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爷爷今儿就掐死你

第三十二章 爷爷今儿就掐死你

时间:2021-10-14 10:28:51来源:

袁牧手里手把玩着一个拇指大的碧玉葫芦,听了慕流云这话,突然间轻轻一笑出声。慕流云被他这突然一笑弄得心头发紧,话也敢再多说,怕欲盖弥彰,小五儿貌似没会觉得有什么,满肚子都仅有对自家主子竟然蔑视自己探听能力的愠怒。“爷,你这就有点儿看不起人了!这种差事我慕流云被他这突然一笑弄得心头发紧,话也不敢再多说,怕欲盖弥彰,小五儿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满肚子都只有对自家主子居然轻视自己打探能力的不悦。。

>>>《提刑大人使不得》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爷爷今儿就掐死你

袁牧手里把玩着一个拇指大的碧玉葫芦,听了慕流云这话,忽然轻笑出声。

慕流云被他这突然一笑弄得心头发紧,话也不敢再多说,怕欲盖弥彰,小五儿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满肚子都只有对自家主子居然轻视自己打探能力的不悦。

“爷,你这就有点瞧不起人了!这种差事我也不是第一回,怎么会就这么就把你给打发了呢!当时我听了半晌,那几个人也没说出这个姓郭的人家到底是哪一户,我就直接跳起来,冲到他们桌前,让他们不许再乱嚼舌头。”

袁牧看了看小五儿,眉头微微一动,似乎是对他的行事风格略感诧异,慕流云倒是已经见怪不怪,这小子满肚子都是鬼主意,若非如此,她当初也不会收留他在身边,可能给些银两也就打发走了。

小五儿讲到自己的得意之处,屁股再坐不住石凳,站起身来,一条腿踩在石凳上,眉飞色舞道:“我这么一冒出来,把那几个酸书生的酒都给吓醒了一半,有几个面红耳赤不敢作声,连瞧我我都不敢拿正眼端详。

倒是有一个胆子大的,问我是干嘛的,为何打扰他们饮酒,我说你们如此编排我东家和他娘子,还不兴我压不住火,跳出来骂你们一顿?读了几天酸书便可以这么泼人脏水么?

他们问我东家是谁,我说我东家是城北豆腐坊的郭记,要临盆的便是我东家屋里头的,才不是什么养在外面没名没分的,谁要是再敢乱嚼舌头,以后休想吃我东家热腾腾的现磨豆腐!

他们几个一听我这么说,便不慌了,轰我赶紧走,说他们不认识什么郭记豆腐坊的东家,他们都是读书斯文人,怎么可能跟个卖豆腐的扯上关系!

我一听就有了底,赶紧就跑了,跑出去街上兜了一圈便打听了一个清清楚楚!

咱们太平县那几户姓郭的人家里头,只有城东头的郭老爷家的儿子是个秀才,不过听人说,他那个秀才可不是自己凭本事考出来的,叫什么……生……反正就是考又考不上,让他爹拿钱捐出来的那么一个东西就是了!”

“饷生!”慕流云替他把那个名头说出来。

这“饷生”是新帝即位之后才冒出来的那么个名头,在过去是没有的。

从前念书奔功名的童生只有通过了发解试才能成为生员,即在百姓中被高看一眼的秀才,是有资格去考举子的。

而这众生员当中的佼佼者,便是廪生,每月都可从官府领到些钱粮,以保证他们可以不愁衣食,在县学专心读书备考,其中格外出众者,还可被举荐到京城的四门馆读书研习。

到了新帝即位后,渐渐各地的富户,因家中考生才学略有不足,虽然考取了生员,却并无入县学继续攻读的资格,于是家中便仗着财大气粗,直接捐出大量粮饷,便可顶着“饷生”的名头,也入县学去读书。

更有甚者,甚至有人言之凿凿说在其他州县,还有地主家的傻儿子不仅靠捐粮饷成了饷生,之后还一路捐到了京城国子监的四门馆去,成了所谓“饷监”。

这样一路踩着家中金银往上爬的考生,向来为其他读书人所不齿,却也只能干瞪眼。

当年慕流云解试倒是过了,却不是廪生,在县学里混了些日子,自认为不是那种在之乎者也上能做出文章的人,对去四门馆的事情更是没有任何想法,毕竟凭实力,她没有那个能耐,拼财力,就自己那身世,那不是上赶着自掏腰包跑去京城里送人头么?

大瑞朝的女子虽也有女官选拔制度,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码回事,顶着男儿身份去入学赶考是大逆不道的举动,便是死不了,也没那么容易混过去。

能够把自家儿子捐成饷生,倒也的确需要家中有些财力,如此一来,这个姓郭的人家是哪一户,慕流云心里便大体上有了数儿。

袁牧见慕流云眼珠子转了转,随即流露出了些许了然,便猜到这是心里有数儿了,扭头朝小五儿一扬手,一个物件儿便朝小五儿飞了过去:“不错,办事机灵,有赏!”

小五儿见袁牧扔了东西过来,连忙伸手接住,定睛一看,原来就是方才被他拿在手里把玩的那个碧玉小葫芦。

小五儿虽是穷苦出身,但好歹当初也在街上到处扒窃为生,没少往店铺里跑,去典当偷来的玉佩之类小物件儿,什么成色的玉器把件儿值钱倒是心中有数儿。现在这么仔细一瞧,这碧玉小葫芦虽然不大,但却比自己所见过的都要上乘,绝对值些银子。

悄悄在心里估了个价儿之后,小五儿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嘴丫子都快要咧到了耳朵根,冲着袁牧便是深深一鞠躬:“小五儿谢过这位爷!我原本以为活阎王必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剥皮不眨眼睛,要人掉脑袋就像去食肆点菜似的那么吓人,今儿一见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看你就和善得很,还大方!比我家爷大方多了!”

说完,他一边起身一边冲慕流云说:“爷,所以外头的说法哪能都信,那些人的破嘴,哪有我这么靠得住!”

说完就攥着那小葫芦一蹦三跳地跑了。

慕流云原本还在吃惊袁牧一抬手就赏了小五儿那么贵重的玩意儿,还没等开口替他向袁牧客气几句,就被小五儿这一番话吓得差一点一头从石凳上栽下去。

她赶忙看向袁牧,而袁牧也刚好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慕流云便怂了,腾的一下从石凳上蹦起来,低头作揖,作谢罪状,只这样短短一瞬,汗却已经顺着额角流了下去,中衣的领子都被汗腻住,黏在了脖子上。

今儿要是被这臭小子给害死了,老子头七也不等了,今晚天一黑就上来掐死那臭孩子!慕流云心中一边战战兢兢,一边又分外恼火,恨恨地暗想。

97

提刑大人使不得

为保全家产,“遗腹子”慕流云女扮男装三十载,只想当一个平平无奇的司理从军,招招致命猫,逗一逗狗,破破冤案,随手再营救几个愚昧无知少女。但是一不当心,怎么小辫子就落在了“活阎王”手里。慕流云:“提刑大人,断案就断案,分寸但是要有的,莫要惹上龙阳之好的名声……”某人:“你确认有袖可断,有桃可分?”慕流云:(╯‵□′)╯︵┻━┻————————————————————————大权独揽,小白,勿考订,考订是你对。普普通通群:114962225V 群:200144356忽然之间,这一派热闹当中便混入了几丝混乱,不知谁喊了一句“慕司理来了”,集市上顿时犹如滚开油锅里被人泼了一瓢水,瞬时便炸开了锅。。……

作者:莫伊莱类别:科幻幻想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