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还我夫君

第二十九章还我夫君

时间:2022-06-24 08:06:15来源:

”老福寿,这一次看你往哪里逃?”天君天君洋洋得意笑道。“老天君,別洋洋得意。”话完,福寿天君拿起来一枚白子,从防守改成左侧突袭,绕开了天君天君的黑子。“好你个老福寿,别我以为你能逃得了?”天君天君将略有的黑子,去被包围了左侧突袭的白子。福寿天君这下有点抓狂了,“老南斗,別得意。”话完,福寿星君拿起一枚白子,从进攻改为左侧偷袭,绕过了南斗星君的黑子。。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还我夫君

”老福寿,这次看你往哪里逃?”南斗星君得意笑道。

“老南斗,別得意。”话完,福寿星君拿起一枚白子,从进攻改为左侧偷袭,绕过了南斗星君的黑子。

“好你个老福寿,别以为你能逃得了?”南斗星君将有所的黑子,去包围了左侧偷袭的白子。

福寿星君这下抓狂了,怼道:“老南斗,我们老友一场,你至于要将我赶尽杀绝吗?”

南斗星君‘呵呵’冷笑道:“老友又怎样,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好你个老南斗,竟然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话完,福寿星君发起反攻。

在南斗星君将所有的黑子,去包围福寿星君左侧白子时,福寿星君却留了一枚白子偷偷过了河。

最后南斗星君才明白,自己上了福寿星君设下的局,这就叫做‘抛砖引玉’。

福寿星君故意抛出左侧白子,来做诱导南斗星君,以为自己想偷袭南斗星君,其实真正意图是前方的白子。

赵良人看着南斗星君和寿星君下这盘子,与刚才的对话,隐隐感觉自己就如同盘中的棋子。

蛊毒之痛如同剔骨穿心,挥之不去,让赵良人终日惶恐!算是对人生,对后宫彻悟了,看透后宫的虚情假义、尔虞我诈,可是自己又不得不在,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地方生活。

孟淑妃与赵良人是同日入宫,俩人也因此结为姐妹,这对姐妹同日被南国君看上选为侍寝。而然孟淑妃比赵良人更为幸运些,侍寝当月就怀上南国君的子嗣,让她跃过赵良人荣升为淑妃。

孟淑妃升为淑妃就得意妄为,对后宫的女人赶尽杀绝,但对赵良人还是友好。赵良人想着孟淑妃,是会念在姐妹情义,仅管对后宫其她女人赶尽杀绝,也不会对自己赶尽杀绝的,可万没想到孟淑妃会勾结木巫长老,给自己下蛊毒。

赵良人终于知道在后宫生存必须要有把毕护伞,可是自己出生于平凡人家,没权没势的又何来毕护伞呢?

赵良人突然扑通地向,南斗星君和寿星君跪了下来,潸然道:“小女子,肯求俩位仙翁请指条明路?”

南斗星君与福寿星君细量着赵良人,福寿星君先开口问:“那,你想要什么?”

“小女子只想要一辈子的平安,可否?”赵良人怯怯应道。

南斗星君捋一捋自己的白须,道:“我倒可以给你指个去向,一切还都要看你的造化?”

“仙翁,请指点?”赵良人拜了拜才道。

“幽州城是个最为安全的地方,可以保你一辈子的平安。”南斗星君捋直白须道。

“幽州城?”赵良人懵懵懂懂的谢过,南斗星君与福寿星君就告退了。

赵良人果真听从了,南斗星君与福寿星君的指点。

两个月后,赵良人怀上了南国国君的子嗣。

一年后,赵良人生下了王子,就以身体不适无法侍寝,向南国国君求了道圣旨,让她带着孩子回封地—幽州城。(这都是后话)

…………

燕城繁华喧嚣的街市车水马龙,人多得摩肩接踵,商贩们都在大声呦喝,燕城的百姓惬意的闲逛,惬意地挑选商品。这里的繁华让燕城,让人无法想象前几日,这里可是一片汪洋。

哇……

凡间真的好繁华,与天宫就是不一样!

