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银蝶

第三十八章 银蝶

时间:2022-06-24 09:35:16来源:

银蝶眼观六路,见春菱一走,立马挑了一张靠窗的床铺。这床较为隐秘,还离着妆台前段时间,无论梳头发或者放东西杂物都更更方便些。而已她坐床上仔细一瞧,见被褥枕头颜色望着发旧,心里便有些不开心,用眼睛悄悄地一瞄香兰,见她直对着墙上挂的画怔怔,便轻手轻脚的抱了香兰早将银蝶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只装看不见,心里暗暗摇头,待将屋子看过一遍,便捡了个靠门的床,将轻软的幔帐撩开,只见床上铺的是石青色金钱蟒被褥,玉色纱枕头,枕头旁还有一只绣了折枝花卉的半旧香囊,放了宁神辟秽的药材,拿起来一闻还夹杂着一股茉莉香气,香兰摸着香囊的流苏,说道:“这儿的住所用度比罗雪坞都强一大截子,难怪都说林家是富贵乡,我看这屋子比寻常小姐的绣房还强,居然是给丫鬟住的。”。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银蝶

银蝶眼观六路,见春菱一走,立刻挑了一张靠窗的床铺。这床相对隐蔽,还离着妆台最近,不管梳头或是放东西杂物都更方便些。只是她坐床上仔细一瞧,见被褥枕头颜色看着发旧,心里便有些不高兴,用眼睛悄悄一瞄香兰,见她正对着墙上挂的画出神,便轻手轻脚的抱了床上的被子枕头和另外一张床上的换了一换。

香兰早将银蝶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只装看不见,心里暗暗摇头,待将屋子看过一遍,便捡了个靠门的床,将轻软的幔帐撩开,只见床上铺的是石青色金钱蟒被褥,玉色纱枕头,枕头旁还有一只绣了折枝花卉的半旧香囊,放了宁神辟秽的药材,拿起来一闻还夹杂着一股茉莉香气,香兰摸着香囊的流苏,说道:“这儿的住所用度比罗雪坞都强一大截子,难怪都说林家是富贵乡,我看这屋子比寻常小姐的绣房还强,居然是给丫鬟住的。”

银蝶见房中陈设精美,兴奋得双目放光,左顾右盼赞叹不已,但听香兰这么说,偏做出不屑的模样道:“这有什么?不过是给粗使丫鬟住的地方你就惊成这样,等见了主子们住的正房,眼珠子还不掉下来……也难怪,原先你是伺候表小姐的,哪见过真正富贵的屋子。”

香兰微微皱眉,不想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同银蝶起争执,干脆装听不见,只将包袱解开,把里面的东西一一取出。

忽听见有脚步声,林锦楼掀了帘子进来,香兰和银蝶慌忙站起来,垂着手站着,有些局促。林锦楼眼睛一扫,见香兰站在床边,低眉顺眼乖乖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他原就生得英挺俊朗,这一笑眉眼生辉,银蝶撩起眼皮瞧了一眼便有些呆,原先春燕管得严,林锦楼一来,所有丫鬟都不让靠前儿,平时离得又远,何曾这般近的见过主子,银蝶脸儿立刻便红了。

林锦楼看见香兰,声音也不自觉柔和了些,道:“不必拘着,日后你们便住这里,按着规矩好好伺候了主子,我必定有赏。”

香兰还在迟疑,银蝶早已脆生生应道:“大爷放心,我们必然好好伺候岚姨娘,这也是我们应尽的本分。”

林锦楼看了银蝶一眼,点点头,又看了眼香兰,见她仍是埋着头一动不动的模样,想引她说两句话,屋里却还有旁人在,想着来日方长便胡乱吩咐了两句转身走了。

当下屋里没了旁人,香兰也没心思收拾。这一日种种变故让她身心俱疲,浑身摊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想到今日险些被辱,腿还有些颤,心里又恨又怕;方才在林老太太面前一番表演陈情,更耗尽心力;后来曹丽环被逐,她自个儿跟做梦一样到知春馆岚姨娘跟前听差,还莫名其妙升了二等,又有些喜悦。这一天悲喜交加,事发突然又诡异,香兰总有种莫名的惴惴,只是她此时太累,不愿再去想了。

银蝶显是心情极好,将包袱里的东西一样一样取出来,她是个自来熟,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套问香兰家中情形,听说她爹只是个古玩铺子的三掌柜,立时又将身价拿捏起来,捂着小嘴儿笑道:“我爹是京郊那处庄子的二庄头儿,就他的身份,若是在府里当差,大小也是二管家的身份,最差也是个执事,大爷对他器重得很……我堂姐含芳是在绫姑娘房里当差的,极有头脸,哪个小丫头见了不得恭恭敬敬叫一声‘姐姐’。”

香兰听她吹嘘实在不耐烦,又不想得罪对方,便时不时“嗯”一声,也不答腔。

银蝶忽叹了口气:“我原以为春燕走了我便能换个差事,哪怕能去伺候小姐也是个体面长脸的差事。谁想还是伺候姨娘……啧啧,只怕日后难有什么大出息。”

香兰歪在床上,含着笑说:“我倒知足,若是岚姨娘性情和顺些就更好了。”

银蝶也宽慰自己道:“这倒也是,听说岚姨娘是太太亲手抬举的,还是良家出身,春燕只不过是个通房丫头,只在西厢占一间屋罢了,岚姨娘可是正经的姨奶奶,自个儿就住了一整个东厢呢,要是这回一举得男,咱们的日子兴许比小姐跟前伺候的还风光。”

