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赏赐

第三十九章 赏赐

时间:2022-06-24 09:35:16来源:

青岚正躺在床上小歇,牡丹镂雕拔步床上垂下轻盈柔软的绣花草幔帐,莲花鼎里燃着一缕安神助眠凝神静气的苏合香。春菱轻手轻脚的走到柜前,将柜门再打开,对香兰轻声道:“自今往前大太太的衣裳针线都归你管,这柜子里放的都是应季的衣裳,上层是袄褂,中层是褙子,下层是裙儿。香兰一一点头记下。。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赏赐

青岚正躺在床上小憩,牡丹镂雕拔步床上垂下轻软的绣花草幔帐,莲花鼎里燃着一缕安神静气的苏合香。春菱轻手轻脚的走到柜前,将柜门打开,对香兰低声道:“从今往后姨娘的衣裳针线都归你管,这柜子里放的都是应季的衣裳,上层是袄褂,中层是褙子,下层是裙儿。秋冬的衣服都放在樟木箱子里。”说着把箱子打开,挨个儿指着解释,哪个是皮毛的,哪个是锦缎的,哪个是家常衣裳,哪个是见客衣裳,哪个是给太太、奶奶请安穿的,另还有多少上好的布匹,等等不一而足。

香兰一一点头记下。

春菱从柜里取出一只大托盘,上有两叠衣裳,道:“这是岚姨娘赏的衣服,是去年才做的。衣服都虽是半新的,但已浆洗过,干干净净,给小鹃和银蝶一人一套。”

香兰看那衣裳,是一套银白素缎冷蓝镶滚的衣裙,还有一套肉桂色的褙子衣裙,衣服上还有几处刺绣,看着还很新,料子都是上好的,因是素色,正好在曾老太太丧期内穿。

春菱不多时又端出一个托盘,上有两个瓷碟子,里面盛放着几件首饰,给鹃、蝶一人一份,道:“这也是岚姨娘赏的,说艳色的花儿、朵儿,等出了孝再戴。”香兰看其中一个碟子里有两朵红绒宫花,两朵蓝绒宫花,一根鎏银的簪子,一根嵌水晶的银簪,还有一对银镯、一对玉镯并一对碧玉耳环。另外一盘也是同等的例儿,不过簪子和耳环样式有所不同。

春菱低声笑道:“你是二等,自然跟她们不同,姨娘命我单给你备了好东西呢。”说着又取出一套牙色镶领碧色寒梅暗花缎面对襟褙子,一件黛蓝缕金提花缎面交领长袄,几乎是全新的,另还有四支堆纱花儿,两根老银簪子,一支镶玛瑙小金钗,一对儿玉镯,一对儿极细的象牙镯子并一对珊瑚耳环。

春菱暗想道:“听说香兰家里头平平,原又在曹丽环那里听差,定见不到什么好东西,如今见了姨奶奶这样丰厚的赏,只怕眼该直了。”却发觉香兰只是看了看,伸手摸了摸那衣裳的料子,虽面带笑容,却无甚喜出望外之情,说:“姨奶奶真知道疼人,待会儿她醒了,我定要过去好好谢谢赏赐。”

春菱一怔,笑道:“你也是个伶俐厚道的,我今年十六,想来比你年长,托大自称一句姐姐,以后咱们姊妹还要好好相处才是。”

香兰微笑附和,两人说笑两句,便端着托盘回到房里,将东西给了小鹃和银蝶。小鹃喜不自胜,立刻便将镯子套在手上了。香兰也坐在床上看自己那份儿,把衣裳仔仔细细叠好,又把每样首饰仔细看了一回,心道:“娘一直没有什么首饰,这几样东西我收起来,回去给她戴,她必定欢喜。只可惜衣裳小了些,否则也能回去带给她穿了。唉,自从进了府,拢共只回家探望过一回,往后得了机会便告假回去看看,爹娘要知道我升了二等,心里指定高兴的罢……”一边想着一边道:“岚姨娘真大方,刚见着就赏了这么些东西,可见是个好相处的人。”

银蝶也正坐在床上看刚赏下来的东西,见春菱出去了,便嗤笑道:“这算什么?我姐姐在绫姑娘那房里,赏下来的都是真金白银,珍珠翡翠,衣裳不但料子好,连上头绣的花样也新鲜。你眼皮子别这么浅,赏了这点东西就当成天大的恩典了。上回我姐姐得了倩姑娘赏下来的一个金戒指,上面嵌的宝石有黄豆粒那么大,我姐姐就看了一看,没当什么就给了我,让我戴着玩去。咱们今儿个赏的东西,跟那戒指比,简直就是废铜烂铁了。”说着到小鹃这边看赏给她的东西,只觉得赏给香兰的衣裳比她的好,又觉着宫花也比她的新,瞧着簪子上的水晶也比她的剔透,又觉着那玉石耳坠子水头也比她的润,心里有些不痛快。

等她晃到香兰身边,见她床上摊着的钗环镯子,眼睛都瞪圆了,失声道:“怎么赏你这么多东西!”便嫉妒起来。银蝶只道香兰无依无靠,又生得单柔娇弱,是个好拿捏的,便道:“我喜欢你这珊瑚耳坠子,横竖你也没有耳洞,便给我罢。”

香兰愣住了,小鹃从床上蹦下来说:“好呀,那就用你那对儿银镯子外加那个碧玉耳环跟香兰换。”

银蝶不高兴道:“我跟香兰说话,有你什么事儿?”

