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金乌鸟

第六章 金乌鸟

时间:2022-06-24 08:06:02来源:

昨晨第七重天的天空会出现异象,有九个红日,天空红光一片,天际边还熊熊燃烧熊熊烈火……瞬时间第七重天严热难受啊,犹如被火烤,众仙者极其惊惧。太晨宫的参赛者是一片喧然:“这第七重天怎么突然就变天了了……”抬起头仰视原来是九只三足金乌在作崇。吖吖……三足金乌鸟在愤怒嘶鸣,愤太晨宫的参赛者也是一片喧然:“这九重天怎么突然就变天了……”。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六章 金乌鸟

今晨九重天的天空出现异象,有九个红日,天空红光一片,天际边还燃起熊熊烈火……

瞬时九重天严热难受,如同被火烤,众仙者极为惊恐。

太晨宫的参赛者也是一片喧然:“这九重天怎么突然就变天了……”

抬头仰望原来九只金乌在作崇。

吖吖……

金乌鸟在愤怒嘶叫,愤力挣开铐在脚上的仙锁。

怪异!怪异!

今日九重天怎么回事?

金乌鸟怎么会出现在九重天的天空上?

神史的史册上明明记着:洪荒时,东皇十子犯过天条,十日齐出游历太古洪大地,生灵涂炭。东皇责罚过轻,引得夸父不满,行逐日之事。东皇十子杀夸父,后羿大怒,造箭射杀东皇九子—金乌鸟。

众仙者百思不得其解,金乌鸟不是被后羿射杀了吗,今日为何会出现在九重天的天空上……

就在众仙者百思不得其解时,司马傲手持折扇,春风得意地走来,少司命与徐司命也随同身后。

“众仙者莫慌,今日金乌鸟出现九重天,乃是本星君特意按排……”

司马傲这句话,就如闪过一道惊雷,众仙者都震惊住了,刚才一片哗然变得寂静无声!

小小的文曲星君竟然有这么大的权力,敢放出禁锢百万年金乌鸟,还在九重天上。他目的何在?

就在众仙者迷惑不解时,司马傲又补充道:

“今日放出金乌鸟,目的配合今日的笔试。”

话说,那日天君召见司马傲,也并非只对‘司命海选’参赛名单中东方玉儿一人有忧虑。

东方玉儿让天君联想到东方塑,想着这个东方玉儿与东方塑是否有什么关联。三百年前的丑事好不容易平息了,不想再次掀起什么风浪,所以要取消东方玉儿的参赛资格。

然而当天君看到参赛名单上的,羽族二皇子—公子羽,异族公主—娣罗,更让天君忧心。

天君深知,万年前来异族与天族交往甚好,到自己继天位后,异王就开始变得傲慢了。这百年异王更加肆旦,不来朝拜也就算了,还不进贡,明白着就要与天族绝裂,只是还没有绝裂的理由罢了!

现在异族故意拉拢羽族,目的很显然就是要与羽族结盟攻打天族罢!

司马傲在面圣的路上猜晓到,天君为何事召见自己,就是要自己取消东方玉儿,公子羽,娣罗公主三人的参赛资格。

可这三个人都不能取消,自己受东华帝君委托暗保东方玉儿,东方玉儿自然不能取消参赛资格。

公子羽与娣罗公更不能取消参赛资格,羽族和异王迟迟不联手攻打天族了,那是因为还没找到一个,可以攻打天族的理由,和没摸清天族的实力。

如何是好?

来到凌霄殿,司马傲见天君急得热锅上的蚂蚁,背着手来回走!

司马傲知道天君能不急吗?请东华帝君,东华帝君回了老家碧海苍灵;又去请文昌帝君,文昌帝君却下了凡;让天君总觉得,东华帝君和文昌帝君故意躲避自己的。

天君又急又气,又无能为力,这万年三界之所以能长冶久安,那都是仰仗东华帝君和文昌帝君的威望。

司马傲灵犀一动,嘴角勾起了一抹魅笑,他想出了一个好妙计。

司马傲先给天君行了个君臣礼,才开口道:“天君无需忧虑。”

天君愣神地看着司马傲,诧异问道:“文曲星君知道,我为何事忧愁?”

“小小的司命官,异王和羽王怎会看在眼里,决不让自己的儿女来参赛的。今日异王和羽王都派自己儿女来参赛,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夺得司命官这么简单。异王想拉拢羽王联盟攻打天族人尽皆知,可异王为何迟迟不敢攻打天族,天君可知晓其由?”司马傲胸有成竹问道。

“文曲星君请说?”

“因为异王生性多疑,在他未打探清楚天族实力前,是不敢轻易与天族决裂。他之所以对天族胆大妄,只是想告诉其他部,与他结盟对抗天族。这次异王和羽王派自己的儿女参赛,无非就是借参赛机会打探天族的实力,我们为何不将计就计,让她们看看我们天族的实力。”

司马傲一边说着一边扇着扇子,在最后句话语气加重了些,就是让天君相信自己,接纳自己的点子。

司马傲的话,点醒了木头呆脑的天君。天君顿了顿道:“那文曲星君有何妙计?”

司马傲靠近天君耳根,叽叽咕咕地说了几句,天君乐得大赞:“妙妙妙!”

其实现在九重天放出九只金乌鸟,就是天君大赞司马傲的妙计!

司马傲放出金乌鸟配合今日笔试,让娣罗公主与公子羽都犯懵了,捣不清这个文曲星君司马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异族不明白,只是个笔试而己,费得要放出禁锢百万年金乌鸟,这是不是大费周章了。

像南斗星君和福寿星君这样的老仙者,就知道司马傲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仙者捋一捋胡子夸赞道:“妙哉!妙哉!”

资历尚的小童仙就摸不着脑袋了,这笔试与金乌鸟有什么关系,莫非待会笔试中的题试与金乌鸟有关。

一向悟性高的东方玉儿,这次也不知司马傲放出金乌的用意。

那么锦阳公主更不用说了,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她,根本去关心天族的大小事,这次参赛也只是冲着司马傲来的。当听说司马傲担任“司命海选”主考官,就第一个报名,所以旦凡司马傲做什么决策,锦阳公主都会拍手叫好!

就如,当看见九重天出现金乌鸟,热得锦阳公主暴跳如雷,大骂谁如此大胆放出金乌鸟。当知司马傲自报是自己放出金乌鸟,是为了配合赛事的笔试。

锦阳公主却变了笑脸,大夸司马傲:“妙哉,是要将这帮可恶的异族人,当作烤串来烤了。”

身旁伺候婢女对这位公主也是服了!

“现在笔试开始,各位参赛者今日笔试场地设置在天庭台,请各位参赛者跟随选我来。”少司命高声说完,就带着众位参赛者来到天庭台。

众仙者都知,天庭乃是掌管天界政事,天界行政中心,十分的威严,只有三品或三品以上的仙官才能进入。

那么天庭台一般是重大会议选决,盛大的典礼,法事,海选,才会开放。今日小小的笔试却设置这里,看来天君对这届司命海选很重视。

众参赛者步履稳稳,心却惴惴不安,地跟着少司命来到天庭台。因为天庭台正对着九只金乌,严热烈晒怎么笔试!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