就是嘛!前几日,这里还是一片汪洋,现在却看不出被洪水浸泡过的痕迹。

“你们可不要被眼前的繁华给迷住了!”司马傲见众成员被眼前的繁华给吸引了,特意提醒道。

“文曲星君司,大可放心,凡间再繁华也打动不了我们修仙之道。”众成员亮声应道。

司马傲摇扇着玉龙扇回道:“那就好!那就好!”

“喂!你们知道,那三个女人去哪里了?”

司马傲左右看了看,发现东方玉儿、紫兰仙子、锦阳公主三人,转眼间就不见。

“我看到了,她们在哪里?”顺道指着前方不远一家‘怡红院’道。

众人顺着顺道指引的方向看去,东方玉儿、紫兰仙子、锦阳公主三人站在‘怡红院’门口,傻乎乎地看着‘怡红院’的牌匾。却不知往来的男人在色眯眯地看着她们,恶心的是那些男人嘴角都流口水了。

“天啊!”这三个女人去‘怡红院’干嘛呢?难道她们不知道‘怡红院’是男人去的地方?

众成员第一反应就是,跑去拉紫兰仙子离开;而司马傲第一反应就是,跑去拉东方玉儿离开;少司命第一反应就是,跑去拉锦阳公主离开。

司马傲快步来到东方玉儿的面前,二话不说上来就抓住东方玉儿的手,拽着东方玉儿走。

东方玉儿在傻愣地看‘怡红院’这块牌匾,还没缓过神,就被司马傲拽走。

那边锦阳公主也是傻愣地看‘怡红院’这块牌匾,就被少司命一上来抓住手拽走。

锦阳公主惊狂大骂:“少司命,大胆,你干嘛拽本公主……”

站在‘怡红院’门口招揽生意的烟花女子,就被司马傲的俊美迷住,一拥而上,拉着司马傲的衣袖不让走。

“哟!这位公子长得真俊秀!”三名烟花女子同声赞道。

“公子来都来到门口了,进来我的‘怡红院’玩玩,我的‘怡红院’姑娘多得是,包公子满意!”

怡红院的妈妈见司马傲眉宇之间气度非凡,手中持看一把昂贵的玉龙扇,就认定司马傲肯定是哪家有钱公子,立即向三名烟花女子递了个眼色。

一袭红衣,一名身材丰乳肥臀的烟花女子,嗲声嗲气道:“公子来嘛,就让烟脂好好伺候公子……”

“下次下次,本公子这次是带着家妻不方便。”司马傲怪不好意的回绝道。

司马傲想着东方玉儿假扮是自己家妻,那几名烟花女子会放过自己了吧!

那几名烟花女子就是拉着司马傲衣袖不放手,而那名自称烟脂女子更是过分,说着说着欲罢不能的抚摸司马傲的俊脸。

那位自称烟脂的烟花女子,扫视东方玉儿一眼,冷笑道:“哟,这干枯瘦的女人,也配得上这么俊逸的公子,公子就把她给休了吧!烟脂才适合公子!”

话完,那位自称烟脂女子,用力将东方玉儿从司马傲身边推开。

东方玉儿是头次来凡间,都以凡间所有女子都是含蓄內敛,知书达礼的,今日见到的烟花女子竟如此放荡。

东方玉儿横眉怒眼看着那几名烟花女子,风骚,娇喘的勾引司马傲,可恨的是司马傲竟还与她们……

受够了!

东方玉儿气愤拔出白亡剑,大声喝道:“谁敢抢我夫君,今日我就让她尝尝这把剑的厉害?”

话完,东方玉儿洒起套剑花来,唰唰几下,那名自称烟脂女子的红衣,被白亡剑削出个千疮百孔。锋芒的白亡剑在自称烟脂女子闪过那刻,把她吓得浑身颤抖。

“娘子,你的剑法好厉害!”司马傲得意洋洋地拍手叫道。

东方玉儿不知为何此,一腔怒火在攻心,瞥了一眼司马傲,挑着眉头怼道:“谁是你娘子?”

司马傲一脸不认为地,牵着东方玉儿的手,边走边嗔怪道:“是谁,刚才大声喊着还我夫君。”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