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荷包

第二十章 荷包

时间:2022-06-24 09:35:07来源:

林锦楼长在富贵荣华窟,生在温柔如水乡,尝遍了各色胭脂,适才头前宴宾,他还特特命人两抬小轿,抬了怡红院的三个头牌妓女来,现下腰间就系着名妓红儿仙适才给他抹嘴的一条翠绿汗巾子,可眼前这女孩儿如此素雅的妆扮,却忽的让人眼前一亮。他远看只觉是个有些姿容的女林锦楼只觉口干舌燥,心“咚咚”的在胸膛里撞着,直想付俯下身子去嗅她发间的那朵玉兰,是否如他想的那般芬芳诱人,可他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似的不能动,真是笑话,眼前不过是个小丫头,他却觉得她高贵矜持,不能让人随意侵犯调笑。。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荷包

林锦楼长在富贵窟,生在温柔乡,尝遍了各色胭脂,方才头前宴宾,他还特特命人两抬小轿,抬了怡红院的三个头牌妓女来,眼下腰间就系着名妓小翠仙方才给他抹嘴的一条翠绿汗巾子,可眼前这女孩儿如此素净的妆扮,却忽地让人眼前一亮。他远看只觉是个有些姿容的女孩子,但这近看却一呆,忍不住一看再看。只见那乌发蝉鬓拥出一张雪白的鹅蛋脸庞,长眉红唇,一双大眼睛清明水润,此刻眼睛低垂,睫毛浓密如扇,年纪虽小,却自有明媚光丽之美,仔细端详,愈发觉得清灵出众,竟百无一有。

林锦楼只觉口干舌燥,心“咚咚”的在胸膛里撞着,直想付俯下身子去嗅她发间的那朵玉兰,是否如他想的那般芬芳诱人,可他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似的不能动,真是笑话,眼前不过是个小丫头,他却觉得她高贵矜持,不能让人随意侵犯调笑。

香兰已觉出林锦楼愈发灼热的目光,这眼神让她极不舒坦,仿佛她是一块让人垂涎欲滴的肉。一阵风吹来,香兰闻到林锦楼身上的酒气和隐隐的一股脂粉浓香,心想:“林锦楼生得这样好,可惜是个风流胚,方才不知在哪里偎红倚翠快活,莫非这会子火气没消,便瞧上我这个小丫头了?”脸色更冷了几分,往后再退了两步,垂着头问道:“大爷有什么吩咐?”

林锦楼轻轻咳嗽两声:“你叫什么名儿?是哪儿的丫头,我怎么没见过你?”

香兰垂着手,规规矩矩说:“回大爷的话,奴婢叫香兰,在罗雪坞伺候表姑娘的。”

林锦楼皱起眉头:“你是曹家的丫头?”

香兰恭恭敬敬说:“奴婢是林家的,大奶奶命我去伺候表姑娘。”

林锦楼的眉头这才松了松,见香兰低着头,便有些不悦,方想让她把头抬起来,却瞧见她雪白优美的脖颈,仿佛上等的白瓷,又像是温润的羊脂玉,他忍不住想伸手去摸一摸,谁知刚举起手,便听背后有人说:“我的爷,可找着你了,原来你在这儿。”

林锦楼回头一看,见是在他身边贴身伺候的小厮吉祥,吉祥急急忙忙跑过来在林锦楼身边小声说了几句,林锦楼挑起眉说:“竟有这事?方才不是让人全都妥妥的送回去了么?”

吉祥小声说:“当然是特特命人送回去了,谁知道李二爷瞧上了小翠仙,硬要带回去留宿,后来听说翠仙姑娘是……”看了看林锦楼的脸色,方才说,“是大爷包了的,不敢太造次,便点名要小翠仙的妹妹小翠云,可翠云是个雏儿,这些日子给大爷写了不少诗词,又用自个儿的头发打了五彩络子送过来,大爷都收了,她觉着大爷对她有情,便认定自己是大爷的人了,自然不肯就范……就这么闹起来,如今翠云又抹脖子又上吊的,李二爷犯了一根筋,发狠要给翠云**不可。”

林锦楼笑起来说:“李小二还是这牛脾气,对待佳人牛嚼牡丹可不成,罢了,我出面说和便是。”说完回头一瞧,却发现香兰已经不见了。心里想着回头再找去找那小丫头,随吉祥去了。

香兰抱了那盆玉兰花小跑了一阵,又将花盆放到地上,用袖子揩了揩汗,想到林锦楼方才灼灼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寒战。不由安慰自己,林锦楼是吃醉了酒才会如此,等酒一醒,便必然把她这个小丫头子忘到脑后头去了。快走到罗雪坞的时候,香兰忽听到有人喊她,扭头张望,竟然看见宋柯站在竹林子里对她招手。

香兰心下疑惑,只得走上前问道:“公子什么吩咐?”

