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紫兰仙子闯南天门2

第五十五章紫兰仙子闯南天门2

时间:2022-06-24 08:06:29来源:

天后本来也去报名参加群仙会的,但那天天后突然犯晕就没去成,那青月仙子只得去直接请求天后了。让青月仙子气人可恶的是,自己把未婚夫的危在旦夕状及时告知天后,天后不仅没派天兵去去支援,还得唠叨宇青月的未婚夫—宇文炎的也不是。青月仙子在获知,天后不愿派军去支援炎哥哥,定让紫兰仙子可气可恨的是,自己把未婚夫的危急状告知天后,天后不但没派天兵去支援,还要数落宇紫兰的未婚夫—宇文炎的不是。。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紫兰仙子闯南天门2

天后原本也去参加群仙会的,但那天天后突然犯晕就没去成,那紫兰仙子只好去请求天后了。

让紫兰仙子可气可恨的是,自己把未婚夫的危急状告知天后,天后不但没派天兵去支援,还要数落宇紫兰的未婚夫—宇文炎的不是。

紫兰仙子在得知,天后不愿派兵支援炎哥哥,定是怀恨五年前炎哥哥,挡着众仙顶撞天后一事。

紫兰仙子不解那事后,炎哥哥已经受到处罚了,天后为何还记恨这件小事。北寒与羽族交界,如果北寒沦陷了对天族很不利,天后孰轻孰重不知道吗?

不仅紫兰仙子不解天后,为何会如此不知孰轻孰重,就连听着的东方玉儿、司马傲甚至镇守南天门的护卫,也费解天后的所为。

“紫兰仙子,我们也很担心宇文炎将军,可是我们不能违抗天令,抗令者可要砍头的!”两名黑鬼护卫很无奈道。

“是吗?那我的人头在这,我就要看看天后敢不敢砍。”

又是声到人未到,众人朝着声音方向看去,说此话正是紫兰仙子的母亲—铁梨公主。

铁梨公主身高八尺,穿着一身银玄色盔甲,手持一把千斤重的方天画戟,步声如雷的朝着南天门走来。

来到南天门面对着南天门,手持方天画戟用力往地面一震,南天门被摇晃了一下,所有人都被吓得面如土灰。

“那时候的苍生还没有太平,祸乱横生,我们战神一族,追随着东华帝君东征西伐。我们战神一族,就是这样争战十万余年,荡平祸乱,一统六界。”

紫兰仙子泪盈满面,搀扶铁梨公主劝道:“母亲別激动,别伤着自己身子!”

南天门的护卫听着铁梨公主豪言壮语,愧疚的垂下头!

铁梨公主愤然激昂道:“如今日我们战神一族元神大伤,后裔廖廖无几,我的女婿又受了重伤。我女儿就去看望夫婿为何不能,是不是觉得我老了,提不动这把方天画戟了,你们就可以这样欺负我的女儿。”

“铁梨公主别说了。请紫兰仙子快走吧,快去看望炎将军!”黑鬼护卫做了个请姿势道。

黑鬼护卫放行让,紫兰仙子欣喜的看了看铁梨公主。铁梨公主回道:“去吧!”

紫兰仙谢过黑鬼护卫,又向东方玉儿和司马傲抱拳道别,用飞天之术,飞去北寒。

“放心,如果天后怪罪你们,就由铁梨一个人来承担!”铁梨公主对黑鬼护卫道。

姑姑,你看就是这几个逆神,违抗您的圣令!

不,还有一个呢?

跑了?

锦洪指着黑鬼护卫和东方玉儿与司马傲狸假虎威,向天后告状道。

“诶,原来皇姐也在啊?”

天后穿着一袭双凤凰长尾袍,头戴金头凤,朱唇含笑,朝着铁梨公主走来,后面跟随着四名宫女。

铁梨公主冷冷的瞟了一眼天后,一副孤傲,视天后不见。

天后微微沉了沉脸,向铁梨公主福了福身又道:“锦洪,慌恐来告诉夕阳,说有人要违抗天令,欲闯南天门。夕阳就赶过来看个究竟,原是皇姐?”

天后脸带着和善的笑意,但在‘原来是皇姐’中加重了语气,像是在责问铁梨公主。

铁梨公主脸色立马黑沉了起,抑压着满腔怒火,虽说天后乃是三界之母,权威是盖过自己,但自己乃是战功赫赫的三朝元老,可以说天族能有今天的盛世,都是自己这把方天画戟打下来的。

再说自己辈分要天后高,如按天宫的宫礼,天后还要尊称自己一声姑姑或皇姑。

铁梨公主要教训一下,这位心高气傲的天后。

铁梨公主手持方天画戟,用力往地一震,就如打雷一般,南天门顿时摇晃起来,吓得天后和锦洪脸色惶恐。

“刚才天后娘娘称铁梨什么?”铁梨公黑着脸问道。

“称皇姐呀!皇姐与天君乃是堂姐弟,那夕阳就该如此尊称呀!”天后惶惶回道。

哼哼!

铁梨公主冷笑两声回道:“你不配,只有夕瑶才配,你该与锦洪一个辈分,叫我声皇姑或姑姑。”

铁梨话一出,天后阴沉着,愤然着,但她还是强颜欢笑道:“夕阳当然知道才能不如姐姐,可夕阳如今乃是三界之母,称铁梨姐姐为皇姐也不为过。”

东方玉儿很好奇天后为何听到,铁梨公主提到‘夕瑶’这个名字后,脸色变得煞白,怔了怔。

东方玉儿俯到司马傲耳边,小声问:“‘夕阳’是何许人?”

司马傲也俯到东方玉儿耳边,小声回道:“‘夕阳’就是西海王母,也就是天后的孪生姐姐。”

“那奇怪了,天后听到姐姐的名字为何会惶恐呢?”东方玉儿小声喃喃道。

“紫兰确定违抗了天后的天令,私闯南天门去了北寒。如果天后要责罚,就责罚老神一人吧!”

“夕阳,那敢教训皇姐呢?这还是请天君回来再议吧!”

“这也好,我倒想看看,我的天君弟弟要如何处罚这个姐姐,还要问问天君弟弟为何不让,我的女儿看望身受重伤的未婚夫?”铁梨公主愤然道。

天后的身子害怕地颤抖了一下,脸上挂着勉为其难的笑容:“皇姐,这南天门风挺大的,要不随夕阳回紫薇宫坐坐吧!”

“呃!哪天夕瑶回紫薇宫了,我定会去紫薇宫坐坐。今天就不必了,我还是回我的战神府。”

铁梨公主用坚决的语气回道,不给天后一分颜面。话完铁梨公主步声如雷,回自己的战神府。

天后被铁梨公主狠狠的训了一顿,脸时而青一块,时而又变得煞白,最后天后忍着一肚气也走了。

锦洪见天后姑姑受了皇姑一肚子气,不敢吭声,也不敢问,怕被天后姑姑挨骂,也只能灰溜溜的跟着天后屁股后。

在天后驾到时,东方玉儿、司马傲和南天门的护卫都不知所措。是该向天后请安好,还是不该向天后请安好。

在天后和铁梨公主口舌战时,东方玉儿、司马傲和南天门的护卫们更不知所措了。是劝架呢,还是退避,可是此时退避也不太好。

最后东方玉儿、司马傲和南天门的护卫,只能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看着。

等所有人都走后,东方玉儿问司马傲,天后与铁梨公主的关系为何会这么僵化。

司马傲立即堵住东方玉儿的嘴,小声功道:“你就别管天君后官的闲事了,天君的后宫不会比凡间皇帝的后宫太平。”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