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人渣的本愿

第二十章人渣的本愿

时间:2021-09-15 19:28:16来源:

这齐彬辞别父母,便跌跌撞撞往后面西厢房去了。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再三权衡,先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对,留下郑氏,也是留条后路。待要回去,又想起父母苍老的脸,与敦敦的教诲。富贵如浮云,可

>>>《快穿之乘风破浪》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人渣的本愿

这齐彬辞别父母,便跌跌撞撞往后面西厢房去了。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再三权衡,先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对,留下郑氏,也是留条后路。

待要回去,又想起父母苍老的脸,与敦敦的教诲。

富贵如浮云,可望不可即。

他本落魄子弟,今生本无缘大富大贵的人生,即便他运气不错,凭借才华在科举中脱颖而出,一举夺魁,在今后的仕途中,也绝赶不上世家出身的子弟们,他们不用名次多高,都能在吏部通通关系,找个不错的官做,再有家世傍身,家人左右开道,不出几年,便能做个京官。

像他这样毫无背景的,只能外放,天高皇帝远,见不到皇帝,难以晋升,可能一辈子老死在做官的地方,谈何荣华富贵?

何况以他的才能,也万万不可能在千军万马中厮杀出来,难以有亮眼的成绩与名次。

没了荣华富贵,那些爱笑话人的亲戚必定非议连连,那种感觉,如坠地狱,生不如死。

他又觉得父母的话很有道理。

大丈夫生于世,一辈子籍籍无名,老死家中,还有什么意趣?

公主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指望!

而且公主与他说的那些话,句句不离孩子与郑氏,还有骇人的欺骗二字,这便印证了公主非常在意郑氏啊!

公主不是不爱他了,而是有心结!

他要打开这个心结,重新拥抱公主!

想到这儿,他立马抛弃了留下郑氏一命的想法,也将和郑氏的恩爱抛之脑后,更忘了公主的教导,一心只想郑氏死!

齐彬轻轻推开门,厢房里忽明忽暗的烛光似乎也在昭示将要发生什么。

郑月娥此时正躺在床上,怀里抱着幼郎,两人似乎都沉睡不醒。

这正合齐彬的心意。

他蹑手蹑脚走到床边,准备不动声响,掐死郑氏。

哪知他刚走到床边,正要举起手,伸向郑氏脖子的时候,郑氏忽然动了动身子,怀里的孩子也发出哭声。

这哭声惊醒了郑氏,也吓得齐彬缩回了双手。

郑氏迷糊着起来,熟练地抱着孩子幼郎,见眼前隐隐约约站个人,揉了揉眼睛,才看清那个人是齐彬。

便笑道:“你回来了?公主呢?她还好吗?”

齐彬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床边,低着头,“公主很好。”

郑月娥笑道:“公主好便好,你半年没有回来,理应在公主府多陪陪公主,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有没有跟公主提及幼郎?他长得可爱极了,公主一定喜欢。”

她这次跟着齐彬回来,是违背了公主的命令。

本来公主下令,她可以生下孩子,但必须远走高飞。

她舍不得刚出生的孩子,也怕刚出生的孩子没了娘亲,这一路会熬不过去,便苦苦哀求,要求跟着齐彬回来,不做侍妾做一个婢女也可以。

她甚至还抱有一丝侥幸,希望可爱的儿子能够得到公主的喜欢,爱屋及乌,可以饶恕她这个母亲。

齐彬听到郑月娥的话,没有跟着欢喜,而是越来越苦大仇深。

“月娥,也许你在平安州,才是一个对你,对我,还有对孩子都好的选择……”

“你还是想让我去平安州吗?”郑月娥抱着孩子,笑容逐渐消失,言语哽咽,“你不知道平安州是个什么地方吗?虽名为平安,实际盗贼蜂起,民不聊生,我一个人在那儿,与死何异?我也放不下我们的孩子,幼郎他才两个多月大,他需要我的照顾!

公主若不能容我,请你代为转告公主,我无意与她争抢什么,我人微言轻,普普通通一个老百姓,也无法与她争抢什么,待到幼郎两三四岁,我自会离开,不会误了公主的事。”

齐彬叹道:“你说的这些有何用?”

“无用便无用,公主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总不会容不下我这个小女子吧?她也是女人,也会当母亲,必定会体谅我……”

齐彬打断了郑月娥的话,“她是君,我们是臣,自古以来都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哪里会体谅我们作为臣子的心呢?”

“她要让我死?”郑月娥眉头一拧,望向丈夫,顿觉今个儿丈夫有些诡异,身子歪斜,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你不是说会向公主求情,公主爱你,会包容你,会接纳我吗?”

有了齐彬的保证,她才放心地跟随齐彬回来。现在这算什么啊?

“月娥,为了我们的孩子,也为了我,你去死,好不好?”齐彬极其郑重地说道。

郑月娥如遭逢晴天霹雳,面色煞白,流汗不止。

“死?”

“只要你死了,公主便与我没有嫌隙了,我和公主还是当初恩爱有加的夫妻,我们的幼郎便是我和公主的孩子,有皇室血脉,将来会得到许多的荣华富贵,我也能平步青云,甚至官至宰相,流芳万年,完成我的夙愿!”

齐彬越说越激动,使劲箍住郑月娥的肩膀,尽情给她描绘未来的日子。

“将来,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也能位列王公,我们孩子的后代,也少不了官做,世世代代,永远富贵!我也会给你修一座高大的陵墓,一座举世无双的陵墓,给你陪葬数不胜数的珠宝,找得道高僧为你超度,为你祈福!将来,你也会投胎到帝王家,也会是一个公主!”

郑月娥面对着几近疯狂的丈夫,只觉得害怕,“我不想死!”

她说不出其他的话,只有这一个念头!

因为害怕,她情绪激动,泪流满面,哭声惊动了怀里的孩子,才安静的孩子也放声大哭。

母子两人的哭声掺和在一起,更加剧了齐彬的杀心。

他狠心夺过孩子幼郎,不顾孩子哭闹,直接将孩子放在地上,转身扇倒想要追抱孩子的郑月娥,狠狠扇了两巴掌,扇得郑月娥头晕目眩,口齿流血,倒在床上。

齐彬越发疯狂,直接跳到床上,坐在郑月娥腿上,狠狠压制住郑月娥,一双大手压上了郑月娥的嘴巴与脖子。

“你走了,我们都会好过!为了你的孩子,为了我!”

伴随着说话,他加大了力气,郑月娥不断试图反抗,却被死死压在床上,动弹不了。

那边孩子的哭声越发强烈,撕心裂肺。

这边床上的郑月娥已经停止了反抗。

齐彬也似耗干了所有的力气,倒在郑月娥的身上,大口喘着粗气。

俄顷,屋子里传出大人与孩子的啼哭,响亮清晰,越传越远......

97

快穿之乘风破浪

……

作者:吹弹不破类别:言情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