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罪神之女2

第三十五章罪神之女2

时间:2022-06-24 08:06:17来源:

东方芸儿与司马傲出了凌霄殿,我以为终于等到也可以放下自己心中的大石了,不需要不刻意掩藏罪神的女儿这个身份了。可当俩人刚出凌霄殿,天后就派人来来宣要东方芸儿到瑶池一聚,很奇怪的是天后只宣东方芸儿一人。司马傲与东方芸儿都摸不透天后的用意,传闻天后的心思让人难以捉摸司马傲与东方玉儿都摸不透天后的用意,传闻天后的心思让人难以捉摸,但这次邀请东方玉儿,绝不可能会是单纯的赏花赏景!。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罪神之女2

东方玉儿与司马傲出了凌霄殿,以为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大石了,不用刻意隐藏罪神的女儿这个身份了。可当俩人刚出凌霄殿,天后就派人来宣要东方玉儿到瑶池一聚,奇怪的是天后只宣东方玉儿一人。

司马傲与东方玉儿都摸不透天后的用意,传闻天后的心思让人难以捉摸,但这次邀请东方玉儿,绝不可能会是单纯的赏花赏景!

东方玉儿想着,就算是天后设的鸿门宴,自己也要接这道旨。东方玉儿点了点头应了那位传话仙姑,就要跟随着过去。

司马傲快步在前拦住东方玉儿,对传话的仙姑恭敬的道:“仙姑稍等一下,待我与司命星君聊两句话。”

传话的仙姑顿了顿回道:“那文曲星君与司命星君快些,不要耽误了时间。”

“定会,谢过姑姑。”

司马傲谢过传话的仙姑,就拉着东方玉儿到不远处,叽里咕噜的说了两句。

司马傲道:“玉儿,待会天后问你什么,你可要深思熟虑才回答,天后可不像天君那么好糊弄,而且天后的心思让人捉摸不透。”

司马傲这番交代让东方玉儿怔了怔,这次赴邀又将会是一场生死对话。

东方玉儿为了不让司马傲担忧,胸有成竹的笑道:“我知道,你无需担心。”

话完,对方玉儿就跟转身跟随着传话的仙姑走了。

东方玉儿跟随着仙姑来到了瑶池,远见凉亭处天后正与锦阳公主愉悦地赏花,身旁还有几名宫伴候。瑶池果然是九重天的圣景,圣莲的清香扑鼻而来,圣莲层叠叠地伸向天,而朵朵圣莲花贮立在水中,还有几缕清烟在缭绕。

东方玉儿跟随着仙姑上了凉亭的台阶,仙姑先道:“天后娘娘,司命星君东方玉儿带到。”

还未等天后回过头来,锦阳公主一听到东方玉儿来了,就惊乍地回身跑来拉住东方玉儿。

“二姐,你也来瑶池了,太好了!二姐,你看这里的美……”

东方玉儿连忙抽回自己的手,向锦阳公主使了个眼色,愕然道:“公主也在?”

锦阳公主这才醒悟,干咳一声,应道:“哦!对,本公主也在。”

“这位就是新任的女司命星君,长得真清秀,就如我的圣莲花般清出芙蓉啊!”天后细量着东方玉儿,嘴角扬起一抺似笑非笑的笑意道。

天后穿着一袭绣着双凤的红袍,长及曳地,发间插着一支金凤簪,面容艳丽,一双凤眼,两弯柳叶吊梢,眉宇间带普凛然生威的气息。

“天后娘娘过奖了!罪神之女—东方玉儿,拜见天后娘娘。”东方玉儿向天后向跪拜礼。

东方玉儿这一道话,让在场的人都震惊讶了,投来惊愕的目光。就连天后也意想不到东方玉儿,会如此直白认罪了,内心不禁惊赞东方玉儿的聪慧,竟然能猜想到此番的来意,羡慕大司命竟然生了个慧女。

锦阳公主惊惑问:“二姐,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你怎会是罪神之女呢?”

