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告状

第三十四章 告状

时间:2022-06-24 09:35:14来源:

秦氏向来很精明妥贴,做事情有条不紊,林老太太但是头一遭瞅见她这副二字来,急忙把人扶出来,落在身边坐定,惊疑没准没准道:“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莫不是啊二丫头……”秦氏哭着摇了摇摇头,拉着林老太太的手说:“老太太,你可要给我和绮姐儿作主哇……绮姐儿这回实秦氏一边说一边看林老太太脸色,果见到林老太太脸色发青。她想得没错,林老太太这些年吃斋念佛,心眼儿软和,又爱热闹,觉着收留个女孩不过添双碗筷,临了添副嫁妆,林家难道还在意这点钱?何况曹丽环又会说会笑,会讨她欢喜,留着她既自己得了趣儿又积了阴德,落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但曹丽环再会卖乖讨巧,可究竟是个外人,亲戚隔得远不说,家世还是个落魄的。故而林老太太再喜欢曹丽环,也是当个小猫儿小狗儿似的,她小打小闹的无伤大雅,林老太太便睁一眼闭一眼,可一旦牵扯到自家儿孙身上便不一样了!。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告状

秦氏素来精明妥帖,做事有条不紊,林老太太还是头一遭瞧见她这副形容,连忙把人扶起来,落在身边坐下,惊疑不定道:“你这是怎么了?莫非……莫非真是二丫头……”

秦氏哭着摇了摇头,拉着林老太太的手说:“老太太,你可要给我和绮姐儿做主哇……绮姐儿这回实在是飞来横祸,让人,让人存心加害的……”

林老太太脸色微微发白,问道:“怎么回事?”

秦氏抽泣道:“今天宴请几位夫人给我庆寿,本是个高兴的事儿,谁想红笺到我这儿来跟我说,有个小丫头看见环姐儿偷了个桃子出去,在净房里拧成汁子藏在瓷瓶儿里,出来掺进葡萄酒,哄着绮姐儿吃了几大杯……我是将信将疑的,又不敢不信,就让人拿了两丸药先给绮姐儿吃了,谁想到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绮姐儿就起了大包疹子,浑身肿得没法见人……老太太,幸亏是提前吃了药,否则闹出大症候可怎么得了?这,这是要人命的呀……”

林老太太勃然色变:“当真?”

秦氏擦着眼泪说:“怎么不是真的?如今到这个份儿上,我豁出去这张脸皮也要和您说一说,您只当曹丽环是个好的,觉着她这个女孩儿可人会说话,又会做这个那个讨您欢喜,就冲着您的喜欢,我们便什么都没说,老太太可知她,她在外面是什么情形?对下人颐指气使的,半分大家闺秀的体面都没有,还爱打小丫头子煞性子……这些小毛病儿咱们就不提了,她这丫头也是胆大包天,明明有了亲事,闺中待嫁,可又不知怎么的看上了亭哥儿,上赶着送诗文,专拣亭哥儿爱去的地方守着,还花钱买了几个婆子丫头传她和亭哥儿的闲话!这,这……”

“啪!”林老太太气得一拍罗汉床头雕着的貔貅,“这事你怎么早不跟我说?”

秦氏心想我是攒着曹丽环的错处,等着一举击溃呢。脸上仍做哀恸之色道:“我也是顾忌两个孩子的名声,又怕您老人家听了着急。我一听见下人们嚼蛆就让亭哥儿搬出去住了,还把买通的丫鬟直接送给环姐儿,本意便是敲打一番,谁想好心做了驴肝肺,环姐儿非但没听,反倒记恨上我,牵连二丫头遭了这样大的罪……二丫头您是最知道的,没那么再敦厚的,她,她也下得去手……”

秦氏一边说一边看林老太太脸色,果见到林老太太脸色发青。她想得没错,林老太太这些年吃斋念佛,心眼儿软和,又爱热闹,觉着收留个女孩不过添双碗筷,临了添副嫁妆,林家难道还在意这点钱?何况曹丽环又会说会笑,会讨她欢喜,留着她既自己得了趣儿又积了阴德,落个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但曹丽环再会卖乖讨巧,可究竟是个外人,亲戚隔得远不说,家世还是个落魄的。故而林老太太再喜欢曹丽环,也是当个小猫儿小狗儿似的,她小打小闹的无伤大雅,林老太太便睁一眼闭一眼,可一旦牵扯到自家儿孙身上便不一样了!

