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第四十五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时间:2021-09-15 19:29:42来源:

“哦——”思齐极为小声地拖足了长腔,脑海里似乎有点印象。“你怎么会在这儿呢?”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冯氏苦笑了下,主动道:“赵王伏诛,我们这些赵国的人都被押解进京,除了王后与小

>>>《快穿之乘风破浪》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哦——”思齐极为小声地拖足了长腔,脑海里似乎有点印象。

“你怎么会在这儿呢?”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冯氏苦笑了下,主动道:“赵王伏诛,我们这些赵国的人都被押解进京,除了王后与小世子们,无人有好下场。男的大都被杀,女的呢也大都被充入教坊司,或是直接送到东西市卖给外国人。我因为家兄在国舅府上做事,特意求了个恩典,让我来做狱卒,管理女犯。不意今日遇到了殿下——”

逐渐清醒的思齐也苦笑了笑,声音中带着不少慵懒,“我也没想到,经年未见,你我竟是在这儿重逢。”

“殿下到底怎么了,才来到这儿?”冯氏话中带痛,心中其实明白几分了,“是国舅?”

思齐苦涩一笑:“除了他,也不会有人对我们痛下杀手。”

她顾虑地望向外面,只见把守的狱卒一个也没有,不禁很是疑惑。

不怕人跑了吗?

这刑部如此松懈,上边知道吗?

再看看牢门,也没有从外面上锁,长长的锁直接挂在栏杆上,很好越狱的样子。

冯氏似乎看出了思齐的心思,忙道:“殿下,切勿生有此等可怕的念头,他们都出去吃饭了,就在往前走不远的地方,再外面是重兵把守,插翅难逃!

他们让我在这边先照看着,我见是公主,便想进来拜见问候公主。大行皇后对我有恩,先前我离开长安,前往赵国,一万个舍不得,想着日后能常拜见皇后,客死他乡也值了。可惜自我走后,只拜见皇后两次,便天人永隔了。而我现在也成了罪臣,一辈子只能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大牢。”

冯氏边说边落下了悔恨的泪水。

思齐想了想,这里是该哭。任是谁,从天上掉到地上,都会哭呢。

若是没有八王之乱,冯氏现在应该待在赵国的王宫里,不说有多大的富贵,至少比寻常百姓家强得多了,更是比这里强。

这场叛乱,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啊。

哥哥和侄子们死了,她和姐姐们的底气与依靠也没了。

她慨叹着,伊始姐姐咸平还打算她们姐几个儿在长安,哥哥们在外面,里外联合,干掉公孙。

现在想想,多么天真啊。

人家公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八个最有势力的诸侯王全部干掉,根本不给反击的机会。

也是这几个诸侯王能力太差,明明占据大半个江山,地形有利,百万联军人口占优,武器弹药一个不缺,竟然也能输,还输得那么难看,一个月的时间内给人家打成了筛子。

她想,就是百万头猪,朝廷军一个月也抓不完啊,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打的?

她还曾想过哥哥和侄子们在外面牵制公孙,让公孙焦头烂额,她和姐姐们可以在长安城搞搞事情。

待到公孙焦头烂额回到长安,多日不胜,内部必定军心涣散,朝中大臣也会对其不满,此时痛下狠手,多半能赢,即便不赢,再趁动乱,找个杀手,做掉公孙,相信也不会有多少人有歧义,敢有歧义,也要看看外面掌管军队的诸侯王答不答应。

可惜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没得及做就已经清醒的梦。

思齐叹了叹气,感叹天命如此,八王太烂。

冯氏听到思齐的叹气,内心颇有触动,她凑得近了些,压低了嗓音,悲切道:“这也是天意,殿下不必忧伤。”

思齐道:“我怎能不忧伤?死的毕竟是我的哥哥们。”

更要命的是,她也有可能死,如何不悲伤?

冯氏轻轻垂首,面上尽是些微白苍茫的表情,在暗中,让人无法捕捉,思齐只能从她接下来说话的语气来揣摩她在停顿的时候想了什么。

“这也许是那几位殿下的报应。做了坏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时候到了,便报了。”冯氏声音极小。

思齐颔首,无限迷惘。

要说人活在世上,无意之中总会做些错事,那么也必然会有些报应,人活得也太累了。

看看八王的报应,尤为惨烈啊。

赵王被五马分尸,楚王、济南王、胶东王、彭城王身首异处,秦王、晋王中毒箭,毒发身亡,齐王被逼自尽,留了个全尸。其中数鲁王最为幸运,逃过一劫,只是被撤掉王位,封国被分割,保留了全族的命。

光是这些死法,她一想起来,就觉得毛骨悚然。

她轻叹:“这也许便是生在帝王家的报应,好时千般好,不好时连命也保不住,明明什么也没做。”

在她看来,公孙是十足的反派,要取宗室的性命,诸侯王不得已起兵造反,失败了,成为了永远的叛臣,要被这个国家的百姓永远唾弃,这真是令人难受的一件事。

明明维护自己家的利益,想要赶走鸠占鹊巢之人,却被杀死,呜呼哀哉,死不瞑目。

冯氏却摇摇头,叹道:“殿下,您大可不必为诸位王殿下伤心,一来人死不能复生,二来他们在封地做的那些事,也无法让人同情。尤其是赵王,他被当众车裂,百姓无不拍手叫好,感谢朝廷除掉一害。”

“赵王做了什么事,竟遭百姓们如此痛恨?”

“赵王里外不分,视财如命,为了钱,可以和外面的羯族做交易,把国中的百姓按照一人一马的价格,卖给他们做苦力,被贩卖的百姓,无人生还,不是被打死,便是被人吃了——”冯氏至今充满了怨恨,提及赵王,音量也不觉提高。

“您小点声。”思齐嘘了一声。

“我失态了,殿下不要见怪,更不要为他们过度伤心,您正经的兄弟乃是当今陛下,他们算什么?殿下表现得愈加痛苦,非常想念,便会招来他——的怨恨——”

思齐苦笑:“我已经招来了。”

“哦,殿下还未说如何会到这儿了呢?”

思齐蹙起眉头,“一言难尽——”

正要诉说,思齐用余光瞥到了远处有了明亮的会移动的光。

纷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两人赶忙停止了对话。

思齐鲤鱼打挺,躺倒。

冯氏则装成打扫监舍的模样,一言不发。

过来的是几个带刀的狱卒,用刀背轻轻敲了敲栏杆,“殿下——醒醒——”

97

快穿之乘风破浪

……

作者:吹弹不破类别:言情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