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洒洒鸡血

第二十一章 洒洒鸡血

时间:2021-10-14 10:28:44来源:

袁乙第二日就对慕流云的验尸手段倍感很惊诧,现在的听他如此这般的一番解说员,更感吃惊:“司持家住太平无事县内,怎会对那附近这般陌生?”慕流云笑了笑:“职责所在,我们走过的路顺道就记下去了。”“那就如此,那我们现在的便带人过去的,把那三个猎户家都围了,一共就三家“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便带人过去,把那三个猎户家都围了,总共就三家,难道害怕审不出来!”袁甲脾气急,看慕流云说得笃定,便想要快刀斩乱麻,“大不了把人都捉回衙门,是由那李氏指认,还是用些手段,我就不信一个见色起意的猎户还能骨头多硬!”。

>>>《提刑大人使不得》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洒洒鸡血

袁乙前一日就对慕流云的验尸手段感到很诧异,现在听他如此这般的一番解说,更感惊讶:“司理家住太平县内,怎会对那附近这般熟悉?”

慕流云笑笑:“职责所在,走过的路顺便就记下来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便带人过去,把那三个猎户家都围了,总共就三家,难道害怕审不出来!”袁甲脾气急,看慕流云说得笃定,便想要快刀斩乱麻,“大不了把人都捉回衙门,是由那李氏指认,还是用些手段,我就不信一个见色起意的猎户还能骨头多硬!”

“不可不可!”江谨一听这话,连忙在一旁开口劝阻,“我朝素来主张慎刑,怎可随随便便就把人给抓到衙门里去拷问!三名猎户里有两人皆为无辜良民,若是平白无故受了皮肉之苦,那岂不是太冤了!

再者说,猎户进山打猎,哪有早出晚归的!多的是带着干粮进了山,一呆就是几天,什么时候有了收获,什么时候才会带着猎物回来,在此期间行踪不定,想抓也难。”

“正是,若是这个节骨眼儿上,扑了个空,没找到那个歹人,还惊动了他的家人,我们不知此人会藏在山中何处,他的家人却未必不知,若是偷偷去通风报信,那猎户跑掉了再也不回来,这件事岂不是无解了?”

“那你说要怎样?”袁甲刚刚提了一句就被两个人全盘否掉,语气有些不善。

“不急,不急,看看佟掌柜还能从李氏口中问出点什么来!”慕流云抖开折扇摇了摇,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袁牧则全程坐在一旁瞧着,并不置喙。

不多时,佟掌柜慌慌忙忙跑了回来,额头上挂着一层汗珠,一脸苦不堪言的模样,没走到几个人跟前便已经开始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司理大人!我让内人又去问了半天,实在是问不出更多,李氏只能记起那猎户的窄袖外衫是黛蓝色,衣料已经有些破旧,别的一丁点儿也记不起来!

哦,李氏还说,那个歹人的弓上面有一处雕花,七扭八歪像是刻了个字,又看不清是个什么字,除此之外,其余就再也记不起了!”他汗涔涔地说,一边说一边可怜兮兮瞧着慕流云,生怕他说此事难办,甩手就走。

慕流云想了想,吩咐佟掌柜:“佟掌柜,你现在就让家里的家丁给找出一件黛蓝色粗布衣裳,不要新的,就要破旧些才好。

再叫人到街上去买一把硬木的弓回来,箭就不用了,这些备齐了之后,再杀一只鸡……”

“司理大人呐!若是你能帮李氏捉拿凶徒,好让她能顺下去这口气,好好活着,别说是一只鸡,就算是再大的宴席,我也一定敲锣打鼓的摆起来啊!”佟掌柜连忙爽快答应。

慕流云无奈地闭眼长叹一口气,有些无奈:“小爷我指望你那一顿饭?全太平县谁不知道你这小老儿最是吝啬,买你一尺布,别说一寸,就是一厘也不会多给!

谁要你家的鸡来吃!我要的是鸡血,一定把那鸡血热腾腾一大碗和其他东西一起拿给我,其余交给我便是了,我定给李氏讨一个说法,主持一个公道!”

佟掌柜面色闪闪,不过依然很高兴,得了慕流云的承诺,就好像侮辱了李氏的猎户已经落网了一般,顿时便心下一片踏实,兴高采烈地招呼着家丁去做准备了。

临走的时候,他倒是终于想起了待客之道,走出好远又招呼仆人给慕流云等人准备茶点,过了一会儿典型和香茶便被送了上来。

慕流云和江谨坐在一头,两个人一直在低声说话,不知是在闲聊还是商量事情,慕流云眉飞色舞,江谨时而一脸无奈,时而微微皱眉。

袁牧主仆三人在另一头,袁牧端着一杯茶,垂着眼皮看着杯中茶汤,不知在想什么。

袁甲、袁乙站在袁牧身后,袁乙眼观鼻鼻观心,袁甲倒是时不常朝慕流云和江谨撇两眼。

佟掌柜那边也很快就办妥了,没过多久就有小厮跑回来,手里抱着几件粗布衣服,都是按照慕流云的吩咐,一水儿黛蓝色,穿旧了的。

又过了一会儿,上街置办硬木弓的也回来了,慕流云拿在手里掂了掂,又递给江谨看看,两个人嘀咕了一会儿,叫人拿了一把刀子来,由慕流云亲自操刀,在那弓上面左一下右一下的刻画起来,刻几刀停下来看一看,再刻几刀,这样循环往复,慕流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起身走出了客堂,到院子里去。

袁甲耐不住好奇,跟了过去,又要面子,只远远的站在檐下看着,只见慕流云拿着那张弓到院子里,蹲在花圃旁边,抓了花坛里的土在刻字的地方来回抹来抹去,把那弓蹭得脏兮兮的,然后又拎着那脏兮兮的弓跑回来,一看袁甲在门口,便直奔他过去。

“差爷,你的力道很大的吧?”慕流云笑嘻嘻打量着袁甲。

袁甲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向后退开两步,梗着脖子:“是又怎样?”

“那就要劳烦差爷帮个忙!”慕流云把弓递给他,“请差爷帮忙,把这弓劈了!”

袁甲一头雾水接过弓,扭头看向袁牧,袁牧对他点了点头,他便没有说什么,两手握着弓两头,运气发力,只听咔嚓一声,一张硬木弓就这样在他手中碎成两半。

慕流云看着那在袁甲手中犹如脆瓜一样的弓,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想一想自己一身骨头的软硬,当下决定以后对这疤面煞星客气一些,万万不能得罪他。

袁甲把断成两截的弓还给慕流云,看着慕流云抱着断弓和粗布衣裳重新回到院中,三下两下将其中一件布衣撕扯的破烂不堪,在地上丢做一堆,又开始催促起鸡血来。

“这是要干嘛?装神弄鬼的,我怎么看不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袁甲越看越迷糊。

袁乙也同样看不出慕流云的意图,不过自家主子端坐在客堂中,对慕流云在院子里忙活的事情一脸了然,便俯身问:“爷,慕司理这是要做什么呢?”

“守株待兔。”袁牧看着院里那个忙碌的身影,眼中带着几分笑意,“想要让那只兔自投罗网,自然要先找到它会撞上的那棵树。”

97

提刑大人使不得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作者:莫伊莱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