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靶子(二)

第六十七章 靶子(二)

时间:2022-06-24 09:35:32来源:

众人大吃一惊,忙围住的围了上去,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胸口,除了的腿快一溜烟儿跑回去请大夫的。玉香也想见状,却被银蝶用劲一撞顶了出,玉香一怔,却瞅见银蝶狠狠地夹了她几眼。玉香心里冷冷一笑,却不愿与银蝶之流一般见识,余光一扫,却瞅见迎霜在吟柳耳边低声吩香兰叹一口气。这如同一颗石子丢尽湖中激起千层浪,蹦出来的妖魔鬼怪还不知要借此翻出什么花样。她就如同在惊涛骇浪里的一叶扁舟,不知何时便要被一个浪头打翻了船。又转念想到该来的跑不掉,自己反正要命一条,只要她还没成为林锦楼的妾,事情便有转圜的余地。。

>>>《兰香缘》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靶子(二)

众人大吃一惊,忙团团的围了上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胸口,还有的腿快一溜烟儿跑出去请大夫的。香兰也想上前,却被银蝶用力一撞顶了出来,香兰一怔,却瞧见银蝶狠狠夹了她一眼。香兰心里冷笑,却不愿与银蝶之流一般见识,余光一扫,却瞧见迎霜在吟柳耳边小声吩咐几句,吟柳连忙走了。

香兰叹一口气。这如同一颗石子丢尽湖中激起千层浪,蹦出来的妖魔鬼怪还不知要借此翻出什么花样。她就如同在惊涛骇浪里的一叶扁舟,不知何时便要被一个浪头打翻了船。又转念想到该来的跑不掉,自己反正要命一条,只要她还没成为林锦楼的妾,事情便有转圜的余地。

一念及此,心中便平静了些。

此时听得一声长长的呻吟,青岚醒了。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吴妈妈双手合十连连念佛,同几个丫鬟婆子将青岚七手八脚的抬到床上。春菱是忠仆模样,两眼里含着泪儿,跪在床边儿道:“姨奶奶,你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坦快些告诉我。”

青岚脸色惨白,头上出了一层虚汗,摆了摆手,脸转到里面,两行清泪划了下来。昨日她圆圆满满做了个诗社,出尽了风头,不光几位太太没口子的称赞,连秦氏也愈发的高看她一眼,更不用说赵月婵与鹦哥等人如何嫉妒。纵然她一副谦虚模样,可心里止不住的得意——哪家的姨娘有她这样风光?等她再生个哥儿,都敢与正房奶奶一较长短了!

可今日的事却像一记巴掌拍在她脸上!

昨天林锦楼分明还对她软语温言的呀,夸她那首诗做得好,可转过身便同她身边儿的丫鬟勾搭在一起!她如此挣命表现,归根结底是为了让林锦楼更喜爱她,更看重她,如今,如今却得到这么个结果!她这大喜大悲怒极攻心之下,眼前一黑便晕了。如今醒来也觉着万念俱灰。

吴妈妈是内宅里成了精的了,见青岚这番形容哪有不明白的,便对迎霜道:“姨奶奶这几日太过忙碌,身子有些虚,要静养静养,你们先请回罢。”

迎霜便带了人告辞。香兰便去送客,汀兰故意落在后头,见迎霜走远了,便转过身,捏了下香兰的手,低声道:“有些小蹄子刺儿你,是嫉妒你呢,别放心上。只是主子那关不好过,若大爷真抬举你,便趁着他新鲜时候赶紧讨个姨娘的名分……鹦哥和画眉如何你都看见了,还有那个被赶走的春燕,只当个通房丫头这样尴尬的熬着,还指不定沦落到什么境地……好妹妹,我没有别的心……”

香兰只觉着心里头暖,握住汀兰的手道:“我明白,你是为了我好。”

汀兰笑了笑去了。

香兰转回到屋里,只见春菱给青岚揉胸口顺气,银蝶打扇,小鹃递水。她打了盆热水进屋,给青岚拧了一把热毛巾递过去,银蝶不阴不阳道:“香兰姐姐,您如今不比往日了,金贵得很,可不敢劳您大驾。”

香兰脸色一沉:“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银蝶撇了香兰一眼,声音酸溜溜的:“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心疼姐姐,怕您累着。”

香兰冷冷道:“既然没什么意思就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银蝶素来欺负香兰好性儿,却没料到她会忽然翻脸,当下也不扇扇子了,抱着胸站了起来,冷笑道:“好哇,大爷还没抬举你,倒跟我们摆起姨娘的架子来了?往日里装得贤良庄重的,没想到是个……”“小狐媚子”四个字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香兰嗤笑了一声:“是个什么?我只知道有人昨儿个巴巴的跑到陶然亭里想勾搭大爷呢,结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回来的时候脸上脸上顶着个大巴掌印子,一晚上没脸见人,这会子脸上还肿着,银蝶,你知道我说的是谁罢?”

银蝶的脸瞬间气成了猪肝色,指着香兰:“你……你……”说不出话。

香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心想:“银蝶早就对林锦楼有意,这厢不知该妒忌成什么样子,定然会到青岚跟前摆弄是非,我便先将她勾引林锦楼的事抖出去,想抹黑我,我便拉你一道下水,两人都是一身骚,看你能如何。”

此时春菱不咸不淡道:“好了,都少说两句,没瞧见姨奶奶在床上躺着呢么?”

