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偶遇(一更)

054偶遇(一更)

时间:2021-09-15 14:22:07来源:

三个年轻的小姑娘才刚出了钟粹宫后,就在涵星的引领下,一路漫步。不一会儿,捧着纸鸢的宫女就赶了上来,随行在后。初夏的旭日渐渐灼热刺眼,幸好有两边一株株成荫的参天古树遮挡了大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章节目录<<<

054偶遇(一更)

三个年轻的小姑娘才刚出了钟粹宫后,就在涵星的引领下,一路漫步。

不一会儿,捧着纸鸢的宫女就赶了上来,随行在后。

初夏的旭日渐渐灼热刺眼,幸好有两边一株株成荫的参天古树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云廊迂回,曲径通幽。

御花园共有六道门,上次她们来时走的是坤宁门,而这一次却是琼苑东门,两门附近的景致迥然不同,乍一眼看去,仿佛是两个园子般。

涵星一路无语,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但她的心情似乎还不错,无论是背影还是步履都悠然闲适,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放纸鸢。

端木绯亲昵地挽着端木纭的胳膊跟在涵星身后,她们沿着一条鹅卵石小径往前走着,翠竹夹道,浓郁葱茏,偶来微风拂过,竹叶窸窣作响,清幽静穆如一方世外净土。

等出了竹林,就是一片平坦的青葱草地,百来丈外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岸边是一座座太湖石堆成的假山,怪石嶙峋,还有那丛丛盛开的茉莉花,星星点点的白花点缀在浓绿浅绿之中,如那漫天星辰,让人看着不由心底豁然开朗起来。

微风徐徐,带来茉莉花醉人的清香。

走在最前面的涵星停下了脚步,扫了她们一眼,说道:“我们就在这里放纸鸢吧。”

涵星从三个纸鸢中选了一个拖着六条长尾的“浴火凤凰”,递给了贴身宫女,两个宫女立刻跑到一边,协力把那凤凰纸鸢放飞起来。

剩下的两个纸鸢,一个是五彩斑斓的蝴蝶,另一个是一个嫩黄色的小雏鸡扑棱着翅膀,纸鸢显然都是出自名家之手,画得生动活泼。

端木绯看着纸鸢上那只似乎被惊吓得不轻的小雏鸡,忍俊不禁地勾起了唇,脑海中莫名地浮现了一句话:落难的凤凰不如鸡。

不过,凤凰总归是凤凰,总能再浴火重生,翱翔九天的!

“姐姐,这个纸鸢真可爱。”端木绯拿起了那个小雏鸡纸鸢,眉眼弯弯地说道。

端木纭一向惟妹是从,含笑道:“蓁蓁,我来帮你。”

端木绯响亮地应了一声,跃跃欲试。她会的东西不少,可是放纸鸢恰好不在其列,原来的她打小就患有心疾,不能跑,不能跳,不能骑马,情绪不能过于激动……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有了健康的身体,可以肆意奔跑,欢笑了。

在端木纭手把手的指点下,端木绯近乎笨拙地一边跑动,一边放着线轴……今日的风正好,没一会儿,纸鸢就稳稳地飞到了半空中。

端木绯不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朗声道:“姐姐,飞起来了!你看,飞起来了!”

端木纭一边应声,一边也是笑了,姐妹俩笑靥如花。

涵星在一旁看着她俩,忍不住撇了撇嘴,不就是放纸鸢吗?有那么开心吗?

“殿下。”

这时,宫女把放飞的凤凰纸鸢的牛角线轴交到了涵星手中,六尾凤凰在碧空中飞得高高,六条尾巴在风中被吹得“簌簌”作响,看来威风凛凛,涵星的心情畅快了不少。

没一会儿,端木纭也把她的蝴蝶纸鸢放飞了起来,蝴蝶与雏鸡在空中彼此追逐、嬉戏,还颇为逗趣。

端木纭见妹妹玩得开心,就笑着说道:“蓁蓁,爹爹从前教过我做纸鸢,等回府后,我就给你做一个。”

“好!”端木绯点了点头,自告奋勇道,“姐姐,我来给纸鸢画画。”

她来画?!涵星怔了怔,转头看向了端木绯,脑海中不由想起了那日凝露会上,端木绯的那幅恢宏的泼墨画。

涵星眼中闪过一抹狐疑,这些年她从端木府中听到的传闻都说端木绯是个小草包、小傻子,难道说那些传言是子虚乌有的?这泼墨画到底是不是端木绯“凑巧”画出来的呢?

涵星是个干脆的性子,既然想到了,就索性说道:“绯表妹,你上次在凝露会画的那幅边关图委实是气势磅礴,乃是难得一见之佳作。正好表妹进宫,不如我们放完纸鸢后,你再画一幅赠与本宫吧?”她倒要仔细看看这端木绯到底傻不傻。

端木绯把目光从空中的纸鸢收回,分神去应付涵星,天真地笑道:“既然公主表姐这么喜欢我画的那幅边关图,等我回府,就命人拿来送于公主表姐!”

“……”涵星一时语结,差点就要跺脚,谁说她喜欢喜欢这丫头的画的!

连话都听不懂,果然是个呆子!

下一刻,就听端木绯一声惊叫,只见她的纸鸢线擦过一段树枝,“嚓”,细细的线在半空中绷断,那纸鸢顿时奔向了自由,展翅朝小湖和假山的方向飞了过去……

“我的纸鸢……”端木绯紧张地低呼了一声。

涵星皱了皱眉,撇开了视线,心道:真是笨手笨脚的,放个纸鸢都把线给弄断了……谁让她敷衍自己的,才懒得理会她呢!

一旁的宫女看了看涵星的脸色,见四公主没有吩咐她去捡纸鸢的意思,也没敢请命。

端木纭正想把手中的线轴递给端木绯,可是端木绯已经先她一步往前走去,回头笑道:“姐姐,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捡纸鸢。”

端木绯提起裙裾加快脚步,朝湖边的一个八角凉亭健步如飞地走去。

刚才她只看到那个纸鸢飞过了凉亭,只希望千万不要掉进湖里才好。端木绯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绕过凉亭和几丛花草,端木绯四下张望着,寻找着纸鸢的踪迹,当她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滑过右前方不远处的一道背影时,浑身如遭雷击般僵住了,一动也动弹不得。

那是一个年过五旬的老妇,花白的头发梳了一个整齐的圆髻,身上穿了一件酱紫色丝绣八团花褙子。

端木绯死死地盯着那插在对方发髻上的羊脂白玉莲花头如意簪,粉润的嘴唇瘪了瘪,眼眶一酸,眼前浮现一层朦胧的薄雾。

祖母,是祖母!

97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作者:天泠类别:短篇美文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