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母慈子孝

第二十七章母慈子孝

时间:2021-09-15 19:28:52来源:

正在说话的姐弟三人连忙正正容色,咸平与思齐并排站立,宫女们跪成两排。进入她们视线的是一个四十上下的妇人,身着素服,头上也没有佩戴金银珠宝,只有一根朴素的竹簪子。身后跟着众

>>>《快穿之乘风破浪》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母慈子孝

正在说话的姐弟三人连忙正正容色,咸平与思齐并排站立,宫女们跪成两排。

进入她们视线的是一个四十上下的妇人,身着素服,头上也没有佩戴金银珠宝,只有一根朴素的竹簪子。

身后跟着众多宫人,皆是寻常衣服,比清凉殿的侍女们衣着朴素,大都是半旧不新。

咸平与思齐连忙行礼,躺在床上的思玄也象征性地挣扎起身,拜见母后。

公孙嬿一进来,连忙喊着平身,对两位公主道:“公主们以后进宫不必行礼,我们都是家人,何须礼节。”

不待两位公主平身,她便飞奔到思玄的床前,心疼地试了试思玄的额头,又摸了摸思玄的手,俱是出了许多的汗。

“这按着太医的法子,不出屋门,躺着休息,可也怎么不见好呢?”

那位红衣宫女上前劝慰,“再好的法子也得需要时日,何况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有容易好的?太后再等等看,不行再换个太医便是。”

公孙嬿捏紧了手,叹道:“换了多个太医,各有各的说法,一会儿按照这个太医说的热症去治,一会儿按照那个太医说的中暑服药,再找太医来看,另一个太医又说是虚症,不是实证,需要送神……我只这一个孩子,他们却可着劲儿折腾!我看都是庸医!玄儿如此年轻,能有什么大病?他们就是治不好,我看他们是嫌脑袋太结实,不肯用心!”

这番话说得很重。

屋子里的气氛骤然紧张。

思齐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不太合适,肚子里也没词,只能干张张嘴。

还是红衣宫女上前宽慰:“太后息怒,人吃五谷杂粮,都会生病,陛下是真龙天子,可在人世间,吃的也是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那些太医个个是肉眼凡胎,即使医术超群,一时看不透陛下身上的病也是情有可原。太医们的法子虽没让陛下好起来,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病因,这病因找到了,病也就好治了,奴家看陛下这几日比前几日好多了,太医们的法子也不是全不奏效。”

躺在病床上的思玄也道:“母后别怪他们,他们也尽力了,要怪只能怪儿子身子不好。”

公孙嬿叹道:“你是病人,天底下哪有不责问医者,反而怪罪病人的道理?你啊,也是心里想得太多,包容的太多,才倒下了。”

又向两位公主道:“两位公主可有什么有名的大夫,引荐引荐。”

咸平率先说道:“我这儿倒有一个法子,听闻京郊五十里有一座济慈寺,祈福消灾最是灵验,香客众多,络绎不绝,太后可以试试那里。”

公孙嬿叹气道:“先前也请了道长,我也亲自去打了平安礁,玄儿还是不见好。道长不行,和尚能行?”

咸平道:“俗话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太后不试怎知?我听人说很是灵验呢。”

红衣宫女劝道:“长公主所言极是,太后您已经求了道长,打了平安礁,再去寺庙拜拜佛,求一求那些个神,这样两边的神灵都保佑我们陛下,好上加好。”

公孙嬿这才点点头,“明日便去。”

咸平跟着道:“我听人说这求佛也有讲究,心诚则灵,若是位分高身份高的人去,更是灵验呢。”

“这其中有何说法?”

“皆因这天上的佛和我们凡间的人差不多,遇到位分高身份高的人总会多多帮忙,世上谁没有难事?佛与菩萨也有遇难的时候,他们遇难了,寻求普通百姓肯定不行,唯有寻求人间位分高身份高的人,才能免于一难。

再者说,佛与菩萨也要信徒,也要香客,越有钱的香客他们越喜欢,可以帮他们把寺庙扩大,塑上金身,所以佛更看重位分高身份高的人。”

公孙嬿皱皱眉,“我亲自去,再让国舅随行。”

咸平微微一笑:“我与南阳一同去,佛看到我们诸多人,本来不愿意也要愿意了呢。”

公孙嬿叹道:“但愿如此,我看陛下病得都瘦了两圈,我做的饭菜也没胃口,怎能不叫人担心呢?”

红衣宫女善意的提醒道:“太后,您是不是拿了东西,要给陛下?”

公孙嬿恍然才道:“我回去亲自煮了甘豆汤和樱桃酿浆,一下全忘了,人老了真是不行,红蕖,若不是你提醒我,我不知何时才能想起。”

被叫做红蕖的女子笑着从太后宫女手上接过一碗汤,恭敬奉送给太后公孙嬿,笑道:“您哪里是老了,分明是担心陛下,心无旁骛,容不下别的事了。”

思玄躺在床上,垂泪不止,“让母后担心了。”

思齐目睹这母慈子孝的一幕,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亲母子。

不,比有的亲母子还亲!

心里慨叹弟弟这演技如火纯情,堪堪比肩奥斯卡影帝。

自己的演技还是没有修炼到家,尚需努力!

动了动嘴唇,还是将心里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这个时候,为郑月娥讨要名分,甚是不妥啊。

还是改日吧。

因为国舅公孙事务繁忙,拜佛一事被推到了三日后。

思齐和咸平先一起到了皇宫,拜见太后公孙嬿,与太后等人同行。

一队人马从当丹凤门出发,国舅公孙的马车在最前面,其次是太后公孙嬿的车驾,后面是诸位在京的王爷、长公主们。

整个队伍绵延不断,浩浩汤汤,好似一片锦绣云雾,遮天压地而来。

思齐与姐姐咸平同乘一辆马车。

思齐倚靠在车厢壁上,秀目微睨,只见车马下面跟着几个奇奇怪怪的“侍女”。

个个粗眉大眼,脸上的粉涂得很是厚重,个子也比一般的宫女高。

最主要的是,这几张脸,明明是她之前在咸平府看到过的啊。

当时这几张脸还是男的……

她不免向姐姐咸平调侃,“姐姐还有看男人穿女装的癖好?”

咸平一笑,道:“我在府中常常让他们打扮成宫女的模样,也常让宫女们穿上男装。好看合适便罢了,分什么男女?我最恨这世上的东西分男女,说这是男子的,那是女子的,依照我看啊,都是一样的。”

97

快穿之乘风破浪

……

作者:吹弹不破类别:言情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