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毒计

第二十九章 毒计

时间:2022-06-24 09:35:12来源:

曹丽环自搬了地方,心里非常不痛痛快快,每天都要跟卉儿关起门来大骂秦氏几回,怒上心头便拿香兰煞性子,又不咸不淡的说思巧:“也不明白是装的但是真没好,整天在床上躺尸,比当主子的还享清福,合着我这儿又多供出一位奶奶,好大的谱儿!”思巧听了,只好忍着痛思巧用袖子擦眼泪,呜咽着说:“我觉着我熬不住……”。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毒计

曹丽环自搬了地方,心里十分不痛快,每日都要跟卉儿关起门来大骂秦氏几回,怒上心头便拿香兰煞性子,又不咸不淡的说思巧:“也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没好,天天在床上挺尸,比当主子的还享福,合着我这儿又多供出来一位奶奶,好大的谱儿!”

思巧听了,只得忍着痛起来,一瘸一拐的去伺候,曹丽环又嫌她在跟前笨手笨脚,让她去做针线。思巧手笨,常常一天还绣不好一朵花儿,免不了又要挨骂,香兰心里怜悯,得了闲儿便帮她做做活儿。思巧绣着绣着,眼泪便吧嗒吧嗒滚了下来,香兰立刻捅了捅她,低声说:“哭什么呢,泪再溅到衣料子上,那个母夜叉还不生吞了你?赶紧把眼泪收收,你委屈什么,大家都是这样熬。你欢欢喜喜也是一天,愁眉苦脸也是一天,自己可要想开点。”

思巧用袖子擦眼泪,呜咽着说:“我觉着我熬不住……”

香兰斩钉截铁道:“熬不住也得熬着,难不成还把自己吊死?有些时候就这样,你明明看前头没有路了,可谁知道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些时候你明明觉着花团锦簇风光无限,可谁知前头却是悬崖峭壁,摔得粉身碎骨……”

“你说什么呢,听得我怪怕的。”思巧搓了搓胳膊,还要说话,就听院里曹丽环喊道:“香兰!香兰!”

香兰口中答应着,连忙放下手里的绣绷子走出去,原来曹丽环又让她去打水。香兰便拖了水桶出去,等打了水回来,便瞧见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正站在院门口。

香兰装没看见,低头便想走过去。如今住的这处院子紧跟二门相连,曹丽环自搬到这里,便常常叫自己的心腹小厮四顺儿过来商议些事。曹丽环是个有心计的人,当初她爹娘倒头,她跟她哥哥合谋家财,自个儿落了一笔钱,在金陵城郊购了一个小庄子,交给她奶娘一家打理。这四顺儿就是她奶娘的儿子,二十多岁了,身量虽矮,相貌还算周正,原看着也是精干的,可惯会吃喝嫖赌,心思不走正途,专爱在女人身上下功夫,相好了两个小寡妇,又在勾栏里撒漫使钱,浑身便透着骨子猥琐之气。原本家中有一房媳妇儿,这厢到了金陵,偶然见了几个林府的丫鬟,便立刻觉着自己家的婆娘跟头肥猪似的,哪像林家的丫头,一个个小腰儿细软,如风摆柳的比天仙还俏。自此他一来林家便上下捯饬一番,有心勾搭几个俏丫头,却无人搭理他。

当下,四顺儿正百无聊赖的在院子门口站着,冷不防看见个美貌的女孩儿拎着个木桶走过来,顿时瞪圆了眼,魂儿都飞了,觉着自个儿花五两银子嫖一宿的有名粉头都成了粪土,忙不迭凑过去,堆上笑说:“这位姐姐,手上的东西沉罢?我帮你拎。”说着就去抢那个木桶,趁机摸香兰的手。

香兰曾在曹丽环和卉儿口中听说过四顺儿,如今一见便知道是他,心里便含了警惕,见四顺儿过来,急忙忙闪开了,低着头说:“不用了。”便往里头走。

四顺儿哪能放过,一路跟着,拿着折扇摇了摇,自以为英俊潇洒,殷勤笑着:“姐姐可是在环姑娘这儿当差的?我以前怎的没见过?今日见了这般面善,莫不是前世有缘罢?”

香兰听这话觉着可笑,又十分厌烦,绷着脸往前走,四顺儿还在没话找话,喋喋不休:“姐姐是伺候环姑娘的么?听姑娘说府里给了她一个叫思巧的,人长得跟仙女儿一样,还又手巧又伶俐,真真儿应了她的名字,难道说得就是姐姐?”

香兰站住了脚步,转过身肃着一张脸说:“你来这儿有什么事儿?这是内宅内院,你再往里闯,我就喊了!”

