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捧杀

第五十章 捧杀

时间:2022-06-24 09:35:23来源:

林锦楼第三日便出了门,赵月婵亲手把人送进二门上方才回家去。各房的妾室惧怕张氏之威,敢凑到跟前儿,都悄悄地打发掉心腹家仆守在二门外给林锦楼送些东西。青岚时时处处赶紧着林锦楼身子,送一瓶儿滋补身体身体的丹药;鹦哥爱那风花雪月的调调,用一缕头发和着九色彩线打了小鹃在外头将各屋送的东西都打听了一圈儿,回来跟香兰偷偷八卦。香兰心中默默点评:岚姨娘最贤惠,鹦哥最诗意,画眉最……奔放。又暗暗揣测林锦楼最喜欢哪件,想来想去估摸着以那位大爷的性子,大约最喜欢画眉的玫红鸳鸯肚兜。。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捧杀

林锦楼第二日便出了门,赵月婵亲自把人送到二门上方才回去。各房的妾室畏惧赵氏之威,不敢凑到跟前儿,都悄悄打发心腹小厮守在二门外给林锦楼送些东西。青岚处处紧着林锦楼身子,送一瓶儿滋补身体的丹药;鹦哥爱那风花雪月的调调,用一缕头发和着五色彩线打了个络子,取“横也相思竖也相思”的意思;画眉干脆送了个她贴身穿的枚红五色刺绣鸳鸯肚兜。

小鹃在外头将各屋送的东西都打听了一圈儿,回来跟香兰偷偷八卦。香兰心中默默点评:岚姨娘最贤惠,鹦哥最诗意,画眉最……奔放。又暗暗揣测林锦楼最喜欢哪件,想来想去估摸着以那位大爷的性子,大约最喜欢画眉的玫红鸳鸯肚兜。

她和小鹃正一边做针线一边说话,银蝶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件家常穿的肉桂粉小褂,往香兰身边一扔,扭身便走。

香兰把那褂子拿起来一看,便喊住道:“你且等等。”起身上前把褂子递过去,“这是你缝的?针脚这样糙,歪歪斜斜的怎么见人?拿去重做。”

银蝶哼哼道:“我就这个手艺,你要瞧着不好就自己缝去。”

小鹃愤然道:“你怎么说话呢?这是你的活计,做不好还有理了?”

香兰把小鹃拉住,淡淡道:“做不好不要紧,我教你,去把针线笸箩拿来。”

银蝶瞥了香兰一眼:“我这儿还有别的活儿,春菱姐姐还让我去晒书呢。”说着拔腿便走。

香兰抢上前挡住道:“晒书让小鹃去,你先做针线,我去同春菱说。”

银蝶还要叽歪,香兰却把脸沉了下来,冷声道:“这活计是我三天前就给你的,你已经拖了这么久,做得这样差,我要教你还百般推脱,你到底想怎样?”

银蝶只觉着香兰单柔好欺,没料到她忽一沉下脸却威势十足,顿时有些愣,香兰把那褂子递过去道:“去,重新缝这褂子,我且告诉你,这料子是上等的贡缎,若做坏了,就直接从你月例里扣,你明白了?”

银蝶脸涨得通红,气得喘了好几口,盯着那褂子,却不伸手拿,两人一时僵在那里。此时门帘一掀,春菱走了进来,一看这阵势心里明白了几分,微微笑着:“哟,这是唱得哪一出?”

小鹃快人快语:“银蝶不好好做活儿,香兰要教她,她还不肯学。”

银蝶冷笑道:“你跟她交好,当然向着她。”又瞪着香兰,“别以为我们心里不清楚,你不就因为大爷给了你个宫里赏的膏子,就觉着自个儿腰板硬气高人一等了么?呸!上头还有大奶奶、姨奶奶,你就以为能攀高枝儿了?瞧把你兴得那样,分明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哼!”说完一推春菱,摔帘子就出去了。

香兰愣住了,小鹃气得跺了跺脚:“黑心的小贱蹄子,有本事让大爷也赏你一个!分明是眼红嫉妒人。”又去拉香兰的手:“咱们别理她,什么玩意儿!”

