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编写命簿

第五十九章编写命簿

时间:2022-06-24 08:06:30来源:

第四天东方芸儿早回到东厢厅,东华天帝依旧比自己早到,但是坐在石台边的竹垫上。昨日,东华天帝不看书学习;也不品茗;也不批阅奏章命簿;不是悠然自得的自己和自己下围棋。“天帝早啊!”东华天帝顾着着下围棋,头也不抬,淡淡的‘嗯’一声回东方芸儿。东方芸儿也好今日,东华帝君不看书;也不品茶;也不批阅命簿;而是悠然自得的自己和自己下棋。。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编写命簿

第四天

东方玉儿早早来到东厢厅,东华帝君依旧比自己早到,还是坐在石台边的竹垫上。

今日,东华帝君不看书;也不品茶;也不批阅命簿;而是悠然自得的自己和自己下棋。

“帝君早啊!”

东华帝君只顾着下棋,头也不抬,淡淡的‘嗯’一声回东方玉儿。东方玉儿也不好去打扰东华帝君的雅兴,就轻手拿起,摆放在台面上的两本命簿来看。

“这两本是张天峻和刘汝氏的前生命簿,你先拿下去好好的看一遍,试着编写她们今世的命格。”

“是,帝君。”

东方玉儿一声应道,就拿着张天峻和刘汝氏的前生命簿退下了,来到自己的座位上。

东华帝君为了方便调教东方玉儿,就暂用了东厢厅,在东厢厅的左则给东方玉儿按了个小座位。

东华帝君偷瞄两眼东方玉儿,只见东方玉儿看着张天峻和刘汝氏的前生命簿,动情的抹泪。

不过张天峻和刘汝氏的前生确实命运多舛。

刘汝氏出身富户,知书达礼,性情柔弱。

张天峻出生书香门第,不幸的事发生在张天峻十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又重病缠身,原本还算富裕的家变得清贫。张天峻变成了个穷酸秀才,加上命运坎坷几次科举都没考上。

在张家还没家变时就与刘家订下婚约,张天峻与刘汝氏是青梅竹马,俩人早就暗生情愫。

刘汝氏的父母见张天峻几次科都考不上,也不指望张天峻会有飞黄腾达的一日,要取消婚约,让刘汝氏嫁给本县的县太爷。

可怜的刘汝氏才十六岁芳华,就要嫁给一个将近一甲子的老太爷,还是做老太爷的八夫人,可以说就是个小妾,不过比小妾好听些,都说是明媒正娶。

刘汝氏被父母绑嫁过去,性子柔弱的她没少受大夫人,二夫,三夫的欺负,可以说天天以泪流脸。

张天峻科举归来,才知道自己的婚妻,竟成了当地县太爷的八夫人了,真是捶心之痛苦啊!

张天峻愤怒之下来到京都,状告县太爷夺妻之罪。

科举状元要状告当地县太爷夺妻之罪,那真是京都的头条新闻,一下子传得沸沸洋洋的,全京都的百姓都知晓得了,那京都的皇上当然也知晓了。

张天峻状元是皇上钦点的,当然会为张天峻做主。皇上查了此案,得知事真相后,革去县太爷的官职。可是这刘汝氏已经是县太爷明媒正娶旧八夫人了,而张天峻此时可是科举状元,当朝的才子红人,皇上是不可能按当初的婚约,将刘汝氏婚配给张天峻。

重要的原因是皇上的宝贝女儿,京都公主看上了这位科举状元—张天峻。

就这样皇命难违,即使张天峻心里是有刘汝氏,也只能将刘汝氏不了了知,迎娶京都公主,入赘公主府。

十年后,公主府的管家买来了一批奴婢,这批奴婢之中就有刘汝氏。张天峻再见刘汝氏又悲又喜,不解刘汝氏为何会成了奴婢,即使县太爷被革了职,但还是有些家产。再说刘汝氏怎么也是明媒正娶的八夫人,不该会落魄为奴?

