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问问清楚

第十九章 问问清楚

时间:2021-10-14 10:28:43来源:

“少爷,您就帮一把吧!佟掌柜家的人说了,都明白平时里衙门里的案子十次有六次都是孔大人请您去帮着断的,他们也怕直接到衙门去找孔大人,要是闹得沸沸扬扬还抓将近人,李氏便更是也没办法活一直这样,那不就被逼上死路了么!”红果心肠软,适才听佟家来的家丁说慕流云原本对佟家白嫩丰腴的乳母并不是很感兴趣,可是听了全部过程后,便来了精神。。

>>>《提刑大人使不得》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问问清楚

“少爷,您就帮一把吧!佟掌柜家的人说了,都知道平日里衙门里的案子十次有六次都是孔大人请您去帮忙断的,他们也怕直接到衙门去找孔大人,万一闹得沸沸扬扬还抓不到人,李氏便更是没有办法活下去,那不就被逼上死路了么!”

红果心肠软,方才听佟家来的家丁说起这些的时候便已经备感悲愤,现在便极力劝说慕流云,生怕他直接开口将这事回绝了。

慕流云原本对佟家白嫩丰腴的乳母并不是很感兴趣,可是听了全部过程后,便来了精神。

这可真是渴睡有人递枕头,方才一筹莫展的事情,一下子就有了着落!

“好,你去让人告诉佟家来的,在门口等着,我去袁大人那边禀报一声便随他过去!”慕流云爽快地冲红果一招手。

红果大喜,应着声转身跑走了。

有了应对的慕流云同样步履轻快,快步来到偏院那边,袁甲臭着脸守在那里,看到他来也没有要让开的意思,慕流云对此也全然不介意,他正好也不想进去。

“差爷,袁大人忙着吧?劳烦差爷转告袁大人,县里有一个与我相熟的商户家里出了点事,请我过去帮忙,方才便是要告诉袁大人一声,不过时候赶得不巧……”慕流云有些心虚地冲袁甲讪笑着拱拱手,“那有劳差爷,我这就出门去了。”

袁甲眼皮一翻,转身进去了,话都懒得同他多搭一句。

慕流云悄悄松一口气,脚步轻快地朝外走,还没走出多远,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慕司理”,在慕家宅院里能这么叫自己的除了姓袁那主仆三人之外,再无他人,于是他连忙停下脚步,回身一看,袁乙正朝这边快步走来。

“慕司理请留步!”袁乙对慕流云的态度一直比袁甲客气许多,现在也是一样,端着一脸客气笑容,和和气气对他说,“我家爷说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无头尸那边暂时还没有消息,不如干脆和慕司理同去,也见识见识慕司理断事的手段。”

“都是一些琐琐碎碎的事情,不敢劳烦袁大人……”慕流云连忙想要推辞。

“慕司理就不要客气了!”袁乙笑容中多了些许无奈,“司理家中女眷众多,若司理不在家,我们三人在这边似乎也多有不便,倒不如出去和慕司理一同转转。”

慕流云无言以对。

袁乙说“女眷众多”已经算是相当客气了,比外界的描述好听不知多少,袁牧虽然出身不凡,但传闻此人喜怒无常,捉摸不透,一直没有议亲不说,后宅更是干干净净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剩下袁甲袁乙这两兄弟就更不用说,根本就是一副筷子——两个光棍。

这家里众多女眷,除了丫鬟之外,其他还有几个和常月杉一样,没名没分被暂时收留在家中的,人家袁牧主仆想要避嫌,倒也不是说不过去的。

见已经没有了拒绝余地,慕流云也只能对袁乙客气拱手:“有提刑大人同去,那便再好不过了!”

慕流云在门口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袁牧便带着甲乙两兄弟来了。袁牧身穿一身月色宽袖直缀,头戴一顶纱罗头巾,一身打扮看起来像是一个寻常的儒生。

只是他腰间依旧挂着那一柄通体乌黑细长的剑。

这年月谁见过哪家儒生腰间挂着这么一把渗透着杀气的长剑的呢?

慕流云张了张嘴,本想提醒袁牧,若是想要便服出行,扮个儒生,最好将剑收起来。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想着毕竟是交浅言深,不大妥当,这柄剑对他似乎还蛮重要的样子,若是一不小心触了霉头,自己这样一个芝麻绿豆官,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再者说,且不说什么俊美无俦、风姿伟岸之类的溢美之词,就单说袁牧那一双眼睛,锐利地好像鹰一样,谁见过一个终日之乎者也的儒生会有这般眼神的?

明眼人一看便会明白这人绝对不是寻常的读书人,那么佩剑是个什么模样便不重要了。

“大人,咱们要去的是县里佟记布庄的那个佟掌柜家,离这儿不远,咱们走着去就行。”慕流云恭恭敬敬地迎上去,满脸堆笑。

反正他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伸手不打笑脸人,在袁牧在太平县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一定把所有事情都做到周全,让袁牧挑不出毛病,那就万事大吉。

就算袁牧再怎么挑剔,不管怎么着,提刑大人永远是对的,这就行了!

“此行袁某并非为了公事,只是以朋友的身份随慕司理同去看看。”袁牧淡然应道。

慕流云心领神会,立刻壮着胆子改口并示意:“那袁兄这边请!”

一行四人出了慕家,七拐八拐穿过太平县的热闹街市,又来到一处静谧胡同,慕流云老远就看到了站在巷口等着的江谨,忙向他招了招手。

江谨看到了慕流云,同时也看到了与他同来的主仆三人,微微愣了一下。

虽说袁牧是着便服出门的,没打算以提点刑狱公事的身份去佟家,但江谨毕竟也是江州府的司户,若是不说明身份,万一中间有个什么怠慢,不小心得罪了这位爷,那总是不好的。

考虑到这一层,慕流云便示意江谨上前,客客气气介绍道:“江兄,这位是京畿路提点刑狱公事,袁牧袁大人。袁大人,这位是咱们江州府的司户江谨,与我是发小,又是同门,方才我差人把他约到这里来,看看一会儿是不是能帮上点什么忙。”

江谨原本就觉得与慕流云同来的人气韵不凡,没想到竟然来头这么大,再联想起前一天听慕流云提到过的家中贵客,心下了然,连忙恭恭敬敬向袁牧行礼。

袁牧负手而立,把江谨打量一番,微微颔首:“今日我并非以提刑身份前来,呆会儿你也不比过于拘礼。”

江谨连忙称是,转身引着几个人朝巷子里的佟家走,一边和慕流云并肩走在前面带路,一边无声地给慕流云递了个惊诧的眼色,慕流云回他个无奈眼神,两人都没了其他表示。

袁牧走在二人身后,两人的眼神交流都尽数落在他的眼底,他却只当没看见一般。

97

提刑大人使不得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作者:莫伊莱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