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为何要哭

第十八章 为何要哭

时间:2021-09-15 12:58:37来源:

好不容易吃完饭,孤月正打算把这砣懒货拖去海岛,一个弟子却匆匆赶了过来,急忙朝着他行了个礼,“见过尊者!”“你是主峰弟子?”孤月皱了皱眉,“奚秋找我何事?”“回尊者,掌门说噬魂幡出

>>>《师父又掉线了》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为何要哭

好不容易吃完饭,孤月正打算把这砣懒货拖去海岛,一个弟子却匆匆赶了过来,急忙朝着他行了个礼,“见过尊者!”

“你是主峰弟子?”孤月皱了皱眉,“奚秋找我何事?”

“回尊者,掌门说噬魂幡出现异变,请尊者速速前去查看。”

“噬魂幡还没有净化!”孤月一惊,三天前他已经布下了净化大阵,按说里面的恶鬼再强,也应该被净化了才是,莫非又出了什么变故?

“走,去净清殿!”他朝那弟子挥了挥手,正打算御剑,想了想转身一把把沈萤也拽了上去,“不准睡!那幡不是你带来的吗,跟我一块去看看。”

“……”好麻烦啊。

两人迅速飞到了净清殿,刚一进去奚秋就一脸凝重的迎了上来。

“师叔!”奚秋抱拳行了个礼,回头指向里面道,“您总算来了,快看看这噬魂幡。”

孤月抬头一看,果然上空还飘着那面鬼气森森的幡旗,浓黑如墨,跟三天前没有半点变化。地面之上他布下的净化大阵仍亮着白光,而其它几位堂主也坐在四周的阵眼处催动着灵气。

“怎么?莫非这幡内的鬼气可以免疫我的阵法不成。”

“并非如此!”奚秋连忙解释道,“只是不知道为何,这幡中的恶鬼就算被是阵法中的灵气侵蚀,却不曾从这幡中出来,故此无法完全净化。”

“什么?连净化阵也逼不出里面的恶鬼?”不出幡,它们是想魂飞魄散吗?

“的确如此。”奚秋神色更加凝重,“恶鬼一向最怕灵气,如今三日过去它们还未出来,弟子猜测这幡内恐怕……已有鬼王。”

“鬼王鬼气冲天,可这幡上却……很干净!”应该说太干净了,没有一丝鬼气从里面漏出来。这也是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向羿清问清楚噬魂幡情况的原因,以为这幡还不成气候。现在再想问,他又在顿悟之中。

“兴许这是一只特殊的鬼王!”奚秋道,“传闻鬼王有着与其它恶鬼不同的强大能力,而且生成之日,能让天地色变,引发异变。五日前,玄海之水突然从中断裂,海上一个岛屿与师叔的凌云峰同时被毁,兴许也是鬼王出世之兆。”

“……”

孤月嘴角一抽,才明白他说的啥事。隐隐觉得额头升起一堆黑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奚秋,你想多了。”凌云峰怎么没的,没人比他更清楚好吗!这还不是来不及解释嘛……绝对不是觉得太丢脸才没说的。

(ー`´ー)

“可是除了鬼王出世,又有什么可以引起这种天地异变?”奚秋一脸茫然。

“反……反正跟鬼王没关系!放心,噬魂幡的事,我会解决的。”突然就不担心噬魂幡了什么鬼?再次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幡旗,他捏了个诀,把幡直接收了回来。细一看上面除了那个残破得看不清的阵法外,仍旧看不出任何特殊的地方。

“喂,沈萤。”他转头推了一把身边昏昏欲睡的人,“这幡不是你厨……啊呸,你徒弟送来的吗?这上面的阵法是啥,你知道不?”

“啊?”沈萤一脸懵逼,顺手就接过那个旗子,“阵法是啥意思?”

“阵法就是……等等!”孤月正打算解释,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手里,“这幡……动了?!”

只见几天都没动一下的幡,突然在沈萤手里一抖一抖的摆动起来,仿佛突然被强风吹得风中凌乱一般。

“沈萤,你做了啥?”

“我啥都没做啊!”沈萤好奇的举了举旗子,“咦,怎么还滴水了?在水里泡过吗。”只见那旗身上,突然湿透了,正滴滴答答的往外渗着水。

“别动!”孤月连忙按住她的手,“听,好像有声音!”

