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训女

第二十五章 训女

时间:2022-06-24 09:35:10来源:

自回王氏回了房,心里但是不安宁,急急忙忙命人去拾掇林锦亭的行李,当天就打发掉他去宋柯家住。王氏的心腹婆子钱妈妈轻声说:“而如今也好,哥儿回去避避,等大房的整治了那小贱蹄子,哥儿再回去也不迟。”“你再叮嘱素菊,肯定要把衣裳多带两套,除了亭哥儿平时王氏的心腹婆子钱妈妈低声说:“如今也好,哥儿出去避避,等大房的整治了那小贱蹄子,哥儿再回来也不迟。”。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训女

且说王氏回了房,心里还是不安定,急急忙忙命人去收拾林锦亭的行李,当晚就打发他去宋柯家住。

王氏的心腹婆子钱妈妈低声说:“如今也好,哥儿出去避避,等大房的整治了那小贱蹄子,哥儿再回来也不迟。”

“你再嘱咐素菊,一定要把衣裳多带两套,还有亭哥儿平常喜欢吃的几样儿点心,都多包几包。”王氏大声吩咐了几句,听见外头丫鬟的应声,方才松了口气,靠在贵妃榻上,揉了揉太阳穴,“妈妈说的我自然省得。可有这档子事儿,到底是觉着堵心。”

钱妈妈说:“柯哥儿读书好,是个好孩子,太太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瞧着他,跟咱们绫姐儿倒是般配,玩笑一句,要是真成了亲家,倒是亲上加亲了。”

王氏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柯儿是不错,可家道是落魄了,虽然有句俗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绫姐儿打小富贵堆里长起来,身边儿伺候的丫头都没少过八个,让我的心肝儿跟着宋家吃苦,我可舍不得。”

钱妈妈叹口气,自家主子的眼皮子永远那么浅,但凡有秦氏一两分聪明,这些年也不至于明里暗里吃这么多亏。“柯哥儿是个上进的,明年要是春闱中了……”

“中了又如何?没人提携,没银子活动,兴许连个缺儿都轮不上。”王氏摇摇头,“钱妈妈,这事儿别再提了。柯儿是个好孩子,回头我替他多留意留意别家的小姐,我们家绫姐儿跟他吃不起这个苦。”

钱妈妈说:“既然太太是这个意,我就不说什么了。只是绫姐儿慢慢大了,倒是有自己的念想,这几天一直缠着她哥哥问柯哥儿的事,整天往卧云院跑,惦着能碰见柯哥儿,还说要好好学一学针线,给柯哥儿做双鞋。前儿个我还听她抱怨说在孝期里穿不得鲜艳衣裳,要打一套时鲜花样的银器。”

“哎哟我的小祖宗。”王氏差点跳起来,“你说你说,这闺女儿子怎的一个让我省心的都没有!”

钱妈妈说:“太太稍安勿躁,只是绫姐儿有这个心思,太太要心里有数。”说着不放心的看看王氏。她这位主子,做事颠三倒四,不该着急忙慌的时候反倒风风火火,该快些办的事反倒磨磨唧唧,这些年全赖身边几个忠仆提点,所以她跟王氏说“心中有数”,也不知这王氏心里到底有数没有。

王氏又去揉脑袋,命珊瑚给她拿一丸清心的药。药丸子揉开蜡,将吞未吞的功夫,林东绫掀开帘子“噌”地跑了进来,四下寻找打量,从厅里找到里屋,又去掀次间的帘子。

王氏正有气,把半丸药放进嘴里,含糊问:“你找什么呢?”

林东绫的性子似王氏,风风火火:“奕飞哥哥呢?我刚进院儿的时候就听丫头们说奕飞哥哥来了,这会子人呢?”自从她听说几个堂姐妹叫宋柯“宋哥哥”之后,心里便不乐意,琢磨着自己要有个与众不同的称呼,最好更显得亲近的,于是便直呼宋柯的表字,称之“奕飞”哥哥。

王氏听见“奕飞哥哥”这四个字,药丸子差点卡在喉咙里,大声咳嗽起来,钱妈妈急忙给王氏顺气,看着林东绫说:“宋少爷已经走了。”

林东绫嘟着嘴说:“早知道不回去换衣裳了,没准儿就碰见了。”

王氏差点没背过气,怒道:“你是大家小姐出身,怎能这般没脸惦记个男人,我就是这么教你的?”

