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烫伤

第四十八章 烫伤

时间:2022-06-24 09:35:22来源:

一语未竟,赵月婵已扶了丫鬟摇了的走了进去,身穿着梨花青双绣轻罗长裙,头上、耳上、手上皆是一色碧绿水亮的玉器,衬得人皎洁爽心悦目,倘若神仙妃子通常。赵月婵径自往寝室去,举步往里仔细一看,见林锦楼和青岚正极亲热的挨在一处,立时气得手脚冰凉,脸上却笑了起赵月婵袅袅婷婷的在炕桌边坐了,道:“早知道夫君在这里跟妹妹亲热,我才不敢来打搅,回头底下人嚼舌根子,再说我不贤良。”青岚不敢再坐着,也不敢搭腔,站在一旁。。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烫伤

一语未了,赵月婵已扶了丫鬟摇摇的走了进来,身穿着梨花青双绣轻罗长裙,头上、耳上、手上皆是一色碧绿水亮的玉器,衬得人皎洁爽目,如若神仙妃子一般。赵月婵径直往寝室去,迈步往里一看,见林锦楼和青岚正极亲昵的挨在一处,登时气得手脚冰凉,脸上却笑了起来,道:“哎哟,原来大爷在这儿,我来得不巧了。”青岚忙站起来让座,笑道:“奶奶来得正好,怎么说不巧呢?香兰,快,赶紧沏茶,再摆几样细茶果。”

赵月婵袅袅婷婷的在炕桌边坐了,道:“早知道夫君在这里跟妹妹亲热,我才不敢来打搅,回头底下人嚼舌根子,再说我不贤良。”青岚不敢再坐着,也不敢搭腔,站在一旁。

林锦楼喝了一口茶,看了赵月婵一眼道:“你来干什么?”

赵月婵嗔了林锦楼一眼道:“我不过是过来串门子聊聊天,怎么?这都不成了?”虽是嗔怒,但双眸盈盈如若春波流转,极有风情。将屋子打量一圈,见陈设豪华,尤其屋角设一博古架,摆设着金银宝器,正中的多宝阁里设一尊玉雕的送子观音像,用一整块莹润的碧玉琢成,镶嵌玛瑙、水晶、珊瑚、翡翠等珠宝,荧光灿烂。这尊观音是几年前,扬州一个豪阔盐商送给林锦楼的新婚之礼,她一眼便相中了,百般暗示让林锦楼将这尊观音送给她。林锦楼装作没听见,如今却将这观音送了王青岚这小狐媚子!床边一架紫檀描金的满地浮雕象牙镜架,比她房里的花梨木镶银镜台瞧着还贵重。那扇紫檀菊纹镂空月亮门,中间垂着一副水晶珠帘,全是用打磨极亮的水晶珠子穿成,圆润光洁,玲珑剔透,透光又挡蚊虫,颗颗珠子都是一般大小的,极为难得。

赵月婵强压着心头火,似笑非笑道:“妹妹这儿我还是头一次来,这不见不知道,屋子里的玩器摆设比我那屋都强呢。”

青岚陪笑道:“奶奶折煞我了,哪有这么好,我屋里看着琳琅满目的,可哪里比得上奶奶房里的金贵。”

赵月婵笑中带刺道:“你是大爷心尖儿上的人,那些个好东西,他不紧着你紧着谁?你房里的东西都是他亲自挑的呢,我房里的东西再金贵,跟大爷的心意一比,就如同粪土似的,一文不值了。”

青岚一向不善言辞,被赵月婵那么一刺,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林锦楼把茗碗往桌上一放,道:“再给我添些茶。”青岚忙拿起茶壶给林锦楼添水。

赵月婵见林锦楼爱答不理的,忍着怒意,放柔声音道,“方才我到母亲房里送些自己糟的鹅掌鸭信,母亲说你明日要出门,这事你怎么没和我说?我也好帮你准备置办些衣裳用品。我在房里等你许久都不来,心里烦闷了才找青岚妹妹聊聊天。”

林锦楼淡淡道:“东西有书染和小厮们替我备了。”

赵月婵道:“他们总不如我们知疼着热,爷在外头若是吃不好、睡不好,我们跟着也担心,妹妹你说是不是?”

