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回府

第四十七章 回府

时间:2022-06-24 09:35:21来源:

戌时三刻,玉香乘了小轿儿回了府。此时府中晚饭刚毕,园子也快落锁了,各屋都掌起了灯,到处皆静。玉香拣了条阴凉处静僻的小路走,走到春柳堂院子后门的时候,影影绰绰看见了两个人站在一块奇石后说话的,走得近一些,借着暮色一看,却见那两人竟迎霜和银蝶。玉香香兰一惊,忙不迭加快脚步躲到拐角处,悄悄露头一瞧,迎霜正跟银蝶小声交代着什么,银蝶时不时的点点头。末了,迎霜从袖里掏出了散碎银两,塞到银蝶手里。银蝶推拒了几番,便从善如流的把银子塞到袖中了。。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回府

酉时三刻,香兰乘了小轿儿回了府。此时府中晚饭刚毕,园子也快落锁了,各屋都掌起了灯,四处皆静。香兰拣了条阴凉僻静的小路走,走到知春堂院子后门的时候,影影绰绰看见两个人站在一块奇石后说话,走得近一些,借着暮色一看,却见那两人竟是迎霜和银蝶。

香兰一惊,忙不迭加快脚步躲到拐角处,悄悄露头一瞧,迎霜正跟银蝶小声交代着什么,银蝶时不时的点点头。末了,迎霜从袖里掏出了散碎银两,塞到银蝶手里。银蝶推拒了几番,便从善如流的把银子塞到袖中了。

香兰暗暗想道:“莫非迎霜要收买银蝶了?日后对她要多提防才是。”

想着绕了大圈从正门走了进来,到东厢给青岚谢恩。青岚摇着扇子,穿着件白绸杉,和撒花的绸裙,歪在窗前的贵妃榻上闭目养神,随口问些香兰家里的情形。香兰看她精神不济,便磕了个头就出来了。

回房的时候,银蝶已经回到屋里,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眼睛呆呆看着远方出神。小鹃看见香兰便蹦跳着跑过来,笑道:“你回来了,家里都好?”

香兰笑道:“劳你惦记,家里都好着呢。”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从铺子里买回来的甜蜜饯儿分给大家吃。

正逢春菱进屋,跟香兰打个招呼,头一扭看见了银蝶,登时横眉立目,指着斥道:“早就说了,姨奶奶要洗澡,让你去催水。你倒好,跟主子似的在床上坐着,难不成还要摆香炉把你供起来?”

银蝶吓了一跳,连忙从床上下来,奔出去催水,春菱撵着骂道:“没眼色的下流东西,真把自己当奶奶了!”

香兰见闹着不像,正房那头已经有几个小丫头子站在院子里往这头探头探脑的,便将春菱拉回来,笑道:“姐姐快别生气,我给你倒碗茶。”

春菱拿着小手帕往怀里扇风道:“我瞧见她那个德行就有气!你今儿不在府里所以不知道,那小蹄子巴巴的贴大爷去了,做了个荷包往大爷身边凑合,又说要给大爷整衣裳,手就往大爷身上摸,没想到刚伸手就让姨娘给撞见了,亏得咱们姨娘好性儿,没当场给她难堪,等大爷走了才发落她,革了她三个月的米。”

香兰惊得张大了嘴:“她,她胆子也忒大了……”

春菱哼了一声道:“岂是胆子大,简直是疯了。她还私下里说自己冤,跟不知情的人说‘我不过是给大爷整了衣裳就被责罚了’,连我跟小鹃都捎带着让她骂了。”压低声音道:“悄悄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我听吴妈妈说了,姨娘打算过一段把银蝶的老子娘叫进府,让把她领回去呢。”

香兰道:“若真如此,可真是丢了大脸了。”

春菱捂着嘴笑道:“可不是,她走了咱们也清净。”说完哼着小曲儿,扭身走了出去。

当晚,林锦楼到东厢用饭,青岚忙吩咐多添两个林锦楼爱吃的菜,又重新熬了汤水,东厢上上下下一阵忙乱。青岚用彩釉的花瓣酒器给林锦楼烫了一壶酒,自己则以茶相陪,气氛倒也和乐融洽。

春菱抢着在前头伺候,香兰便躲了闲儿,在茶房里一边看炉子一边做针线,忽听门口有响动,吴妈妈走进来,坐在香兰身边的小凳子上,用手扇了扇风道:“这屋里跟个小蒸笼似的,你还真坐得住。”

香兰笑道:“这里清静,热些也不怕。”说着拎起炉子上的铜壶,给吴妈妈沏了一盏茶。

吴妈妈笑得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道:“今儿个东厢是热闹,大爷连着几天都往咱们这儿歇着,正房那位理都没理,看这个行市,今儿晚上就要在咱们这儿歇了。”

香兰道:“那大奶奶生气了怎么办?”