林东绫翻了个白眼,嘟嘟囔囔说:“奕飞哥哥又不是外人,我惦记他有什么不对?”

王氏烦躁得站了起来,走上前在林东绫额上戳了几记,咬着牙说:“死丫头,这话传出去你还做不做人了?宋柯就算是你表哥,可也是个外男,你们年纪渐渐大了,我已让亭哥儿搬到外院去住,日后不准你再跟宋柯见面,若是宋柯到府里,不准你再往跟前去!否则我就告诉你爹!”

林东绫大惊,完全没在意王氏说不准她再见宋柯的话,只想到若林锦亭搬到外院,自个儿跟宋柯便再难见面了,不由着急道:“哥哥不是在卧云院住得好好的么,为什么要搬?”

钱妈妈道:“哥儿的年纪大了,搬到离园子远些的地方也是正理。”

林东绫正在气头上,倏然瞪圆了一双眼,指着钱妈妈骂道:“你给我闭嘴!我跟我娘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余地!”

钱妈妈呆了,王氏怒火上涌,搡了林东绫一把,骂道:“打你的嘴!连你哥哥都恭敬着钱妈妈,你再敢说这样的话就家法伺候!”看见林东绫穿着簇新的金蓝线刺绣的菊花素缎裙,里头的中衣却悄悄穿了玫红,露出一痕绣花领子,用白色一衬,愈发显得娇艳,头上镶宝的银簪银钗,脸上妖妖娆娆用的脂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林东绫道:“这还是在你曾祖母的孝里,你瞧瞧你这是什么打扮?穿红戴绿,搽胭脂抹粉,你是要成精了,说出去别人还不戳你脊梁骨!”

王氏是慈母心肠,对幼女诸多溺爱,加之是个软性子,教导子女向来雷声大雨点小,林东绫忤逆惯了,哪里会怕她,王氏方才那番话仿佛对牛弹琴,林东绫只管扯了她的袖子着急道:“娘,你怎么能让哥哥搬走,他走了,奕飞哥哥怎么到咱们府里来?”

王氏狠狠的甩开林东绫的手,林东绫仍不死心的拽住,脸上飞起两片红云,忍着羞意说:“娘,奕飞哥哥他……他是极好的,才学品貌,哪一项不是个尖儿,姨母又喜欢我,奕飞哥哥待我也好,我,我……”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是不是想气死我?”王氏指着林东绫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我告诉你,宋柯只是你表哥,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赶紧给我收收!”

林东绫大怒,撒着狠跺脚怒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都嫌弃他家里如今穷了,所以看不上他!你们都是嫌贫爱富的势利眼!”

钱妈妈大声呵斥道:“住口!绫姐儿怎能如此忤逆长辈!”

林东绫冷笑道:“怎的?被我说中了就恼羞成怒了?我万没想到,娘竟然也会俗气成这样,心思只盯在对方家财上。”

王氏给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她本就不是口舌凌厉之人,听了这话,眼泪便掉了下来,正要举帕子擦,便听门口一声怒喝道:“孽障!你这说得都是什么混账话!”紧接着有个人一阵风似的从门口冲进来,对着林东绫就是一巴掌,更指着骂道:“再敢这样丢人现眼,看我不打折你的腿!”

王氏见来人是林二老爷林长敏,不由大吃一惊,林东绫也怔了,她向来最惧怕父亲,此刻顿时没了气焰,捂着腮帮子呆呆站着,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林长敏瞪着眼,黝黑的脸隐隐气出一层暗红,骂道:“婚姻大事自古是父母做主,你是堂堂千金小姐,竟然上赶着倒贴去找个男人,传扬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我还不如打死你个孽障干净!”说着轮圆胳膊再打。

林东绫下意识侧身闪躲,王氏急了,一把抱住林长敏的胳膊,跪着哭道:“老爷保重身子,绫姐儿身子骨娇弱,还是别打了罢!”