“回公主,玉儿乃是罪神东方塑的女儿,不得以隐瞒了公主,请公主恕罪!”

锦阳公主无法置信地后退了一步:“二姐,你竟是大司命的女儿?”

“锦阳,你先退下吧!让姑姑与司命星君好好聊聊!”天后话语带着命令。

“姑姑,请不要冶二姐隐瞒身份的罪……”

锦阳公主临走时也不忘替东方玉儿求情,让东方玉儿很是感动,但她不知越是替东方玉儿求,天后越是生气。

天后脸一沉,道:“好啦!姑姑自有分寸。”

锦阳公主带着几分不情愿的退下。

等锦阳公主退下后,天后也屏退在场的宫女,只留那位传话的仙姑。天后一脸威严,一甩长凛然坐下了,摆放在凉亭中央的凤椅上,目视着垂眸而跪的东方玉儿。

“你确实犯了大罪,竟敢逃出蛮荒禁地,还隐瞒身份参加‘司命海选’,真当天规是摆设的吗?”天后阴沉着脸说道,话语中参透着阴冷的气息。

天不怕地不怕的东方玉儿,这时打了个寒颤,惶恐回道:“玉儿,知错了,请天后饶恕玉儿吧!玉儿并没有什么邪念之心,也没有无视天规。玉儿只想着自己还是豆蔻年华,不甘一辈子待在蛮荒。玉儿只想着当个仙官,罢脱罪神之女这个身份而已。”

“你果真是这样想?”

天后目光凌烈的注视着东方玉儿,仿佛只要东方玉儿一丝要为父亲平反之心就要她死。

“玉儿只是名弱女子,只想当个仙官,能在仙界有一席之地,不被受欺凌,别无它想。”

“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那就起来吧!”天后这时脸上微微带着些笑意。

东方玉儿踌躇着,还是不敢起身。

天后见着马上变了笑脸,柔和道:“起来吧!竟然天君都不责罚你了,我这个天后当然要遵照天君的意旨。”

话完,天后竟然站了起来,走去扶东方玉儿起身。

天后的变化也太了,刚才还带着一股杀意,现在变成友好可亲,让东方玉有些惶恐不知所措!

天后扶起东方玉儿,将东方玉儿拉回到凤椅旁边,随着天后坐下凤椅,又将东方玉儿双手,搭放在自己双手里。

意味深长的道:“竟然锦阳认了你做姐姐,本后又是锦阳的姑姑,以后你就与锦阳一样,叫本后一声姑姑吧!”

天后这句把东方玉儿的胆子都要吓破了,慌忙要抽回自己的手,忙道:“玉儿万万不敢……”

天后很不悦地瞥了一眼东方玉儿,双手还是紧攥着东方玉儿的手像似在告诉东方玉儿,给你面子可别不要面子了。

天后一会像匹狼,一会时儿像只羊,让东方玉儿畏怕的应了声‘是’。

天后露出慈爱的笑脸,又道:“玉儿,你父亲在蛮荒可好?”

“回天后娘娘,父亲一切都好,就是脾气大了些,时常要喝点酒。”

天后叹气道:“大司命的脾气就是这样!当年天君责罚大司命,本后就有劝过天君。可大司命确实犯了大错,天君乃是六界之主,命簿怎能被擅改,大司命这不是在挑衅天威吗?天君当然震怒了。”

此时东方玉儿没有说话。

天后见着继续又道:“现在天君不追究你出逃蛮荒,隐瞒身份参加海选的罪过,也是看在你父亲,这三百年来知道悔改的份上,所以你也就别怨悔天君了!”

“这三百年来,父亲从未向玉儿提过三百年前被贬一事,父亲都不抱怨,玉儿又为何要怨恨天君?”东方玉儿不解地反问。

东方玉儿的反问让天后眼边闪过一抺心虚,干笑一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