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怜香惜玉

第二十四章 怜香惜玉

时间:2021-10-14 10:28:46来源:

说着之后,他忆起适才的事,又瞪几眼江谨,伸出手在后腰揉了几下:“你适才是想给我来个白扇子进来,红扇子出?怎么不索性一扇子戳死我!”“那你为何不索性直接说那张氏,就说她家男人即使没死也回不来,回过头应是要被抓去打上百十来棍,徒流几百里地,这辈慕流云回想一下,自己方才似乎确实是安慰张氏的话说得有点多,一时有些讪讪:“我不是想着以后她一个妇道人家,自己要上有老下有小,也怪不容易的……”。

>>>《提刑大人使不得》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怜香惜玉

说完之后,他想起方才的事,又瞪一眼江谨,伸手在后腰揉了几下:“你方才是想给我来个白扇子进去,红扇子出来?怎么不干脆一扇子戳死我!”

“那你为何不干脆直接告诉那张氏,就说她家男人就算没死也回不来,回头应是要被抓去打上百十来棍,徒流几百里地,这辈子都不许再回来呢!”江谨皱眉瞪回来。

慕流云回想一下,自己方才似乎确实是安慰张氏的话说得有点多,一时有些讪讪:“我不是想着以后她一个妇道人家,自己要上有老下有小,也怪不容易的……”

“司理您可真是怜香惜玉啊!连那样的一个妇人都动恻隐之心!”一旁负责挑着血衣等物的衙役嬉皮笑脸地同他打趣。

“去!你懂什么!”慕流云板起脸来冲那衙役挥挥手,赶他到旁边另一张桌去坐。

那衙役也不怕他,笑嘻嘻地起身换了个位置。

“慕司理,你今年……也不小了吧?”袁乙听那衙役刚好把话扯到这件事上,这两天憋在心里的疑惑也有点闷不住了,趁着几个人坐在这里干等着的功夫,便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生得一表人才,家境殷实,又是独子,怎么家里面也没着急给你说一门亲事?”

袁乙问得随意,一旁的袁牧也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茶杯,目光落在慕流云的脸上。

慕流云微微一愣,随即便笑得一脸无奈:“差爷说笑了!我不过是太平县里的小门小户,在衙门里任了个芝麻粒儿大的职,终日里都和尸首、白骨为伍,谁家的爹娘怕不是得和自家闺女有仇,才会想要牵上我这么一条线呐!”

袁乙觉着以慕流云的条件应该也不至于那么没有行情,不过转念一想,终日与尸首、白骨为伍恐怕还不是重点,真让那些姑娘家的父母介意的,恐怕还是慕家宅院里的事。

他们过去一直随袁牧四处核查各地冤案悬案,太平县倒是没有怎么来过,只因太平县着实太平,刑狱方面的事情一直处理得比较妥当,就连江州府下辖的其他地区也是一样,四平八稳,没有什么岔子。

要不是前几日袁牧忽然打算到这边来看看,恐怕还不会有巧遇无头女尸这一档子事。

外面关于慕流云的诸多传闻,袁乙倒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他跟在袁牧身边久了,见多了许多颠倒黑白的冤案错案,也知道众口铄金的道理,旁人口口相传的未必就是事实。

可是昨天住进慕家,慕流云一个男人身边居然有那么多的丫鬟,难免叫人浮想联翩。

袁乙是个习武之人,耳力向来比寻常人都要更好上许多,一大早就听到两个小厮在矮墙后头一边扫地一边闲聊,说的是前一天晚上,一个被收留在家中的女子跑去小厨房熬粥要送去给慕流云吃,慕流云身边的丫鬟紧拦慢拦也拦不住,后来也不知道送成了没。

只不过这些倒是也都与外人无关,只要慕流云他没有做出强抢民女之类的勾当,那便没有什么可指摘的,至于名声受损,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进慕家这种事,慕流云自己看起来都并不介意,那就更加无关紧要。

想到慕流云聪明的头脑,还有查案时的缜密细致,袁乙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到有点遗憾,这样的良才,私德方面偏偏不那么说得过去,可惜了……

几个人在茶棚喝茶乘凉,袁甲袁乙平日里都是闲不住的人,让他们坐在这里喝茶干等,那简直比扒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都难受,袁甲几次想要一个人到附近去转转看看,活动活动,都被袁牧一个眼色就给定在位子上,没敢轻举妄动。

慕流云看在眼里,心里头也很庆幸,亏得袁牧是个有脑子的,不然的话,他身边的这两个护卫一看就气势不凡,还是面生的外乡人,要是在这附近兜来转去,万一走到哪里被那张猎户远远瞧见了,起了疑心,不敢轻易回家去,那可就都前功尽弃了!

好不容易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眼见着天光越发黯淡,别说袁甲和袁乙了,就连帮忙挑血衣的衙役都有些坐不住了,几次欲言又止,想要向慕流云打听,终于看到远远有人朝这边跑过来,到了近处一看,正是之前暗中布置在那个村中的一个衙役。

这衙役平日里就是一个腿脚利落的,所以估计也是孔大人猜测到慕流云有这种需要,先前把他也给派了过来,现在看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来赶过来还挺急迫。

“司理大人!司理大人!抓到了!那个张猎户真的回来了,正好被我们按了个正着!”这衙役冲到慕流云他们面前,单手插在腰间,猫着腰喘着粗气,声音听起来倒是很兴奋,“那厮到了家门口刚要进门就被我们拦住,还想要跑,直接被哥儿几个按在地上!”

“好!哥儿几个回头记得找孔大人领赏,孔大人要是不给,你们便去州府找我就是了!”慕流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乐得一拍面前的木桌站起身。

跑来报信儿的衙役听了这话自然也是喜上心头,连忙向慕流云道谢。

慕流云平日里没少帮孔县令断案,就算是今日的这一桩,若是佟掌柜报了案,那终归也是县衙的事情,所以诸如此类,论功行赏的时候,但凡是慕流云许诺出去的,孔县令从不食言。

这也是为什么一说慕流云这边需要帮手,衙门里的这些个衙役都会争先恐后想要参加了。

张猎户人已经被按住了,慕流云便愈发踏实起来,往村里走的时候就连脚步都显得轻快许多,一行人回到村里,来到张猎户家门前,门口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村民,张猎户被绑成粽子一样跪在院子当中,一旁早先见过的那个妇人哭得别提多大声了。

慕流云拨开门口的村民率先挤进院子里,那张氏认出了他,哭着朝他扑过来。

“你这人好歹毒啊!竟然这么诓骗我一个妇道人家!还说什么我家大郎可能叫猛兽给伤了!我们好端端的过日子,凭什么乱拿人!”张氏一边哭嚎,一边作势要去扑慕流云。

97

提刑大人使不得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作者:莫伊莱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