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送礼

第十章 送礼

时间:2022-06-24 09:35:01来源:

此时此刻赵月婵也站在窗户旁,望着大门的方向,指甲深深地抠进窗棂。身后迎霜道:“大奶奶,我把芝草带给了。”赵月婵扭过身,走到椅子旁边坐定,从袖口里摸出两块银子,递到芝草跟前道:“昨日的事纵使你没做好,我但是赏二两银子给你,记着把嘴闭严了。”芝草已掌赵月婵转过身,走到椅子旁边坐下,从袖口里掏出一块银子,递到芝草跟前道:“今日的事纵然你没做好,我还是赏二两银子给你,记着把嘴闭严了。”。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十章 送礼

此刻赵月婵也站在窗户旁,望着大门的方向,指甲深深抠进窗棂。身后迎霜道:“大奶奶,我把芝草带来了。”

赵月婵转过身,走到椅子旁边坐下,从袖口里掏出一块银子,递到芝草跟前道:“今日的事纵然你没做好,我还是赏二两银子给你,记着把嘴闭严了。”

芝草已掌过嘴,脸颊肿得高高的,接过银子,低低说了一声:“是,打死奴婢也不敢说。”

赵月婵挥了挥手,让迎霜把人带走了。今日的事是她设的计,让芝草在背后推春燕撞上鹦哥,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然后由她亲自作证是春燕推的鹦哥,如此一石二鸟解决她两个心腹大患。谁想鹦哥的丫头蕾儿拉了鹦哥一把,竟未能得手,反招来林锦楼警告。她瘫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想动。

迎霜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奉上一盅热汤,轻声道:“奶奶累了一上午了,喝口汤补一补精神罢。”

赵月婵只望着窗外,半晌道:“你说他为何就这么恨我?若他肯回心转意,我短寿十年也心甘。”

迎霜不敢吭声,又隔了一阵,低声道:“奶奶,环姑娘打发人来送东西,见还是不见?”

赵月婵撑起身子道:“让她进来。”

香兰低着头走进来,双手将木盒子奉上:“奶奶,这是我们姑娘让我带来的。”

赵月婵命迎霜把盒子接过来,道:“迎霜,叫人抓把糕饼果子给她。”便打发香兰去了。

迎霜把木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件簇新的墨绿缠枝桃花刺绣圆领马甲,赞道:“好鲜亮的衣裳。”拿出来却瞧见衣服底下还藏着一只小匣子,打开一瞧,只见里头是一套赤金镶红宝石的簪子,那簪共有八支,或是宝瓶样式的,或是福结样式的,或是双鱼样式的,正是吉祥八宝的图案,每一根簪子上都镶了米粒大小的红宝石,又精致又名贵。饶是迎霜见惯了好东西,也要赞一声:“这套玩意儿好得很。”说着呈到赵月婵眼前。

赵月婵拿出两支簪在日头底下看了看,冷笑道:“这么一套簪,曹丽环可是下了血本了,可真难为那么个小气的人儿。”

迎霜把衣服折好:“她想求奶奶什么事?”

赵月婵伸出两根手指:“不过两件,第一想让她哥哥接咱们府里采买的活计,这可是个捞钱的肥差,她已旁敲侧击好几回了。”

迎霜哼了一声道:“她是脑子里灌了风,府里上下的眼睛都盯着这差事呢,怎可能给她哥哥。”

赵月婵道:“即便是些小采办,里头的油水也够他们吃一年的,可就曹丽环平时那点孝敬,还割心割肉似的,我还真瞧不上,索性装傻了。至于这第二件嘛……”赵月婵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她送这簪子来,是想让我给她寻几个高门第的亲事。”

“啊?表姑娘不是孝期一满就要成亲了么?怎么还……”

“她是嫌夫家门第低,家道还单薄。如今她在咱家住了一段日子,眼界开了,怎么肯回去受苦?可就凭她的长相出身?哼。”

“这事确实难办……要不把簪子退回去?”

“退回去做什么?这样一套的赤金镶红宝石八宝簪也要将近一百两银子呢。你收好罢,这事我心里有数。”

迎霜点了点头,取了钥匙,将那盒簪子锁进了赵月婵的首饰匣子。

且说香兰从赵月婵屋里出来,一个大丫鬟白露带她到旁边的抱厦里,抓了一大把糕饼点心给她,香兰用帕子包好,谢了又谢,出门的时候,看见小鹃正站在廊下等她。香兰连忙迎了上去,将帕子递到跟前,笑着说:“来,请你吃点心。”

小鹃爽直活泼,又生得娇憨,见到糕点更睁圆了眼睛,香兰觉着她像只咪咪叫的奶猫儿,不由笑了起来,把帕子又往前递了递。

小鹃拿了一块松仁糕,一边吃一边把香兰引到她住的屋里。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小鹃把门关好,笑嘻嘻说:“你分到哪儿去了?咱们同来的几个女孩子,唯独不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

香兰道:“我现在在罗雪坞,环姑娘那里。”

小鹃脸上立刻带了同情之色:“原来你去了那儿……唉,也难怪,你这么漂亮,大奶奶怎么可能让你在离大爷近的地方晃。”

香兰推了小鹃一把,笑骂道:“你说什么呢!”

