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玉兰

第十九章 玉兰

时间:2022-06-24 09:35:06来源:

说话的间林锦亭从外走进去,看见了满屋子的姐姐妹妹不由得呆了呆,急忙就得退回去。林东绫笑着说:“哥哥都来了还跑什么?这儿有热热的茶,还不吃上一盏再走。”林锦亭已退出门外笑着说:“我是顺道回来还二妹妹书的,奕飞还在院子外头等我,就不久待了。”林东绮、林林锦亭退出门外笑着说:“我是顺路过来还二妹妹书的,奕飞还在院子外头等我,就不久留了。”。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玉兰

说话间林锦亭从外走进来,看见满屋子的姐姐妹妹不由呆了呆,连忙就要退出去。林东绫笑着说:“哥哥都来了还跑什么?这儿有热热的茶,还不吃上一盏再走。”

林锦亭退出门外笑着说:“我是顺路过来还二妹妹书的,奕飞还在院子外头等我,就不久留了。”

林东绮、林东绫和林东绣两眼瞬间发亮,林东绫早已一叠声问道:“宋哥哥来了?还不赶紧请进来。”

林东绮连连点头道:“都是自家亲戚,怕个什么,来我这儿哪能不给盏好茶喝。”命丫鬟赶紧请进来,又亲自执了壶茶端了出去。众小姐们闻风而动,纷纷走了出去。

林东绣被挤在最后一个,冷笑着喃喃说:“刚才拿着嫡女的款儿,没见着有多殷勤,这会子听说宋郎来了,倒跑得比兔子还快。呸呸!不要脸。”

香兰挨在门口,将将把这句话听个满耳,把头埋到胸口,只装作没听见。抬头一瞧,只见绮、绫二人团团围着一个儒雅俊逸的少年,脸上都现出了微微的红晕。

林东绮亲手倒了杯茶奉上前:“宋哥哥好容易到我这儿一趟,怎么能不进来急急忙忙就走呢。”

宋柯接过茶,只是微笑。林东绣柔声说:“宋哥哥年纪大了,反倒跟我们生分了,小时候咱们几个还一起在院子里荡秋千,解九连环呢,宋哥哥就知道到二妹妹这儿来,也不去我那里坐一坐。”

林东绫听了这话顿时拧眉,往前跨一步把林东绣挤到身后,一拉宋柯的衣袖:“宋哥哥,你跟我哥哥这样好,又是我的亲表哥,我小时候虽不在京城,不是跟你一起长大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话音未落,拉着宋柯衣袖的手已被林东绣拍了下来,林东绣似笑非笑的嗔道:“三姐姐,宋哥哥是你表哥,可不是亲哥,可不好跟你拉拉扯扯的。”

香兰心里大叹:“方才林东绣和林东绫还一起联合挤兑曹丽环呢,等这位‘宋哥哥’一出现,便马上针锋相对起来了。哈哈,都说红颜祸水,这蓝颜也是祸水。”

林东绣见宋柯来了,暗暗后悔自己今天穿得不够鲜亮,虽说气派是有了,但跟林东绫一比,远不如她明艳别致;林东绫看看林东绣,却后悔自个儿今天图方便,没搽胭脂抹粉儿,一张脸这样素,一双浓眉也没用剃刀好好修一修,跟林东绣站一起便显得男子气了。林东绮却对自己今日穿得如此朴素十分满意,宋家一直以勤俭持家为家训,且如今的气象也不比往常了。她这身打扮正正合适。

宋柯笑着说:“今天我是陪修弘过来的。兄弟姊妹大了,不常见面也是寻常,姐姐妹妹那么关心我,倒真让我受宠若惊。”

话音一落,登时莺莺燕燕的声音响成一片。宋柯喝了口茶,说:“今天庄子上送来几筐早桃,比不得水蜜桃甜,汁水却也饱满,给府上送来两筐,姐姐妹妹们也尝个鲜。”

林东绣摆手道:“不成不成,二姐姐吃不得桃子,就连碰一碰都要长癣呢。”

林东绮嗔了一眼说:“就你话多。”

林东绫却笑嘻嘻说:“二姐姐是没口福,我却是最最爱吃桃子的,回头给我屋里多送几盘子来。”

众人又寒暄了一回,宋柯说:“还有事不叨扰了,舍妹在这儿,还劳烦姐妹们多多照顾。”

林东绮马上说:“宋哥哥说这样的话就生分了……”

林东绫连忙表白自己:“就是的,就是的,我当檀钗就当自个儿的亲姐妹一样,我还说呢,我这儿有一匣子上好的宫花儿,都送过去给她戴。”

林东绣则上前揽住宋檀钗的肩膀,极为亲昵的说:“就是的,我还说让檀钗姐姐多在府里留几日,跟我住一处,我们姐妹也好多说说话。”

香兰恍然大悟:“原来这宋檀钗是那位‘宋哥哥’的妹妹,怪道方才几位林家小姐都费心讨好呢。不知这位‘宋哥哥’是什么来路,端得文采精华,风度不凡,瞧着像是人中龙凤,只是穿戴却无富贵十足的气象。”想着眼神落在宋柯的腰间,“就拿他腰上的织金带来说,掉了玛瑙,不是找同色玛瑙的补上,就是寻红宝石、红玉之类的名贵石头重新镶嵌上头,他这带子反而补了个不值钱的红绛石。衣裳虽干净,但也能看出有六七成的旧。想来家里是富贵过,如今却有些不如了。”

她正想着,冷不防宋柯的眼神也扫了过来,二人目光相撞,宋柯一愣,继而眯了眯眼,香兰则一惊,马上低了头。

林锦亭笑着说:“看看,奕飞兄一来就成了香饽饽,我是没人疼,姐姐妹妹们都不理我。”

林东绫白了他一眼:“你天天在我们跟前晃,想不见都不行,宋哥哥却难得来一趟,你还能有他金贵?”

