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巧辩

第三十五章 巧辩

时间:2022-06-24 09:35:15来源:

正简言之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曹丽环一瞬间僵直了身子,脸色也防备出来。琉杯走到曹丽环跟前顿住,眼神冷冷的,嘴边却带着笑意,缓缓地道:“我是奉老太太的命来的,老太太说,让姑娘下载游戏拾掇东西,门口马车了备下了,让咱们送姑娘回去。”曹丽环头上放佛打了个焦雷曹丽环头上仿佛打了个焦雷,瞬间定住了。此时琉杯身后的那几个媳妇婆子径直进了院子,曹丽环踉踉跄跄的往院子里一瞧,只见四顺儿像条狗一般趴在地上,她脑袋晕了一晕,待见到那些人从屋里抬出她的东西,她才真的害怕了。。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巧辩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曹丽环瞬间僵直了身子,脸色也戒备起来。琉杯走到曹丽环跟前顿住,眼神冷冷的,嘴边却带着笑意,缓缓道:“我是奉老太太的命来的,老太太说,让姑娘即刻收拾东西,门口马车已经备下了,让咱们送姑娘回家。”

曹丽环头上仿佛打了个焦雷,瞬间定住了。此时琉杯身后的那几个媳妇婆子径直进了院子,曹丽环踉踉跄跄的往院子里一瞧,只见四顺儿像条狗一般趴在地上,她脑袋晕了一晕,待见到那些人从屋里抬出她的东西,她才真的害怕了。

这次,这次是真的!

卉儿还在拦着那几个婆子抬炕上的樟木箱子,口中嚷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这是我们姑娘的东西,快放下!”

思巧吓得满脸泪水,跌跌撞撞跑到曹丽环跟前,拽着她的袖子哭道:“姑娘,这,这究竟是怎么了?姑娘还不管管她们!”

曹丽环脸上的肉抖了抖,刚想拽住思巧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却听琉杯高声道:“老太太吩咐了,环姑娘这儿的东西金贵,别让人多手杂的偷拿了东西,这样儿吧,方昆家的,你带着两人跟着环姑娘两个丫头去房里清东西,可别让别人逮着机会说又东西丢了是咱们的不是!”方昆家的应了一声,像抓小鸡子一样将卉儿和思巧拎走了。

曹丽环明白是别想问出实情来了,她又不敢问四顺儿,扭身便往外走。不成想门口撞上琉杯,她一抬头,只见琉杯正看着她,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居然还万福施礼:“我的姑娘,这么急急忙忙冲做什么?这可不是你大家小姐,林家正经亲戚的做派,让旁人瞧见了要笑话不懂礼数呢。”

“你……”曹丽环脸色发青,狠狠的看着琉杯,却知道此刻不是斗气的时候,一把搡开琉杯就走,几个婆子想上去拦着,琉杯轻轻拦住,冷笑着说:“她愿意去就让她去,自己要找没脸,谁还愿意拦着她。”

曹丽环足下生风,一路奔到老太太住的正房,院子里的丫头仿佛知道她要来似的,一个阻拦的都没有。曹丽环站在堂屋门口神深吸了口气,方才掀起帘子走了进去。一进门便哭道:“老太太……”

还没哭完,秦氏便站起身,上前一步道:“老太太正因为绮姐儿的病身上不爽利,你一进来就哭,是不是还想添堵?”

曹丽环红着眼眶说:“老太太要赶我走,我心里委屈……这连哭都不让我哭了?”

秦氏眼角眉梢都挂着冷意,勾起嘴角:“没不让你哭,你没瞧见老太太正卧床不起么?你方才那一嗓子惊着老太太可怎么好?”

曹丽环一看,只见林老太太真个儿歪在罗汉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王氏坐在床边,手里端着一碗药。

林老太太掀起眼皮看了曹丽环一眼,又将眼睛闭上了。

曹丽环咬了咬牙,噗通跪了下来,蹭到林老太太跟前,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老太太身体有恙,本不该惊扰,可孙女实在是……实在是迫不得已,想请老太太明示,我到底做了什么错事,让老太太这般厌弃……”

林老太太闭着双眼,过了半晌,方才道:“你是出息了,我们林家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亭哥儿为何从搬出去,绮姐儿怎么病倒的,你心里有数。”

曹丽环心里一沉,却哭着辩解道:“老太太何必这样说,我,我真的是不知情……”

林老太太挥了挥手,脸上神情十分厌恶,似是不想再听了。

曹丽环磕头哭道:“老太太,求你,求你再容我一回,我知道我先前任性妄为干了好多蠢事儿,没白的淘气让长辈生气,可,可亭三表哥和绮妹妹的事我是真的不知情呀。”脂粉都混着泪流了下来,哭得像只花猫似的,倒也有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林老太太听曹丽环哭着说不知情,表情神态不似作伪,便朝秦氏看了过来。秦氏暗暗咬牙,知道这林老太太最是面活心软的,生怕她改了主意或是再让曹丽环糊弄过去,便冷笑一声,道:“环姐儿,我们这是给你留脸面,莫非你非要闹大?”