小鹃含着糕点笑眯眯的:“你比大爷屋里那三个丫头生得都俊呢,我看要不了多久,等你长开了,一准儿比大奶奶都好看,大奶奶可是金陵第一美人,只怕日后要让贤了。”

香兰一把捂住小鹃的嘴:“我的小祖宗,你浑说什么呢,还让不让我活了。”

小鹃“呜呜”两声,掰开香兰的手道:“你放心,我有数,这不是只有咱们两个么。今天鹦哥让人撞了,那些丫头婆子们躲到后院儿去了,生怕主子们瞧见了拿着撒气。”

香兰点了点头:“难怪前院一个丫头都没有。你在知春馆干什么活儿?”

小鹃叹口气道,“我做洒扫的活儿,看炉子、浇花、打扫院子。那回廊的地,每天要用水冲三遍,天天累死累活的,那几位姐姐还是不满意,每回都训我,还把别人都不爱干的活儿推给我。”

小鹃年纪还小,见了香兰如同见了亲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委屈,香兰摸了摸她的头道:“我也是,活儿干得不少,还不招主子待见,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新进来的丫头,都是这样熬的,等过两年成了老人儿,就没人敢欺负咱们了。”此时听见外头有人高声叫:“小鹃!小鹃呢?不看着炉子去哪儿疯跑呢!”

小鹃一吐舌头道:“那个催命的又找我了,我先去了,香兰姐,你要常常来看我,我得了闲儿也去罗雪坞找你。”说完便一溜烟跑了。

香兰将帕子里的糕点又给小鹃留了两块,放在她床头的枕头旁,然后推门走了出去,经过西边一间厢房,隐隐听到哭声,似乎是春燕一边哭一边骂:“鹦哥你那小蹄子休得意!你下套作践我,我让你有哭的那一日!”

香兰背后只觉一寒,忙不迭的拔腿回去了。回去向曹丽环回禀,曹丽环细细查问了一通,香兰一问摇头三不知,只说赵月婵把东西收了,又给了她几块点心。曹丽环脸色有些沉,她打发香兰去送东西,其实相中了香兰老实,不会打开那盒子偷拿东西,卉儿手脚有时不太干净,怀蕊又是个内在精明的,都不太对她心思,可这香兰也“老实”过了头,该长的眼色一概都没有。曹丽环阴着脸将香兰打发走了。

一时相安无事。

这一日,曹丽环特特画出鞋样子让做一双鞋,跟怀蕊一同选了配色,又让卉儿把鞋上的花样子描出来,限时限刻的让香兰赶工一双鞋。香兰埋头做鞋,连中饭晚饭都草草吃两口了事,夜里又点灯熬油的绣花样子,三天便将鞋子做得了。卉儿见了,一时说花样绣得不好看,一时说鞋面绷得不够平,然后在鞋口绣了一圈小花。

早上请安回来,曹丽环面带喜色,卉儿更大声嚷嚷道:“今儿在老太太跟前,姑娘可是露个大脸,姑娘把鞋一呈上去,说‘前几日老太太说脚有些肿,我这几天赶着做了一双鞋出来,老太太回头试试,看合不合脚。’你们猜怎么着?老太太当场那么一试,还真合脚了,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当下赏了姑娘一对儿金丁香。”

曹丽环颇为得意,一边吃茶一边道:“可不是,东绫那死丫头脸都绿了,可是出了我胸口的一口恶气。”林东绫是二房嫡出小姐,素看不惯曹丽环,事事处处打压她,曹丽环提起来便咬牙切齿。

怀蕊讨巧道:“还是姑娘会讨老太太欢心,鞋样子就画了两天,斟酌来斟酌去,费了一番心血,怪道得了赏了。”

曹丽环含笑道:“哪是我,这鞋子上的花样子都是卉儿绣的,配色是你,香兰也帮了不少忙,才把鞋做得了。”

卉儿乖觉道:“还是姑娘教得好。”

香兰脸上仍挂着笑,心里却冷冷道:“好,好得很,三天熬得双眼通红做得的鞋,最后归成一句‘帮了不少忙’。”

曹丽环眼风一扫,看见香兰立在一旁,灵秀的一张鹅蛋脸清减了不少,且带憔悴之色,知她这些日子任劳任怨,便多夸了一句道:“我知道你是个实在的孩子。”紧接着又捎上怀蕊:“你这孩子也是,干活儿任劳任怨的。”

当下赏了香兰几个钱,却给了卉儿和怀蕊一人一枚小银簪子,然后打发香兰去做针线,对卉儿和怀蕊招了招手道:“你们俩随我来。”便进了寝室。

求大家多多给我票票,收藏和留言~~~问过编辑,说成绩好的才会有推荐,起点这里太冷啦,这个成绩恐怕得不到推荐呢……>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