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校马场

第六十二章校马场

时间:2022-06-24 08:06:32来源:

“额,本天君是前几日全程陪同,司命星君天君回了趟莽荒才获知。”司马傲望着东方玉儿解释。“司命星君天君?恩人,小小年纪就当了了星司命星君,但是东华帝君的座下。”宇文炎望着东方玉儿,不可思议的赞道。“炎将军谬赞了。炎将军也也不是小小年纪就上战场,年纪青青就了战“司命星君?恩人,小小年纪就当上了星司命,还是东华帝君的座下。”宇文炎望着东方玉儿,不可思议的赞道。。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校马场

“额,本星君也是前日陪同,司命星君回了趟蛮荒才知晓。”司马傲看着东方玉儿解释。

“司命星君?恩人,小小年纪就当上了星司命,还是东华帝君的座下。”宇文炎望着东方玉儿,不可思议的赞道。

“炎将军过奖了。炎将军也不是小小年纪就上战场,年纪青青就已经战功赫赫了吗?如果要玉儿与炎将军比,那真是牛与大象的差距!”

呵呵呵!

“没想到恩人还挺伶牙俐齿,让人喜欢啊!”

“晏席开始了,我们先入座吧!”紫兰仙子靠近宇文炎的耳边提醒道。

随着东方玉儿、少司命、锦阳公主、司马傲在宇文炎与紫兰仙子带领入座。这次晏会没有按宫规的尊卑来排位,就像亲友相聚,除了东方玉儿的座位指定,其他人的座位随个人喜爱,只要不争抢就行。

锦阳公主的手从一进战神府的大门,就牢牢牵着司马傲的手,还左一声傲哥哥,右一声傲哥哥的叫?弄得司马傲很是尴尬。没办法只能勉笑着,把锦阳公主当自家的小妹妹看。

在入座时司马傲机灵的把锦阳公主撇给少司命,他跑去与东方玉儿坐一旁。

宇文炎十分好客又豪爽,晏桌摆满丰盛的食物,还拿出自酿的桃花酒,自亲给大家倒酒。“各位仙者不要客气,给本将军尽情的干了。”

好!干!

这会宇文炎的眼睛转到司马傲身上,举杯笑道:“听说文曲星君好有酒力,今天有机会让我宇文炎见识了。”

说着宇文炎自亲给东司马傲,倒上满满一杯酒。

“那都是传闻罢了!司马傲不胜酒力……”

司马傲本想着推脱这杯酒,见宇文炎如此盛情,也就举起杯来,一干而尽。

“爽快,我喜欢!”宇文炎举起拇指赞道。

哎!一杯一杯的喝,不痛快。来人快给本将军提几坛酒过来,本将军要与文曲星君一坛坛的喝!

“是将军。”管家一声应道,立即命人去抬酒。

紫兰仙子劝宇文炎酌情就好,酒多烧身。宇文炎执意道:“难得那么开心,当然要喝个一醉方休。”

几名护兵怀中抱着十坛酒来。

东方玉儿、紫兰仙子、锦阳公主各喝一坛,剩下的司马傲、少司命、宇文炎三个男人全干了。

宇文炎手捧着一坛酒来到东方玉儿面前致谢:“这坛酒,是敬司命星君的救命之恩的,来干了!”

东方玉儿怔怔的看着宇文炎手中那坛酒,见大家都那么尽兴,也不推辞,勉笑道:“好好好,干。”

在一旁看着的司马傲想劝又不敢劝,眼巴巴的看着,东方玉儿一坛酒下肚。东方玉儿一坛酒下肚,已有八成醉意了,也不知什么时候醉昏了过去。

气氛还是很活跃,尤其是那三个男人,喝着喝竟酒起剑来喝。

少司命连喝三坛,实在喝不动了,倒趴在早已醉昏的锦阳公主身边。

司马傲还真如传言中一样能喝,连宇文炎将军也喝不过他。

最后所有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当所有人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中午了。