春菱心里暗爽,假意咳嗽一声安慰道:“是呢,银蝶年纪还小,说话难免口气冲些,回头我去说她。”说着又出去了,临走时扭头道,“姨奶奶说了,这几日不用你进去伺候了,让你紧着把小孩子的衣裳做出来几件。”

说话听音,香兰眉眼通挑,立时就明白了,这是岚姨娘膈应了她——自从林锦楼送了她涂脸的膏子,东厢里便诡异起来。青岚原待她亲厚,之后便有些淡淡的,如今连近身伺候都不让她靠前了;吴妈妈却对她愈发亲热,原直唤她名字,如今却叫“香兰姑娘”;春菱客气了许多,却也不动声色的跟她疏远了两分;银蝶倒是摆在面子上,直接甩脸子,连活计都指使不动;唯有小鹃同她仍是一如既往的交好罢了。

香兰忽然觉着没趣儿,深深叹了一口气,坐了回去,把手里的褂子扔到一旁。

东厢待客的小厅堂里,画眉正坐在椅上,身子微微前倾,跟青岚说话:“……其实二姑娘就是个爱风雅的人儿,原先也爱组个诗社、棋社的,因曾老太太的孝就停了几期,如今又有这个心气儿,这才招呼着大伙儿问一声,姐姐要有雅兴,不妨也去散散心。”她头上绾了个油亮的发髻,盘了一支玛瑙云蛟钗,脸上仍是浓妆,衬得愈发妩媚,穿着一件蔚蓝底子缠枝花卉刺绣镶边靛青对襟褙子,底下是雪白的裙儿,隐约露出一点绣鞋上翘着的珍珠,又俏皮又新奇。

青岚歪在罗汉床上,拨弄着旁边绿檀花架子上的一盆兰草,含笑道:“我不懂什么湿啊干的,再说身上也乏,还是你们去罢。”

画眉笑道:“这诗社,有时候连太太也会去凑热闹呢,姐姐就去罢,憋在家里有什么意思?再说还有几家内宅里走动勤近的官眷太太小姐们也来,去混个脸熟也是好的……正房那个母夜叉,虽说大字不识几个,也得过去凑个兴儿。平日我跟鹦哥那小蹄子不和,见着姐姐却觉着投缘,咱们姊妹一起去,也能做个伴。”

青岚虽是生长在读书人家,可性子惫懒,自小对读书兴趣皆无,琴棋书画也一窍不通,只不过识几个字,学了些《贤女集》之类,听说林东绮要办诗社,难免怕丢脸露怯,不敢应。但听画眉说“太太去”,又说“内宅里走动勤近的官眷太太小姐们”,便心动了。

画眉看着青岚的脸色,笑吟吟的喝了口茶:“再说,姐姐是读书人家出身的,比我们都高明百倍,难道还怕做首诗吗?就怕到时候大展长才,把她们都比下去了!要我说,不如姐姐起头办这一期诗社,到时候露这么一小手,那可就美名传四方了。”又鼓起兴说谁谁家的小妾,办了诗社,事事妥帖周到,在太太们之间拔了头筹,比正房奶奶脸上还有光;谁谁家庶出的小女儿,因为在诗社里诗文做得好,传扬出去,嫁了个前途似锦的大才子。可依她画眉看来,这些人都比不上青岚聪敏多闻,若是青岚能趁身子还不重的时候办一期诗社,在太太奶奶间扬了威风,不光能得太太看重,她未出世的孩儿也因他母亲而更有分量了。

这三夸五捧的,把青岚说得晕陶陶,心中暗想着:“是啊,画眉说得不错。我在林家虽是个妾,可也是良家子出身,林家摆了酒宴风风光光用轿子抬进来的,跟她们到底不同。如今在林家,虽有些地位却无口碑,若是这诗社做成了,名声显扬出去,人人称赞,方不辜负我肚子里的肉儿。”

头脑一热,登时便道:“甚好,那我就跟二姑娘说,这一期诗社便由我来组罢。”

画眉笑得眯了眼,拍着手道:“姐姐果然是个爽利人,真是女中豪杰了。这事要是做成了,不单是太太和大爷高看你一眼,连官眷们也要夸姐姐的才名贤名。”

又絮絮叨叨说了些别的,狠狠捧了青岚一番,方才告辞走了。

等画眉一出东厢的门儿,脸上的笑“吧嗒”掉了下来,冷冷看了东厢一眼,嗤笑着自言自语道:“傻婆娘,痴心疯了竟敢应下这个,有你受的!”

---------

谢谢yu21yu21的粽子,珺兮812的粽子和评价票,花西月兮两个粽子,班太的日志两个粽子,谢谢啦=3=

最近加班太辛苦了,身体有点hold不住,所以文有点瘦,请见谅,等忙过去再多写点。

请大家多多留言收藏点击投推荐票支持俺吧!加班到夜里的人伤不起啊,呜呜呜~~~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