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撒泼

第三十六章 撒泼

时间:2022-06-24 09:35:15来源:

秦氏目光森然:“环姐儿,你除了什么可说的?是也不是要说,桃子汁也不是你放的,是这个丫头成心害你才这样说?”曹丽环哭得肩膀一抽一抽:“是她害我,所以……所以……”所以她指使人四顺儿要坏香兰清白。可这话她又如何说出口?香兰千般受了委屈“不可以不敢置信”的看了香兰万般委屈“不可置信”的看了曹丽环一眼,哭天抢地道:“老太太明鉴,我决意没有污蔑环姑娘,如若老太太不信,可搜搜环姑娘的荷包,那个装桃汁的小瓷瓶儿应该还留着。那瓷瓶儿是珐琅彩釉的,是环姑娘心爱之物,原是装些保养丹药,总也不离身边。就算今日装了桃子汁,应该也舍不得扔掉。”。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撒泼

秦氏目光森然:“环姐儿,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是不是要说,桃子汁不是你放的,是这个丫头存心害你才这样说?”

曹丽环哭得肩膀一抽一抽:“就是她害我,因为……因为……”因为她指使四顺儿要坏香兰清白。可这话她又如何说出口?

香兰万般委屈“不可置信”的看了曹丽环一眼,哭天抢地道:“老太太明鉴,我决意没有污蔑环姑娘,如若老太太不信,可搜搜环姑娘的荷包,那个装桃汁的小瓷瓶儿应该还留着。那瓷瓶儿是珐琅彩釉的,是环姑娘心爱之物,原是装些保养丹药,总也不离身边。就算今日装了桃子汁,应该也舍不得扔掉。”

秦氏眼明手快,几步上前将曹丽环腰间的荷包摘下来,打开翻找,果然看见一个美人肩的珐琅彩釉瓶,将盖子拧开,便能闻到一股桃子的甜香。

林老太太闻了闻,脸上一片冰冷。

曹丽环身子一瘫,歪在地上。

秦氏心里痛快,只觉女儿受的气讨回来一半,双眼看向林老太太。林老太太与她递个眼色,疲惫的挥了挥手。

秦氏微微颔首,刚欲开口,曹丽环忽然厉声哭道:“老太太,你怎么不问问缘由?”伸手指着秦氏:“是大表舅母慢待我在先!”

秦氏皱了眉头,曹丽环哭道:“我去赴宴,可一桌子的姐姐妹妹,还有宋檀钗,大表舅母都给互相引见给贵客介绍了,独独不曾说到我。纵然我知道自己家里落魄,自己也讨了大表舅母嫌,可不是我愿意争这个脸,只是众目睽睽之下,让我怎能下得了这个台……我这才窝了火,我……我……”

秦氏冷冷的没有说话,王氏却怒极了,出言反讽道:“哟,你可是好算盘,原来是看攀不上我们亭哥儿了,所以打量着再找个富贵人家给人做小?”

曹丽环听了这话,哭得更厉害了,用哀怨可怜的神色看着林老太太,秦氏默默摇头,心想怪道王氏不招夫婿待见,这么些年,糊涂的脑子还不见一点精明。上前一步说:“若是按照你的意思,不帮你引见几位贵客,你就应该暗害二姑娘了?是以,你害了人,你还是有理的?”

见曹丽环要开口,便堵上一句:“你不但用下作手段暗害,还百般抵赖,见抵赖不过,便把错处推到别人身上,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说着上前再走一步:“明明身有婚约待嫁,却又贪慕富贵,不顾彼此名声暗地算计,这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些时日来,你吃林家,喝林家,住林家,但凡你念一星半点恩德,又何至于做出这样的事?”秦氏低头瞧了瞧曹丽环:“开宴的时候你来得晚,本来便惹几位贵客不悦,故而当时不曾介绍,只想等宴会结束时再与你们引见而已。”

曹丽环哀哀哭着:“我错了,都是我的不是,老太太、表舅母饶了我罢!”

林老太太心头一片清明,缓缓道:“府西侧院儿收拾得怎么样了?环姐儿的行李都整好了没有?若收拾好了,赶在酉时之前就送她出去罢。”

曹丽环痛哭流涕,抱着林老太太双腿,哭喊道:“老太太,饶了我罢!饶了我罢!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乖乖的……”

林老太太摇了摇头:“你若好好走了,兴许你出嫁之日,林家还能给你添点子嫁妆。”

曹丽环失声痛哭,恶狠狠的瞪着香兰,直欲将香兰生吞活剥。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的算计,步步为营,最后,最后竟然毁在八竿子都打不出一个屁的懦弱丫鬟身上!