全场顿时一静,果然一道细小声音在屋内响起,声量极小,仿佛刻意压制似的,断断续续的滑过一声声的:嘤……嘤嘤……嘤嘤……

咦?!他怎么觉得这声音……那么像是哭声?!

(ㅍ_ㅍ)

“不好,是鬼王的声攻!”奚秋立马跳开了一步,如临大敌般对着屋内的人喊道,“快,布下结界!”

其余四位堂主神情一紧,也退开了一步,纷纷在周身亮起了一圈金色的防御结界,奚秋一边结印还一边解释,“鬼王的声音,直接攻击元神,此声非同小可!”

其他堂主也纷纷声援。

“没想到这幡真的已经有了鬼王,师叔小心!”

“师叔,快将幡旗放回阵里,不能让鬼王的声音传出去!”

“是呀师叔!虽然您是化神,也不可大意啊!还是用上结界吧!”

“声攻只会越来越强,现在没事,一会就来不及了。”

“师叔!”

“师叔!”*N!

果然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了,相较之前几不可闻,现在那声音已经大得有些刺耳了。满个大殿都是那幡内鬼王,声情并茂,酣畅淋漓,放飞自我的:嘤嘤嘤嘤嘤嘤嘤……

沈萤:“……”

孤月:“……”

这丫就是哭声吧?这TM绝逼就是哭声吧!

等等!

刚幡上那些水,不会是眼泪吧?鬼王的眼泪!!(⊙_⊙)

突然他觉得叮的一声,有什么接通的声音。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僵硬的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你……对鬼王做了什么?”

对方茫然的歪了歪头,“鬼王是啥?”她见过吗?

“……”

语落,幡旗里的哭声更加撕心裂肺了,连成线的水滴哗啦啦从旗内渗了出来。

沈萤嫌弃的瞅了瞅黑旗,别人给的东西又不好直接扔掉,眼睛微眯顺口就说了句,“吵死了!要嚎出来嚎!”说完顺势一抖。

突然一砣具大的黑气就从旗里弹了下来。

出……出来了!

(⊙_⊙)

而且还是团成团滚出来的那种。

黑气落地成形,十几丈高,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斗大的血红眼珠,仿佛可以吸人魂魄,看起来甚为恐怖。

如果……它不是跪在地上的话。

(꒪Д꒪)ノ

鬼王双膝跪地,那双尖锐的利爪规矩的压在双腿上,跪得那叫一个端正。巨大的头扣着,血红的大眼里,两串不明液体正哗啦啦的往外流,声音到没了。那排可以碎魂的巨大尖牙,正死死的咬着下嘴唇,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怂包样。

孤月:“……”

奚秋:“……”

众堂主:“……”

这到底……是只什么鬼?

殿内整整安静了五分钟,满个屋里只有某鬼眼泪掉地的声音,啪答啪答又啪答……

“不愧……是师叔!”最先回过神来的是奚秋,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惊喜的看向孤月道,“这鬼王果然被您赶出来了。”

“……”孤月嘴角一抽,关他毛事,这明显是沈萤抖出来的好吗?

“师叔说得对,之前是我太高估了这鬼王,没想到在师叔的威压之下,它居然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不,我压不住它。”它压根怕的不是他吧?

“师叔无需过谦,此次多愧师叔相助,原来之前这鬼王迟迟不出来,是太害怕师叔的原故。”

“你们是不是……”瞎啊?

正想解释,话还没说完,地面却突然一阵晃动,隐隐有剑气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四周的灵气开始疯狂往门外的某个方向涌出。

“这灵气……”孤月转身看向旁边的人道,“沈萤你厨……啊呸,羿清顿悟成功了。”说完拉起人就出门而去,“快,看看去!”

“师叔,那这鬼王……”奚秋急唤了一声。

“既然已经出来了,就交给你们净化吧!”孤月回了一句,瞬间消失在门口。

奚秋瞅了瞅中间的鬼王,错觉吗?怎么感觉师叔这一走,鬼王都好像松了口气?这会连眼泪都不流了?!

师叔,果然厉害!

“对了,刚师叔旁边似乎……站了个人,你们可认识?”

“没见过,听师叔叫她沈……沈什么来着?没看清,也不知是男是女?”

“算了,不重要,启阵吧!”

97

师父又掉线了

……

作者:尤前类别:竞技游戏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