小鹃走到香兰身边坐下来,翘着脚丫说:“你脸皮厚,上来就找人家讨东西,我看不顺眼,就偏要说两句,你想怎么样?”

“你……”

香兰拽了小鹃一下,看了银蝶一眼道:“这耳坠子我打算回去给我娘戴,既然你姐姐在绫姑娘那房得了那么些真金白银的首饰,你问她要一个更好的,让你戴着玩去。”说罢将衣裳首饰收拾了,从床底拉出箱子,把东西锁了,对小鹃道:“方才春菱是不是让你绣帕子?要不要我帮你描花样?”

银蝶一跺脚道:“小家子烂气的,爱给不给,我还不稀罕。”气嘟嘟的坐回自己床上。

此时春菱进来,银蝶转转眼珠,告状道::“春菱姐姐,香兰做什么?姐姐是不是忘了给她安排活计了?还有,给她的东西怎么比我们多?”

春菱看了银蝶一眼,淡淡道:“香兰是二等,跟你们俩当然不同了,日后管姨奶奶的衣裳针线,你做得了香囊就给她看看。”

银蝶目瞪口呆,心里暗暗后悔自己错估了形式,她以为香兰是个软柿子,谁想比她还高一等,倘若以后给她上眼药穿小鞋可不妙,拿定主意以后要好好笼络。小鹃听说香兰升了二等,心里有些不自在,可到底还是为香兰高兴,朝她挤挤眼睛。香兰勾起嘴角,也偷偷对小鹃挤了挤眼。

等四下无人时,小鹃悄悄问香兰道:“你怎么往岚姨娘这儿来了……听说环姑娘让太太给赶出去了,这事儿是不是真的?环姑娘因为什么事儿给赶出去的?”

香兰看着她忽闪着大眼睛“求知若渴”的模样,“扑哧”一笑,点着她脑门儿说:“绣个帕子这么慢,打听这个就这么来精神儿。”

小鹃嬉皮笑脸的抱着香兰手臂说:“好人,告诉我罢,告诉我罢。”竖起三根指头发誓:“我绝不跟旁人说。”

香兰缠不过她,只得说:“到底因为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反正是惹恼了老太太和太太,才让给送回去的。以后这档子事儿少提,免得吹到太太她们耳朵里不干净。”

小鹃听了这回答挺不满意,晃着香兰胳膊还要磨,香兰连忙岔开话头道:“我是因为环姑娘走了,岚姨娘这儿缺人才过来的,你呢?原是大奶奶房里的,怎么也过来伺候?”

小鹃板着指头说:“姨奶奶房里原来的三个丫头,一个染了病,怕过了病气,所以送回家去了。一个从台阶上跌伤了,回家养伤。还有一个死了老子,回家戴孝,岚姨娘怀着身子,主子们嫌死人有冲撞,也就不让回来了。东厢就缺了人,本来好几个丫头都眼红,原也轮不上我,谁想大爷略一过问,末了竟让我过来了。”说着高兴道:“这也是咱们有缘,以后在一处过日子,真是再好也没有了,要是汀兰姐姐也能来就好了。”看着银蝶的床叹了口气:“谁知道是跟这个是非精一起住。”

香兰坐在条案前,帮小鹃细细描上花样子,说:“以后少理睬,也别闹出什么不和睦,两边都难看。”

小鹃嘟着嘴:“她上赶着招惹,躲都躲不及。原先她伺候春燕姑娘,她那个主子就是个刺儿头,银蝶还刺儿一百倍,跟她住一起有得熬了。”

正说着银蝶进屋,小鹃方才闭了嘴。

晚上,香兰早早梳洗一番,便将床幔垂下来上床安歇,小鹃和银蝶仍在净面卸妆。香兰将秦氏赏她的荷包拿了出来,借着幔帐外微弱的烛光,将东西倒在掌心一看,只见有四个金锞子,一对儿金丁香并一个金镶玉的戒指。

香兰将每样东西都把玩了一遍,心里颇有些感慨。前世在沈家,每逢年节,当家主母都会拿出几包散碎金银熔了给工匠打成各式金银锞子——如意式的、牡丹式的、海棠式的、文昌笔式的,还有镌刻着福禄寿喜等吉祥字眼的,或大或小,满满当当的摆满几大盘子,黄澄澄白花花的倒也好看。她拿来送人或打赏,心里颇不以为然。

如今知道生活艰辛,才愈发明白做人要惜福。

香兰将东西装回荷包妥帖放好,把松软的菱花被往上拽了拽,忽然觉着日子又光明起来,闻着枕边香囊里清新的香气,甜甜的睡着了。

------------

很抱歉昨天没更新,实在是有急事,身边也没有电脑。

谢谢花西月兮的两张平安符,悦悦爱悦悦的平安符,谢谢画扇绿水皱的PK票,谢谢bubu8915的PK票,谢谢花西月兮的PK票~不过大家不用在投PK票给我啦,咱不跟他们玩PK,怪贵的,嘿嘿。再次感谢我尽职尽责的副版主傲慢yu21yu21=3=

文下有帖子可以报名做小说人物的,有兴趣的可以去报名哈^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