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谋划

第二十二章 谋划

时间:2022-06-24 09:35:08来源:

时节已入五月,时时处处春光明媚。玉香从早上便有些心绪不宁,手里攥着荷包又暗自的把宋柯骂了个遍。探头探脑的往屋里望,见曹丽环正跟卉儿低声说着什么,便找个借口去烧热水,从罗雪坞里溜出,到那山坡上去寻宋柯。还未走到,便瞅见那桃树底下身材颀长着一个翩翩少年香兰从早晨便有些心绪不宁,手里攥着荷包又暗暗的把宋柯骂了个遍。探头探脑的往屋里望,见曹丽环正跟卉儿小声说着什么,便借故去烧水,从罗雪坞里溜出来,到那山坡上去寻宋柯。还未走到,便瞧见那桃树底下长身玉立着一个翩翩少年,不是宋柯又是谁?。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谋划

时节已入四月,处处春光明媚。

香兰从早晨便有些心绪不宁,手里攥着荷包又暗暗的把宋柯骂了个遍。探头探脑的往屋里望,见曹丽环正跟卉儿小声说着什么,便借故去烧水,从罗雪坞里溜出来,到那山坡上去寻宋柯。还未走到,便瞧见那桃树底下长身玉立着一个翩翩少年,不是宋柯又是谁?

香兰立刻提了裙子跑上前,把荷包往宋柯手里一塞,说:“还给你。”说完转身便走。宋柯急忙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哎,哎,你急什么?”

香兰气愤的转过头,狠狠甩了下胳膊,却没能把宋柯的手甩开,怒道:“我怎能不急?我是撒谎跑出来的,待会儿让表姑娘发现,我吃不了兜着走!”

宋柯一呆,手就松开了,脸上带了歉意,讪讪道:“抱歉,是我想得不周全了……”

香兰见他这番形容,消了些气,站定了说:“荷包已经补好了,宋公子没什么事,我就先告辞了。”

宋柯仔细一瞧,只见那荷包破了的地方被细细修补好,还用了同色的丝线将花样补齐,又平整又精细,竟看不出原先是破的,不由惊喜道:“补得这么好!”望着香兰,笑容诚恳,说,“你补这荷包可见是花了不少功夫,我自然要好好谢你。”

香兰本想拔脚就走,但听了这话,心说:“你要感谢就给我些银子罢。”抿着嘴看着宋柯,没有做声。

宋柯笑着说:“给你银子只怕太俗气,这个送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缂丝缎缝制的小荷包,递给香兰。

香兰本想故意推脱一番,可转念想到自己前两天提心吊胆的补荷包心中就有气,当日宋柯让她补荷包,她就稀里糊涂的补了,等补到一半方才想起来,自己若是推脱补不好,宋柯又能如何?可看看那已补了一半的荷包,还是咬咬牙给补好了,点灯熬油的做活儿,又怕被人瞧见,这样费心力,收宋柯一件谢礼倒也不多。想到此处,将那小荷包接过来说:“既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多谢宋公子慷慨。”福了一福,转身又要走。

宋柯两步上前拦住:“你就不想瞧瞧里面是什么?”

香兰有些恼,抬头却看见宋柯一张笑吟吟的脸,这样一张谪仙似的俊颜笑起来愈发风采过人,香兰也不由呆了呆,心想:“这宋公子生得真好,风采也好,难怪林家几个小姐都魂牵梦绕的。”这一呆,火气竟一丝都发不出了。

宋柯仍在旁边催道:“快打开瞧瞧,看你喜欢么。”

香兰无法,只得依言把小荷包打开,倒出来一瞧,只见里头是一只翠玉雕琢的小青蛙,剔透水润,是一块极好的料子,雕工平平,却有种拙朴的憨态,着实喜人。香兰“呀”了一声,喜爱得左看右看,喃喃说:“翠玉琢的玩意儿倒是常见,这样有趣的倒不多。”

