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对策

第十二章 对策

时间:2022-06-24 09:35:03来源:

自那日以后,香兰仍然本本分分干活儿,只是手脚却慢了下来。平日半天做得的针线,如今不紧不慢的做上一两天才交工;往日房间里的洒扫半个多时辰就能做完,如今却不慌不忙的做满一个时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对策

自那日以后,香兰仍然本本分分干活儿,只是手脚却慢了下来。平日半天做得的针线,如今不紧不慢的做上一两天才交工;往日房间里的洒扫半个多时辰就能做完,如今却不慌不忙的做满一个时辰;出去跑腿,也不像原先那样小跑着快去快回,反而慢慢走,顺带欣赏园子里的景色。因她干活儿慢了,又总是忙碌着,曹丽环也不好再派她,便去支怀蕊和卉儿。若再有叫香兰帮忙的,芝麻小事她便去帮一帮,倘若是变着法儿的推活儿给她,香兰便立刻拒绝道:“我手里还有活儿,一时忙不开,真对不住。”

她这一推脱,日子便轻松了些,只是曹丽环便瞧她愈发不顺眼,动辄便斥责一番,香兰只听不语,态度仍十分恭顺,心里则盘算着如何找时机再画两幅画卖钱。

没过几日,曾老太太病亡。因是高寿而终,所以又为喜丧。一时间府中一色的素孝,连猫儿狗儿都要裹上白布。林大老爷林长政携妻子儿女回金陵奔丧,因大房将要归来,府中一时议论纷纷。

“大房老爷太太回来,那二爷、三爷、大小姐、二小姐和三小姐也要跟着回来了。”卉儿从柜里拿出一只五色花纹小陶罐,用小银勺子挖了一勺茶叶,用热水沏了,把杯子捧在手心里。

“那茶叶是大奶奶给环姑娘的贡茶,就这么一小点儿,你馋嘴非要吃,当心让环姑娘瞧出来!上回你偷吃两个桂花圆饼儿,还是我给你圆的谎。”怀蕊歪在藤条凉床上笑骂道,“再说他们回不回来,跟咱们也没什么相干。”

“怎么不相干?听说大太太是个厉害人儿,原就跟大奶奶不对盘,她一回来,跟信大奶奶就是一场龙虎斗!还有林锦亭林三爷,是二房唯一的男丁,还是从二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前两年跟着林大老爷上京求学去了,这次也一并回来奔丧,听说生得一表人才,是个美男子。”

怀蕊哼一声:“呸!不害臊的丫头,原来是想男人了。”

卉儿昂着头:“想又怎么了?还不准想想了?大房的林二爷林锦轩,虽是个庶出,听说也是个极风雅的才子,可自幼身子骨不好,总生病,这回留在京城没能回来。单只亭三爷回来,府里头上下的丫头们就都闻风而动,一个个变着法儿的裁衣裳做首饰,都暗暗较劲呢。”

怀蕊嗤笑道:“在曾老太太的孝里,一律穿素,不准戴花儿抹脸,还能折腾出来什么花样。”

卉儿吃吃笑道:“有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前儿个我看银簪金簪她们两个凑一处用雪青色的线在白衣服上绣花,还有要打银器在孝里头戴的,送来的样式给我一瞧,啧啧,真真儿新颖好看,我都想打两支戴戴了。”说着高声招呼道,“香兰,你打不打首饰?我问了金簪,打四支钗可以便宜六十个钱,咱们俩拼凑拼凑各打两支如何?”

香兰支着耳朵将厅里二人的对话听了个遍,听见卉儿喊她,便拿着绣花的绷子走出来,笑道:“我头上这根银簪子使得还顺手。”

“那怎么一样?你那根簪子早就发乌了,样式又老又旧,亏得你还用细布一遍一遍擦,要是我,早就丢了完事。”卉儿嗤笑一声,抓了把瓜子来嗑,“甭说那簪子,你这浑身上下都是旧衣裳,看着又破又土气,这样不体面出去岂不是打咱们姑娘的脸?”

