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寿筵

第三十章 寿筵

时间:2022-06-24 09:35:13来源:

三日后是秦氏的生辰,因还在曾老太太孝里,故并不大办,只请了几个亲朋好友摆几桌席,乐一乐罢了。林老太太却极看重秦氏庆生,吩咐酒席要最上等的,又特特命秦氏歇着,让别人来操持。王氏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寿筵

三日后是秦氏的生辰,因还在曾老太太孝里,故并不大办,只请了几个亲朋好友摆几桌席,乐一乐罢了。林老太太却极看重秦氏庆生,吩咐酒席要最上等的,又特特命秦氏歇着,让别人来操持。王氏不善主持中馈,林东绮又没个心思,林锦楼便操办起来,请了各大酒楼做素食有名的厨子做菜,倒也红红火火。

秦氏本意并不想请曹丽环来,曹丽环却乖觉,巴巴的打发人送来两色针线庆寿,林老太太便说:“终归是亲戚,不请她也不合适,不过添一副碗筷,里外我让几个老妈妈关照着,你眼不见心为净便罢了。”秦氏见林老太太这么说,便只得也请曹丽环过来。

曹丽环打两天前就盘算着穿什么,从箱子底翻出了在仙霓斋裁了两身衣裳,都是没怎么上过身的,如今对着镜子一试,不是嫌样式老了,就是嫌花色太艳热孝里穿不出去,最后只得别别扭扭的又穿回那件茶白色满绣**花鸟绸缎的长身褙子,命卉儿给她细细梳妆,带了蓝宝石头面。末了,命香兰跟她一起去。

香兰诧异,卉儿挨了打,走路不利落,但这露脸的好事儿怎样也要轮到怀蕊头上,如今曹丽环和颜悦色的让她跟着,香兰倒是有些不大习惯。“你这张脸儿太素净,怎么也要来些胭脂,回去再换身衣裳。”曹丽环揽镜自照,拿着一朵珠花在头上比划,话却是对香兰说的,“这回表舅母的生辰虽不大办,可听说来了好几家的官眷,还有有头脸的管事媳妇儿也到,你好好打扮打扮,到时候露这么一小手,即便混个脸熟也是好的。这对你以后有得是好处。”

香兰脸上微微笑着:“我原就不喜欢搽胭脂抹粉儿的,况且身上这身衣裳就好得紧……原还有一条石青色的裙子,洗了还没干。”

曹丽环有些不悦,斜了香兰一眼,嘴里咕哝一句:“不识好歹的东西,烂泥扶不上墙。”

香兰分明听见了,却装没听见,但瞧着身上的袄儿早晨浇花时弄脏一块,便回房换衣裳,进屋见思巧正心神不宁的站在窗前,见她进门吓了一跳。香兰爬上炕打开樟木箱子,一边翻找衣裳一边说:“思巧,你这两天怎么总六神无主的,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儿了?”

“没,没,没有什么事儿……”思巧急忙摆手,“我好得很。”

香兰把衣服找出来,把外头罩着的赭石色小袄儿脱了,换上一件霜色小褂儿,道:“若是碰上什么为难的事情,我能帮上忙的就只管说。”

思巧看着香兰欲言又止,攥紧了拳,指甲深深扎进肉里。香兰待她极好,对她事事帮衬,还时常说些宽心的话儿,她心里也是感激的,可又止不住嫉妒香兰生得貌美又做得一手好女红,况且香兰是林家的丫鬟!等曹丽环嫁了人便可功成身退,继续留在富贵的林家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可她呢?她是被太太送了身契到曹丽环这儿来的,主子脾气差心眼小不说,还是个折磨人的主儿,没几个钱还爱摆阔,以后就算饿不着,也指定不是好日子。她如今便水深火热了,往后的日子还指不定怎么难熬。

可凭什么呢?如果她不被赶出来,给曹丽环的丫头就应该是香兰呀!

凭什么她就这么倒霉!

凭什么香兰事事处处都比她强!

若是,若是四顺儿的事成了,香兰便同她一样倒霉了,不,不,比她还不如!

