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不敢苟同

第三十四章不敢苟同

时间:2021-09-15 19:29:17来源:

那男子才缓缓起身,遥遥望着那些人的背影,陷入了沉思。没走几步路,他便被人叫住。“宋兄!”“文兄!”那男子兴高采烈地与来者互相行礼。“您也是来吃包子的?”“我起晚了,家里又没什

>>>《快穿之乘风破浪》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不敢苟同

那男子才缓缓起身,遥遥望着那些人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没走几步路,他便被人叫住。

“宋兄!”

“文兄!”

那男子兴高采烈地与来者互相行礼。

“您也是来吃包子的?”

“我起晚了,家里又没什么饭,便来吃这份包子。”

“宋兄可是来对了地方,这家的包子啊,我吃了有十几年了,当年我初入长安,身无分文,便是这家老板好心,送给我几个包子,让我填饱了肚子,才有力气科举啊。他们家的包子味道鲜美,皮薄肉多,汤汁醇厚,堪称一绝。最重要的是价钱公道,十几年了,一点没变!”

说话的人便是当朝御史中丞文冲,被他叫住的乃是中书侍郎宋骞。

宋骞回味了一下刚才的美味,却发现已经找寻不到包子的味道,满脑子都是那些人说的话,在耳边层层环绕,声音巨大。

“是挺好吃,但同样那些人说的话也挺好听。”宋骞道。

“市井百姓,皆是妄言,宋公不要放在心上。”

“文公此言差矣,我看百姓们大部分说的都是真话,而我们这些立于朝堂之人却不会说真话。”

“不是我们不会说真话,而是说真话,会死。”文冲脸色一凝,拉住宋骞,加快了脚步,远离了走路的人。

“文公也听到那些百姓们的议论了?”

“我每日起得很早,隔三差五就会来此地吃包子,一早儿就听到那些传闻了。怪哉,我们都还没有得知,他们倒先知道了,像是有人故意传播的消息一样。”

宋骞微微笑着,小声道:“文公啊,有时候这包子铺便是个小小的议政殿啊,我们还是要多多到这种地方来走走,听一听民意才好。”

“这也就是现在,若是搁在先前,他们可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议论,那些锦衣使不得剥了他们的皮?”

“这多亏国舅下令整治,停止了一切告密罗织的行为,他们才敢在此议论纷纷。”宋骞眯眼一笑,“没成想,他们最先议论的却是国舅。”

“小民之心,便在于此。他们除去吃饱穿暖,也没别的抱负,不谈论些逸闻,怎么熬过这漫长的白昼?”

“若是行的正,怎会得此议论?”

文冲陡然一变脸色,拉了拉宋骞的衣袖,“宋公这话可说不得啊。”

“文公这表情倒像是看到了锦衣使一般。”宋骞浑然不怕,捻须笑道。

“宋公整日与宰相共事,岂不知道宰相的为人……和厉害?”

“知道,并且敬重,却也有些不理解。”

“宰相大人行的乃是周公之事,在世风日下的今天,难保会有人非议,但宰相大人……”

宋骞笑着打断:“文公啊,我们可不是在朝堂之上,用不着如此腔调。”

“我知道,可说的也是内心话。”

“我说的也是内心话,宰相大人有些事做得太过。”

“宋公可是指对待宗室一事?”

“先帝归天才半年,他的子孙便已经凋零大半,我在朝二十多年,承蒙先帝提携才有今天,看到如此情景,内心无比伤感。”

文冲叹道:“我也是如此想呢,但大势所趋,奈何不得啊。”

“剪灭了强劲的王,对剩下的公主还要赶尽杀绝,未免太没有人情了!”

“宋公意气用事了!”文冲时时刻刻用眼神和肢体动作提醒宋骞这是在街上,他们即将进入皇城。

“本身,朝堂之上便没有人情,宋公何必奢谈此二字?”

“我也知道是镜花水月,空空如也,谈及徒劳,只是有感而发罢了。也是喟叹公主不容易,躲过了一劫,又遭一劫,先前还为受灾的百姓捐钱捐物,转眼遭受袭击,不知先帝在天有灵,作何感想啊。”宋骞说的无比悲伤,此种情绪感染了一旁的文冲,也叹气不断。

“宋公真乃性情之人!”文冲左顾右盼,顿时有些伤感,“公与某在此谈话,若是被人听去,如之奈何?宋公暂且停下议论,你我该上朝面见圣上了!”

宋骞一笑,“我在此地说,便不怕人听,若是被人听去也好,也能让宰相大人有些恻隐之心,或是知道这世上还有另一种声音。”

文冲拉住宋骞的手,正色道:“时辰已到,你我切莫贪恋于此,速速入朝,况且宋公还未换上朝服,还得去一趟中书省,因此耽误了功夫,又是大不敬之罪。”

二人不再闲聊,赶忙进入皇城。

这也是皇帝思玄大婚后的第一个上朝日。

按照以往的规矩,皇帝大婚,可以辍朝三日。

可国舅公孙让思玄按时上朝,要给人一种勤勉的形象。

朝臣们也都一大清早收拾好,从家里出发,赶到宣政殿,面见圣上。

今日的朝堂也因那段流言而变得有些躁动。

皇帝思玄坐在龙椅上,精神不振,朝臣远远望去,坐在小皇帝旁边的国舅公孙倒是精神抖擞,比皇帝还要威风。

在论完南北方的灾情后,国舅公孙依照惯例,询问各省各部有何要事,让皇帝思玄进行评论,并作出相应的指使。

轮到刑部时,刑部侍郎左伦便谈及昨晚的行刺案。

“昨夜我部接到执金吾郭大人送来的一具尸体,说他在巡视时,发现这歹徒当街行刺南阳长公主,所幸长公主早有准备,周围人奋力营救,长公主才毫发无损,此人在自毙前曾大喊——”

左伦的声音微微一颤,很快恢复了正常,容色一凛,严肃认真,“大喊是中书令派他行刺长公主。”

朝堂鸦雀无声,无人敢于发表意见。

“他人现在何处,本令可以与他对质。”

“那人已经死了。”

“可有调查他的底细?”

“只知道他是距离长安不远的宁平县人,家中有个老母亲,他多年未归,近两年才回家,最近才到长安。”

“可有证据表明他与本令有关系?”

“有那人的口供。”

“证据不足,无法证明他与本令的关心,他只是个刁民,或是与人生了口角,心想报复,便袭击了公主,赖在我的头上。只是想破坏本令的名声罢了。”

97

快穿之乘风破浪

……

作者:吹弹不破类别:言情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