宋柯笑如春风,一双眸子湛湛生光,指了指衣摆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帕子?”

香兰低头一瞧,见衣摆上弄上了一大块脏污,好像是一团湿泥巴,便连忙把花盆放到地上,从怀里掏出帕子,弯下腰帮宋柯清理。

宋柯连忙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说着把帕子接过来,自己擦着,口中道:“这可要谢谢你了,若不是碰见你,我穿这衣裳可没法见人了。”

香兰见宋柯脸上笑意融融,更显得一张俊脸非凡出色,加之态度可亲,便也跟着微笑起来,心想:“这样的珠玉男子,就算当年萧杭号称风采冠绝京城也不过如此,怪道那几个林家小姐都吹皱一池春水了。”想到她前世的丈夫,心里不禁有些黯然,只低头看了看那脏污,说道,“幸好只是些泥巴,也好清洗了,留不下污迹。”

宋柯仿佛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又仿佛漫不经心的问道,“还没问过你呢,你叫什么名儿?是罗雪坞的丫鬟?”

香兰只回答:“我是在罗雪坞当差的。”

宋柯因香兰不肯说自己名字,微微皱了眉,只见那帕子的一角绣着一丛兰花,便笑着说:“这兰花绣得好,不知姑娘名字里是不是有个‘兰’字?”

香兰只得说:“倒是有个‘兰’,这个帕子不过是胡乱绣的……”

“胡乱绣的竟然都这么好。”宋柯眼睛里闪着光彩,将腰间的荷包解下来,递过去说,“帮我看看,这荷包破了的地方,好不好修补?”

香兰接过来一看,只见是一个簇新的五彩金线五子登科荷包,只是那精细的刺绣上破了个洞,不由可惜道:“这荷包做得真精细,刺绣的活计也好,只可惜破了,修补有些难,但也并非不可……”

宋柯连忙说:“既然如此,能不能请你帮我补一补?”

“啊?”香兰张大了嘴巴,“我帮你补?”

宋柯见她目瞪口呆的模样只觉得可爱,脸上做出忧愁的神色,说,“这荷包是我娘亲手做的,图的就是‘五子登科’的好兆头,只是我前两天不慎弄破了,身边又没个心灵手巧的人,要是让母亲知道岂不难过?我看你这帕子绣得好,想来活计不错,不如帮我补一补罢。”

香兰刚要张嘴推辞,宋柯便堵上一句:“就这样罢,大后天上午巳时正,我就在这里等你把荷包给我。”说完自顾自的把香兰的帕子往袖中一塞,转身走了。

香兰想叫又怕人听见,急急忙忙提了裙子去追,可转过山坡,宋柯就没了人影,香兰又怕丢了那盆花,只得回来,怏怏的搬着花盆回去了。

回到罗雪坞时曹丽环还没有回来,香兰便把花摆到厅里的八仙桌上,回去把荷包拿出来仔细看了一遍,叹口气歪在软榻上,腹诽道:“宋公子只要吆喝一声,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还不都上赶着去给他补荷包,漫说是补,就连一模一样做一个都使得,何必要我这根本不熟的小丫头给他补?也不怕我补坏了,这位爷也真放得下心。他是无所谓,若是因为这荷包我传出跟他有些什么,不单几个小姐得把我生吞活剥了,我这辈子也就毁了。”越想越心烦,忍不住把荷包扔到地上狠狠踩了两脚,片刻又垂头丧气的把荷包捡起来,掸了掸上头的灰,没精打采的拽过针线笸箩,开始一针一线的补那荷包。

过了好一会儿,曹丽环才回来。香兰本以为曹丽环在林府的小姐那里受了气,回来必定要打骂一通煞性子,谁想她竟不声不响的回屋了,还把卉儿叫了进去,两人把房门关得严严实实,过了好久也不见出来。

在起点第一回有榜单,成绩却不太理想,请各位大大们多多给我支持呀(请诸位看看俺迫切又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点个收藏,留个言都好,谢谢大家啦!!

谢谢花西月兮和bubu8915的PK票=3=,以及各位给我投票的大人们!

关于男主…不剧透哈^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