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琼脂

第四十九章 琼脂

时间:2022-06-24 09:35:22来源:

自回林锦楼出了东厢,被召唤个在廊下听差的小幺儿回来道:“去前头书房说书染,让她拿宫里赏下的那个药膏子给东厢的丫头香兰。”适才后转身回了正房。早有赵月婵的丫鬟寒露和汀兰在门口守着,见林锦楼来了,登时忙绿出来。迎霜去端早已沏得了的梨香茶,寒露去拧迎霜去端早就沏得了的梨香茶,白露去拧热手巾,汀兰在炕桌上摆上细茶点。林锦楼也不搭理,径直迈步往里头去。赵月婵在他身后紧紧跟着,看见迎霜便对她使了个眼色,迎霜会意,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琼脂

且说林锦楼出了东厢,召唤个在廊下听差的小幺儿过来道:“去前头书房告诉书染,让她拿宫里赏下的那个药膏子给东厢的丫头香兰。”方才转身回了正房。早有赵月婵的丫鬟白露和汀兰在门口守着,见林锦楼来了,顿时忙碌起来。

迎霜去端早就沏得了的梨香茶,白露去拧热手巾,汀兰在炕桌上摆上细茶点。林锦楼也不搭理,径直迈步往里头去。赵月婵在他身后紧紧跟着,看见迎霜便对她使了个眼色,迎霜会意,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林锦楼往床上一歪,闭上双眼,也不说话。赵月婵重新挂上笑脸,轻轻走过去,坐在床边的绣墩上,款款道:“我看爷方才也吃饱了,要是还饿着,我这里备了几道点心,枣泥山药糕和菊花糕,都是消食补气的。”

林锦楼睁眼看了看赵月婵,道:“不必了。”

“还是用一点儿罢,好歹是我的一番心意。”赵月婵殷勤笑着,“快把糕端上来。”

不多时,林锦楼只听耳边有人道:“请大爷用糕点罢。”莺声燕语,婉转酥麻。

林锦楼睁眼一瞧,只见地上跪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身材窈窕袅娜,穿着湖蓝色的袄儿,勾勒出丰腴的胸脯子和一把纤腰,再细看那张脸儿,柳叶眉樱桃口,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端得是个俏佳人。端着一个托盘,上头有个碟子,盛了几块点心。

赵月婵见林锦楼仔细打量那丫鬟,心窝里发酸,可脸上却仍带着笑,道:“这是琼脂,前两天买进来的,我看她模样好,性子也温柔,就放在身边儿服侍了……还不快给大爷行礼。”

迎霜在一旁接过托盘,琼脂盈盈拜倒:“琼脂请大爷的金安。”说着眼睛忍不住向林锦楼溜了过去。她是前几日让赵月婵花高价从人牙子手里买回来的。原本她自小被鸨母买来,还请了个女先生教,略识几个字,还会些丝竹,虽是黄花闺女,但也有几分风月手段。后来有个官人想把她买去送给上峰作妾,谁知那家失了火,眼看家境要败落,便直接将她领到牙行卖了换钱。正逢赵月婵来挑人,便把她买了去。

刚来的时候,赵月婵一番疾言厉色的敲打,让琼脂真个儿有些怕,但今日她一见林锦楼,两只眼好似粘上一般,再也离不开了——她原以为自己要去伺候个年逾六旬的老头子,没想到竟然是个龙精虎猛的英俊男人!

琼脂身上酥了一半,大有情意的送了个秋波,又娇羞的低下头。

赵月婵一阵胸闷气短,前阵子她看林锦楼天天往东厢跑,终于有了体悟:原来她的最大威胁并非那些妖妖娇娇的通房丫头,而是东厢那位岚姨娘。岚姨娘是良家子,秦氏青眼有加,又怀了身子,连林锦楼都十分看重,假以时日再生了儿子,那林府里就愈发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赵月婵是个聪明人,痛定思痛之后,前思后想了好久,终下定决心亲自挑选个美妾送到林锦楼床上,等那美妾生了儿子,便过继到自己身边儿养,也好日后有个倚仗。只是那美妾便要精心挑选,一来要有身契拿捏在自个儿手里,二来不能太聪明伶俐却要有些眼色,三来要老实听话。于是挑选来挑选去,比照着林锦楼对美人的喜好,便挑中了眼前这个女孩儿,调教了几日,重新给取了个香艳的名字,送到林锦楼跟前儿。