林长敏一把推开王氏,指着又骂:“还有你,无知蠢妇!你平时就是这么教导我女儿的?比窑子里的粉头还没脸没皮!”

王氏一口气窝在喉咙里,又呜呜哭了起来。林长敏方才在外面吃了酒,回家时在屋外听到房中动静,在门口站了半晌,前因后果已大致明白了八九分,他本就不喜欢王氏,如今知道这些由头便更加厌烦,又抡起胳膊“啪”地打了王氏一记,暴呵道:“这就是你娘家的好亲戚,好哇,来到我们林家打着秋风,还要拐带我女儿!天杀的小王八蛋,赶明儿个让他收拾东西滚蛋!”瞪圆了双眼,指着王氏吼道:“你就是老林家的祸根!自从我娶了你,没有一天安生日子!你再生出幺蛾子,我就休你这混账娘们下堂!”

王氏又委屈又羞恨,将头埋在罗汉床的引枕里,嚎啕大哭起来。林东绫却已经吓傻了,方才飞扬跋扈的劲头一丝都不见,捂着脸呆呆站在角落里。林长敏闹了一通,酒醒了大半,他回来不过是取些银子跟外头人耍钱,哼一声进了屋里,径自从王氏的妆台抽屉里取了五两银子,临走时又指着林东绫骂道:“我告诉你,我早已给你相好了人家,是个上等的体面姻缘,再让我知道你有别的心,我就生撕了你!”说完一摔帘子走了。

王氏还伏在床上大哭,钱妈妈劝了几句,见王氏没有好转,便走到林东绫跟前,把她拉到角落里,深深叹了口气,去拉林东绫捂着腮帮的手:“姐儿让我看看,打得重不重,若重了,赶紧上些化瘀的药。”

林东绫只觉自己丢了脸,只是哭,倔强的捂着腮,不肯把手放下来。

钱妈妈说道:“绫姐儿,别怪我这老婆子多嘴,咱们太太的处境你是知道的,你又何苦任性让她再受委屈?快跟太太道个歉罢。”

林东绫此刻心里只有林长敏说的那句“我已给你相好了人家”,又惊又怕,方才被林长敏打了耳光,心里又重新恨上来,哪有心思管王氏哭不哭死,哭喊了一句:“你们都想逼死我!”跺了跺脚,捂着脸便跑了出去。

钱妈妈忙命个小丫头跟在后头追了出去,只得转回来安慰王氏,低声说:“太太别难过,老爷今儿个只不过是灌了几两黄汤就使了脾气,往日里,往日里他也不是这般……”说着说着,觉得这话自己都不信,便住了嘴。

王氏哭得打嗝,好一阵才平静些,流泪说:“绫姐儿怎这般不让我省心,我原先只觉得她是个小孩子,就娇惯些,如今才发觉她大了,竟这般让我寒心……”说着又呜呜哭了起来。

钱妈妈再三摇头,拍着王氏的后背给她顺气:“姐儿还是年纪小,太太好好教导,她便知道太太的苦心了。”

王氏摇了摇头,又掉了几滴泪,过了好半晌才吩咐说:“方才老爷打了绫姐儿,她这会子心里肯定不痛快,妈妈告诉厨房,待会儿做几样绫姐儿爱吃的点心,上回我记得她想做几身鲜明衣裳,我柜里还有匹雪缎,回头打发人给她送去。”

钱妈妈不由又叹气,王氏每回都这般,教训林东绫之后,又百般怕孩子方才受了委屈,赶紧送东西过去抚慰,过不久便又做小伏低的纵容溺爱,便叫原先那一番教训付诸东流了。

--------------------

都是教训女儿,大房和二房的情况各有不同,哈哈

谢谢花西月兮的五张PK票,太给力啦~~^_^也谢谢所有给我推荐票的各位~~~mua~

另外,看在这两天的字数都比较肥的份上,大家再给俺来点票票和留言吧~喜欢请收藏~~后面更多惊喜哟~老读者都知道,俺的小说特点就是剧情跌宕,节奏快,不会拖沓字数的!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