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被整1

第三十七章被整1

时间:2022-06-24 08:06:19来源:

这时徐司命正向天后禀,所有的司命天君赶赴东方芸儿的住处—‘书香苑’,为东方芸儿欢庆压惊。天后听了一脸淡然地摆了摆摆手道:“她去吧!小小的司命天君能热潮什么风浪。”徐司命不明白了天后的用意,带着一股酸醋味问:“天后娘娘,你也不是让小仙严盯着东方芸儿天后听了一脸淡然地摆了摆手道:“她去吧!小小的司命星君能掀起什么风浪。”。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被整1

此时徐司命正向天后禀,所有的司命星君赶往东方玉儿的住处—‘书香苑’,为东方玉儿庆贺压惊。

天后听了一脸淡然地摆了摆手道:“她去吧!小小的司命星君能掀起什么风浪。”

徐司命不明白天后的用意,带着一股酸醋味问:“天后娘娘,你不是让小仙严盯着东方玉儿吗?为何天后娘娘现在对东方玉儿又这般放纵,她可是大司命的女儿,万一……”

还没等徐司命话完,天后的脸阴沉了下来,“嗯”一声,向徐司命递了个厉色。

徐司命被吓得两腿发抖,连忙跪地求饶。

“仙婢知错了……”

虽然徐司命已是司命星君了,再不是天后的梳装婢女了,但徐司命在天后面前还是称之婢女。

天后见徐司命意识到错了,也就吁了口气,道:“徐司命,你可记你也是罪神之女,是本后求得天君开恩,才让你做我的梳妆婢女,现在升为司命星君也是本后暗中提拔。”

“仙婢知道,仙婢有今天都是天后的栽培。仙婢永远记得天后的恩德。”

天后很满意的“嗯”一声,又道:“起来吧!日后你只需要暗中监视东方玉儿,把她的一举一动禀报本后就可以了。”

徐司命应了一声“是”就退下了。

…………

第二天,东方玉儿照常来到命簿楼,确不知徐司命今日,为何对自己总是黑着一张脸。

顺义酒醒后的回忆,昨日说了那句“杀头”的话。

悔恨死了!

害怕死了!

‘平反’可是要杀头,居然当着众位司命星君说了出来,万一这句话传到天君耳朵,自己就会死得好惨,很可能就会是下一个大司命。

其实东方玉儿没把那句话放在心上,当然也不会对顺义心存恨意,而是担心这句话被传出去,会招来杀身之祸。

“要死了!要死了!玉儿姐姐,昨日我喝多了说了那句糊涂话。玉儿姐姐可别当真,可别责罚顺义啊!”

顺义一大早就在命簿楼大门口,候东方玉儿的到来,见到东方玉儿的人连忙迎上,悔恨万千地向东方玉儿道歉解释。

“顺义弟弟,昨日你也太口无遮拦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怎能当着众人面说。幸好是少司命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如果那句传到被天君和天后的耳朵,不仅是我被打入天牢,你也会因此牵连。”

“玉儿姐姐教训得是,顺义也是喝碎才会说那些糊涂话!都怪我,都怪我。”顺义边道歉边自责的敲打自己的头。

“你俩在门外叽里咕噜的说些什么,司命星君的活可多着呢?”徐司命突然出现在东方玉儿与顺义的身后,黑着脸训斥道。

徐司命的突然出现,东方玉儿与顺道面面相觑一眼,吓得脸色煞白,也不知刚才说的话,徐司命有没有听见。

“没……没聊什么。”

“东方玉儿,你虽然是大司命的女儿。天君、天后也不追究你私逃蛮荒的罪过,但你也不能这样放肆。待会你把这座命簿楼抹一次灰尘。”

“可是,命簿楼前日已经抹过一次灰了,也没有什么灰尘呀!”

“前日,前日你吃了饭,今日就不用吃了。有没有灰尘不是你说了算。”

徐司命尖酸刻薄地训斥东方玉儿,顺义看不下去,为东方玉儿打抱不平。

“命簿楼这么大,玉儿姐姐一个人擦,要擦什么时候才能擦得完。”

“怎么,你要为她打抱不平了?”

“对,我就是为玉儿姐姐打抱不平了。命簿楼有这么多司命星君,和打杂的宫女,为何命簿楼总要玉儿姐姐做这些擦灰扫地的活?

“呃!你这个初来乍到的司命星君也敢教训我。你们可知道,我的司命星君可是皇后封誉的,除了过去的大司命,我的资历最老。就算少司命也不敢如此放肄对我说话,现在你们这些新来的司命星君都归我,我叫你们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徐司命以最为骄傲的老资历都抬了出来。

顺义还是愤然不服地骂道:“你资历高就可以这样为人不公,这样欺负人……”这句把徐司命的脸气得由青变白。

在一旁的东方玉儿急了,再这样下去会出大事的。东方玉儿想到这里干脆低微些认错算了。

“玉儿知道错了,徐司命教训得甚是。”东方玉儿跪下地认错道。

徐司命见东方玉儿知道认错,脸色也稍微好转了些。对顺义又道:“竟然你那么怜惜你的玉儿姐姐,那你部她一起抹灰,要将整一幢命簿楼都给我抹干净了,不得有一丝灰尘。”

“呃!我顺义决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我会陪着,我的玉儿姐姐。”顺义瞪着鼻子看着徐司命,愤然回道。

气得徐司命最后甩了一句“好啊!随你!”

其实东方玉儿也心生郁闷,在这么多司命星君里,就徐司命爱刁难自己。但众位司命星君的口中得知,父亲当年是挺器重徐司命的。

做人有感恩的话,徐司命该会看在父亲器重的恩情上,不该对自己这么刻薄才对。还有父亲被革职流放三百年了,也从未见她来过一次看望,甚至话语中的问候关心也没有。

东方玉儿与顺义提着小木捅,拿着几块拖布垂头丧气地擦灰尘了。

“从七楼抹到一楼,还不准用仙法,太可气了……”顺义愤愤不平地骂道。

“哎!顺义弟弟算了,你即使骂破喉咙,这尘埃也是要我们抹的,还下如省些力气,快点把活干完早点收工。”

“玉儿姐姐,这哪里有什么灰尘,这些天你都把地板擦得发亮。我就不明白徐司命,为何要这样整你。”

确如顺义所说。

东方玉儿与三十名成员一起受封司命星君,现在那三十位司命星君,都分配自己的职务,面天面对的工作就是分类和整理命簿。

而东方玉儿现在虽是司命星君,可做的事却是打杂的宫女,每天除了抹灰打扫,还是抹灰打扫。

东方玉儿与顺义从一楼抺灰到抹六楼,从日出抹到了日落,累得俩人站着都能睡着了。

众位司命星君看着俩人,都替俩人喊累,想为俩人说情但又不敢。

徐司命乃是三朝元老,有时连少司命都要给她三分面,现在谁也帮不了她俩了,只能自认倒霉吧。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