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送信

第二十三章 送信

时间:2022-06-24 09:35:09来源:

这几日曹丽环和卉儿不知唧唧索索的商量些什么,两人关门在屋里一呆就是一天,曹丽环时不时要去逛园子,通常也是逛一天才回来。怀蕊成天溜出去玩耍,没人成天紧盯责骂,香兰便觉着松快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送信

这几日曹丽环和卉儿不知唧唧索索的商量些什么,两人关门在屋里一呆就是一天,曹丽环时不时要去逛园子,通常也是逛一天才回来。怀蕊成天溜出去玩耍,没人成天紧盯责骂,香兰便觉着松快了很多。

这天中午,香兰到茶房里同刘婆子一道用午饭,饭毕,刘婆子瞧着四下无人,便悄悄问香兰道:“听说最近府里边的传闻没有?”

什么传闻?香兰咽下一口茶,想了想说:“最近只听说二太太想亭三爷说亲,因在曾老太太的孝里,所以只私下里偷偷相看了几家……还有大爷的小妾岚姨娘,诊出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香兰扳着手指头数了几桩,刘婆子统统摇头,故作神秘的凑过来说:“我听说,亭三爷跟环姑娘看对眼了!”

“啊?这,这不可能罢!”香兰大吃一惊,“亭三爷怎么能看上环姑娘,环姑娘又不是什么美人,家世更提不到台面上,更别提她还比三爷大三岁呢!”

刘婆子一拍大腿:“谁说不是!方才有老姐妹跟我打听这事儿,我也惊出一身白毛汗。可眼下府里已经有人在传了,有人看见这俩人在园子里一块儿散步,还吟‘湿’吟‘干’的;还有说瞧见环姑娘给三爷送荷包的,还说这俩人脸都红了,含情脉脉的;更有说看见三爷对着落花抹眼泪儿的,是因为他想起环姑娘就要嫁人的缘故……总之越传越神乎,就差有说看见三爷跟表姑娘亲嘴儿了。”

香兰越听越心惊,听到最末一句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说:“妈妈操这个心干什么,横竖是他们主子的事,和咱们没什么相干的。”

刘婆子道:“怎么不相干,万一流言坐实了,或是环姑娘趁机赖上三爷,真成了林家的主子可怎么好。”

香兰摆弄着裙带,漫不经心道:“妈妈说的正是表姑娘的如意算盘呢,她倒是心大,也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刘婆子长吁短叹说:“这种事怎么说得清,万一真赖上三爷,以她的身份在林家讨个贵妾,也不是没的可能。”

香兰说:“你当太太们都是吃素的?进了门更好摆弄,随便说她身子不好给送到庄子上‘养病’,养个几十年,她就算再厉害再狠毒,还能闹出什么花样?”

刘婆子眨了眨眼,看着香兰抿嘴一乐:“哎哟我的儿,我先前还以为你是只病猫崽子呢,竟能说出这样的话,真叫我这老婆子吃惊了。”

香兰笑而不语。比这狠绝十倍的手段她都见识过,可真论起来,曹丽环的伎俩虽不高明,却极有效,她倒是豁得出去,为了贪慕林家的富贵,竟能拼着把自己的名声毁了。

两人正说着,却听见外头卉儿喊道:“香兰!香兰!”

刘婆子骂了一声:“刚吃完中饭就让人不安生!”

香兰叹了口气,将杯子放下,起身走出去,卉儿斜了她一眼,说:“环姑娘在屋里找你有事。”

香兰便往屋里来,曹丽环交给她一个信封,和颜悦色道:“你拿着这个,到卧云院交给亭三爷。”

香兰心里“咯噔”一下,继而暗暗冷笑,心说曹丽环打得是好算盘,这样私相授受的事交给她来做,日后有人彻查流言,定然会查到她头上,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便不用手接,迟疑道:“姑娘,这是……”

曹丽环十分不耐,想呵斥几句,按捺住性子,脸上仍挂着笑说:“这里头装的是诗稿,三爷知道这事,你只管拿去教给他就是了,一定要亲手教给他,你快去快回。”说完破天荒的给香兰抓了一把钱。

香兰从屋里出来,一边走一边暗恨,心道:“我本来就厌恶极了曹丽环,如今又在这事上算计我,偏生我还瞧不惯她小人行径,如今到我手里,我定不能让她如愿!”

香兰慢慢想着,出了园子,余光往后一扫,见怀蕊正远远的跟着她,心里不禁冷笑,出了园子拐过一道门便是林锦亭住的卧云院,香兰迈步进去,见院子里有个小丫头正在浇花,便上前打招呼道:“我是罗雪坞的香兰,环姑娘打发我来送样东西,不知三爷在不在?”

那丫鬟瞥了香兰一眼说:“三爷正在屋里和宋大爷说话呢。”

香兰一听这话,正求之不得,便连忙说:“那我也不便打扰,请问三爷身边哪位有头脸的姐姐在?环姑娘说她给的是个要紧的东西,让我要交给个妥帖人。”

那丫鬟又看了香兰一眼,转身进了屋。片刻门帘掀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生得桃脸杏腮,有些姿色,却又不是极美,但气质端庄,白净的一张瓜子脸,弯眉杏眼,颧骨微高,穿着素白绣花的袄儿,月白裙子,头上戴着缠丝垂珠的钗,耳上垂着白玉银杏耳环,打扮已是颇为体面的小姐模样。

香兰心中警醒,如此装束,地位绝不是一等丫鬟这般简单,应是三爷的“房里人”。那丫鬟道:“这是素菊姐姐,你有事同她说罢。”