刘汝氏道出原由:刘汝氏嫁给县太爷时,这位县太爷已快一个甲子,所以自己没怀上一儿半女。这位县太爷也够活该的,在他耄耋之年被妻儿虐待了,妻儿就知道争夺家产,在县太爷死后的后事也是凉着。

县太爷都被他的豺狼妻儿欺负成这样了,那性子柔弱的刘汝氏更不用说了。刘汝氏一分家产也没分到。还被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联手逼迫,她改嫁给一个杀猪佬。刘汝氏宁死不从,最后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将她卖到奴才市场,经几手转载,刘汝氏被公主府的管家买下了。

张天峻得知刘汝氏沦为奴的真相后,心生怜惜刘汝氏命运多舛,让刘汝氏当清杂婢女,俩人日日相对又有了当年的情愫。

公主察觉驸马爷与刘汝氏间的苟且之事,要处死刘汝氏。张天峻跪地哀求公主,京都公主哪能容忍刘汝氏的存在。

张天峻是入赘公主府的,当然要忍受公主的刁蛮任性了,性情也变得惶恐又抑郁。

一年后。

张天峻心生郁结死去,在临死时写了一句词“今生,你我无缘在一起;来世,愿你我修得共枕人。”

东方玉儿看完张天峻和刘汝氏的前生命簿后,就这样编写张天峻和刘汝氏今生命簿的命格:

刘汝氏出身农户,温婉可人,有一双巧手,很会织布。

张天峻出身猎门,不再是文弱秀才,而是一位力大的壮年。

俩人门当户对,有婚约,十八岁完婚,赐一子一女,八十高寿。

男有力气,女有巧手,不是富贵,但温饱不成问题。

东方玉儿将编写好的命簿,拿给东华帝君过目。

东华帝君细细看了一遍没说话,而是站了起来,往玉雕屏风走去,到玉雕屏风停住脚。

“玉儿,你也过来。”

东方玉儿来到玉雕屏风,见东华帝君手伸到玉雕屏风内侧,原来玉雕异风侧暗藏着机关。

噗噗噗

玉雕屏风慢慢移动,从底下升起一面如锣鼓大的铜镜,铜镜还发光太神奇了。

东方玉儿忍不住用手去抚摸那面铜镜:“哇!好漂亮的镜子,这是干嘛用的?”

“这面铜镜叫千里镜,也叫千面镜,能看到千里之外你想看的画面,也能同时看到千面次的画面,是本君赐给大司命专用的法器。”

哦……

“玉儿,快将你方才编写好的命簿放到铜镜上,加以施法命簿就可以生效了。”

“是,帝君。”

东方玉儿从东华帝君手中接过,方才编写好的命簿放到铜镜上,开始施法了。

东方玉儿在整个施法过程中,气不喘,脸不红,轻轻松松,铜镜不停的转动。

一小会功夫,铜镜停止了转动,停止了发光,镜面果真出现了千面次的画面。

两个婴儿出了,分别在两个家庭出生,是一男,一女。

莫非……两个婴儿就是张天峻和刘汝氏……

在两个婴儿出生时,东华帝君立马喊‘停’。

东方玉儿停止施法,惊愕的问:“帝君,这两个婴儿?”

“命簿生效了,两个婴儿就是张天峻和刘汝氏。”

“生效了,生效了,那就是说我学会了编写命簿了!”东方玉儿激动的跳了起。

“玉儿,你爹是已将半生修为都传了你?”东华帝君突然问。

“帝君,你怎么知道?”

“要启动这面千里镜,必须是上神的级别才能启动,刚才你毫不费劲就能启动千里镜,让本君感到惊呀?不过又是情理之中,现在终于可以确定你,就是上天命定的大司命。因为你的体内有一股能扭转乾坤的力量,所以你即使没有你爹半生功力,也可以启动这面千里镜。”

东方玉儿为自己是命定的大司偷乐着:太让人心奋了,我是命定的大司命!

“你先別高兴着,此事还能声张。”

“为何?”

“天机不可泄露。”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