啊……

锦阳公主醒来发现少司命醉压着自己,矜持的大叫起来。

所有的人都被锦阳公主的尖叫声吵醒了,东方玉儿和司马傲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啊……俩人发现彼此都抱着对方,对方的都脸紧贴着对方的脸,唇与唇之间已对上了。

莫非我们……

东方玉儿和司马傲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裳,还好没有解开过。

紫兰仙子与宇文炎也醒过来了,见地面的酒坛随意丢放,宴席的剩菜剩饭没收走,分明晏席结束了,下人也没来收拾。

宇文炎大喊:“管家,为何昨日不把这里收拾干净。”

“将军你忘了,是你不让我们收拾的,说不得打扰将军的雅兴。”

宇文炎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记起了!昨日在喝得正兴时,自己却实吩咐管家不允进来打扰喝酒的雅兴。

“大家难得相识又这么相投,不如去我的校马场骑马如何?”宇文炎未尽兴提议。

“骑马,好啊好啊!本公主好久没骑过马了。”

司马傲想着难得有机会放松放松,一口就答应去校马场骑马了。

少司命难得有机会与锦阳公主呆在一起,当然愿意。

东方玉儿有些迟疑,担心两日都在玩,东华帝君会怪罪。

少司命看出东方玉儿的忧虑:“玉儿放心吧!玩个一两天帝君不会怪罪的。”

就这样众人来到校马场了,校马场望不到边的青青绿草,还真的旷野。听说校马场是宇文家的基业,供养着上千匹战马,这也是宇文家为何在天族有着不可动摇的势力。

在挑马时宇文炎建议两人一组,最好是男女搭配一组,因为这些马性子刚烈,没骑过马的人是难降住它。锦阳公主一听分组,乐得大声道:“我要与傲哥哥一组。”

那东方玉儿也不好说些什么,与少司命一组。那紫兰仙子当然是与宇文炎一组了。

东方玉儿最先去挑马,其实东方玉儿根本不会挑马,只见一匹红宗马看着精神就选了它,却不知这匹红宗马是校马场里,最刚烈那匹。

啊……

宇文炎还没来得急告诉东方玉儿这匹马骑不得,东方玉儿就已上马背了。

东方玉儿还没拉住缰绳,红宗马发起狂来,仰头嘶啸,拔蹄就跑。东方玉儿吓得脸青口白,啊啊啊惊叫。

司马傲见着立上了自己选好的白马,去追红宗马。

“玉儿,拉住缰绳……”司马傲冲前面的东方玉儿喊。

风凛冽得刮着,奔跑的马蹄声,盖过了东方玉儿的回应声。

“这匹马太烈了,我拉不住……”

司马傲用力鞭策白马,白马飞弛的速度追上了红宗马。司马傲飞身而起跳上了红宗马背,用力拉住红宗马的缰绳。东方玉儿吓得全身哆嗦,紧抱着司马傲的后腰。

吁……几声,红宗马终于被司马傲制服停了下来。东方玉儿还是惊魂未定的抱着司马傲。

“玉儿你没事吧!”司马傲温情细语的问。

“我我我没事,谢谢你!”

东方玉儿这才回过魂来,不好意思的松开司马傲,用手梳理梳被凛风吹乱的头发。

司马傲抿嘴笑笑就下了马。东方玉儿也随着下了马,在东方玉儿下马时司马傲搀扶了一把。

“这是哪里呢?遍地桃花盛开。”

“该是宇文炎将军的桃林吧!听说宇文将军在百年前为紫兰种下一片桃林,作为思念之物。”

桃林?

“没想到炎将军不仅骁勇善战,还很诗情画意,怪不得把紫兰姐姐的芳心牢牢拴住。”

“诗情画意?”

夭夭桃林,灼灼桃花,一阵微风拂过粉色的花瓣悠然飘落,似飞舞的粉蝶,又似晶莹的雪。

姹紫嫣红的司马傲情不自禁俯下身来,轻抚东方玉儿迷人的桃花眼睛,闻着沁人心脾的桃花香。

是不是经不住芬芳的陶醉,还是……渐渐让俩人有点意乱神迷……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