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滴血约定

第十七章滴血约定

时间:2022-06-24 08:06:08来源:

当南国国君听见东方芸儿会降水,整个人楞住了,问:“仙子此话那真。”还没等东方芸儿提问,孟淑妃就装得一副好委屈,扑去南国国君面前诉苦。“皇上,你可亲耳听到听见小溅人说会降水的。这小溅人根本也不是什么仙子,明明就是故意地逼近皇上图谋不轨。嫔妾帮皇上揭还没等东方玉儿回答,孟淑妃就装得一副好委屈,扑向南国国君面前哭诉。“皇上,你可亲耳听到小溅人说不会降雨的。这小溅人根本不是什么仙子,分明是故意接近皇上图谋不轨。臣妾帮皇上揭穿小溅人真面目,臣妾还被小溅人打掐了一把。”。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滴血约定

当南国国君听到东方玉儿不会降雨,整个人怔住了,问:“仙子此话当真。”

还没等东方玉儿回答,孟淑妃就装得一副好委屈,扑向南国国君面前哭诉。“皇上,你可亲耳听到小溅人说不会降雨的。这小溅人根本不是什么仙子,分明是故意接近皇上图谋不轨。臣妾帮皇上揭穿小溅人真面目,臣妾还被小溅人打掐了一把。”

说着时孟淑妃还捋起袖子,给南国国君看东方玉儿刚才抓住,她手腕时留下来那块红印。

南国国君瞥了一眼孟淑妃,厉声道:“胡闹,快给朕退下。”

孟淑妃还以为皇上看到手上的红印,会得到得皇上怜悯,会处死东方玉儿,必竟东方玉犯的是欺君之罪,欺君之罪乃是死罪。恰反皇上不怜悯自己做也就算了,还下追究东方玉儿犯下的欺君之罪。

孟淑妃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整个人傻愣着。

“听到没有退下!你们还不快松开仙子,是不是要朕冶你们的罪?”南国国君再一次厉声训斥道。

孟淑妃这下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了,用手绢掩着半边脸,抽泣两声,愤愤不平地退下。那些抓住东方玉儿的护卫,听到南国国君发话了,慌忙松开东方玉儿的手,向东方玉儿道了声歉,也退下了。

真是大快人心,在南国国骂孟淑妃时,皇后也厉声道:“还不敢快退下。”

此时东方玉儿不慌不忙回南国国君:“此话当然当真。不过我虽不会降雨,可我没说不认识会降雨的人。”

起初东方玉儿并不知降雨一事,就在她懵然问孟淑妃“降什么雨,谁说我会降雨了”时,伺候的宫女向她道出,南国连连数月降起大雨,南国半片疆土被洪水淹没,国君急着降雨一事。

原来南国国君热情款待自己,是有目的的,是要自己为他降雨。如果不是自己的法术被封印,飞个天,遁个地有何难。自己只需飞上天向雨神禀报一下南国的状况,雨神定会停止布雨。可气的是现在自己的法术被封印了,除了这副仙胎,其实和凡人也没什么区别。

但东方玉儿细细一想,自己法术是被封印了,可司马傲的法术没有封印,如果找他帮忙……

东方玉儿想到这里心暗自偷乐,正好逮到一个脱身离开皇宫的好机会。

南国国君听东方玉儿认识会降雨的人,欢喜了。“仙子,那此人是,可否请他降雨?”

“这个嘛……”东方玉儿故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不想愿意请此人出来降雨?

南国君明白了,厉声道:“孟淑妃,快跪下,给仙子赔罪。”

孟淑妃怔了怔,没想到这小溅人真够恨绝的!“皇上,那小溅人最会满嘴谎言,她也就一个凡人,又怎会认识会降雨之人。”

南国国君想着,南国现在洪祸不断,半片疆土被淹没,降雨迫在眉睫,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过。孟淑妃只知争风吃醋,哪懂南国国君的心。

“快给我住嘴!快来人,将孟淑妃拉下去,打二十大板。”

“皇上开恩啊……皇上念在臣妾冒死,为皇上诞下子嗣份上,不要打臣妾……”孟淑妃哭着恳求南国国君。

南国国君愤然甩袖道:“不打你也行,罚你禁足一个月。”

“谢皇上不打之恩。”

孟淑妃赶紧向南国国君磕头谢恩,就被护卫带下去禁足。

在孟淑妃被南国国君罚打二十大板时,众妃和皇后心里有几分偷乐。可后来南国国君念在孟淑妃诞下皇子,又免了二十大板,众妃和皇后都失落了,看来诞下子嗣不仅母凭子贵,还是一块免死牌。

“仙子,看这样可否气消了,原谅孟淑妃一次吧!”

南国国君都替孟淑妃求情了,东方玉儿那有不原谅的道理。

“算了,我东方玉儿没那么小气,虽然孟淑妃娘娘刚才污陷了我,但南国国君有恩于玉儿,玉儿定然会涌泉相报。”

“那仙子是答应降雨了!”南国国君欢喜问道。

“我可以请我师傅出山降雨,但我要先出宫找他老人家?”

“出宫?”南国国君像似不情愿给东方玉儿出宫。

“我不出宫,怎么找我师傅降雨?”

“朕可以派史臣去替仙子出宫。”

“国君有所不知,我师傅性格怪癖,不喜欢与陌生人打交道,也不喜欢管闲事,向来独来独往,要找到他又要说服他出山降雨,还非我出马不可。”

“这个……”南国国君是怕东方玉儿一去不回,那降雨又没着落了。

东方玉儿看出南国国君的疑虑,又道:“国君,大可放心玉儿,玉儿不会一去不回的。为了大南国的百姓,这场天雨玉儿降定了。如果国君还不相信玉儿,我们可以来一个滴血约定,如果我东方玉儿不遵守约定被五雷轰顶。”

南国国君想了想道:“好,朕就与仙子来一场滴血约定。”话完南国国君命太监备碗水,备把刀,真要滴血为约。

太监立即去准备准备……

片刻后,太监端来一碗水,拿来一把锋利匕首,摆放好在盘子面上。

东方玉儿不怯场地先来,拿起锋利的七首,轻轻的在食指上划了一小道,鲜血滴在碗中。

东方玉儿滴完血了,就到南国国君滴血了,皇后生怕南国国君见血,上进言语劝谏。

“皇上,你乃是一国之君,龙体重要怎能割自己的手滴血,要不臣妾来代替。”

“滴个血伤不了我的龙体,下去吧!”

南国国君很佩服东方玉儿的豪爽和气魄,坚决要来一场滴血约定。南国国君利落地拿匕首,轻轻的在食指上划了一小道,鲜血滴在碗里与东方玉儿的血相容。

滴完血,东方玉儿对着天起誓约:为了南国的百姓,我东方玉儿此出宫门,只为寻求师傅司马傲出山降天雨,给大南国一个朗朗晴天。

“那仙子何时出宫?”

“明日出宫。”

“明日,仙子的身体……”

南国国君惊奇东方玉儿会这么急着出宫,但为了降雨也就准了。

“国君无需担心,玉儿的身体已康服了,感谢国君的热情款待!”话落,东方玉向南国君作揖一礼,以示感谢!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