒,每日只能与饿狼凶兽为武。

两名宫女见东方玉儿一副神伤,俩人相视一眼,以为东方玉儿对这座院落不满意。“仙者是否不满意这住处?是否要换……”

东方玉儿慌忙擦了擦眼角的泪花,连忙应道:“哦,满意满意……你们可以给我准备桶热水吗?我想泡个热水澡!”

“是的仙者。”两名宫女向东方玉儿行了个礼,就去给东方玉儿准备热水了。

由于好几天都没洗澡了痒得受,东方玉儿刚落脚就分咐宫女准备热水泡澡,随着从包袱掏出紫兰仙子,给自己的流仙裙。

在锦阳公主与娣罗公主打斗时,紫兰仙子就命自己的仙婢,将仙气飘飘的流仙裙送给东方玉儿。东方玉儿看着仙气飘飘的流仙裙,看来紫兰仙子真心把自己当亲妹妹看!这份恩是要还……

宫女已把热水准备好了,东方玉儿到院子采摘了些栀子花花瓣,将花瓣放进洗澡桶的热水中,热汽中散发出阵阵清香。

两名宫女正要为东方玉儿宽衣,东方玉儿不习惯被人伺候,就打发两名宫女走。看着宫女走后,东方玉儿偷喜地解开身上破旧馊臭衣服,踏进木桶中,将头靠在木桶边缘兴奋地泼起水来。

由于蛮荒是干旱之地,要喝口水都难,更別说用大桶水泡澡了。

想着以前沐浴只能跑到河溪,而且每次沐浴都要担心会被人偷窥,怕饿狼凶兽偷袭。现在终于可以安安心心泡个澡了怎能放过,想泡多久就泡多久,缓缓闭上双眼,东方玉儿没多久竟沉沉睡觉了。

梦中醒来东方玉儿感到有些冷,泡澡水已凉了,东方玉儿下意识抱着胳膊……

咳咳……

“怎么把大门打开,也不见个人影?”

东方玉儿灵敏的耳朵,听到院外有动静,惊惶的她飞身而起,施了一个法术,那流仙裙自己动了起。东方玉两手一伸,闪电般的神速穿好了流仙裙,持着‘白亡剑’冲出去,迎面而来的竟是文曲星君—司马傲。

“你披头着散,提着白亡剑,气凶凶地跑出来干嘛?”

司马傲看着迎面冲来的东方玉儿,一脸惊讶,东方玉儿的造型也够雷人的。

一头湿沥沥的秀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栀子花香,穿衣着条仙气飘飘的流仙裙。“你披头散发,手提白亡剑,气凶凶地跑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我我以为有刺客,所以……”东方玉儿时知道自己唐突了,怯怯道。赶快给司马傲作了个揖礼,请司马傲进屋。

“刺客?这可是太晨宫还不会有谁如此胆大妄为的人,不过凡是谨慎些还是好的。”

司马傲一边说着,扇着扇子进了屋,见层里如有东方玉儿一人,给她配置的两名宫女去哪了。不用问肯定是偷懒了,见这位主子是新来的,又这么好欺负。

东方玉儿的身世也可怜的,怪不得东华帝君要自己暗保她。司马傲对东方玉多了几分怜爱了。

来者便是客,两名宫女被自己打发走了,那么沏茶这功夫就要自己做了。东方玉从小到大没做过沏茶的活,现要沏起茶来倒是手忙脚乱的。

“不知今日文曲星君来‘书香苑’有何事?”

“来‘书香苑’当然是来看望你啦!”

当司马傲意味深长地说来‘书香苑’看自己,东方玉儿瞬间脸泛起红晕。讪讪道:“看我,看我作甚?”

惨了,东方玉儿肯定误解了,误解自己对她有那个意思?

“我来是要告诉你,我司马傲受人所托暗中保护你,所在日常中会给到你,一些照顾或帮助。”司马傲一本严肃地说,打消东方玉儿误解之心。

东方玉儿对司马傲的话很是怀疑,受人所托。受谁所托,在这九重天自己谁都不认识,谁会那么好心眷顾自己。

“受人所托,受谁所托?”

司马傲被东方玉儿的问话愣住了,自己受东华帝君所托,可东华帝君交代过事关重大,这件事不能说出去。司马傲一副难为情道:“至于是谁,日后你便知晓。”

这时伺候东方玉儿,那两名宫女偷懒回来了。

两名宫女见着司马傲,紧张兮兮地跪了下来,求司马傲不要责罚她们。

东方玉儿见司马傲在训斥两名宫女,上前为两名宫女求情道:“文曲星君不要责备她们了,是我叫她们去休息的,我不太喜欢让伺候。”

司马傲思索地看看着东方玉儿,竟然有人不喜欢被伺候,真是有意思……

“竟然仙者替你们求情,那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下不为例。”

两名宫女听到文曲星君,不再追究自己,担忧被贬下界的大石落地了,感恩带谢地向东方玉儿叩头。反而让东方玉儿怔了怔,她不习惯別人这样,再说自己也没帮两名宫女什么,只是说了实话而已。

东方玉儿连忙扶起两名宫女,见这两名宫女长挺秀气的,挺让人喜欢的,就问她们叫什么名字。

两名宫女打心里喜欢东方玉儿,一脸纯真的应道:“仙婢叫丁香。”

另一名宫女抢话道:“仙婢叫玉竹。”

“奇怪,你们的名字都是药名,是谁起的?”

“太晨宫宫女的名字都是东华帝君起的,都是药名和花名。”

东方玉儿听到“东华帝君”脸色稍微变了变,不明白东华帝君这英明神武的神,会看不出父亲是冤枉的吗?东华帝君为何不出手相求父亲,亏父亲追随他老人家万年。

丁香,玉竹见东方玉儿的头发还湿着,俩人一个推,一个拉,把东方玉儿拉到梳妆台前坐下,给东方玉儿抹干,还东方玉儿梳了个桃花髻,还插上个精美的发簪。东方玉儿经这一番妆扮,加上为她订身量做的流仙裙,不再像掉进茅坑里的人,而是轻盈如雁,让人惊鸿一瞥的仙子。

东方玉儿经丁香,玉儿,加上为她量身订作的流仙裙,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像掉进茅坑的人,

司马傲见自己待得也够久了,自己还要去别处宫视察,就起身向东方玉儿道别,在临走时还给东方玉儿提个了醒。

“现在太晨宫鱼龙混杂,要有提防之心。”

东方玉儿懂这句话说的意思,现在太晨宫有许多参者都是翼族,或别族的派来的内线,都是打着参赛的旗号,打探天族的实力。虽说自己现在身份是罪神女儿,但自己也是天族的一分子,看着自己母族临危,也想出一分力解母族于危难。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