卉儿说话一贯带刺,香兰忍了忍,脸上却带出俏皮的笑意来:“我进府晚了,没赶上裁新衣,不如怀蕊姐姐家里富裕,吃喝穿戴一应不缺,更不如卉儿姐姐体面,在环姑娘跟前总能有赏赐。我是指望月例过日子的穷丫头,一根银簪子的钗就够我宝贝了,倒是让卉儿姐姐见笑,我知道卉儿姐姐手里是有好些好东西的,要是嫌我穷酸,不如送我几样?”心里暗哂道:“卉儿号称‘雁过拔毛’,自己的吃喝、玩意儿全都把得死死的,还喜欢串门子四处蹭吃蹭喝,偷拿曹丽环的吃食,我方才这样说,肯定怄死她了。”

她前世在沈府,各房的姊妹向长辈争宠也没少斗法,更帮着她母亲出谋划策打压妾室、各房争权的妯娌,明里暗里勾心斗角,也算得上暗箭嗖嗖,阴风习习。卉儿那些小手段,真真儿不够她看的。她刚进林府,立足不稳,不想招惹是非,且两世为人,也早就懒得和人争闲气,所以卉儿有意无意的言语挑衅,她只当没听到,但也不能随意让人欺负侮辱。

卉儿顿时没了声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是生了气。香兰对着卉儿笑了笑,说:“我方才是跟卉儿姐姐说着玩呢。”转身回去绣花,心里却想:“果然还是个不经事的小丫头,这两句话就堵得没话说了。若是我,肯定就从首饰里拣出两样给人家了,这样的心胸,日后也走不长远的。”

卉儿被香兰这么一噎,又添了几分气恼,正想再刺两句,却瞧见曹丽环风风火火的从外头回来,进门便高声说:“了不得了!”

怀蕊正拿了块熏肉逗狗,见曹丽环进来,匆匆把狗弄出门,一边问道:“什么了不得了?”

曹丽环往八仙桌后头一坐,喘了口气说:“鹦哥的孩子掉了,是春燕下的药!”

香兰大吃一惊,针差点扎在指头上,忙忙的站起身走了出来。怀蕊和卉儿愣住了,纷纷道:“真的假的?这事是听谁说的?”

“当然是真的,是楼大表哥亲自断的案,春燕自个儿都招了。前些日子郎中诊出鹦哥有滑胎之兆,便开了方子让煎药服用,春燕平日就与鹦哥不和,就偷偷找了机会,支开煎药的丫头,往药里头加了一把虎狼药。许是药力太足,鹦哥一碗下去就下了胎,如今还流血不止呢,啧啧,真是可怜。”曹丽环说着接过卉儿给她倒的茶,一饮而尽,“我方才到知春馆去,见门禁森严的,扯住知春馆的徐婆子问了半天,她才告诉我的。”

香兰忍不住问:“那春燕怎样了?”

曹丽环冷笑道:“还能怎样?大爷发话给远远卖了,连同她家里人也都跟着吃瓜落,大爷说了,一个都不留。大表哥都二十五了,膝下还空着,好容易有个血脉还让人害死,要是我,就把那贱丫头活活打死。”

怀蕊说:“大概也是念着往日里的一点情分,春燕到底伺候过大爷一场。”

卉儿撇撇嘴说:“我看也该她倒霉,好几回我去知春馆送东西,都瞧见她站在院里训小丫头子,好不威风的模样,楼大爷那几个通房丫头哪个跟她似的?春燕不过就仗着楼大奶奶对她高看几眼,才那么猖狂,如今作到这份儿上,楼大奶奶也保不住她。”

香兰却觉得此事绝非“远远发卖”这样轻巧,想到春燕鲜花嫩柳一样的人物儿,竟鬼迷心窍葬送了自己,百般算计争竞却落了个这么个下场,更连累一家老小,纵然她跟吕二婶子不合,却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都是在世间讨生活的可怜人而已。

谢谢花西月兮的PK票~~继续求票票,求收藏,求留言……请大家多多支持呀~~大家如果觉得好看,就把这个文收了吧~~~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