曹丽环恨得牙疼,却哭得昏天黑地,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氏:“表舅母这番话从何讲起?我知道表舅母早就,早就讨厌了我,只,只怪我当时不争气,入不了表舅母的眼……可表舅母也不能从此就只当我是个坏的呀……”说着“咚咚”磕头,额头将要渗出血来。

秦氏居高临下看了曹丽环一眼,撩开门帘子对外说了一声:“让她进来罢。”

当下,垂着头进来一个丫鬟,曹丽环一见,瞳孔瞬间便缩了一缩。

进来的居然是香兰!

衣着整齐,梳妆妥帖的香兰!

只见香兰恭恭敬敬的磕头:“请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安。”眼尾都不扫曹丽环一下。行动自如,脸色恬淡,丝毫没有狼狈的模样,曹丽环的心提了起来。

秦氏淡淡道:“你说罢。”

香兰垂着头说:“环姑娘曾给过我一个信封,让我亲手交给亭三爷,不管信封里写了什么,这都是私相授受,何况府里早就有了姑娘和亭三爷的流言蜚语,我本不想给送,奈何环姑娘迫我,路上还派个丫头在后头悄悄跟着。结果我送信之后没几日,亭三爷便从园子里搬出去了。”

“你,你胡说——”曹丽环眼中阴狠之色顿起。

“奴婢并未胡说,我说的有一句瞎话就天打雷劈,喉咙里生烂疮!”香兰猛地掉转头看着曹丽环,目光天真,还有些憨厚的傻气,“姑娘还跟卉儿合计,打算搬到拢翠居去住,因为那里离亭三爷住的卧云院近些。后来太太带了思巧来敲打姑娘,姑娘很不服气,曾说过‘宁愿在林家当贵妾,也不愿过穷日子’的话,还说即便眼下是贵妾又如何,将来正房奶奶的位置迟早是我的。”

林老太太的脸色愈发难看,王氏气得脸色都青绿了,秦氏却面带惊喜之色——她以为香兰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闷葫芦,谁想说起话来条条分明,刀刀见血!

曹丽环直想扑上来撕烂香兰的脸,口中高声嚷嚷道:“小贱蹄子,你胡说!你污蔑我!你胡说!”

香兰仍然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看着林老太太的脸:“奴婢并未胡说,这些都是环姑娘跟卉儿私下里说的时候,我在房里做活儿,无意听进一两句罢了。我还劝过,姑娘跟任家少爷已经有婚约了,而且嫁出去还当正头奶奶呢,谁想姑娘听不进去,反而打骂我多事,我便只好不再说了。”

“老太太,老太太你别信她!”曹丽环连滚带爬的抱住林老太太的腿,“这个丫头心肠坏,又懒惰,不服管教还手脚不干净,我管教严厉些她就怀恨在心,所以挟私报复……”做出伤心欲绝的神情看着香兰,哀哀道:“我不过是对你严厉些,你又何必……又何必……”

话音未落,香兰便“哇”地哭了起来,哭得比曹丽环还要伤心:“姑娘,你怎能这么说话?你身上的衣服,手里的帕子,还有嫁衣、嫁妆,全都是我绣的呀。还有烧水、洒扫、浇花,也统统是我。”说着举起双手,“老太太不信看我手上的针眼。姑娘凭良心说,卉儿、怀蕊,还有后来的思巧,哪个比我干得活儿多?我不讨姑娘喜欢,是我愚笨,可姑娘也不该因为我忠言逆耳就厌恶我……今日是当着老太太和太太的面,我才说出这番话来,否则姑娘可听我背后搬弄过什么口舌是非,从我嘴里何时说过姑娘一句不是?我这样说,也是为了让老太太和太太多劝劝姑娘罢了……”这一哭是真心,勾起了以前受委屈的日子,真个儿伤心欲绝。

秦氏几乎要拍手喝彩,这小丫鬟的极其聪明善辩,原是背主告密,再怎样说都多少有些不光彩,可经她偏偏做出一副天真模样,让人以为她真的没有多少城府,三言两语一解释,反倒变成“她忠言逆耳姑娘不听,她便只得告诉长辈,让长辈管教”的意思了。

香兰用袖子擦擦眼泪,又哽咽着说:“后来姑娘愈发……糊涂了,今日寿宴上,姑娘从席间偷偷拿了一个桃子,又说要去解手,我跟在后头,看见姑娘在净房里把桃子汁拧到瓷瓶里,回到席间,借着袖子挡着,把桃汁倒进酒里,哄绮姑娘吃了几杯。我原还纳闷,后来猛然想起,上回绮姑娘请环姑娘小坐时曾说过自己碰不得桃子也吃不得桃子,我生怕惹出事绮姑娘不好,也让老太太、太太着急,出去之后恰好碰上红笺姐姐,便告诉她了。”

话一出口,屋里便静悄悄的。

曹丽环身上一软,只觉浑身的血都凉了下来。

---------

谢谢yu21yu21赠送的蛋糕,谢谢冬故打赏的蛋糕=3=~~嘿嘿,下一章重头戏,觉得精彩大家就收藏吧,请多多留言,多多给咱不要钱的票~~~

还有啊,为了不破坏这一个事件的连续性,也许今天下午更一章,算提前把明天的量更了,大家说行不行?还是等到明天再更?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