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锦洪被贬

第六十五章锦洪被贬

时间:2022-06-24 08:06:34来源:

日前天后屡次主动示好,发出邀请东方芸儿到瑶池一聚—赏花观景。东方芸儿已推了好几次,这一次瑶池赏花观景会再推托,怕天后会动气。东方芸儿跟着着带话那位仙姑,回到瑶池的凉亭。让东方芸儿倍感出乎意料的是,凉亭上站着司马傲、青月姐姐、宇文炎将军、锦阳公主、少司命等人。像是东方玉儿已推了好几次,这次瑶池赏花会再推脱,怕天后会动怒。。

>>>《降生记》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锦洪被贬

近日天后频频示好,邀请东方玉儿到瑶池一聚—赏花。

东方玉儿已推了好几次,这次瑶池赏花会再推脱,怕天后会动怒。

东方玉儿跟随着传话那位仙姑,来到瑶池的凉亭。让东方玉儿感到意外的是,凉亭中站着司马傲、紫兰姐姐、宇文炎将军、锦阳公主、少司命等人。

好像这次天后邀请,都没说瑶池会具体邀请了谁,大家见面都感到突然。

你们都来了!

天后今日没穿双凤凰长尾袍,只穿了一身素装,脸带微笑的走来,身后只有两名宫女,与传话那位仙姑随同伺候。

东方玉儿、司马傲、紫兰仙子、宇文炎、少司命、锦阳公主等人向天后行磕见礼:“参见天后!”。

天后觜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甜笑,向东方玉儿等人,抬了抬手回道:“勉礼。”

“快快来吃些仙桃,这可是本后特命宫女哥哥蟠桃园摘的。”天后指着台面个果盘上的仙桃叫道。

锦阳公主不客气的拿了一个仙桃,大口大口的吃起。“好吃,真好吃,蟠桃园的桃子就是好吃!”

“呵呵!你就是嘴馋,看你吃的丑样。”话着天后用丝绢给锦阳公主,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桃子汁,一脸慈爱的呵笑道。

锦阳公主调皮的向天后做了个讨喜的鬼脸,乐得天后搂抱着锦阳公主呵呵笑个不停。不知情的人,会以为锦阳公主与天后的是母女。

“你这些孩子别那么拘束,今日的瑶池赏花,就是给你们找个乐的。”

“对呀!对呀!你们快吃,这些东西又不会下毒,你们拘束什么?”

锦阳公主这样没头没脑的说话,天后立向锦阳公主撇了个白眼,锦阳公主意识自己说错立向天后道歉。

东方玉儿、司马傲、少司命、紫兰仙子、宇文炎等人,听了天后这句话才放开心来。

司马傲第一个拿起大仙桃啃起来,还摇扇着玉龙扇也赞道:“嗯,这蟠桃园的仙桃就是与众不同。”

紫兰仙子、宇文炎、少司命都拿了个仙桃,边吃着边欣赏瑶池的圣莲,只有东方玉儿拿了块糕点。

天后见着乐呵呵的笑,这当大家都乐着时。锦洪装着一副可怜相,跑到天后前夸大其词的状告前几日,宇文炎在桃林无视天威对他一顿教训。

天后听了立即沉下了脸,反而冷萧的训问:“锦洪,听宫里的护卫说前几日,是你去砍了炎将军的桃林才被炎将军教训一顿。是吗?”

锦洪心虚了,悻悻回道:“姑姑,侄儿也就砍了宇文家两颗桃树,宇文炎就上来踹我,差点把侄儿踹死了。”说到这里锦洪呜呜起来。天后微微蹙眉,向宇文炎投去一抹厉光。锦洪机灵又道:“锦阳,你给哥哥作证,哥哥说的是不是属实。”

锦阳公主难为情的回道:“哥哥说的是属实,可是……”

“姑姑,你听,锦阳都说属实了。要知道锦阳可从来不说谎的,姑姑要替侄儿做主啊!”