如今她瞧着林锦楼颇为意动的模样,心里头一时喜一时苦,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正胡思乱想着,便听林锦楼哼哧一笑,凑到她身边儿讽刺的说:“我还真不知道,如今你又多了个当老鸨子的喜好。”

赵月婵一怔,登时白了脸色。

林锦楼又靠回身后的团枕上,慢条斯理的说:“可惜你林大奶奶拉的皮条,我却不敢消受了。”

说完转了个身,脸对着墙,自顾自的闭眼睡了。

赵月婵咬牙暗恨,起身带着迎霜便走,却命琼脂留在屋里侍奉。待出了屋,迎霜对房里努了努嘴,低声道:“大爷不买账,这该如何是好?”

赵月婵冷笑道:“别看他装得跟什么似的,没瞧见那小蹄子进屋之后,他就盯了半日,连眼珠子都没错开么?咱们且去,我就不信他不碰那块油糕。”

要说林锦楼倒真有些心动,如今为他曾祖母守孝,已旷了许久,眼见个姿色样貌拔尖儿的女子在眼前晃,还真想消受一番。可他如今正盘算着把赵月婵从家里赶出去,怎能再碰她送来的人?

林锦楼便闭了眼躺着,过不久便迷迷糊糊的睡熟了。夜间起来叫渴,将幔帐掀开,唤了一声:“茶。”

不多时,一双白腻的小手递过一只青瓷花瓣杯子,林锦楼接过一饮而尽,借着微弱的光亮一看,只见琼脂正站在床前,挽着松松的头发,荼白的袄儿半敞着,露出大红肚兜,衬得肌肤愈发雪白。

琼脂见林锦楼瞧着她,便红了眼眶,低下头轻声说:“是不是琼脂碍了大爷的眼……让大爷不欢喜了?”

这一番作态我见犹怜,让林锦楼登时有些口干舌燥,声音不自觉的柔和几分,将茶杯递过去道:“你胡思乱想什么,我没不欢喜。”

琼脂含着眼泪,带了几分娇羞,看了林锦楼一眼,小声说:“那,那大奶奶让我……侍候大爷……我,我也是愿意的……”

说着去接茶杯,却故意去碰林锦楼的手,那一双小手滑腻轻软,林锦楼心里一痒,便反手将那小手握住,手上用力,把琼脂拉拽到怀里,调笑道:“伺候爷?你要怎么伺候?”心里想着:“横竖个丫鬟,收用了也不是大事,难不成她给爷送个美人儿,爷就不休她回家了?”

琼脂脸上增了几分春色,指甲在林锦楼胸前一划:“大爷想让奴怎么伺候,奴就怎么伺候。”

林锦楼低笑着便要亲嘴儿,但瞧见琼脂娇怯的神色,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今日脸被茶水烫了的小丫鬟香兰。香兰的神色也是这般怯怯的,脸被烫得通红,两只大眼里含着泪儿,说不出的委屈可怜。如此一来,便又想起赵月婵是如何飞扬跋扈的,于是连带着怀里的美人儿也没了味道。松开手把琼脂推了出去,淡淡道:“夜了,去睡罢。”把幔帐撂下翻身睡了。

琼脂呆呆立在床边,不知这位爷怎的忽然变了脸,方才还柔声细语的,这会儿冷眉冷脸,心中暗恨自个儿方才错失良机,早知就不该娇羞,该迎上去将生米煮成熟饭才是。咬牙恨了一回,也只得赌气跺脚回去睡了。

----------

谢谢chong1978的粽子^_^

请大家多收藏多点击啊!乃们都不留言,乃们都是坏蛋!!哼!!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