四顺儿见香兰冷眉冷眼,却更有一番冷艳的滋味,骨头愈发酥了,堆着笑说:“是环姑娘让我来的……”

“既是姑娘叫你来的,你就该在门口等着!姑娘传你进来你才能进来。到底懂不懂规矩?你这样不要廉耻,是打环姑娘的脸呢!”说完水桶也不拎了,直接甩脸子进了屋。

进屋一瞧,见思巧没在屋里,炕上还扔着绣了一半的彩蝶牡丹,香兰便拿起绷子,待绣完一片叶子,悄悄将窗子拉开一道缝向外看去,见四顺儿已经走了,方才出去把水桶拎到茶房,灌到铜壶里烧水。

且说四顺儿,见了香兰掉了脸子,反倒觉着有股泼辣辣的风情,一嗔一怒的愈发娇艳了,心里头跟猫抓似的,正失魂落魄的当儿,听见怀蕊喊他进屋,便转回到曹丽环屋里来,曹丽环交代他两桩事,一桩是过几日秦氏做寿,让四顺儿从庄子上拉两筐新鲜的果梨;另一桩是让他给自己的哥哥曹刚带个信儿,说赵月婵允了一桩采办花木的差,只等秦氏点头,让她哥哥稍安勿躁。交代完抓了把赏钱便打发走人,谁想四顺儿却“噗通”跪下了,磕了两个头说:“大姑娘,不,不,奶奶,祖宗奶奶,要是这件事你不应小的,小的可就没法活了!”

曹丽环吓了一跳,问:“什么事儿?”

“方才小的看见个拎水桶的丫头,不知道是不是大姑娘说的,林家给的丫头思巧,小的一见就失了魂魄了,要是大姑娘能把她许配给我,我回去就把家里的婆娘休了,从此给大姑娘一辈子当牛做马,把这条命搭上都省得!”说着又磕头,“怦怦”作响。

曹丽环知道四顺儿是个好色的淫棍,心里其实也瞧不上他,可奈何身边没有再得用的人了,平时也就睁一眼闭一眼,背地里也没少跟卉儿骂他“浪驴公,一见女人腿就颤,管不住裤裆,成天就想着下流勾当,不得好死的玩意儿”,可当面还要和颜悦色的哄他给自己卖命,闻言心思转了转,捧起茗碗来吃了一口:“思巧?拎水桶的丫头?长什么样儿?”

四顺儿直挺挺的跪着,两手连说带比划:“就是……长得挺俊的,脸儿白嫩嫩的,眼睛大大的,小腰儿细细的,梳着个丫髻,身上穿着月白的裙儿……”

“行了行了。”曹丽环一听这形容就明白了,嘴上噙着一抹冷笑,“我猜你也瞧不上思巧,那个丫头是香兰,林家的,你趁早死了这份心。”

四顺儿一听就不依了:“林家的丫头又怎么了?横竖都是伺候姑娘的!”舔着脸跪着往前蹭了两步,脸儿上打起十二万分的笑意,给曹丽环递了个眼色,“我的好姑娘,小的对姑娘的心,那一向是忠心耿耿的,这桩事你要应了我,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再造爹娘。何况这些年我对姑娘忠心耿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

曹丽环见四顺儿挺着一张脸来套亲热便觉着恶心,往后坐了坐,冷着一张脸说:“行了行了,瞧你这点出息!”静下心来又一想,虽然这香兰有点傻,人情世故不大精通,也没个心计,干活儿还是任劳任怨,是个好拿捏的,何况做得一手好女红,自己也早有意留她。只可恨她长得太美,若今后自己成亲,留在身边儿绝对是个祸害,若是给了四顺儿,那便不一样了,一来可笼络四顺儿的心,二来下人的媳妇儿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三来今后也有个好摆布的奴才。思来想去觉着靠谱,她本就不是良善之辈,一门心思为自己策划,哪管什么阴司报应、他人死活,脑子一转,便想出一条毒计。见屋里无人,只有卉儿在暖阁儿里趴着睡觉,便道:“你说的事,倒也不是不可行……”

四顺儿仿佛得了佛旨纶音,急忙忙往前凑,曹丽环一边说,四顺儿一边如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末了一拍巴掌,咂嘴笑道:“若事成了,我真是死了也愿意。”

曹丽环笑得和煦:“原我就知道你是个明白人,我也不求你记着我的好处,日后妥帖办差就当回报我的一片心。”

四顺儿连连道:“明白!明白!小的不敢忘!”

曹丽环攥着手帕子,笑容里带了两分凉薄。其实她心底里也知道,她嫉妒香兰!香兰那小蹄子虽是个丫鬟,可身上就是带着一股气派,仿佛天生就该是主子,举手投足带着矜持贵气,她瞧着就讨厌,她想方设法的折磨打压,香兰也确实瞧着乖顺,唯唯诺诺,可她却隐隐觉出自己始终没驯服那一身傲骨。

曹丽环眼里透着冷意——姑奶奶倒是要瞧瞧,往后你委身个猥琐赖汉子,那身骨头还怎么傲得起来!

屏风后面,思巧浑身瑟瑟发抖。原来房里开一后门,正设在这屏风后面,方才曹丽环让思巧搬两盆花到院子里晒晒,思巧搬花回来,待要关门的时候,忽听到四顺儿提到自己的名字,便大着胆子躲在屏风后头偷听,这一听便惊出一身冷汗。

思巧有些恍惚的回到她跟香兰住的小屋,进门便看见香兰正拿着个绣花绷子帮她做活计,她迷迷糊糊的坐到炕上,臀上一疼又立刻站起来,香兰“扑哧”一笑:“哪能这么快就能坐了,如今你走路还有些跛呢,再上两天药便好了。”

思巧看着香兰笑吟吟的脸,话都到嘴边了,却硬是咽了下去,什么都没有说。

-----------

俺那么勤快,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多来点不要钱的票,没票的请多多留言和收藏,谢谢啦~^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