不知怎的,思巧这样一想,心底瞬间舒坦了,她低下头,片刻又抬起头,强笑着说:“这个自然,我若有事,指定告诉你。”

香兰对思巧笑了笑,推门走了出去。

曹丽环又打扮了好一会儿,又在耳后搽了一层香膏,这才肯出门,一路到了园子,这厢宴席已经开了。曹丽环与绮、绫、绣、宋檀钗一桌,秦氏等人却团团围着一张八仙桌坐了,赵月婵立在身后伺候。香兰略一打量,见那八仙桌上除了秦氏、王氏及宋柯之母宋姨妈之外,其余三个均是没见过的妇人,但锦衣华服,珠光宝气,显然出身不俗。她乖乖的同另几个小姐的丫头站在墙根——要伺候小姐们用膳之后,才能得空去吃饭。

宴席是在剪秋榭办的,对着碧湖红杏,半塘荷叶,真个儿别有意趣,和风从敞开的镂雕的朱窗里缓缓吹进来,令人心旷神怡。香兰默默赞了一声,在曾老太太的热孝里,一概丝竹管弦全免,戏班子也不能请来唱戏,这做寿必要冷清许多,如今却选这么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待会子看看景,喂喂鱼,再打几把牌,也有一番好消遣。听说这席面是林锦楼操办的,想不到这厮除了好色无情,却也有聪明的地方。

此时,只听一个人笑道:“你们林家的三个姐儿,真是眉眼儿五官一个赛一个的俊,原先我见过纨姐儿,就觉着是个上等美人儿了,谁知道如今见了绮姐儿、绫姐儿、绣姐儿,才知道什么叫山外青山楼外楼。”

“周家姐姐见笑,哪有你说的那般好了。”秦氏脸上带笑,“还是你家的凤丫头生得俊,这回本该带来,让她们小姊妹一同乐乐。”

周氏笑着说:“来了没得淘气,哪像你家绮姐儿,端庄娴雅,活脱脱另一个你。我可不管,上回纨姐儿的年岁大些,跟我们没缘,这回绮姐儿怎么说也该轮上我们家了,我那大小子你也见过,人品性子都是顶顶出挑的。”

“周姐姐可是自卖自夸,莫非单单你家有儿子?我们家的洪哥儿跟绮姐儿的品貌也相当。”段氏笑得一脸和煦,看着林东绮俏丽淑雅的模样,愈发的中意。

秦氏愈发笑得开怀了。

周氏又笑道:“不光是绮姐儿,我看绫姐儿、绣姐儿还有钗姐儿,眉眼儿五官都一个赛一个的,你们家可是个美人窝子。”

其余几位纷纷附和,一时王氏、宋姨妈也笑意盈腮。每个人都夸到了,唯独没说曹丽环,仿佛这个人便不存在似的。曹丽环当即便黑了脸。

这几人说话声虽不大,却将将传到旁边这一桌,林东绮微微红了脸,却硬装出镇定的模样。林东绫笑眯了眼,胳膊肘捅捅林东绮,低声笑着说:“二姐姐,大伯娘想给你说婆家了呢。”

林东绮啐了一口:“你瞎说什么?”

“我怎么瞎说?一个是通政使司家,一个是忠勇侯家,都是高门第,跟咱们家门当户对,可都相中姐姐了。”只要林东绮不同她来争宋柯,林东绫便高兴,连带着性情都和顺了许多,调侃道:“还有一个按察使家的太太没开口呢,我瞧着可也是中意的样子。”

林东绣牙根发酸,半冷不热的说:“姐姐有母亲谋划,自然能有个好前程了。”想到长姐林东纨,生得美眼界高,却因庶出的身份高不成低不就,直到十八岁才嫁了人,虽也是个世家望族,却不像外头看着那么风光,听说那世家里没出来几个成器的子孙,如今在朝中为官的,最大不超过五品,像是要衰败了,林东纨的夫君也不像个成器上进之辈,每回她回娘家,眼角里都好似藏着风霜,人也愈发憔悴。如今林东绮谈婚论嫁,却有这么些高门大户争抢着,不过是从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竟有这般云泥之别!

曹丽环听说这桌上坐的太太们都非富即贵,当即红了眼,心里又一阵怒,她这次来本是想出风头的,也暗含着结交权贵再攀高枝儿的念头,谁想秦氏都不曾将她与几位太太们引见,分明是瞧不起她!新仇旧恨,她再不报复便不姓曹。

---

这两天工作上事很多,不知道能日更到什么时候,尽量坚持吧!

求票求收藏求留言^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