“可是哥哥……”

锦阳公主正要向天后解释,哥哥锦洪有错在先,宇文炎才生气教训的。可没等锦阳公主开口解释,暴脾气的宇文炎忍不住了。

“对,我是踹你怎么啦!我,宇文炎就是踹死你这个龟仔。”

“姑姑,你看到了吧!宇文家的人的嚣狂……”

“锦洪,你別在血口喷人。明明是你有错在先,三翻四次砍我们的桃林,还毒死我们的红宗马。”紫兰仙子愤然道。

“你毒死了红宗马?”天后转过头向锦洪。

“姑姑,没有啊!没有啊!”

“此有此里,你龟仔还想抵赖?我的驯马师亲眼见。”

“训马仙?你马场还有训马仙?”锦洪这次不打自认了。

“踹得好!你就活该被踹,好好的将军不当,非要偷偷摸摸的去砍,别人家的桃树干嘛?”

“姑姑,你这是……”锦洪一脸茫然不解。

不仅锦洪茫然不解,就连宇文炎也愣了,这次天后竟然偏护她的侄儿。

“都怪我平日太宠你了,看看你现在哪里像个仙者。到现在你的法术还是初级,平日就知道游手好闲,打骂宫人和护卫,看来要贬你凡历个劫了。”

“不要啊,姑姑……”

锦洪一听要贬下凡历劫,吓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嗷嗷求道。

“哥哥平日的行为确实令人讨厌,可姑姑就饶了哥哥这次吧!”

“锦阳,你就别为你哥哥求情了。姑姑心意已绝,这也是你姑丈的君命。”天后坚决道。

“姑丈?”

“你姑丈早就想冶你哥哥的罪了,如果不是姑姑顶着,你哥哥也不知被贬多少次了。”

“求求姑姑,替锦洪向姑丈说说情吧!锦洪不要下凡历劫。”

“这次姑姑也帮不了你,你也知道你姑丈,君令一出,谁也不能违抗。”说到此处天后叹气一声,俯下身来扶,起惶恐的锦洪。拍了拍肩膀又道:“锦洪,你也该去历练历练了。”

“司命星君,本后听说,东华帝君已教会你,如何去编写命簿?”

东方玉儿木然了,天后突然问此事?

“玉儿也只是刚才会了点。”讪讪回道。

“那正好,锦洪下凡历练的命簿就交给你了。”

啊?

东方玉儿有些神慌了,自己刚学会编写命,天后就迫不及待的锦洪贬下凡,将他下凡的命簿交由自己编写,这是要给自己下难题了。

“这恐怕不馁,天后还是交给少司命吧!”

“少司命愿代劳。”少司立声应道。

少司命就觉得天后今日有些反常,果然,天后要东方玉儿编写,锦洪的下凡的命簿,这是又要整东方玉儿了!

不仅少司命看出天后在有意为难东方玉儿,司马傲、紫兰仙子、宇文炎也看出来了,都替东方玉儿担忧。

锦洪乃是天后的侄儿,那他算是个天族皇子,说是下凡历劫,天后和天君舍得?如果命簿编写得,不如天后和天君意,怕东方玉儿会惹上一身麻烦。

“有何不馁,能让东华帝君赏识的人,定然有过人之处。别推了,就你了。”天后话语中带着威严。

“是,玉儿领命。”东方玉儿知道天后有意要这么做,自己也只能领旨了。

“你也别因锦洪,是本后的侄儿,就跟本后客气,该怎么写就怎么写,按你们司命星君的规矩来办。”

有了天后这句话,东方玉儿、司马傲、少司命、紫兰仙子、宇文炎等人,才懈下担忧的心来。

“是天后。”东方玉儿了领旨,就退下速回去编写锦洪的下簿命了。

97

降生记

她是罪神之女,刻意隐瞒身份报名参加司命海选,只为了拔开两百年前神君新生命一案,却不知道神秘面纱了惊天的阴谋。 她是命中注定的的大司命,掌管着天下人命运的大司命,她却不能够掌管自己的命运,是那么的荒谬又荒谬…… 栀子花开为谁开,栀子花落为谁落…… 你与我又岂止三生情!“司命海选”通告一出,让平日冷闲的太晨宫顿时忙碌了起来!太晨宫的宫女进进出出,搬搬抬抬,飞上飞下,麻利地布置海选的场地。。……

作者:东荒尚桃类别:恐怖惊悚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