香兰殷勤笑着说:“素菊姐姐好,我是家生子,前一阵刚进府的,叫香兰,如今在罗雪坞当差,环姑娘让我把这个交给三爷。”说着把信封交了上去。

那素菊捏着信封将香兰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口中说:“知道了,我回头就交给三爷。”

香兰见旁边的小丫头拎着水壶去别处浇花了,便对素菊说:“表姑娘打发我来送东西,还是这样的信,我觉着不妥,环姑娘叮嘱我要我把信亲手交给三爷,这就更不妥了……但我们做丫头的也没的办法,如今三爷年纪也大了,我也听了些关于环姑娘和三爷的传闻,还请素菊姐姐斟酌。”方才那番话,香兰先点明了自己是林家的家生子,用曹家无半分干系,又隐隐暗示这番做法不妥,若是聪明些的便能听明白她说这番话的意思,提点主子也好,禀明二太太也好,也好有个防备,也好把香兰从这件事里洗脱出来。

素菊一怔,万万没想到香兰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有些迟疑:“你……你是什么意思?”

香兰心里一沉,心道莫非这素菊只有个光鲜皮囊,她方才这番话说得这样直白明了了,素菊竟然还听不懂?香兰有些郁闷,微微笑了笑,说:“素菊姐姐,我虽然伺候环姑娘,但到底是林家的丫鬟,心还是向着林家的。”

素菊呆呆的,还是懵懂模样。香兰刚要再说,就看见宋柯从屋里出来,脸上有些惊喜的神色:“你怎么来了?”

香兰福了福,说:“请宋大爷的安,小婢送东西来了。”

宋柯刚张嘴就看见素菊站在旁边,便对她说:“修弘说想吃奶冻糕,让你进去罢。”素具见宋柯出来正浑身不自在,闻言赶忙进屋了,宋柯笑着对香兰说:“好几日没见着你了,这些天都在做什么?”

香兰看着宋柯稔熟的态度,仿佛两人已相交许久的模样,不由有些头疼,若是直言调戏,或是盛气凌人的,她都可以做出疏远冷淡的模样,可偏偏宋柯他态度谦和,脸上时常挂着和煦的笑意,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叹了口气说:“没什么,天天做做针线罢了。”

宋柯今天穿了墨绿底子团花刺绣的缎子直缀,腰间围八宝带,头上只用一根蝙蝠流云簪绾起,更衬得人俊雅风流,笑着对香兰说:“你活计好,回头得了闲儿给我做个放文房四宝的套子罢。”

香兰假笑着说:“宋大爷身边那么多丫鬟,定能又快又好的做出来一个。”

宋柯含笑着说:“她们的手艺都不如你好,你看你补的荷包,我天天都带着,连母亲都没看出来是重新补过的。”说着指着腰间的荷包给香兰看。

香兰只得敷衍:“那等我得了闲儿罢。”说着想走,脑子一转,跟宋柯说,“宋大爷,今天是环姑娘让我过来送一封信给三爷,环姑娘说信里是些诗词,还再三嘱咐我要亲手交给三爷。”

宋柯脸色微变,旋即又展开笑容,点了点头,不动声色道:“然后呢?”

“我觉着此事不妥,可我一个丫头又做不得主,信我刚刚给了素菊姐姐。今天中午的时候我又听到些关于三爷和环姑娘的传闻,这其中的厉害也不用多言了。”香兰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我还跟素菊姐姐说,我到底是林家的丫鬟,心还是向着林家的,所以才多嘴说这几句……”

宋柯脸上仍微微笑着,打断她说:“我知道了,回头我就让修弘拿着信去找二太太去,此事不会牵累到你头上。”

香兰这才舒了口气,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点了点头说:“多谢宋大爷,那我就告辞了。”

宋柯说:“你做个文具套子给我,就当谢我了。”声音很低,顺着风吹进香兰的耳朵,香兰装作没听见,跨过门槛走了出去。

回到罗雪坞,曹丽环便把香兰叫道跟前问道:“东西亲手交给三爷了?”

香兰点了点头。

曹丽环面露喜色,又一叠声追问道:“三爷说了什么?可让你给我带什么话?”

香兰很不以为然,心想:“表姑娘为了留在林家,还真是把脸皮整个都豁出去啦,唉,可惜她不懂‘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的意思,算计来算计去,最终算计的是她自己罢了。”嘴里编了一番说:“三爷只拿了信封,什么都没说就把我打发了。”

曹丽环厉声说:“怎么可能什么都没说!你当时是怎么跟他讲的?”

香兰一脸老实乖觉:“我跟三爷说,这信封里是您交给他的诗稿,还说您一见这信封里的东西就什么都知道了。”

曹丽环立着眉冷冷说:“然后三爷什么都没说?”

香兰“嗯”了一声。

曹丽环登时沉下脸,一甩帕子进了卧室。卉儿连忙跟在她身后跟着去了。香兰默默出一口气,坐在软榻上倒了半碗茶喝,却不知怎的,忽然想到宋柯,想起他方才笑容和煦,温言细语的模样与她前世的丈夫萧杭有几分相像,心里不由怅然起来,盯着那水杯发了一回呆,余光看见引枕上搭了一块石青色的料子,想着:“这料子是织锦的,正好可以做文房四宝的文具套子,再绣上几丛竹子就更精细了。”紧接着“呸呸”了两声,心想自己怎么可能再给那个居心叵测的主儿做针线,把料子撇到一边,坐到绣架前,看着那鲜红枕套上的五色鸳鸯长长叹了口气,打起精神一针一线绣了起来。

--------------------

谢谢花西月兮童鞋两张PK票=3=

继续求票票,求留言,求收藏,大家觉着好看就给点力吧~~也让我写起来带点劲,嘿嘿

另外,在非正文部分搞了个人物表,比较草草,以后会逐渐完善改进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