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代办

第五十二章 代办

时间:2022-06-24 09:35:24来源:

青岚兴致勃勃,拉了吴妈妈一起商讨诗社的事,又打发掉春菱去林东绮处请教经验。这一明确提出章程才忽然发现事事琐琐碎碎,无法斤斤计较。随后请谁就犯了难,林东绮是小姐,尽可请别家的太太小姐是,可青岚是姨娘,若不发出邀请别家的爱妾,未免太不懂眼色,将来在官眷的圈子里也受排青岚小门户出身,自幼就没学过这个,人际走动,迎来送往上也无甚经验,又没经过事,听着吴妈妈和春菱你一言我一语的,便烦了。她不耐烦做这个,可话已说出去,如今硬着头皮也要扛着,先前还打起精神指挥,却越指点越乱,后来不是说今儿个头疼,就是说明儿个腰酸,把事务全丢给吴妈妈处置。偏还想拔个头筹,叮嘱务必事事严谨出彩。吴妈妈等辛辛苦苦忙完一桩,青岚又百般挑剔,四五天过去,竟一丝进展全无。。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代办

青岚兴致勃勃,拉了吴妈妈一同商议诗社的事,又打发春菱去林东绮处讨教经验。这一提出章程才发觉事事琐碎,难以计较。先是请谁就犯了难,林东绮是小姐,只管请别家的太太小姐就是,可青岚是姨娘,若不邀请别家的爱妾,未免不懂眼色,日后在官眷的圈子里也受排挤,可请了,又怕惹正房奶奶们糟心,光名单就斟酌个没完。然后是果碟菜品,银两花费,外出采买,另还有诗社的题目等,种种不一而足。

青岚小门户出身,自幼就没学过这个,人际走动,迎来送往上也无甚经验,又没经过事,听着吴妈妈和春菱你一言我一语的,便烦了。她不耐烦做这个,可话已说出去,如今硬着头皮也要扛着,先前还打起精神指挥,却越指点越乱,后来不是说今儿个头疼,就是说明儿个腰酸,把事务全丢给吴妈妈处置。偏还想拔个头筹,叮嘱务必事事严谨出彩。吴妈妈等辛辛苦苦忙完一桩,青岚又百般挑剔,四五天过去,竟一丝进展全无。

青岚没叫香兰管这一桩事,不过使唤她跑跑腿。香兰也乐得清闲。这一日,香兰在房里做小衣裳,见吴妈妈扶着腰走进来,忙起身起身道:“妈妈这是怎么了?”

吴妈妈叹了一声:“姨奶奶一句话,倒叫我们跑断腿。”在香兰床上坐了下来。香兰用自己的杯子给吴妈妈倒了一盏茶。

吴妈妈唉声叹气说:“咱们这位姨奶奶也不知想得什么,来人的名单子还没订下来,请帖一张没写,却天天琢磨着上些什么菜。我说请外头的名厨,姨奶奶嫌贵,可家里的厨娘做的她又嫌不好,往外头采买吃食,列好的单子她又给划去一半,跟我说,再贵也不能一下就花五十两,最多只能十两银子……这这这,这又想得脸,又不想花钱,我这把老骨头是没法干了,谁乐意干找谁去!”喝了一口茶,冷笑道:“没那个金刚钻,偏要揽个瓷器活儿,末了自己不干还挑三拣四,怪道人都说小门小户的就是缩手缩脚。”

香兰听吴妈妈抱怨,微微皱起眉头。青岚不过是林锦楼稍看重些的良妾,可吴妈妈却是林锦楼的奶娘,虽说是个下人,但在太太跟前都有体面的。吴妈妈看顾青岚待产,多少有秦氏的授意在里头。与其说是“伺候”姨奶奶,倒不如说是以吴妈妈的身份震慑各房妻妾,让她们别动那些有的没的小心思。可这位岚姨娘好似没体会到秦氏的用意,反倒真把吴妈妈当下人使唤起来了。吴妈妈在大宅门当了几十年的仆妇,早已是喜怒藏于心的老油条,如今竟公然讽刺青岚“小门小户的就是缩手缩脚”,显见已十分不满了。

再者说,大户人家请客做席,要的就是这个脸,既然要脸面,就要大把的银子往里投,不浪费已是难得,想不铺张却绝无可能。青岚平日里对下人大方,不过也是赏些自己穿旧了的衣裳或者不喜欢的首饰,都是些小零碎。如今真金白银的掏银子出来,自然是肉疼了。

