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诗社(六)

第五十九章 诗社(六)

时间:2022-06-24 09:35:27来源:

香兰顿住脚步,轻轻皱了眉头,倘若跟林锦楼单独的朋友相处,怕是不太妙,便想轻手轻脚的往后面走,忽看见了银蝶跟随春菱往这边走回来。春菱交待了些什么,便从另外几道小径走了。银蝶埋头走了几步,抬起头看见了香兰,登时一怔,脸上有些并不大自在的生活,撇了撇撇嘴,仍作出一副自傲银蝶埋头走了几步,抬头看见香兰,顿时一怔,脸上有些不大自在,撇了撇嘴,仍做出一副傲气的模样挺胸昂头的从香兰身边走过去,眼风一扫,从层层的枝桠中间看见陶然亭中林锦楼的身影,顿时便拔不动脚步,想凑上前,又瞧见香兰在身边儿,便暗恨香兰呆得不是地方。。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诗社(六)

香兰顿住脚步,微微皱起眉头,若是跟林锦楼单独相处,只怕不太妙,便想轻手轻脚的往回走,忽见到银蝶跟着春菱往这边走过来。春菱交代了些什么,便从另外一道小径走了。

银蝶埋头走了几步,抬头看见香兰,顿时一怔,脸上有些不大自在,撇了撇嘴,仍做出一副傲气的模样挺胸昂头的从香兰身边走过去,眼风一扫,从层层的枝桠中间看见陶然亭中林锦楼的身影,顿时便拔不动脚步,想凑上前,又瞧见香兰在身边儿,便暗恨香兰呆得不是地方。

香兰眉眼通挑,顿时瞧出了银蝶的意思,立刻捂着肚子道:“哎哟,哎哟哎哟,我的肚子忽然疼起来了,得赶紧去趟茅厕。”弯着腰捧着肚子风风火火的跑了。

银蝶背后白了香兰一眼,轻轻骂一声:“急脚鬼,赶着投胎呢!”然后整整衣裳,便朝林锦楼走了过去。

香兰跑出一小段路,回头一瞧,见银蝶往那亭子里去了,忙闪身躲到一丛竹子后头,心想:“甲之砒霜,乙之蜜糖。银蝶爱往上爬,我便成全了你。”故意藏到一处假山后头躲着。

且说林锦楼,正等着香兰来呢,忽听背后有个声儿娇滴滴说:“请大爷的金安,大爷什么时候回的家,怎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这会子在这亭子里,又没吃又没喝的,要茶还是要些吃食?让奴婢来伺候吧。”

他一回头便瞧见个十五六的丫鬟,生得瓜子脸,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有两分人才,脸儿上涂脂抹粉的,堆着讨好的笑。府里这样的丫头他见得多了,便很不以为意,道:“这儿不用你伺候,你去吧。”

银蝶好容易抓着机会,断不能让林锦楼一句话便将她打发了,大着胆子走上前,道:“大爷刚回来,怎能不让人伺候了?我去端盏茶来?小厨房里煮着滚滚的铁观音,味道香香的,方才几位太太吃着还赞不绝口呢……”

林锦楼看了银蝶一眼,见她双眼中大有情意的模样便知道怎么回事,他此刻正一心等着香兰,见银蝶如此便有些不耐烦,脸色也微微发沉。

偏银蝶是不懂眉眼高低的,见林锦楼不说话,便又巴巴的凑上来,想起当日,她想帮林锦楼整衣裳,却让春菱瞧见,挨了一顿骂,心里头好不甘心。这厢便盯着林锦楼的荷包说:“大爷身上的荷包怎么歪了?”说着伸手便要碰。

谁想手还没挨着荷包的边,便听“啪”一声,脸颊上早已挨了一记大耳刮子,直将银蝶扇懵了,身子一歪蹲坐在地上。

林锦楼冷着脸,厉声道:“滚!”

