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司马傲身世之迷1

第四十六章司马傲身世之迷1

时间:2022-06-24 08:06:23来源:

原来是司马傲因睡不着,索性爬到屋顶上看星星了……东方芸儿也轻手轻脚地爬了上层顶,但是是轻手轻脚但也引发司马傲的特别注意。司马傲扭过身来,见是东方芸儿爬上去,心在偷乐着。问:“你怎么也上去了?”问着司马傲伸出手去拉东方芸儿一把。东方芸儿上去了,扑了扑司马傲转过身来,见是东方玉儿爬上来,心在偷乐着。。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司马傲身世之迷1

原来司马傲因睡不着,干脆爬到屋顶上看星星了……

东方玉儿也轻手轻脚地爬了上层顶,虽然是轻手轻脚但也引起司马傲的注意。

司马傲转过身来,见是东方玉儿爬上来,心在偷乐着。

问:“你怎么也上来了?”问着司马傲伸手去拉东方玉儿一把。

东方玉儿上来了,扑了扑衣裳上的茅草,就坐在司马傲身旁。

“我发现你不在屋里就到处找你了,原来你跑来这里。”东方玉儿回道。

“我发现蛮荒的星星特别漂亮,睡不着就上屋顶欣赏欣赏!”司马傲解释。

“是吗?”

东方玉儿纳闷地抬头仰望,天空都被云雾笼罩,哪有什么星星,只有一轮朦胧的孤月。

清冷的风吹着东方玉儿垂长的秀发,有一缕秀发飘到唇瓣,司马傲见着用手将它轻轻地撩起,眸光带着织热看着东方玉儿。

司马傲这个细微的举动,顿时捕获了东方玉儿的芳心,东方玉儿脸上闪过微微的悸动。

司马傲趁机挨身东方玉儿,嘴唇就要贴近东方玉儿的耳畔。温情细语道:“玉儿,我……”

东方玉儿用手堵住司马傲的嘴:“我知道,其实你这次来蛮荒,不是替文昌帝君办事的,而是奉东华帝君之命,护送我回来蛮荒的。对吗?”

司马傲心咯噔一下,本来是想借这寂静的夜晚,向东方玉儿表达心中的爱意,却不料东方玉儿会堵住自己的嘴。司马傲刚才沸腾的激情一下间没了,就如燃着的火把突然被桶冰水浇灭一样。

司马傲淡淡回道:“对,我是奉东华帝君之命,送护你回蛮荒的。”

东方玉儿‘哦’一声回应,就将头转向另一边,看着另一边的天空。

寂静的夜黑里俩人都沉默了,时儿能听到蟋蟀声,狼的嚎叫声,和一些奇鸟奇兽声。对于在生活在蛮荒的东方玉儿来说,这都是蛮荒的常态。

“玉儿,你就在蛮荒长大,会时儿感到孤单,会时儿感到害怕。”司马傲温情问道。

东方玉儿深吁口气,回道:“当然会!我从小就没了娘,爹对我又是冷漠!但还好我有雷爷爷和风婆婆,还有一帮娃鬼,慢慢就不孤单也不害怕了。”

当东方玉儿说到自己从小没了娘时,司马傲先是愣了愣,等东方玉儿话完也深吁口气。

“其实,我从小也没了爹娘。不,该说我不知自己是胎盘所生,还是天地之华泽而孕育,所以我时会感到孤独,特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

东方玉儿也是现在才知司马傲的身世,一时间不知如何按抚司马傲,两眼傻愣地看着司马傲。

司马傲见着笑了笑又道:“你娘虽然去世早,但还知道自己是个有娘的孩子;你爹虽然对你很冷漠,但你爹心中是爱着你;不然怎么会割自己的肉,让你喝他的血。”

司马傲这番话让东方玉儿泪流满面……

司马傲见着继续道:“在你参加‘司命海选’时,我从你的眼睛看到了怨恨。玉儿,敞开心扉放下心中的怨恨,不要让自己活在怨恨之中!”