众人都笑了起来,宋柯趁机寒暄了两句,便拽着林锦亭走了,一众人跟出去相送。香兰看了半天热闹,一转头,曹丽环正站在她身边,只见脸上潮红,双眼冒光,呼吸也有些急促,眼睛紧盯着宋柯和林锦亭的方向。此时卉儿回来,香兰不动声色的轻轻唤了一声道:“环姑娘,如果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曹丽环这才回神,跟香兰说:“你去后头找踏莎,二姑娘给我一盆花,你正好搬回去。”

香兰听了,便转回到后头,林东绮送了曹丽环一盆白玉兰,香气芬芳沁脾,花瓣晶莹剔透,堆雪砌玉。

香兰深深的吸了一口香气,抱着花盆晕陶陶的往外走,想起前世因自己的名字里有个“兰”字,又爱兰花高洁馨香,屋里屋外都摆满了各色兰花,什么墨兰、蕙兰、春兰、剑兰、寒兰,梅瓣的、荷瓣的、水仙瓣、蝴蝶瓣,林林总总的门上、梁上、窗户上、厅里的桌子条案上,正是万花围绕。每到春季玉兰开放,她便摘上一朵,别在鬓发边上,头发丝里都带着馥郁的芬芳,她还和丫头们把凋零的兰花采集起来制成香饼子、香球子熏衣裳,这些都是她前世极其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

香兰出了惠丰斋,拐到石子铺成的小路上,又走了一段路,闪身躲到假山后面,看着四下无人,便把花盆放在旁边的石桌上,偷偷的摘下一朵玉兰,别在鬓发边,俯身凑到湖水边看。

那湖水碧绿平和,倒映出一张桃花脸,水里的女孩儿豆蔻芳华,鬓边攒着玉兰,真不知是人比花娇,还是花儿把人衬得更娇美清丽。香兰知道这具皮囊惹人,自来到林府便没有好好打扮过,头发都是胡乱梳上一梳,扎根蓝色或白色的头绳了事,衣裳也多是旧的,不过石青和靛蓝两种颜色,自打曾老太太去世,府里统一做了素服,才穿了白色衣裳。可她也是爱美的,这会子趁着没人,便从怀里摸出一把桃木梳,把一头的乌发放下来,口中颠三倒四的拣了一出《西厢》哼着:“雪浪拍长空,天际秋云卷……东风摇曳垂杨线,游丝牵惹桃花片,珠帘掩映芙蓉面…...空着我透骨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待头发也梳好了,又把那朵玉兰端端正正的簪在发髻边,俯下身子左照右照,做了个鬼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忽然,那湖水里倒映出一个男子的身影,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她背后。香兰吓了一跳,猛地回头一看,只见林锦楼正站在她身后,双眼直直的看着她。香兰有些慌,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裙,低着头往旁边退了两步,小声唤了一句:“大爷……”

林锦楼嘴角一勾,扬起一抹懒洋洋的笑,往前走了一步问道:“你方才唱的是什么小曲儿?怪好听的。”

香兰垂着头,嗫嚅着:“我,我……只是听别人浑唱的,就学了个调调。”林锦楼身材高大,加之本就有压人之威,香兰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便又往后退了一小步。

林锦楼今天原本在花园子前头的水榭里宴客,来的几位小爷都是京城里权贵之子,平素都跟他称兄道弟的,如今下江南游山逛水,他必然要做东,那几位早就听说林府畅园的美名,闹着要来园子里赏玩。林锦楼便将人迎到前园摆宴,因在曾祖母孝里,不可太过,便不备丝竹,只敞开了吃喝一番。

好容易将人送走,林锦楼也喝得有五六分醉意,便转到后园子来,却三绕五绕的到了这一头,见景色优美,便举步慢走,隐隐听到那假山后头有人在哼唱小曲儿,偷眼一看,却瞧见有个丫鬟正歪坐在地上梳头发,远远的看不清相貌,只见穿着一件石青色的褂子,下面是白色的裙儿,裙裾下依稀探出一点秋香色的绣鞋,身段窈窕柔软,乌压压的发直垂到腰际,那女孩儿的歌声甜糯糯,让他心痒痒的,直想把那头发撩起来仔细看看她的模样。

后来那女孩儿绾好了发,一张雪玉般的脸儿便显了出来,又见她自得其乐,以湖为镜,簪花弄姿,林锦楼觉着有百千只小手儿再撩拨他的心,便再按耐不住,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

再次感谢花西月兮的PK票=3=,以及所有给我投票的各位,无以为报,勤奋码字表达谢意吧!!

请各位继续支持,有票的投个票,没票的露个脸留个言,收藏点击神马的,不嫌多啊~~~~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