香兰将毛巾往春菱手里一塞,端着盆出去了,到茶房里深深吐出一口气。

赵月婵第一次出手便是重击,直接把她逼到了风口浪尖上。好巧不巧的,青岚又因这件事晕厥了——她肚里可怀了林家的子嗣,此事可大可小,一个弄不好,青岚说是因她添了堵,秦氏恼上来,恨她“黑心的狐媚子,背地里使花样儿勾引爷们,惹岚姨娘动了胎气”,发落她可不是闹着玩的。

连忙出去,正巧看见吴妈妈站在廊底下问听差的小幺儿们大夫什么时候到,香兰几步走上前,来到吴妈妈跟前便“噗通”跪下,眼里涌出两行泪儿,哭道:“妈妈快救我!”

吴妈妈吃了一吓,连忙扶住香兰的手臂道:“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把她拽起来说:“有话好好说。”

香兰一边抹泪儿,一边同吴妈妈进了茶房,又跪下来,抱着吴妈妈的腿,哭道:“妈妈,若是姨奶奶有什么三长两短,惹老爷太太和大爷发了怒,我便是罪人,还不如拿根绳子吊死干净……”

吴妈妈立刻便明白了,一边去扶香兰,一边道:“我省得了……你只管放心,太太那头有我去说。”

得了吴妈妈这句话,香兰心里踏实了一半,从善如流的站了起来,仍淌着泪儿道:“真真儿是个无妄之灾,跟妈妈说句掏心挖肺的话,我压根儿就不想让主子抬举,不过想平平安安的服侍一场,日后主子给个恩典,能放出去过个安生日子,谁想闹了这一出,还在曾老太太的孝里,又让姨奶奶晕过去,这传出去还不知让人家怎么编排呢!”泪珠儿跟滚瓜似的掉了下来。

吴妈妈安慰道:“好孩子,别哭,妈妈知道你是个好的。爱嚼舌根子的就让他们嚼去,顶多嚼一阵子便没意思了,难不成因为两句闲话便不活着了?”慈爱的拉着香兰坐在凳上,促膝相谈道:“你这福气,多少人求还求不来。大户人家里就算当七老八十老头子的小老婆,都上赶着一大堆丫头,更别提年纪轻轻的壮岁男人。你是个好命儿的,咱们大爷才学又好,品貌又好,拳脚又好,当了大官,一身的本事,日后你跟着他吃香喝辣,舒舒服服一辈子富贵,又有什么不好?日后可别说‘不想让主子抬举’这样儿的话,让大爷知道了多腌心呢。”

香兰听了吴妈妈的话心里一沉,暗想:“吴妈妈与我不是一路人,日后万不能跟她说真心话儿了。”只流泪道:“什么福气不福气的,我不敢想,只求这次别惹恼老爷太太……”

吴妈妈又安慰道:“你放心,不是说了么,这事有我呢……”

一语未了,便听说大夫来了,吴妈妈便拍拍香兰的手,起身走了出去。

----------

谢谢晏三生的和氏璧!本来应该再加更一章的,但是实在没精力写了,这一章先欠着,这周末一定会加上的!!!请等待两天,谢谢了~~~O(∩_∩)O~

谢谢rk_owl的桃花扇,babylaura的香囊,桃子妖妖315三张平安符,晏三生两张平安符,真的谢谢啦~~~=3=

另外,今天更得晚一点是有原因的T_T,今天回家以后,打算买个麻辣烫吃,于是辛辛苦苦的买回来,开开心心的吃了两口,在翻开一个菜叶子的时候,我擦!我看见了神马???

尼玛我看到一只硕大的小强尸体有木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禾我瞬间就崩溃了。。。。。真的是崩溃了,感觉元神尽毁,精神上受到巨大的打击和摧残,一蹶不振啊,天地都失去了颜色........

那只小强的尸体不断在我脑子里单曲循环的播放着......一直没缓过来,无心码字,只觉得。。。。恶心啊!!!呜呜呜呜......求虎摸/(ㄒoㄒ)/~~

97

兰香缘

她是首辅的孙女,家族卷进夺嫡风波获罪。与新婚丈夫双双死在发配边疆途中。她带着记忆重来,成了江南望族林家的家生丫鬟陈玉香。这一生,玉香有四朵桃花。一朵不能够要,一朵她切记,一朵还没开好就谢了除了一朵......唉,不省心省力啊......这是一个小丫鬟想摆脱宅门而严禁的故事这薛氏原在府里二房专做针线活计,因生得有颇有颜色,又存了争强好胜的心,被一众大丫头忌惮,踩在脚底下,只让她做些浇花洒扫的琐碎事务,二十岁上随便配人嫁了出去。这薛氏倒也顺遂认命,自跟了陈万全便一心一意的经营生计,日子虽不算富裕,倒也温饱无虞。一年之后,薛氏有孕,忽在一梦中梦见千朵万朵兰花齐齐怒放,金光照眼。梦醒后去找算卦的马仙姑圆梦,那仙姑断言她将生个贵美之女,他们夫妻日后定要得女儿的济。薛氏大喜,多给了不少赏钱。。……

作者:禾晏山类别:校园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