“你什么都知道了,但你为何不揭穿,为何不取消我参赛资格,就都因为答应东华帝君要暗保我吗?”

“起初确实是,但后来发现你心是纯洁的,就像一朵圣莲花一样,所以也就……”

“我愤恨这个天没有公道,愤恨我爹明明没罪,却被流放此地。而我因此成了罪神之女,永远只能生活在永无天日的蛮荒。我偷偷参加‘司命海选’就是为了替爹爹平反的。”东方玉儿终于向司马傲敞开心扉了。

“公道?玉儿,现在你当上司命星君了,以后就会明白什么是公道。”司马傲嗤笑一声说。

东方玉儿惊讶比自己年长五千岁的司马傲,却能说出一番与东华帝君年辈的话来。

…………

就这样聊着聊着各自都有了困意,东方玉儿还觉得有点冷,抱着胳膊颤抖。

司马傲见着先开口道:“我困了,要不我们各自回去睡吧!”

东方玉儿点点头应了一声‘嗯’,就先起身扑了扑自己的衣裳,轻手轻脚地爬下屋顶。

司马傲在后紧跟着,还不停地提点:“小心点……”

俩人下了来,就各自回房歇息……

…………

第二天,太阳照日升起,蛮荒照旧的孤寂冷清……

清晨里洛荒村还是很安静,因为洛荒村本就没什么人气。

在洛荒村除了东方玉儿一家,就是雷爷爷、风婆婆与那帮娃鬼了。

娃鬼的父母一般,一个月才会回一趟家看望孩子。每次回来就会带些食物回来,这些食物足够让娃鬼与雷爷爷、风婆婆们吃上一个月。

每当太阳升得到有一根竿高时,雷爷爷就会带着娃鬼们,在院子里练习一些防身的功夫,或者搬来板凳坐在门外晒太阳。在晒太阳时,雷爷爷当然不忘给娃鬼们,讲当年打雷的故事!

娃鬼们最喜欢听雷爷爷,讲他当年打雷的故事了。

“每当春天一到,我就要向大地打起第一道雷,这道雷就是‘春雷’。由于睡了一个冬天,我都睡得有些晕了,所以‘春雷’一般都不会很响,就像打个喷嚏那样,或者放个屁。”

每当讲到这里娃鬼们就会轩然大笑起来,雷爷爷就会更加绘声绘色,继续讲:可是到了夏天,我打的夏雷可响了。那雷声简直就要震聋所有人的耳朵,就像山崩地裂那样!

这时的娃鬼就会向雷爷爷投去崇拜的目光,发出崇拜的惊叹:哦……

这时风婆婆就会兴致勃勃接上,讲她当年刮风的故事:

“每当春天一到,我就会刮起第一阵‘春风’。‘春风’非常的温柔,在人的脸上轻轻地吹过,就像亲上一口的感觉。”

这时娃鬼们也会对风婆婆投去崇拜的目光,发出崇拜的声音:哦……

那风婆婆继续绘声绘色地讲:那是因为我很高兴,所以也叫‘春风得意’。可是当我发怒时,刮的风可厉害了,房屋要倒塌,树木会连根拔起!

这时雷爷爷听着,就会捂着肚子呵呵笑道:我说风婆婆,你就别教错孩子们了,那个‘春风得意’可不是这么解释的。”

风婆婆会很不愤输地说:你雷爷爷可以讲,你当年打雷的故事;那我风婆婆就不能讲,我当年刮风的故事吗?

“可以可以,风婆婆继续就讲,你当年怎么‘发风’的故事吧!”

雷爷爷逗乐的说,故意将‘刮风’说成‘发风’,又与‘发疯’相音。气得风婆叉着腰,两眼一瞪,恨不得要将雷爷爷的耳朵揪下,炒来送酒吃。

这时雷爷爷就会装出一副好怕怕的样子,立马改道:噢!我真是老糊涂,是‘刮风’不是‘发疯’。对不起!对不起!

坐着板凳听故事的娃鬼们,看着雷爷爷把风婆婆逗个哭笑不得,乐得哈哈哈笑!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