秦氏赶紧向旁边站着的雪盏递了个眼色,雪盏会意,端了碗汤过来说:“老太太别气恼,为了她不值当的,喝完汤先润润肺。”

林老太太皱着眉拨开雪盏的手,道:“我不想喝。”

“老太太还是喝点罢,先压压火气,因为我怕……我怕接下来的事只会让老太太更着急……”秦氏垂着头绞着帕子,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

林老太太讶异的挑起眉:“还有什么事儿比你方才说的那两桩还厉害?”

秦氏压低声音道:“就在方才寿宴的时候,楼哥儿撞见环姐儿的小厮正在院里调戏个丫鬟,闹得……有点不像样,楼哥儿上去盘问,才知那小厮竟然和环姐儿有私情了!趁着今天府里热闹溜进来幽会,不成想吃了酒糊涂了脑筋,错把那丫头当成环姐儿调戏了......”

“糊涂!混账!简直岂有此理!”林老太太大怒,连连拍着床帮,这样的丑事闹出去是要连累府里女孩儿名声的,曹丽环竟然不要脸到这步田地!“我原以为她就是因为家里落魄了,又太好强,所以才爱事事争竞些,谁想她骨子里都烂坏了!”

秦氏一边拍着后背给林老太太顺气一边说:“老太太息怒,快息怒。这事儿楼哥儿已经处理妥帖了,何况横竖是她没在府里住太长,又搬出咱们园子,还不算有太大牵连。”又小心翼翼看着林老太太的脸色,加了一把火:“老太太,方才跟您说的事,媳妇儿半句虚言都没有,老太太若不信,我这就发个毒誓……”

“让她马上收拾东西滚出林家!”林老太太大口喘着气,“咱们家没有这样不要脸的亲戚,你马上让人备车,把她送到她哥哥那儿去,不准再让她登门!”

秦氏心里暗暗称愿,又做忧愁装:“那老太爷那儿……”

林老太太一瞪眼:“有我呢!还不快去!”

“哎,哎。”秦氏心想我等的就是这句话,急忙起身便往外走,忽又听林老太太在身后叫住她说:“再请两个好大夫给绮姐儿看看,还有亭哥儿,难为他为了这糟心事搬出去住,外头指定不如家里舒坦,等把人赶出去,就把他接回来罢。”

秦氏一一应了,竭力忍着才没笑出来。

且说曹丽环,因林东绮发了病,一场寿宴不欢而散,曹丽环通体舒坦,得意洋洋的往回走,心里盘算着,也不知四顺儿得手没有,她让四顺儿将香兰用迷香迷了卷进席子里,连同她房里的两捆布一同带出去,如今香兰连个影儿都不见,想来是得手了。

她摇着扇子款款走回去,到跟前才发觉院门口守着两个粗手大脚的老婆子,另还有林锦楼身边颇为得脸的小厮双喜,曹丽环顿时便慌了,迎上前假笑道:“好端端的都在这儿站着做什么?妈妈们让一让,先让我进屋罢。”

那婆子黑着脸面拦住曹丽环的去路,无表情道:“慢着!环姑娘且等等罢,主子们有吩咐,说这个院儿谁都不让进。”

曹丽环眉毛一挑,道:“主子们有吩咐?哪个主子?”

双喜翻着白眼道:“哪个主子姑娘管不着,反正这院子是封了,谁都不能进。”

曹丽环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心里也愈发慌张了,此时只听里面有哭丧道:“姑娘!救我!救救我呀!”

曹丽环心头一震,心道坏了!脑里一瞬间已转了好几个念头,想着若是事情败露,她就一口咬定是四顺儿那奴才起了色心要强奸香兰,她最多算是个管教不力,只怕免不了要在秦氏那个贱人跟前哭上一场了。可她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却不是假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双喜冷笑道:“怎么回事?姑娘心里面最清楚,我们爷早就审出来了。如今守在这儿是为了守住姑娘的名声呢,若是姑娘聪明识相,就乖乖的别吱声,若想还跟跟上回硬闯寿禧堂打伤琉杯姐姐一样大闹,也先问问能不能过我这关。”

这番话说得极为不客气,曹丽环面色大变,若是平时早就一个巴掌过去了,可她此时做贼心虚,真真儿不敢使泼,看着双喜,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双喜哼了一声,眼角都不扫曹丽环一下,里头四顺儿还在嚎着,双喜大吼一声:“嚎什么嚎?哭丧呢?你们姑娘还没死呢!”

四顺儿登时消了音。

曹丽环此刻早顾不上跟双喜置气,她站着只觉风声不对,冷汗顺着脊背冒出来,刚想回去再打探打探消息,却见琉杯带着七八个媳妇婆子走了过来。

-----------

谢谢bubu8915打赏的平安符,玛西班晓打赏的蛋糕=3=

请多多点击、留言、收藏,以及给咱不要钱的票哟^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