吴妈妈哼了一声道:“谁管她是不是生气了。太太查账查出不少事,正恼她在气头上,大爷又懒得搭理她,除了二太太那头心软,时不时打发人来送点子东西,全家上下谁会睬她呢。”凑到香兰耳边压低声音道,“我听姨奶奶偶尔提过一回,好像大爷想出了丧期就……和离。”

香兰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睛:“和离?这哪是闹着玩的……”

吴妈妈叹了口气道:“我说也是,赵家绝不会善罢甘休,大奶奶娘家虽只是个六品,但赵氏家族却是个望族,在朝为官的也有不少,只怕闹起来不好看。这只是大爷心里这么想罢了……唉,就算真和离了,咱们姨奶奶也未必能扶正。”又肃了脸色道:“我方才与你说的,万不可同旁人说,即便是小鹃、春菱她们也不成。姨奶奶对你另眼相看,我才将这番话告诉你。”

香兰点头道:“妈妈放心,我决不会说。”话音未落,春菱便跑了进来,拉起香兰道:“大爷打发我给太太送东西,前面少个人伺候,你快到小厨房把点心端进去。”

香兰只好到小厨房去,从厨娘手里接过四碟子糕饼,用托盘端着,进了卧室。低着头进屋,挑起眼风打量,只见林锦楼和青岚在碧纱橱里的大炕上用饭,炕上摆着螺钿朱漆嵌金的炕桌,满满当当的全是酒菜佳肴。林锦楼半卧在里侧,背靠着弹墨青缎靠背引枕,头发已披散下来,换了家常的衣裳,衣襟半开,露出健硕的胸膛,手里握一只瑞宝金英的细瓷酒盅,意态放旷。青岚坐在炕桌旁边,手里拿了筷子夹菜喂给林锦楼吃,见酒盅空了便执着壶添酒。

香兰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将点心碟子放在桌上,又撤走两个不吃的菜。林锦楼看见香兰进来,心头一跳,眯了眯眼。自上回他与香兰说了寥寥数语,不知为何,心里总浮现出那张光丽清灵的脸,再到东厢却瞧不见那小丫头了,他一连来了几日,还有意无意的跟青岚提起那丫头。没想到青岚却是个没眼色的,竟不能揣摩他心意,把那话当成耳边风给放了。他记得香兰说过只在后面做针线,从不上前递茶递水,便特意绕到茶房去看,也未找着她,今日没想到却见着了。

林锦楼啜了小半杯酒,对香兰道:“你在这儿伺候,不许往别处去。”

香兰很不情愿,只好乖乖站在离碧纱橱一丈远的地方听差,偏林锦楼又可恼得紧,一会儿说酒冷了,一会儿说菜淡了,支她做这个做那个。忽又听林锦楼召唤道:“这几日东奔西走,跑得我腿疼,你,过来,给我捶捶腿。”

青岚一听马上就要给林锦楼捏脚。林锦楼忙拦住,捏了青岚的手笑道:“你是双身子,我怎舍得劳动你,让个丫头捶捶捏捏的便是了。”

香兰只得拿了个美人拳站在炕边上给林锦楼捶腿,偏他还不满意,哼一声道:“用手捶,美人拳硬邦邦的,爷不舒坦。”

林锦楼半合着眼,看香兰乖乖的攥着拳头捶他的腿,那两只手仿佛两团棉花,挨在他身上跟挠痒痒似的,可他却偏偏觉着舒坦,尤其他支着香兰干这个那个,让她忙忙碌碌的围着自个儿转,便心里头爽快。

好容易吃完了饭,香兰甩了甩发酸的手,端着托盘去收拾桌子,林锦楼指着桌上两个碟子道:“这两碟子点心,连同一碗粥,都赏你吃。你用完再回来伺候梳洗。”

香兰谢了赏,出去一看,只见碟子里摆着莲藕蜜糖糕、糯米凉糕、芸豆卷、鸽子玻璃糕、奶油菠萝冻和肉松卷酥,并一碗粳米燕窝粥,俱是最上等的吃食。平时这样的菜色就算吃剩下也要给主人留着下顿再吃。

香兰暗道:“这两碟子点心是刚刚支着我往厨房要的,要来了竟一口没动。不知这位大爷是怜下,总爱赏些好东西;还是败家,不知节省,把金银都这般挥霍了。”她全然没想到另外的意思,乐呵呵的把点心端到茶房里给小鹃留了两块甜腻的,余下的一扫而光。

忽听门口有个丫头道:“大奶奶来了!”

---------

谢谢珺兮812送的两个粽子^_^

最近很忙碌啊,请大家多多给俺投推荐票,多多点击和留言鼓励小禾坚持日更吧!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