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盘问

第四十六章盘问

时间:2021-09-15 19:29:43来源:

假装打扫监舍的冯氏见状,便去叫假睡的思齐,“殿下,来人了。”思齐慢悠悠起来,搓着双眼,“谁啊?”“殿下,要审讯了,麻烦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狱卒打开监舍,冯氏避之不及,贴着墙角站好

>>>《快穿之乘风破浪》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盘问

假装打扫监舍的冯氏见状,便去叫假睡的思齐,“殿下,来人了。”

思齐慢悠悠起来,搓着双眼,“谁啊?”

“殿下,要审讯了,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为首的狱卒打开监舍,冯氏避之不及,贴着墙角站好。

两名狱卒略微进来一点,朝思齐拱手行礼,“得罪了,殿下——”

“谁来审我?”

“左侍郎左伦。”

“哦?是他?”思齐伸伸懒腰,一股愉悦感腾地而起,原主的记忆在她体内熊熊燃烧。这个左伦和原主还有些关系呢,当年也是驸马人选之一,是青年进士,很得老皇帝青睐。可惜原主不喜欢,左伦在第一轮便被淘汰下来。

不知再次相见,这个左伦会有何感想啊。

思齐跟着狱卒,越过曲折且狭窄的监狱通道,经过一个又一个牢房。

此时她才看到,就她住的那个牢房好。

在这所天牢里,其余牢房也是阴暗潮湿,空无一物,连个垫背的稻草都没有半根,还有许多看上去就很折磨人的牢房。

有的牢房里面灌满了水,需要犯人在里面浸泡,只能露出一个脑袋。

有的牢房满是栏杆,插脚无空,犯人只能脚踩栏杆,跟少林寺练武一样。

有的摆放着各种夹具,犯人要每时辰更换一个夹具。

看清了这儿的牢房,思齐走得越发快了。

这种地方,多看一眼都会做噩梦。

跟着狱卒兜兜转转,七上八下,饶了好久,才到了审讯的地方。

这儿两旁罗列整齐的狱卒,个个腰佩钢刀,面容严肃,颇有威仪。

尽处乃是一所小门,为她引路的人,帮忙缓缓推开,这门之后,便是一间整洁明亮的屋子。

桌椅板凳一应俱全,甚至各种刑具,比如木桩、烙铁、老虎凳等,墙角边放着大小不一的夹板,左右两面墙上张贴各种凶神恶煞的画像。

若是不知这是刑部,真以为是阎罗殿。

看过各式刑具,思齐才有空去瞅里面的人。

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手拿卷宗,上下细观,一丝不苟,面露凝重之色,侧身而立。

此人正是刑部左侍郎左伦。

狱卒上前,报道:“大人,长公主已带到。”

“赐座。”左伦重重合上卷宗,伸出手来,略带点邀请之意。

两个狱卒搬来一张椅子,思齐二话没说,坐了上去,和平时一样,悠然地翘着二郎腿,没有半分焦虑恐惧之色。

左伦见状,竟扑哧一笑,面上凝重之色退却大半。

很快,他整整容色,仍是一脸严肃。

思齐率先问道:“你何故发笑?”

是她的样子很好笑吗?

左伦轻笑道:“殿下,乃是卑职审你,非是你审问卑职,怎地你先发问?”

“快问吧!忙着呢。”思齐剔着指甲,颇有些不耐烦。

“今日,禁军在殿下府中搜得巫蛊所用的桐木偶人,敢问殿下几时所放,究竟为何?”

“我从未见过那等东西,更不知那东西何时出现在我的府邸,至于那东西是做什么用的,我也不知。”

“殿下全然不知?”

“出现在我府上的东西未必是我的,也许是有人想让它们出现在我的府邸上。明日,也许还会从大人的府邸上搜寻出来呢。”

“所以殿下是不承认那是自己所放,用以诅咒当今陛下的?”

“你这人说话好不通!当今陛下乃是我的亲弟弟,我诅咒他作甚?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作此局来陷害我!只可惜也是个没脑子的,我与陛下一母同胞,陛下对我极好,我咒他作甚?陷害人也不会找个正经的理由,若说我诅咒国舅,令人还有三分信服。”

“如此说来,殿下是承认有诅咒他人之心了?”

“……”

思齐一横眼,见这左伦眉眼活动,脸上有诸多笑意,更是来气。

“堂堂刑部侍郎,审讯人的时候也要用歪理吗?是侍郎没话问了吧?”

“殿下不如实交代,卑职自然无话可说。”

“呵呵,你要我承认?不是我做的事情,我不会承认。大人无话可说,我倒有几句话问一问大人。敢问贵部可曾派人仔细调查过那桐木偶人的来历了?譬如是何处的工艺,从哪里可以得到,出自何人之手?”

左伦不答。

“贵部难道没有详查,直接来审问本殿了?看来贵部是已经笃定是本殿存心不良,定好了论调,直等着忽悠本殿认罪呢?

本殿虽然名声不好,可也不会做这种没脑子的事情,把那东西藏在光明正大的地方,等着禁军来挖。更不会让那个没良心的家伙知道此事。

我劝贵部好好去查查那玩意的来源,毕竟那玩意不是常用之物,轻易不能得到,追踪溯源,对于贵部应该不难吧?”

左伦勉强保持好看的脸色,为自己及刑部挽回尊严。

“已经派人去查了,这不影响对于殿下您的审讯吧?我们刑部自然会查得明明白白,不诬赖任何清白的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试图瞒天过海的人。”

“这话听着,非常刺耳。”

“从您府上搜寻出来的,用于巫蛊之术的桐木偶人有三个,个个都在您的后花园里找到,而且是由您的驸马校书郎齐彬带领禁军搜寻到的,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因为他的存在,便是有力的证据了吗?”

“谁不知齐彬是您的驸马,您又对其百般的好,求官求爵,把他从一个白身,变为朝廷命官,享有爵位,可以世代传承,他所有的尊荣都是殿下给的,他也是殿下最亲近的人,他所说的话,便十分的有力。”

“贵部都是如此办案的?全靠臆想,或是单看某个人,还不是看当事人?如此办案,只怕天下冤案迭起,世上早没有了清白之身。”

“就事论事而已,卑职所言,有何不对?齐彬不是殿下最为亲近之人吗?他所说的话,自然可以当做呈堂证供。”

“恳请贵部去查一查,那个齐彬究竟是个什么烂人!”思齐没有给任何讯息,直接翻了个白眼。

97

快穿之乘风破浪

……

作者:吹弹不破类别:言情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