青岚看看林锦楼的脸色,不知自己该应还是不该应,她看见赵月婵便心里发憷,胡乱的低下头。

赵月婵冷笑一声,心道:“这小贱人远不及我美貌,性子懦得上不了台面,到底哪一点拿人了?大爷好像被灌了迷魂汤似的,三天两头往东厢跑。”眼睛瞄到青岚隆起的肚子,不由愈发怨恨。

原来林锦楼待她冷淡,她每次回娘家,母亲都敲打她早日生下一男半女,但如今这情形,让她一个人守空房,怎能凭空变出个孩子来!这些时日她刻意收敛,不再哭闹蛮横,打起温柔哄着林锦楼,也没捏着错处找青岚麻烦,但林锦楼待她仍冷冷淡淡的。方才她在秦氏那里听说林锦楼明日要出门,这事她竟毫不知情,如今她的地位竟连个贱妾都不如了!她心里有气,收拾打扮一番到东厢来,到底要看看那个小狐媚子凭什么能把爷们迷惑了,如今一见也不过如此。林锦楼却在那小贱人跟前对自己爱答不理,故意落自己脸面!

赵月婵越想越怒,偏巧香兰端了茶进来,这茶本该青岚亲手给赵月婵奉上,奈何她一时傻愣了,居然没动。赵月婵气上加气,将茶碗端起来借故发挥,“唉”了一声将茶全泼在香兰脸上,口中骂道:“没眼色的小蹄子,这么烫的茶,叫我怎么端得住!”

那茶虽不滚烫,却也是热热的,香兰“啊”的叫了一声,忙捂住了脸,疼得眼泪已滚了下来。林锦楼登时便坐了起来。赵月婵骂道:“还不快滚!”

香兰捂着脸便要出去,林锦楼顾不得穿鞋便从炕上下来,几步抢到跟前,把香兰的手拉了下来,只见脸颊一片通红,幸好没有烫伤。再瞧香兰脸上挂着泪,神情又惊又怕,楚楚可怜的,顿时心疼起来。

林锦楼面色冷然,看了赵月婵一眼,扭头对香兰道:“方才大奶奶对你无礼了,我替她向你赔不是。”

香兰一呆,便要跪下,林锦楼抓住她手臂并不让她跪,另一手从荷包里摸出一锭银子塞到她手里:“明儿个找济安堂的罗神医过来给你瞧瞧,这银子你留着养伤用,伤好之前不必在跟前伺候,稍后我打发人来给你送点子药膏。”

香兰含着眼泪看着林锦楼,动了动嘴,却说不出谢恩的话。林锦楼对她微微笑了笑,露出一口极雪白的牙,回头对赵月婵道:“走罢。”见赵月婵愣愣的,便立起剑眉道:“你来这儿不就为了让我回去?还不给我拿鞋过来!”

赵月婵方才回过神,忙不迭的给林锦楼穿鞋,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香兰回到屋里,又委屈又难过,脸上火辣辣的疼,一时春菱等人过来探听方才的事,香兰只是勉强应了两句,拧了凉毛巾冰脸。过不久,有个小丫头拿了个金丝香木的小圆盒来,说道:“这是大爷给你的药膏,脸疼了就涂一层,别沾上水。”香兰拧开盖子一看,见里面是乳色的膏子,伴着一股淡淡的草药清香,抹在脸上清凉滋润,红印子瞬间便淡了。

春菱惊道:“这是晶玉兰雪膏,过年时刚从宫里赏下来的东西。太太得了四盒,当时便打发人给老太太送了一盒。这东西是宫里的秘方制的,皮肤起了什么疹子冻疮,一涂就好了,只是想买都没地方买去。”脸上带了嫉妒的神色道:“大爷又给你赔不是,又给你银子的,居然把宫里赐的膏子给你用,还叫济安堂的罗神医给你瞧伤,罗神医从来都是只给太太奶奶们请平安脉的。”

小鹃笑嘻嘻说:“不过烫了这么一下,却得了这么大的脸,倒变成了巧宗儿了。”

银蝶不咸不淡的说:“大爷虽好性儿,是个怜下的,可若不是看在姨奶奶的面子上,怎能给你这样的脸面,你可别忘形!”

香兰啼笑皆非,心道:“烫伤疼在我身上,反招来一堆磨牙闲话,你们谁乐意替我,我还不愿意要大爷给的‘这么大的脸’。”转念又想道:“大爷虽性情骄纵些,但也算是个宽厚的,给我的膏子这样金贵,等脸上的印子消了,我就还给他。”脸上不带出声色来,默默的将东西收了。

-------

谢谢bubu8915,Daisy夕,花西月兮,chong1978,玫瑰SZY,L.M.G,悦悦爱悦悦的粽子,谢谢珺兮812两个粽子,谢谢玫瑰SZY的评价票和催更票

大家端午节快乐哦~~~~~^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