香兰只是笑,并不搭腔,心中却想:“这不过是暂时呆的地方罢了,给人当丫鬟的,再风光能风光到哪儿去,还是静下心来好好打听谋划,能脱籍出去才是正经。”

一时二人无话。银蝶收好了东西,也在床上躺下来,辗转反侧,回想自己使了半天银子,家里托了她堂姐含芳,又托了个有头脸的婆子,最后春菱才松了口,收了根金钗,把她从粗使的茶房里提到岚姨娘房里,她原还有些不乐意,可如今瞧着却有些心气儿了。又想到林锦楼俊朗非凡,身量挺拔,气度尊贵风流,今日眼角眉梢都含着笑意,只感觉心里有一只小耗子挠来挠去,说不清什么滋味,细琢磨还有些羞人。她实在躺不住,忍不住开口道:“大爷今儿个对咱们笑了呢,你瞧见没有?可俊了。”

香兰半睡半醒,迷迷糊糊顺着答道:“确实俊,也就大奶奶那样的美人儿才跟他相配。”

银蝶忆起赵月婵花容月貌,姿态冶艳,自己是万万比不上,心中竟有点气恼,道:“大爷跟大奶奶很不相谐,纵她生得美,也不讨大爷欢心。”

香兰道:“咱们伺候的这位岚姨娘必然很得大爷欢心了,怀了身子能让大爷高兴成这样,想必也是个美人,待会儿倒要仔细瞧瞧。”

银蝶冷笑道:“生得再美也是姨娘。眼下大爷是宠她,也不知这恩宠能到什么时候。”又软了声音道:“我觉着大爷该找个更伶俐、更知心的,哪怕是府里的丫鬟呢,最好会做一手好针线,能给他做鞋裁衣,又会说话哄他,千依百顺的,才能更贴他的心。”

香兰听银蝶说得愈发不像,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登时清醒过来,脑子转了转,便了悟了,暗笑道:“我还道她怎么有兴致,非扯着我说话儿,原来是‘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想了想说:“横竖大奶奶跟大爷是正头夫妻,大爷再纳的都是姨娘……只怕有的还抬不了姨娘。大爷收房的丫头,哪个抬了姨娘了?”

银蝶情窦初开,满怀绮思,香兰一席话硬生生绞碎她一片美梦,她赌气翻了个身,不说话了。

香兰脸对着墙,听银蝶那头没了动静,安然合上双眼,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

一时春菱进屋,说道:“姨奶奶回来了,让你们两个过去。”

香兰急忙起身,理了理衣裳和头发。银蝶忙对着镜子理鬓角,蘸了点胭脂抹在唇上,又觉得太艳了,把帕子放在唇上压了压。

春菱领着她二人进了旁边的厢房内。

屋里居然站着小鹃并一个婆子,条案边坐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因有了身孕故身材丰满些,乌发雪肤,长脸杏目,容貌虽不及赵月婵艳丽,但也是难得的美人,身穿雪青镶领碧色寒梅暗花缎面对襟褙子,头上只有一根金簪,耳上垂着玛瑙坠子,手上一对玉镯,其余一概首饰全无,看着极素净朴实。此人正是青岚了。

春菱道:“岚姨娘,这两个丫鬟就是我方才说的,一个叫香兰,一个叫银蝶。”

银蝶极懂眼色,立时跪了下来,香兰也忙跟着跪了,口中道:“请姨奶奶大安。”

青岚道:“起来罢。”细细打量,见这二人都生得美貌,心里有些不舒坦,又看那个叫香兰的身上都是旧衣,头上只绑了两根白绳扎了个丫髻,扎一朵白花,银蝶则穿了崭新的青绸衣裳,脸上好像涂了脂粉,像是精心装扮过的。心道:“这个香兰看着老实,银蝶好打扮,不知是不是个安分的。”口中说道:“你们俩既跟了我,只要守规矩,好好伺候便是,旁的也不多要求。”

春菱道:“岚姨娘是最宽厚疼人的,你们俩跟了她算有福气了。”

香兰不动声色将屋子打量一番,见东厢房收拾干净,陈设华美奢华,就连秦氏房间的摆设也不过如此了。香兰觉得不合规矩,微微蹙了眉头,但又转念想到青岚是良籍嫁进来作妾的,身份比旁的妾不同,而今又有了身孕,身价更是不同。可目光扫过几件名贵的玩器,又觉得这样的东西放在明面上未免太乍眼了些。

一时青岚乏了,打发人都散了。春菱把兰、蝶并小鹃带到次间内,道:“我叫春菱,原是三太太屋里的丫鬟,因岚姨娘有了身孕,便指派到这里伺候,日后你们有事只管来找我。”指着小鹃道:“她叫小鹃,来的略早几天。屋里那个婆子姓吴,你们叫她吴妈妈便是了。”接着将服侍的规矩讲了一回,又安排了几项简单的活计。命银蝶做一个盛放宁神药材的香囊,又命小鹃出去浇花,再做一条绣花帕子,对香兰道:“你随我来。”领着香兰进了青岚住的卧房。

-----------------

谢谢悦悦爱悦悦,yu21yu21,珺兮和玛西班晓的蛋糕=3=,谢谢班太的日志投的五张评价票,谢谢支持啦^_^请多多点击,多多收藏,多多投给俺不要钱的票^_^留言君,你肿木一直都不出现?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