她好恨!她怎么原先一直以为那贱蹄子是个什么都不懂,任凭她搓扁揉圆的傻子!

曹丽环哭得浑身痉挛,嚎啕道:“老太太,别把我赶出去……我,我,我还不如死了!”说着起身便往墙上撞。

唬得秦氏伸手去抓,只扯着曹丽环衣袖,被曹丽环一挣便松了手。香兰慌忙起身张开双臂一拦,曹丽环脚下踉跄一头撞在她身上,香兰“哎”一声后背撞了墙边的八角花架子,上头养在青瓷盆里的秋海棠“哗啦”碰碎在地上,香兰被顶个倒仰,摔倒在地上。

听见屋里响动,门口瞬间涌进几个丫鬟婆子,曹丽环挣扎着起来,口中哭道:“如今我再不活着!”又要去撞,那几个仆妇忙上前团团抱住,口中嚷道:“使不得!”

曹丽环这一番寻死觅活倒是真心实意,奋力挣扎着,连哭带闹,挥舞双臂,一个媳妇从背后抱住她的腰,曹丽环双腿离地胡乱蹬踹,涕泪横流,鬓发散乱,头上的珠翠掉了一地,口中尖声乱嚷着:“若赶我出去,还不如马上找根绳子勒死我,倒也落个干净!”又大叫:“我宁愿一头碰死,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出去!”林家那泼天的富贵,她怎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林老太太已多少年没看过这个阵仗,直是目瞪口呆,气得浑身乱颤,用力拍着炕桌,指着骂道:“这是……胡闹!真是胡闹!咳咳咳……”

王氏正看得津津有味,见林老太太咳嗽狠了,忙不迭上前拍着胸口顺气,嘴角还含着笑说:“老太太气什么,就当看场大戏呗,环……”话音未落就见林老太太正瞪着她,方才讪讪的住了嘴。

这功夫,曹丽环不知拔了谁头上的簪子,立刻要往自己脖子上刺,众人齐声叫:“要了命了!”几只手上前去夺,把那簪子抢了下来。

林老太太一时情急有些喘不过气,王氏慌了,一叠声喊道:“那个谁,快去请大夫,快去拿老太太的药!”

屋里登时乱作一团。

秦氏拧着眉喝道:“还不快把她给我按住了,没瞧见老太太身上都不好!”

香兰心头雪亮,曹丽环这事之后绝难翻身,她上前扯住曹丽环的胳膊,却以极小的声音在曹丽环耳边说:“姑娘省省罢,你以为自己寻死撞破了头或是见了血就能赖在林家养病?只怕是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都恨死了你,信不信你就算此刻晕死过去,林家人也只会拿个席子给你卷出去送上马车打发走人?”

曹丽环原本脸便涨得通红,听到这话脸更变成了紫色,她扭过头,正撞进香兰似笑非笑的双眸里,她这才惊觉这看似唯唯诺诺的傻丫鬟竟有一双锐利清透的眼,直将她浑身上下看得无处遁形。

曹丽环恨得想咬掉香兰身上的肉,只是周遭的仆妇将她制得死死的,哪还有她动弹的余地。香兰继续用轻柔的语调,在曹丽环耳边说道:“已然闹到这一步,你还是给自己留两分体面罢……还有,姑娘莫要认为人人都是傻子,也别不信那地狱阴司报应……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此时秦氏大喝一声:“还不给我把人给我叉下去!”

香兰趁机松了手,仆妇们连拉带拽的把曹丽环拖了下去,曹丽环刚嚎哭了几声,便被人用巾布堵住了嘴。

香兰扭头看着曹丽环被拖下去的身影,听着屋中纷乱的话语声,心里一片茫然——

曹丽环就这样走了?

她无时不刻都想着要跳离的火坑就这样跳出去了?怎么跟做梦一样呢?

那,那她日后何去何从?

-----------------

嘿嘿,终于完成了,累啊。下面女主的生活进入新篇章^_^

谢谢班太的日志送来的两个蛋糕,花西月兮的蛋糕,091208231540199的PK票,评价票,谢谢christine_86,谢谢啦!!=3=

要支持我啊~~多多给我不要钱的票啊~~还有收藏留言神马的,一个都不能少~~~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