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赶走

031赶走

时间:2021-09-15 14:20:52来源:

湛清院的小书房里,点着两盏五羊角宫灯,发出莹莹的光辉,照得屋子里一片透亮。狼毫笔尖蘸满了浓黑的墨汁,在米黄色的宣纸一笔一划地写着,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一横折一竖勾……执笔的小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章节目录<<<

031赶走

湛清院的小书房里,点着两盏五羊角宫灯,发出莹莹的光辉,照得屋子里一片透亮。

狼毫笔尖蘸满了浓黑的墨汁,在米黄色的宣纸一笔一划地写着,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一横折一竖勾……

执笔的小姑娘半垂眼帘,不疾不徐地练着字。

书案的角落里放着一叠墨迹斑斑的宣纸,宣纸上墨迹犹新,这些都是端木绯今日从皇觉寺回来后写的。

在成为端木绯以后,她就开始刻意地模仿端木绯的笔迹,每天都要练上一个时辰,并刻意让自己的字每一天都稍微“进步”一些。

练到今日,她的字其实连端正都称不上,落笔绵软无力,笔划间歪歪扭扭,透着一种不太和谐的感觉。

她看似专注地在写字,心湖还在为下午皇觉寺的事荡漾不已。

她仔细回想了与封炎相遇的事,回味他当时的每一个表情、说的每一句话,然而,她非但得不到答案,心头的疑惑还越来越浓。

她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封炎所图不小,她虽不知道封炎为何忽然又改变主意放过了自己,可是事关重大,他恐怕不会轻易就相信她的承诺,肯定另有安排,而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当作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这不仅是为了她自己,也是为了端木纭的安全。

时间飞快地流逝,这反复的一笔一划看似枯燥,却带着镇定人心的力量。

渐渐地,她略显浮躁的心就平静了下来。

须臾,一阵挑帘声传来,两道纤细的身影一前一后地进来了,前者一直走到书案旁,静静地看着端木绯写字,后者暂时把手中的托盘放到了一旁的案几上,一股香甜的气味随着热气在书房里弥漫看来……

书房里又安静了下来,直到端木绯收笔,在一旁静立了好一会儿的端木纭才笑着赞道:“蓁蓁,你的字进步了很多!”

端木纭伸手揉了揉端木绯的发顶,正色说道:“蓁蓁,我知道你有心向学,但是读书习字都需持之以恒,并非一蹴而就,你还小,莫要累着了自己……”

端木纭谆谆叮嘱道,端木绯不时点头应声,笑容恬淡。

见妹妹乖巧,端木纭眼中的笑意更浓,拉着端木绯的小手到一旁坐下,又道:“蓁蓁,刚刚厨房那边送来了甜汤,我们一起喝点甜汤吧。”

话语间,绿萝捧来了一个铜盆,熟练地伺候刚练完字的端木绯净手。

之后,紫藤就把银耳甜汤奉了上来,

端木绯一边捧着甜汤吃着,一边不动声色地看着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却不见蔓菁,好像从晚膳后,蔓菁就不见了……

长房除了张嬷嬷、绿萝和紫藤以外,其他的下人都是来京后小贺氏给的,有道是:“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他们显然是看不上她们这对孤女,大都琢磨着要谋个好主子。

祖母楚太夫人曾经说过,下人们怀心思谋利益,这些不重要,作为主子,整天纠结下人们的心思,要所有人都忠心不二,不过“小道”;只要震慑住他们,就足矣!

但是,她身边这些人也该管管了。

她可不想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暗中传到别人的耳中,藏不住一点秘密。

端木绯慢悠悠地喝着甜汤,和端木纭说着话,甜汤喝到一半的时候,蔓菁若无其事地回来了。

端木绯放下了手里的青花瓷小碗,随意地问道:“蔓菁,你去了哪里?”

一时间,屋子里的目光都落在了蔓菁身上,蔓菁怔了怔,摸了摸鬓角的赤金蜻蜓簪,款款地走到近前,福了福身后,将手中的藤编花篮往端木绯眼前一送,笑道:“四姑娘,奴婢刚才去花房采了些紫玉兰……”

花篮里放着几枝怒放的紫玉兰,紫红色的花朵艳丽怡人,芳香淡雅。

端木绯随意地扫了花篮中一眼,唇角弯弯。

这屋子里插花也是有讲究的,全然怒放的花朵凋零得也快,因此一般都会插上一半绽放、一半含苞的花朵。蔓菁出去了快一个时辰,却带回来了这么几枝花,也是够敷衍的了。

端木绯慢悠悠地捧起茶盅,喝了一口热茶,去去口中的甜味,然后才笑眯眯地说道:“蔓菁,你回二婶母那里去吧。”

屋子里静了一瞬,蔓菁身子微僵。

端木绯若无其事地继续道:“从前爹爹时常教导我说,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二婶母喜欢蔓菁,蔓菁,你就回去服侍二婶母吧,如此也就皆大欢喜了。”端木绯一副欣慰的样子,就像是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似的。

蔓菁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急忙道:“四姑娘,您对奴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端木绯歪着脑袋,指着蔓菁鬓发间的赤金蜻蜓簪道:“我傍晚还见二婶母戴过这支蜻蜓簪,我想二婶母一定是很喜欢蔓菁你,所以才会把东西赏给你。”

闻言,端木纭眉头一挑,也想了起来,傍晚她们去永禧堂给贺氏定省时,还曾见到小贺氏戴过这支赤金蜻蜓簪,瞧这发簪上的蜻蜓做得惟妙惟肖,翅膀薄如蝉翼,凭这做工估计京城也没几家首饰铺子做得出来。

今天蔓菁和她们去了皇觉寺,这才一回来,就得了小贺氏的赏,蔓菁刚才怕是以采花为名,实际上是去见了小贺氏吧!

看来上次孙嬷嬷的那顿打,还是没给这些心思浮动的人一点警醒!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端木纭眉宇紧锁,不容置疑地说道:“蔓菁,我们湛清院庙小,留不起你这等人……”说着,她拔高嗓门,“来人,把蔓菁带去给二婶母!”

蔓菁瞳孔一缩,知道怕了。

自打孙嬷嬷被打了一顿后,就被借故遣去管着粗使的小丫鬟们,再也不许进屋了。

所以,二夫人也才会更加看重她,赏她发簪。

要是她就这么被赶回去,以后肯定再也得不到重用。她已经十五岁了,恐怕只会随便被配个小子,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蔓菁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求饶道:“大姑娘,四姑娘,奴婢知道错了,就饶过奴婢这一回吧。”

言下之意就是承认了她的发簪是小贺氏赏的。

她宁愿像孙嬷嬷那样被打一顿,跪上一晚,也不想被送回去。

然而,端木纭丝毫没有动容。

她虽知道这些下人没把她们姐妹放在眼里,但也容不得这样明目张胆!

蔓菁还在求饶,张嬷嬷已经带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婆子走了进来,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钳住了蔓菁,动作粗鲁。

蔓菁急了,想也不想得脱口道:“四姑娘,你会后悔的!你要是赶走我一定会后悔的!”

蔓菁话里的威胁之意昭然若揭,端木纭的眉头皱得更紧。

这个蔓菁是绝对留不得了!

端木纭挥了挥手后,张嬷嬷就冷声对着两个婆子道:“还不把人带走!”

蔓菁还在扯着嗓子叫嚣着,样子颇为疯癫,其中一个婆子赶忙堵上了她的嘴,飞快地就把人给拉下去。

这件事在湛清院中掀起了一片涟漪,却也仅止于此……

夜深了,府中仍是一片宁静。

97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类别:短篇美文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