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神秘的白衣少女

第四十二章神秘的白衣少女

时间:2022-06-24 08:06:22来源:

抬头一看一位穿着一袭白衣,脸上蒙着两块白丝巾的少女,缅甸地朝着自己走来。白衣少女回到司马傲前面,再次又道:“别杀它们,它们都是可伶的狼。”白衣少女但是蒙着脸,只露着一双澄澈的眼睛,但从身形体态,毕竟除了那张若隐若现的红唇,和轻脆柔媚的声音,也可以白衣少女来到司马傲前面,继续又道:“别杀它们,它们都是可怜的狼。”。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神秘的白衣少女

只见一位穿着一袭白衣,脸上蒙着一块白丝巾的少女,缅甸地朝着自己走来。

白衣少女来到司马傲前面,继续又道:“别杀它们,它们都是可怜的狼。”

白衣少女虽然蒙着脸,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但从身形体态,当然还有那张若隐若现的红唇,和清脆柔婉的声音,可以断定白衣少女是位绝色的美人。

司马傲一脸惊愕,蛮荒乃是流放罪神之地,竟然会有如此之美的女子,就像在大漠中竟长出一株白莲。

“你是哪位神君,究竟犯何罪被流放此地。”司马傲愕然地问。

白衣少女没回答司马傲,而又道:“放了它们吧!都是些可怜的狼。”

“这些狼凶残得很,有何可怜?”

白衣少女没回答司马傲,而是从袖口中拿出一支竹笛,吹了起来。悠扬又凄美的笛声在耳边蔓延……笛声到中段变了音律,变如潺潺流水般清脆欢快。

奇怪了,剩下的兽狼听了笛音,愤红的狼眼变回了黑溜,还泛出泪花来。领头狼仰天嚎嚎叫了两声后,众狼跟着领头狼走,背影给人非常悲怆!

狼群走后,司马傲惊诧地问白衣少女:“你是哪位神君,你很懂狼性。”

白衣少女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而且还没有声音,只是从眉头间微微翘了翘,能看出是笑了一下。

“我不是什么神君,其实善恶并非是天性,善恶也不是永恒的,而是一瞬间的执念。狼也是有善性的,狼不是哺育了许多狼孩吗?所以我们不能杀它们!”

司马傲愣了愣,觉得白衣少女这此话挺有道理的,甚至觉得白衣少女是个非常有故事又神秘的人。

“水水……”东方玉儿微弱的声音叫。

司马傲只顾着问白衣少女,却忘了东方玉儿中了毒一事,现在听到东方玉儿喊叫要喝水,才蓦然间记起自己将东方玉儿晾在一边了。

司马傲立即俯身问:“玉儿,你怎么了?”

“我好渴,想喝水。水……”东方玉儿难受地叫道。

“好好好,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水。”

话完,司马傲连忙抱起半醒半睡的东方玉儿,两眼向四周望了望要去找水。

“这附近是难找到水源的,而且她中了狼毒,是要尽快将体内的毒素清除,要不然就会没命的。”白衣少女看了看东方玉儿的面相后,对司马傲道。

“那怎么办?”

“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跟我来吧!我可以帮她解身上的狼毒。”

想着白衣少女是神秘了些,但她连凶残的狼都不忍心杀,该不会是个恶贯满盈的罪神吧!现在救玉儿要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司马傲抱着东方玉儿,信任地跟着白衣少女走。

白衣少女带着司马傲来到一片灌木丛里,又绕了几条弯弯曲曲的小道,爬上了一座荒山,来到一座茅草屋才停住脚。

“这就是我住的地方,是简陋了些,但总归是个避风挡雨的地方。”

司马傲看了看确如白衣少女所说,茅屋是简单了些,但总好过露宿荒漠,而且在蛮荒也只能这样了。

司马傲没说什么,抱着东方玉儿跟着白衣少女进了茅屋,见到一张小木床,就将东方玉儿放上去。

白衣少女给东方玉儿打开瓢水,让东方玉儿喝下。

这时白衣少女又对司马傲道:“让我来帮她清洗一下伤口吧!”

司马傲‘好’一声应道,就走开让少衣少女,给东方玉儿清洗伤口。

白衣少女撩开东方玉儿垂直在肩边的秀发,轻熟的手法解开东方玉儿背部的衣裳,帮东方玉儿清理伤口了。

可怜的东方玉儿,背部原本是白皙细嫩,现在成了血淋淋的,看着就叫人心疼。还有胳膊处清晰可见的狼爪子和狼牙的伤口,这些伤口都发炎了,看着就让人心惊胆颤。

白衣少女帮东方玉儿清理完伤口,又调了一碗药,敷在伤口处上。

在白衣少女清理伤口时,东方玉儿还能忍着疼,现在敷药了就忍不住了。药清凉又霸劲,疼得东方玉儿‘啊啊’地叫,吓得司马傲慌恐。

“放心,我不会害她,药性是猛了些,但会好得快些,过会就没事了。”白衣少女道。

果然过了一小会,东方玉儿感觉不疼了,还有些舒服,慢慢就有了困意睡着了。

司马傲坐在床缘边,拂着东方玉儿的秀发,含情脉脉地看着入睡的东方玉儿。

“她伤口上的毒是解了,可体内的毒还未解。”白衣少女又道。

“哪你为何不先解体内的毒?”司马傲不解地问。

“因为要解体内的狼毒,需一味药引,而我这里恰好没这味药。”

“是什么药,要怎样才能找到。”司马傲急切地追问。

“你很在乎她?”

司马傲愣了愣,不解白衣少女为何突然问自己这个。

白衣少女见司马傲顿住不回答,又道:“蛮荒的兽狼不是一般的兽狼,蛮荒是异界的交界,万物生灵都会受异界的影响。而异界是个魔地,那兽狼长期生活在异界与仙界交界,也会变得又善又恶,那狼毒也就是魔毒。你听懂了吗?”

司马傲听得似懂非懂的,回道:“我不是很懂,你直接告诉我,需要些什么?”

“一个上神的血,而且修为要上万年。只有这样才能净化她身上的魔毒。”

司马傲陷入痛苦的思绪当中,自己是才刚升为上神,可修为也就五千年是救不了玉儿。能升到上神级别的神就不多,而且还要上万年的修为,现在又身处蛮荒,玉儿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

“她命很硬,是被小狼崽咬到所以毒性不深。让我更奇怪的是她体内有一股纯厚内力,这股内力该是个有上万年修为的神传送给她的,所以十日半个月内她是不会有事的。”白衣少女道。

白衣少女这句话点醒了司马傲,司马傲知道谁能救东方玉儿了。

“我知道谁能救玉儿了,我现在就带她走。”

话完,司马傲心急地去抱起熟睡的东方玉儿,当他正要走出茅屋时,回头看了看白衣少女。

只见白衣少女愣在门口,司马傲好奇地问:“还未问仙子芳姓,看仙子也不像恶贯满盈的罪神,为何事会被流放在此处?”

白衣少女冷笑道:“难道居住蛮荒的人,就一定是神君?被流放的神,一定是恶贯满盈的罪神?我喜欢蛮荒所以就住在这了。

白衣少女的反问让司马傲顿住了,最后司马傲感激地说:“那感谢姑娘的搭救之恩!来日……”

司马傲话还未说完,白衣少女打断道:“无需感谢!我救你们,是有我的目的,走后也别来找我,不过你们也找不到我的。”

白衣少女话完,一个转身就不见了。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