宋柯见香兰喜欢,嘴角也向上扬了起来:“这小东西是我闲来无事雕着玩的,你喜欢就好。”

香兰听这话说得暧昧,方才惊觉自己和宋柯靠得太近了,忙退了两步,定了定神说:“奴婢谢谢宋公子的赏,若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宋柯紧紧皱了眉头,方才两人一言一语的已有几分稔熟和亲密,方才她又自称“奴婢”,还称他“宋公子”,显是又生分起来,心中一急,便再次上前拦住香兰,道:“且慢,你的帕子还在我这儿呢。”

香兰方才想起上回借给他擦衣摆脏污的帕子宋柯并未归还,便伸手讨要道:“既如此就赶快还我罢。”

宋柯脸上露出无辜的神色,摊开两只手说:“我忘带了。”香兰又有些恼,宋柯又连忙补上一句:“不如你明儿个还巳时正过来,我把帕子还你?”

香兰把手收回来,淡淡道:“算了,不过是条帕子,我也不要了,宋公子烧了罢。”说着又要走。

宋柯又伸胳膊拦住,脸上仍笑眯眯的说:“不如这样,帕子就当你送给我,我拿一样东西跟你换。”说着伸到袖里,摸出一朵白色的绢花。

香兰一愣,宋柯带着几分得意,把绢花送到香兰跟前说:“就这朵绢花罢,比你头上的纸花好看得多。”

香兰把那绢花接过来一瞧,见那花的背面有墨笔染上的一点黑,她丢的那朵背面便让她轻轻用毛笔划了一道作为记号,原来自己丢的那白花竟让宋柯捡了去。

宋柯看着香兰,见她垂首低眉,浓密的睫毛掩了殊秀的双眸,幽兰恬雅不足比其芳丽,宋柯看得有些怔,喃喃说:“你丢花的时候,我正好碰见,不知道这算不算有缘?”

香兰听这话愈发不像,疏远的笑了笑:“宋公子物归原主,奴婢在这儿谢过了。”福了一福,又要走。

宋柯这回却没有拦,只在背后问了一句:“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香兰想装听不见,宋柯却提高了调门大声说,“你要不说,我就去罗雪坞打听去。”

香兰暗骂一声可恶,回头瞪了他一眼,不情不愿的说:“我叫香兰。”言罢提了裙子飞快的跑了。

快到罗雪坞的时候,香兰顿住脚,整了整衣裳和头发,从小茶房拎了半壶水,慢慢的走回去。刚一进门,便瞧见卉儿倚在门口夹小核桃吃,瞥了香兰一眼,冷笑说:“这一大早起的就不见人了,疯哪儿去了?”

香兰小声说:“烧水去了。”闪身进去添茶。

卉儿看着香兰的背影哼了一声,把嘴里的核桃壳吐到地上,扬起脸儿对刚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曹丽环说:“你也不管管她,一天到晚就知道出去疯。”

曹丽环说:“眼下还得哄着她多干活儿呢,我看那小蹄子不如先前勤快了,要是再骂她,生出烦心来,绣活儿上不精细反倒不好。”

卉儿不屑地说:“怕什么,她敢偷懒耍滑,就让楼大奶奶撵她出去!”

“如今大太太回来了,她说话的分量可不如先前了。”曹丽环一脸精明道,“香兰归根结底还是林家的丫头,要是咱们的,想打想骂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你还是少跟那小丫头置气,我问你,我交给你的事你办得怎样了?办成了,才是咱们长长久久的出路。”

卉儿压低声音说:“已经按照姑娘说的办了,一句都不带差的。”又有些后怕,说:“姑娘,你说这事要万一被查出来……”

“你放心,查不出来!”曹丽环斩钉截铁的说,“再说查出来又怎样?还能把咱们生吞活剥了?实在不成,铺盖一卷,咱们直接走人就是。事情已然到这一步,不做也得做,索性赌上一把。”看着卉儿畏缩的神色,拍了拍她的手道,“你只管放心,出了事有我呢。”