香兰本不想管,但瞧着吴妈妈脸色疲惫,心里又不忍,她到底是个良善好心的,低头想了一回,便道:“不如去二姑娘那里问问,上次办诗社,都请了哪家的太太小姐。”

吴妈妈道:“姨娘跟二姑娘身份到底不一样。”

香兰一听便明白了,抿着嘴笑道:“妈妈糊涂了,还为这个操心,难不成请哪家的姨娘还要单写个请帖了?在帖儿上直接笼统些说‘请某某家内眷’,到时候她们爱带谁来便带谁来。”

吴妈妈一怔,拍着手笑道:“可不是,是我们迷糊了。都是姨奶奶,非要每一位来的都要个确认,闹得我也没了方寸。”

香兰道:“估个大概的人数便是了,只是来的这些人家谁和谁交好,谁和谁不和,谁该跟谁坐一桌也要有个章程。另外,吃食上有什么忌口,哪些太太信佛要吃全素,哪些太太爱吃荤腥,这些倒是着紧的。”

她想得入神,全然没留意吴妈妈惊愕的神色,款款道:“请的人也不必太多,十几位有头脸的就足以了,算上咱们家的太太小姐们,拢共二十多位正好热热闹闹的,多了反倒不美。姨娘给的银子少,倒也有银子少的办法。大户人家食不厌精,那些山珍海味早就吃絮了,不如从庄子上拉些新鲜的瓜果蔬菜。我记着大爷开了个顺福楼,听人说那里的厨子会用花儿啊朵儿啊的做菜,又新奇又好看,不如就请来做个百花宴,不为吃些什么,就为了图个新鲜。花草在咱们园子里想摘多少没有?只是十两银子还是少了些,做这样的席,至少也要三十两……”

刚说到此处,银蝶走了进来,见吴妈妈坐在香兰床上,两人状似亲密的说话儿,心里便有些不自在,道:“我刚去了厨房,要了一段藕给姨奶奶做粥,方婆子没在,管事的让我跟妈妈打个招呼。”眼睛一溜,看见吴妈妈手里拿的白瓷杯子,她以为那杯子是她的,便愈发不自在了,暗自咕哝:“倒是会用别人的东西做人情儿。”往桌上看去,见自己的杯仍好好的放在桌上,便闭了嘴。

吴妈妈看在眼里却装作没瞧见,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去罢。”待银蝶一走,便又问香兰道:“依你的意思,这诗社在哪儿开?姨奶奶的意思还让在剪秋榭办。”

香兰想了想说:“太太喜欢剪秋榭,咱们也去那儿岂不是跟她争持了?拢翠居不是还空着,如今成了花房,不如就去那里,又清净又省得打扫,花木也多,也好命题做些诗文。”

吴妈妈笑弯了眼,拉着香兰的手道:“我的好丫头,我竟没看出来,你有这样的眼界,真把屋里那个给比下去了,这些你是怎么会的?”

香兰心里警醒,低头道:“原先在表姑娘那里听她曾经念叨过原先家里做席的事,无意当中听来些。妈妈也别夸我,我也是照猫画虎的瞎说一通罢了。”

吴妈妈只是含着笑,拍了拍香兰的手。

银蝶探头探脑的站在门外,将帘子掀开一道缝,偷看了一会儿,因她二人声音低,听不清说得是什么,便抓心挠肝的。眼珠子转了转,便跑到青岚跟前告状道:“香兰自从大爷赏了她膏子,就觉着自己高人一等似的,如今又百般讨好吴妈妈,心里头怕是藏了奸了!”

青岚从未将吴妈妈看做了不起的人物儿,况她又不喜银蝶,听了这话便斥道:“好好当你的差,别拿这些有的没的事情烦我!”

银蝶只得灰溜溜的走了。

自此后,吴妈妈便时常跟香兰询问办诗社的事,原先香兰说完,她还想一想,但渐渐的,觉着香兰的主意比她还要高明不少。再后来又找青岚把香兰要来帮忙打理诗社的事,让旁人都听香兰使唤,她只管在后头坐镇。香兰本想推脱,吴妈妈便道:“等诗社的事完了,便准你半个月的假,再多发一个月的月例。”

香兰咬了咬牙便应了,道:“只是有一节,对外只说是我帮妈妈操持,做得好了都是姨奶奶和妈妈的功劳,与我半分干系都没有。”

吴妈妈听了这话,又将香兰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番,方才点头道:“好,那便依你。”

-------

谢谢悦悦爱悦悦,yu21yu21,友人账的粽子,谢谢旭薄荷的平安符

过渡章^_^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