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伺候(一)

第四十二章 伺候(一)

时间:2022-06-24 09:35:18来源:

林锦楼夜间鲜少到东厢来,香兰略一犹豫,见状道:“姨奶奶去园子里饭后散步了,大爷有什么盼咐?”林锦楼懒洋洋的看了香兰几眼道:“原来是这屋里有人,我还我以为丫头们都他不在呢,你去给我倒碗茶。”香兰隐约记得我林锦楼惯喝的茶放到柜子里,再打开柜门一瞧,果见架上放香兰依稀记得林锦楼惯喝的茶放在柜子里,打开柜门一瞧,果见架上放了一个豆青釉加彩梅竹纹的小罐子,从中捏出一撮茶叶,放在青花鱼藻的小盅里,用水涮茶,将第一泡倒掉,添了热水,方才将茶端到林锦楼跟前的小几子上,然后向后退了一大步,低着头便要出去。。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伺候(一)

林锦楼白天鲜少到东厢来,香兰略一迟疑,上前道:“姨奶奶去园子里散步了,大爷有什么吩咐?”

林锦楼懒洋洋的看了香兰一眼道:“原来这屋里有人,我还以为丫头们都不在呢,你去给我倒碗茶。”

香兰依稀记得林锦楼惯喝的茶放在柜子里,打开柜门一瞧,果见架上放了一个豆青釉加彩梅竹纹的小罐子,从中捏出一撮茶叶,放在青花鱼藻的小盅里,用水涮茶,将第一泡倒掉,添了热水,方才将茶端到林锦楼跟前的小几子上,然后向后退了一大步,低着头便要出去。

林锦楼靠在榻上,微皱起眉头道:“等等,谁让你出去了?”

香兰只得站住,转过身来。林锦楼半眯着眼,晃了晃脚道:“把爷的靴子脱了。”香兰走过去半跪在地上,将林锦楼脚上的靴子拔了下来,轻手轻脚放在地上,又要退出去。

林锦楼又唤住道:“爷这里还要人伺候,你要往哪儿去?我饿了,端两碟子点心来,不要千层酥,要是有汤也热一碗。”香兰只好到后头的小耳房里取了两碟点心,岚姨娘早晨用的粳米瘦肉粥还剩下小半锅,便放在炉子上热了一碗,放在托盘里端了回去。

林锦楼捧着茗碗悠然品茶,他自小锦衣玉食,吃穿住用无不讲究,虽在军中艰苦顾不得许多,但在家中即便是喝茶也要诸多挑剔。往日里都是青岚亲手给他泡茶,今日换了人,茶的味道寡淡、冷热也有所不同,虽不及以前醇浓,却口感轻浮,竟也极有余味。

当下香兰便端了吃食进来,放在小几子上道:“汤没有了,有早上做的粥,还是极新鲜的,给大爷热了一小碗。”

林锦楼点点头,喝了两口粥,开始吃点心。

屋子里静静的,只能听见廊下挂着的鸟笼里传来几声画眉的叽喳声。林锦楼微一抬头,只见香兰远远的站在屋门口,垂着头一动不动,不由有些不高兴。他在内宅所到之处,无论男女老少皆是远接高迎,点头哈腰,丫鬟们争先恐后的往前凑趣,想尽千奇百怪的招式博他多看一眼,如若平素有哪个丫头跟他独处一室,此刻早就想着法儿的引他说话儿了。可香兰却不同,好像他身上有疫病似的离得远远的,连头都懒得抬。

林锦楼“咣当”一声把勺子丢进碗里。

他当初把香兰送到青岚这处当差,就为了把这小丫头笼在身边儿看着,他屋里那几个人他心里有数儿,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唯独青岚,性子和顺也宽厚。只是后来他一是军中事务艰苦庞杂,二是肩负了巡盐的事项,一来二去便将这小丫鬟放下了,他偶尔到东厢来,也不见她上前伺候。如今见了,却发现是个顶没良心的,自己救过她清白,还提携她近身伺候着,她待自己却跟个陌生人似的。

香兰正猫在门边,心中腹诽道:“呆会儿岚姨娘和春菱她们回来,看我一个人在屋里伺候大爷,还以为我存心往大爷身上贴似的,若是恼了可不妙。”其实她心里确实对林锦楼心存感激,但只要见他两眼灼灼的想吃了她似的,便不敢再表现殷勤了。

此时听林锦楼道:“这屋里热,你过来给我扇扇风。”

香兰一呆,拿了八仙桌上的一把雪纨宫扇,乖乖过去给林锦楼扇风。扇了几下,林锦楼瞪了她一眼道:“离爷这么远,哪能觉出有风扇过来?”

香兰无法,只得再往前站了站。林锦楼又哼了一声道:“你把爷当野兽不成,还能吃了你?”香兰只得又往前挪了挪,低眉顺眼的开始扇风。

林锦楼方才满意了,抬眼看了看香兰,见她脸蛋圆润了些,粉腮红润,秀眸婉约,说不出的娇美,头上仍然绾着双髻,穿着锦缎驼色小袄儿,下面一条白色长裙,身段初见婀娜。

林锦楼忽皱了眉道:“你身上熏了什么香?”

香兰一怔:“奴婢从来不熏香……”

林锦楼不大自在的挪了挪身子,眯着眼看着眼前的小丫鬟。香兰靠他有些近,一缕若有似无的香气随着风飘进他的鼻子,直想让他伸手摸她柔软细致的脸,闻一闻她身上那股撩人的淡香味儿。他是个花天酒地的浪荡性子,大为意动,心想着若不是在老太太丧期里,当晚就收个丫头做通房也不是什么大事。他看了香兰一眼,见她仍未及笄,还带着些许青嫩,又觉着要是再养养,再收进房也不迟。

林锦楼收了收心,喝了口茶问道:“在这儿还习惯?主子可曾为难你?我来过几次都没瞧见你。”

香兰垂着眼皮也不看林锦楼,但脸上神态却极恭敬,道:“回大爷的话,姨奶奶跟菩萨一样慈善,待我很好,还赏了好些东西。我刚来,笨手笨脚的,就在后头做做针线,端茶倒水的有春菱姐姐。”

林锦楼低笑:“你不做眼前的事儿,回头你们主子再把你给忘了。”话里有话,意态轻佻,带着惫懒的调调。

香兰是个聪明人,马上就明白了,说不清是羞还是气,脸蛋“噌”地红到脖子根,仍低低垂着头说:“春菱姐姐比我伶俐得多,我是个粗笨人,怕惹主子们生气。”

林锦楼把脚搭在榻上,笑模笑样的:“要不,回头你去专门伺候我?我身边儿的书染就要出府嫁人,你正好替了她,你跟着我,我保证不嫌你粗笨……”

正说到此处,便听门口有人惊喜道:“大爷怎么来了?”

-----------

谢谢画扇绿水皱的香囊,谢谢友人账的两张平安符,谢谢珺兮812,悦悦爱悦悦,christine_86的平安符=3=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