卉儿叹了口气,迟疑道:“姑……姑娘,你都和任家的公子订了亲,就等着日后嫁过去了,任家家道就算单薄了些,可任公子是个温柔疼人的,守着田产度日也有一方平安,姑娘又何必……”

曹丽环不语,盯着桌上的青花釉里红壮杯出神,忽然把杯子拿起来递到卉儿跟前说:“我问你,即便我爹娘没走,在咱们豫州老家,家里用得起这样的杯子么?”

卉儿一愣,摇了摇头。

曹丽环指着四周:“那用得起这戗金雕花的床铺,螺钿嵌宝的屏风,还有案上那个成窑的花赏瓶?我虽有几件体面衣裳,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林东绮随便一身衣裳便是上好缂丝锦缎的,最少要四十两银子!”曹丽环越说脸越红,眼睛惊人的亮,“我以为自个儿原来的家,三进的大宅便是气派了,来了林家才知道豫州那宅子简直跟猪棚一般,那花园子跟仙境似的,我都不知道竟还有人能这般富贵的过日子……卉儿,我当时就跟自己说,若不能找到一门比林家更好的亲,我绝不从林家搬走!否则我娘给我那套红宝石金簪子,岂能便宜赵月婵那个贱人!”

卉儿欲言又止:“可……可这事即便成了,姑娘也至多给亭三爷做个妾室,旁人还要说长道短,姑娘许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到任家就是正头夫妻,这……”

“那是以后的事!船到桥头自然直,原先这么多大风大浪我也不闯过来了?卉儿,你也见过亭三爷,眉眼儿五官俊秀不说,那举手投足才是大家公子气概,跟他一比,任羽就能当个屁给放了。”曹丽环拨弄着手腕上的镯子,“就算任家把我当尊佛供起来,可他们家一年四季穿得起缂丝、烧毛、锦缎的褂子,喝得上宫里赐的御酒?”

卉儿嗫嚅着说不出话,神色有些呆呆的,曹丽环脸上的笑容有些迷离:“更勿论任羽是个脑筋不灵光的,读书不成,做生意也不成,读了十几年的书,还是个童生……我对外说得天花乱坠,说任家人口简单,好伺候,又是本分人家,有宅有田,是个殷实的,说任羽本分老实,又有个好性子,其实……其实都是为了给自己长脸罢了,到底如何,我心底跟明镜儿似的,只不过说得多了,也能把自己个骗了,好像自己有多中意这门亲事似的……”

卉儿见曹丽环神情惨淡,忍不住开口:“姑娘……”

曹丽环摇了摇头:“纵然我再好强能干,可终究还是指望男人得力,任羽是个软蛋,日后别说考了功名封妻荫子,就算好好经营祖业我看都不成。”

曹丽环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二人默默无言,忽然,曹丽环挺起了胸脯,大声说:“我也原也是望族小姐,凭什么林家一个庶出的林东纨都能嫁官宦子弟,我还是嫡出的,就该找个穷人家成亲?即便是做林家的妾,我这一生也要尽享荣华富贵……哼,我做了林家的妾,哪个敢真把我当成妾室看?日后正头奶奶的位子迟早还是我的!”

曹丽环目光凌厉,隐露狠绝之色。卉儿想到日后曹丽环留在林家,对自己也只有好处,便殷殷给曹丽环倒了一盏茶,绞尽脑汁帮主子出谋划策起来。

-------------

我会写个林家的人物表公布出来,让大家把人物关系看得更清楚些

数据还是不太好,新文需要大家多支持,还请多多投票,多多收藏和留言给我啊!有大家的支持,咱才能写得又快又好!!

谢谢christine_86dePK票和更新票=3=~~

也谢谢所有给我投推荐票的各位^_^

再次求票求收藏和留言~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