唬得银蝶哭都不敢哭,连滚带爬的便往外跑了出去。

林锦楼皱着眉,心想:“把爷当成什么了?就这样的姿色人才也敢往前头送?倒是心大。府里的丫鬟爷拢共也没收过几个,画眉她们,一来长得出挑,二来都会些丝竹乐器,三来赶上爷想恶心赵氏,这才一气儿收进来的,万没有谁都往屋里拉的道理。”原来这林锦楼风流,大多在外头胡天胡地,府里头倒还有几分规矩。他最好美人,挑剔非常,若是那女子生得好,赶在他跟前儿,即便是使小性儿,他也觉着可爱爽利;倘若不是绝色,即便有些颜色,他若瞧不上,纵然温柔体贴到十二万分,他也觉着腻歪烦心。

正这个当儿,青岚又扶着春菱走了过来。原来春菱跟银蝶分开,又想到几件事要与银蝶吩咐,折回来的时候,便瞧见银蝶颠颠跑去巴结大爷了。她赶忙回到拢翠居悄悄告诉青岚,主仆二人便赶了过来。

青岚多日未见林锦楼,自然思念得紧,快走两步过去,慌得春菱直叫:“姨奶奶,慢些,慢些……”

青岚含着泪道:“怎么回来了不说一声?大爷自己一个坐在这儿,也人伺候,更没热茶热水的怎么成?”

林锦楼微微笑了笑:“我也才回来,独自坐着散散心。”忽想起吴妈妈的方才说的话,不动声色的逗着画眉鸟儿,道:“听吴妈妈说,你这厢露了个大脸。”

青岚含羞的低下头道:“瞧爷说的,什么大脸不大脸的。我年轻面嫩,没经过什么事,口角又笨,也是个没心眼子的,全赖吴妈妈的提点。”

林锦楼淡淡“嗯”了一声。

青岚忙了一场,最想得的便是林锦楼的另眼相待,却见林锦楼这般漫不经心的,暗自琢磨着自己谦虚得过了,便又道:“我虽不才,这个诗社倒也办得有些模样。太太、二太太,还有别家几位交好的太太们都赞办得好,可我心里明白,什么办得好,都是太太们慈悲,说几句好话哄我罢了。”

说到这里顿了顿,本想勾着林锦楼来赞一赞她,却没想到林锦楼连眉毛都没挑一下,仍吹着口哨逗那画眉叽叽喳喳。

青岚便有些讪讪的:“这么个诗社,让上下满意可是个难事。大宅门出来的主子们,哪个是好相与的。我也是捏着把汗……画眉妹妹让我凑个兴儿去写首诗,我哪有这个才?奈何大家都三推五举的让我作,也就勉强作了个……唉,不说也罢,怪可笑的。”

谁知林锦楼听到这个倒有些反应,扭过头看着青岚,道:“你还做了首诗?说来听听。”

青岚忙笑道:“做得不好,我自己都没脸说。”

林锦楼道:“不妨,只要是你自个儿亲笔写的,我就爱听。”脸上虽笑着,眼睛里却透着一丝冷意,盯着青岚的脸。

青岚心里一哆嗦,只觉自己的小心思在林锦楼跟前根本无处遁形,这位爷的脾气她是见过的,温柔的时候,甜言蜜语能把你一颗心都化了,可那脸只要一沉,便有雷霆之怒。她险些一张口便说“那诗不是我做的”了,稳住心神,勉强开口道:“大爷既然爱听,我便献丑了。”再三犹豫,小声说:“谁家白玉兰,遗落春风里。独守一脉香,缭乱浮生梦。”

林锦楼看着青岚:“真是你写的?”

青岚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林锦楼只说了三个字:“很不错。”

青岚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长长出了口气,顿时喜上眉梢。

林锦楼闭上双眼,微微有些失望。他高看青岚一眼,一则因为她是秦氏亲自做主娶进来的良妾;二则她虽不聪明,但温柔小意,人也诚实仁厚,跟她一处倒也落个轻松自在。谁想这女孩儿人虽不坏,却有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小算计,到底是狭隘了。

银蝶和青岚这两出,让林锦楼彻底没了心情,也不再等香兰,说了句:“我有些乏了,回去歇歇,你该忙忙你的去。”头也不回便走了。

春菱脸上有些忧色:“姨奶奶,我瞧着大爷……不似个开心模样……”

青岚惊诧道:“有吗?大爷方才不是夸我诗做得好?”又想了一回,拍了拍春菱的手臂,“大爷定是为公事烦心呢,咱们可不必想太多。”

春菱欲言又止,但见青岚笃定的神色,便将心头的疑虑压了回去。

--------

抱歉这两天身体状况欠佳,没有更新,今天会两更的

这章过渡,下章重头戏,大家期待的戏码应该是下章。。。

感谢班太的日志,玫瑰SZY,花西月兮,珺兮812,yu21yu21的平安符,谢谢啦=3=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